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76 陆景乔平静深邃的眼眸
  076 陆景乔平静深邃的眼眸

  这天晚上,黎湘躺在自己床上做了个纷乱复杂的梦,谁知道第二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忘了个干干净净。

  她并不在意,起身下楼吃早餐的时候,意外发现陆景乔的助理贺川竟然坐在沙发里。

  见她下楼,贺川立刻站起身来打招呼:“黎小姐。”

  “贺先生?”黎湘微微有些疑惑,“你怎么会来?”

  “我是来送东西的。”贺川低头看向自己面前摆着的一叠资料,“这里是陆氏地产近几年开发的楼盘,都是高端住宅小区,陆先生的意思是让黎小姐来挑选二位婚后的住宅。”

  黎湘倒没想到是为这样的事情,她走过去坐下来翻了翻,的确都是江城这几年来最高端的楼盘。

  只是刚翻了没几页忽然就有头晕恶心的感觉袭来,黎湘连忙抬起头,合上了那些资料,“先放在这里吧,我看好了再告诉你。”

  “好的。”贺川随后又道,“另外陆先生今天早上去了日本出差,黎小姐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联系我。”

  黎湘闻言微微一怔,“明天就是除夕了,他还去出差?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贺川笑笑,“也是没办法的事,估计会在三天后回来。”

  黎湘点了点头,不再多问。

  到了除夕那天晚上,黎湘接到了陆景乔从日本打过来的电话。

  彼时她正窝在被窝里看电影,手机响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接起电话,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这么早就睡了?”

  “没有啊。”黎湘回答,“我看电影呢。”

  陆景乔似乎觉得有些意思,“除夕的晚上看电影?”

  “除夕的晚上不能看电影吗?”黎湘反问。

  他大约是听她这边太安静,便又问了一句:“一个人?”

  “嗯。”黎湘轻轻应了一声。

  黎仲文没有兄弟姊妹,每年的除夕只有一家三口一起过终究是让人觉得冷清,因此很早的时候黎家就已经习惯了每年除夕在宋琳玉的娘家度过,黎湘来了之后也没有改变。小时候她不懂事也曾跟着去了两年,后来察觉到自己在那边根本是个不受欢迎的人,便索性每年除夕都留在家里自己打发时间。

  大约是这样的话题有些索然无味,两个人都沉默了片刻,黎湘才又反问:“你呢?”

  “我?”陆景乔隐约淡笑了一声,“应酬。”

  黎湘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那你其实应该带着我一起去的,好歹今天晚上还能做个伴。”

  遥远的异国他乡,陆景乔坐在酒店落地窗前的沙发里,手中夹着香烟,望向这个城市陌生的夜景,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嗯,我现在也这么想。”

  *

  除夕一过,距离他们的婚期就只有十四天时间了,而陆家也选择了在这一天正式对外公布二人即将大婚的消息。

  消息一出,即便人人都还沉浸在新年的氛围之中,却还是引起了好一番轰动。

  那一两天的时间里,黎湘成为了江城每一个走亲访友的人嘴里热议的话题。

  然而黎湘却仿佛是置身事外的人,因为初一那天早上,她终于从黎仲文手里拿回了梦园的钥匙。

  她当即便打了电话给宋衍,让他过来给自己当一天司机。

  一个小时后宋衍就来了,然而黎湘刚一上车就注意到他的手受了伤,右手指背上破了好几个口子。

  “怎么回事?”黎湘低下头来检视了一下他的伤口,“跟人打架了你?”

  宋衍皱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背,“没什么,拳打苍蝇造成的。”

  黎湘闻言有些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嗤笑一声不再多问什么。

  于是在全城人都议论着黎湘的时候,黎湘坐着宋衍的车,前往南湖旁边的梦园。

  梦园是一座独立的旧式建筑,一幢年代久远的小洋楼,周围是同样老旧的居民区。城市飞快地发展,从前城市边缘地段的地方如今也成了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而这一片老旧的建筑显然是不合符日趋现代化的城市的,因此早在两年前这一片就已经纳入了拆迁改造的范围,周围住户开始陆续搬离,如今更显荒凉。

  而在这一片荒凉之中,梦园的荒凉可谓是登峰造极的。

  十多年的荒废让这里看起来格外幽深慑人,院子里的的杂草已有一人多高,连院子中间的路都已经被彻底荒芜。

  打开院子外的铁门黎湘就要进去,宋衍连忙拉住她,“等会儿,这到处都是草你怎么走?我来开路。”

  于是黎湘跟在宋衍身后,等着他一步步地开路,再一步步地往里走。

  到打开里面屋子门的时候,宋衍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想要阻止黎湘看时,黎湘却已经看见了。

  相对于外面院子的荒芜,屋子里却是一片狼藉。

  所有的家具都被大肆破坏,翻倒在地,桌椅都是缺胳膊少腿的,沙发被划出无数条口子。而更怵目惊心的是满屋子的红色油漆,虽然年代久远早已干涸变色,可依旧是大片大片的红,墙上、天花板上、地上,让人错觉仿佛是走进了血案现场。

  黎湘站在那里安静地打量着这一切,很久之后终究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湘湘……”宋衍想喊住她,却也知道没用了。

  黎湘静静地站在屋子中间,打量着这狼藉的一切,久久没有动。

  宋衍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是道:“湘湘,等过完年我找人来收拾这里,收拾好了你再来吧。”

  “没关系。”好一会儿黎湘才开口,“变成什么样都不要紧,只要这里还在。”

  离开的路上黎湘始终沉默着没怎么说话,宋衍有些担心,“别想太多。”

  “为什么不?”黎湘这才开口,“好不容易拿回房子,我可高兴着呢。”

  宋衍听了,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安静许久之后才又道:“明天晚上,在‘四季’有个校友聚会,你要不要来?”

  “校友聚会?”黎湘听得稀奇,“谁组织的?”

  “你啊。”宋衍瞥了她一眼,说,“在你跟陆景乔之间的传闻出来后就不断地有人给我打电话打听你的近况,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那索性安排个聚会呗。”

  黎湘听了,不由得哼笑一声:“你还真会替自己的公司拉生意啊。”

  宋衍没有再看她,只是问:“你来不来吧?”

  黎湘靠在副驾驶座位上,好一会儿才开口:“到时候再看吧。”

  *

  第二天,陆夫人手下的碧蓝关公公司派人给黎湘送了十几件中西式婚纱礼服过来,让黎湘慢慢试与挑。

  黎湘试了一个下午,到傍晚时手机上频频出现陌生号码的来电,接起来却都是早已不知被她遗忘到哪个角落的大学校友。

  宋琳玉因为这一天公关公司的人在家里进进出出忙里忙外脸色已经很难看了,黎湘懒得在家里看她的脸色,索性应了电话里的邀约,前往那莫名其妙的校友聚会。

  全年无休的“四季”会所年初二也是热闹非凡,黎湘刚一下车,就听到门口的服务生谈论着里面包间爆满的情况。

  一见到她,那两个服务生顿时停止了谈论,随后就热情地迎了上来,“黎小姐,欢迎光临,您今晚是——”

  “宋衍在哪个包间?”黎湘问。

  那两个服务生明显愣了愣,随后才有一人开口:“您跟我来,我这就带您过去。”

  黎湘跟着他,很快就进入了宋衍和那一群大学校友所在的“兰阁”。

  推门而入的瞬间,里面原本很热闹,却在她出现的一瞬间骤然安静下来,随后忽然有一个膀大腰圆的满面红包的男人大声开口:“呀,未来的陆家少奶奶来了!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句话一出来,包间里重新热闹起来,十几个男男女女忽然都朝黎湘围了过来,热情四溢地打招呼。

  黎湘微笑着看了一圈,的确是有好些眼熟的,可她一时半会儿却根本想不起来谁是谁,只能笼统地打过招呼。

  一群人依旧围着她不散,好在宋衍很快走了过来,将黎湘拉出人群,同时对众人说:“都坐下说话呗,让陆家少奶奶站着陪你们说话,你们面子可真大。”

  黎湘听得无语,趁人不注意小声地对他说:“这些人还不是你找来的,这会儿反而讽刺起别人来了?”

  宋衍也无语,“鬼知道他们会变成这个样子。”

  黎湘就笑出声来了,“人之常情啊。”

  从黎湘出现,所有的话题便都围绕到了她身上,然而聊来聊去还是扯不开“陆家”这两个字。

  黎湘也淡然,一面悠悠然地跟众人打太极,一面看着宋衍不停地帮她将抽烟的人赶开。

  只是包间虽大,一屋子抽烟喝酒的男男女女却还是难免有些乌烟瘴气,黎湘坐了没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头晕起来,于是跟宋衍打了个眼色,让他拦着那些人,她自己出去透透气。

  梅兰竹菊四个包间是“四季”里顶好的,都是一二楼的跃层,四个包间共享一个花园,从露台便有扶梯直达下面的花园。

  黎湘本想只在露台上透透气,又怕里面的人跟出来,索性下了扶梯,走进了花园里。

  冬季的花园只有梅花盛放,香味幽幽,倒是个透气的好地方。

  黎湘在水池旁的假山处站了一会儿,只觉得舒服了一些,正准备找个地方坐一下,假山的另一面却忽然传来什么动静。

  黎湘本来以为花园里没有人,这会儿难免被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退开,却已经看见一个人绕过假山出现在了她面前。

  “湘湘。”薄易祁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站在那里,高瘦颀长,若非花园里有灯光,只怕已经溶于夜色。

  他站在逆光的方向,黎湘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还是很快笑了笑,“薄师兄,原来你也在。”

  “湘湘。”薄易祁的声音忽然就喑哑了一些,“不要这么叫我。”

  “应该的。”黎湘回答,“你确实是我师兄,虽然不同系。”

  她笑得云淡风轻,容颜明媚,眼神清淡,却再也没有当初娇俏的模样。

  薄易祁有片刻的晃神,黎湘已经又开了口:“花园里可真冷啊,还是进屋吧。”

  说完她便转身走向扶梯,薄易祁回过神来,很快追上前去。

  “湘湘!”

  黎湘刚刚走上露台,身后忽然再度传来薄易祁的声音,她脚步不停,也不回头,谁知道下一刻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拥入了怀中。

  “湘湘。”薄易祁从身后抱着她,声音低低地开了口,“对不起。”

  黎湘身体微微有些僵硬,正准备拉开他,却忽然听见身后的某个方向传来“啪啪”两声清冷的鼓掌。

  黎湘回头,这才发现对面的露台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两个人。

  相距数十米的距离,她看见两人手中夹着猩红的烟头,看见傅西城似笑非笑地鼓掌,同时也看见了陆景乔平静深邃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