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魔鬼游戏 > 774 缠绵
  “这个梦,好真实啊…怎么我一摸你那里…手上有…水…”

  我喃喃着,脑袋里面因为没有思考能力,所以还一直下意识的以为,我就是在做梦。

  “你这个坏胚子…放开我,要不然,我要把你变成华夏的最后一个太监…”青叶飘雪咬牙,没想到一开始,就被我攻略了那最重要的地方。

  而且,她还羞人的…

  她脸庞红红的,但同时又在想,“他这个时候迷迷糊糊,估计真的以为在做梦吧,应该不会看到我这羞人的一幕。”

  “真在…做梦啊…和上一次说的话…都一样的…”我傻笑着,“老婆,飘雪老婆…我要…”

  “你要…干什么?坏胚子…“青叶飘雪身体扭动了一下,想要从我身上爬起来。

  可是她刚刚站起来了一点点,我又立刻抓住了她的腿,用力一拉,又把她给重新拉入我的怀里。

  她摔了一跤,摔在我身上,把我砸得好痛,让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凉气,然后,口里下意识的说道:“好痛…”

  青叶飘雪听到我说好痛,顿时心里一阵心痛,可是口里,却口是心非的说道:“叫你使坏,活该…”

  这么说着,却并没有多挣扎了,而是吧嘴巴,凑到了我刚才被砸到的地方,然后,给我那里哈气。

  我刚才被砸到的地方,是在胸口那里,她一哈气,顿时间我心都痒了。

  “老婆…我要…干你…在梦里…gan…你…”我一个翻身,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她赶紧挣扎着,面红耳赤,害羞无比。

  我压在她身上以后,胡乱的亲吻着她,吻乱了她的发丝,吻乱了她脸,吻乱了她的心。

  她的心‘砰砰的’跳着,冰窟中的记忆浮现脑海,居然忍不住,主动回应起了我。

  我压在她身上,她刚才还轻轻的挣扎、扭动着,可后面,却反手把我抱住,搂住了我,然后,我双唇和吻在了一起。

  山洞外面,明月高悬,远处,有两蝴蝶,在那静谧的夜色之下,缠绵而飞…

  山洞里面,我们动情的亲吻着,仿佛要把这梦境吻成现实。

  我的衣服,根本不用再去脱了,那些衣物的碎片,慢慢的掉落。

  身上的温度,开始升高,欲望旺盛了起来。

  体内,御女心经似乎也在发生作用,潜意识的让我脑海里,浮现御女三十六式中的场景。

  那些动作,虽然有一些我并没有实践过,可是,它们却深深的刻入了我的脑海里面。

  我虽然脑袋迷迷糊糊,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但是身体,却潜意识的按照那上面的动作去做。

  三下两除二,我便把我身下青叶飘雪的衣物给褪下了…

  “别…”青叶飘雪挣扎了一下,可下一刻,便已经感觉到那曾经熟悉的东西,进入了她的身体之内…

  于是,她干脆不再挣扎了,干脆也跟着我,一起沉沦了。

  “我们在做梦…”青叶飘雪,咬着唇,喃喃着。

  “好真实的梦。”我对着她,使用了御女三十六式的第一式。

  记得当初,我最开始,也是对着她使用的第一式。

  第一式,身体需要倒挂…

  御女三十六式,如果是普通女人,只能承受几分钟,然后便到了极限,便会迎来巅峰。

  不过对于青叶飘雪这样不普通的女人,她还是可以坚持个十几分钟。

  十几分钟以后,她的身体猛烈的颤抖着,口里痴痴的说道:“我…我在…做梦…做梦…”

  她的身体,像是八爪鱼一样,牢牢的抓住着我。

  口里明明说的是梦,但是心里,却想要永远、永远这样牢固的抓住我,锁住我,永远不愿意分开。

  山洞外面的蝴蝶,缠缠绵绵,缠绕在一起…在那丛林里飞翔,沐浴着月光。山洞里面,两个人儿,缠绕在一起,缠绵绵绵、生生死死,不愿分离…

  她扶在了山洞的墙壁之上,身上还凌乱的披着白衣,一头长发垂落,额头之上流淌下一行一行的汗水,痴迷着脸,扭过头,看着那一脸迷糊的我…

  “真是个大坏蛋呢…即便认为自己在梦里,也还想着做这种事情…”她呢喃着。

  迷迷糊糊的,我似乎对她使用了御女三十六式的第三式,她一边喘息,一边问我:“有没有想我?”

  我迷迷糊糊,鬼使神差的点头,“想…”

  “什么时候想过我?”她又问道。

  “每次,看到山洞的时候,就想。”我呢喃着。

  “还有呢?”青叶飘雪,主动把脸庞,凑到了我的面前,那温凉的呼吸,透过了黑暗,吹在了我的脸上。

  “每一次,看到穿白衣的女人,都会想到你。”我又继续说道。

  她的脸庞,凑得更近了一些,心口,贴在了我的心口。

  两颗心,隔着夜色,在一起跳动着。

  “还有吗?”她用嘴唇,亲吻着我的脸庞,一寸一寸的亲吻。

  乱了我的心。

  “还有…还有梦里。”我呢喃着,分不清这是梦还是现实,分不清,这是青叶飘雪,亦或者是白雪…

  长发垂落在我的脸上,双唇的温暖,融化了我的心…

  “我也想你,梦里,练武的时候,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无时无刻,都在想你。你这个坏人,住进了我的心里…”

  她动情的说着,身体与我水乳交融。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身体,融入了我的身体里,住进我的心里…

  今晚,那明月之下,居然也有云,那白云在明月下,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山头之上的樱花也是如此,开了又落,落了又开。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恋恋不舍,到头来,亦不过是梦一场…

  这场梦,做得如痴如醉,红尘中的人,都痴迷于自己的梦,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