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幕后 > 第615章:翻手为云
  

  “好,两位候选人的竞选宣言已经讲完了,下面休息一刻钟,一刻钟后,还是在这个会议室,我们投票补选出第五位华董。”主持人张奕枢在余叶封讲完话后,宣布中场休息一下。

  “陆博士,没想到你是陆山公的儿子……”

  “是呀,您是董阿姨。”陆希言一开始还没认出来,仔细回想了一下,终于把眼前这位略显富态的中年女子认出来了。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名字?”

  “是的,董阿姨,陆希言这个名字是我出国之后改的。”陆希言忙解释道,这位董阿姨是父亲的旧友。

  “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你变化这么大,现在更是租界的名人了,华董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上的,能被推选为候选人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董阿姨赞叹一声道。

  “董阿姨,您谬赞了,待会儿,还得请您贵手支持一下。”

  “陆山公的儿子,我怎么会不支持!”

  “谢谢!”

  “少筠,你跟小陆博士认识?”

  “我跟他父亲陆山公过去有过交往。”董少筠道,“他的父亲是一个乐善好施,是个难得的好人,只可惜好人没有好报。”

  “听说他跟日本人走的很近?”

  “你听谁说的,那都是无聊的小报胡乱编造,以讹传讹,他的父母都死在日军轰炸当中,身为人子,他不会跟日本人一路的。”董少筠道。

  “希望如此吧,如果让余叶封当上华董,那法租界从此就是多事之秋了。”与董少筠交谈的儒雅男子长叹一声。

  “先生,昨天晚上在望海楼,章啸林亲自发帖,为余叶封拉票,不少代表都接到了请帖,但有多少人去了,还不知道。”闫磊悄悄的凑到陆希言耳边小声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

  看来,这章啸林是有备而来,而他刚从隔离区回来,根本就没有时间准备,完全处在劣势。

  但是,现在已经到这一步了,退缩是不可能了。

  章啸林、余叶封除非真把这些代表们都买通了,否则想要赢自己,不是那么容易的,何况他也不是没有准备。

  公平竞争输了,不丢人,但如果对方耍不正当的手段,想要赢得华董的位置,那他是绝对不会让其得逞的。

  “还有,那个选票箱有问题,我刚才看到那个人捧进来的时候,神情很紧张。”闫磊接着道。

  “你确定?”

  “您忘了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吗?”闫磊轻笑声,“选票箱里有夹层,而且有东西。”

  ……

  “十分抱歉,诸位代表,有一件事情说一下,我们印刷的选票本来是每个代表一张的,但是现在犹豫我们的工作人员不小心,把一瓶墨水洒在选票上,现在选票全部作废不能使用了!”

  “什么,怎么回事,难不成,还要再开一次会,再选一次?”

  “就是,谁干的好事儿?”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章啸林与余叶封都不由的浑身一震,眼底闪过一抹慌张。

  “但是,但是……”张奕枢大声道,“诸位代表,请听我说,现在有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每个代表发一张白纸和一支红蓝铅笔,红色代表陆博士,蓝色代表余老板,你们选谁,就用各自的颜色在白纸上画一个圈,然后折叠起来,就算是选票,大家觉得这个办法怎么样?”

  “这个办法好,简单,还不费事!”

  “就照这个办!”

  “这也太不讲究了……”

  “反正选票事后也是要销毁的,也没啥意义,这样挺好,我们大家时间都很宝贵,就这么干了!”

  “同意!”

  只有章啸林脸色铁青,尤其是余叶封,更是一脸死灰的样子。

  “我反对,补选华董,岂能如此儿戏,我建议,重新印刷选票之后,再召开补选大会!”章啸林最后还是没能沉住气,直接站了起来,提出了反对意见。

  “对,补选华董,那是我们法租界华人纳税会的一件大事,岂能随随便便的弄一张白纸,画个圈就决定了?”章啸林也不是没有支持者,跳出来附和。

  “我记得咱们《法租界华人纳税会章程》里有一条,凡代表议题只要超过三分之二的代表表决通过就可通过,我想张董的这个提议也算是吧,我们今天到场的代表已经超过三分之二,如果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用张董提出的办法,那今天这个补选就可以照此进行!”

  “没错,章程内的确有这么一条规定!”

  “大家举手表决吧,我赞成!”董少筠第一个举起了右手。

  “我也赞成!”

  一个,两个,三个……

  越来越多的代表举起了手,很快人数就达到了三十六人,达到了代表总人数的三分之二。

  “我还是反对,这不合规矩,我们还从来没有这样选过华董!”章啸林愤怒的拿着自己的文明棍狠狠敲打在会议室的桌子上,震的桌上的茶杯是东倒西歪,茶水都撒了一地。

  “章董若是不选,可以弃权!”张奕枢怒道,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

  “对,你不选,可以弃权。”

  这么火药味十足的场面,法租界华人纳税会多少年没有见到了,为了争一个华董的位置,居然能剑拔弩张到这个地步。

  “叶封,我们走!”

  “慢,余老板,您能解释一下,这个选票箱里的夹层是怎么回事吗?”陆希言走了过去,将那早已准备好的票箱一打开,逃出一块夹板,抓出一沓早已填好的选票,质问余叶封道。

  章啸林和余叶封二人瞬间变了脸色,选票箱夹层的事情,他做的十分隐秘,自问除了经手人,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没有意外,选票上那两名候选人下面选的都是余叶封。

  余叶封嘴唇哆嗦了一下,眼神慌了,这让他怎么解释,难不成说有人故意的陷害他?

  “保管这个选票箱的人是谁?”

  章啸林倒是反应极快,喝问一声。

  “是我……”一个年轻人哆哆嗦嗦的走了前来。

  “王明棍顺势砸了下去。

  这一棍下去,那名年轻人顿时惨叫一声,头破血流。

  “咱们华人纳税会居然出现这种选举舞弊案,我建议马上着手调查,在调查没有结论期间,补选华董是否暂时延迟?”章啸林身后一名代表站出来义正辞严的道。

  “这是陷害,彻头彻尾的陷害,事情都明摆着了,还调查什么?”章啸林指着陆希言咆哮道,“你们想一想,出了这样的事情,得益的人是谁?”

  “陷害,陷害谁,余老板吗?”陆希言冷笑,“我敢说,今天来开这个会的代表,估计都不知道余老板会顶替祖老板成为华董的候选人吧?”

  “就是,老祖要不是说是主动退出,我们都还以为另一个候选人是他呢……”

  “章董,事情真相如何,你和余老板自己心里清楚,何必在此装出一副受害者模样,往我身上泼脏水呢?”陆希言悲愤的质问道。

  “章董,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是先都不知道您要推余老板做华董,这些选票上面全部都是选的余老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章董,你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章董,你刚才反对张董提出的补选方法,是不是做贼心虚?”

  “余叶封,为了当华董,用这样下作的手段,你也太无耻了,你这种人怎么能够当华董,简直就是我们华人工商学界的耻辱!”

  “……”

  “够了,好,你们不就是想要今天把第五位华董选出来吗,好,叶封,你退出来,让老祖继续选!”章啸林恼羞成怒道。

  “章啸林,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说让谁选就让谁选,难不成我们法租界华人纳税会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电车公司的代表怒斥一声。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体面人,就不要争吵了,免得让外人笑话我们。”还有胆小怕事的人出来打圆场。

  “谭总办来了!”

  “你们的争吵我在外面也听见了,华人纳税会补选华董,我本不该插嘴,但是我们公董局有责任监督你们这个推选的公平性和合法性,我认为,只要补选的程序合乎章程,没有徇私舞弊的行为,我们公董局都是认可的。”谭鸪啼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其实也是法方的态度。

  “谭总办,依照您的意思,今天这补选还要不要进行下去了?”张奕枢问道。

  “当然,华董是参与我们公董局决策的,如果总是位置空悬,那对我们的工作是不利的。”谭鸪啼道。

  “那好,刚才我们都举手表决通过了,以我说的方法,每一位代表发一张白纸和一支红蓝铅笔,红色代表陆希言博士,蓝色代表余老板,空白为弃权,他们两位只要其中一位得票数过半,就是第五位华董,若是两人的票数都不过半,那就算这一次补选失败,大家有没有意见?”

  “凭什么余叶封还是候选人,他还有资格吗?”

  “在事情没有调查得出结论之前,他还是候选人。”

  “那如果最终选出的是他,徇私舞弊的也是他,那又如何处置?”有人问到。

  “若是这种情况,可根据章程决议,取消华董资格,明年再选。”张奕枢郑重回答道。

  激烈争吵之后,终于进入了补选华董最关键的议程,投票。

  五十三名华人纳税会的会员代表,来了四十五位,最终唱票结果,陆希言以三十三票高票补选为第五位华董。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