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77 一个碰不得的女人
  077 一个碰不得的女人

  四下里忽然安静起来,黎湘跟陆景乔遥遥相视着,耳边传来的却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湘湘。”薄易祁仿若看不见其他人,依旧只是抱着黎湘,低低地重复,“对不起,对不起……”

  黎湘没有动,目光依旧落在对面的陆景乔身上。

  陆景乔却缓缓收回了视线,掸了掸手中的烟头,随后转身在露台沙发椅里坐了下来,再没有往那边看一眼。

  傅西城倒依旧还倚着栏杆,嘴里叼着烟,一副饶有趣味的模样看着对面。

  黎湘这才缓缓开了口,声音很低,只有她和薄亦城听得见。

  “不用说对不起。”她说,“当初不用说,现在同样不用说。”

  “湘湘——”

  “薄师兄,我没有怪过你什么,所以,真的不用说对不起。”黎湘说完,终究是拉开薄易祁的手,转身就往屋子里走去。

  对面的露台上,见到这一幕的傅西城忽而发出一声冷笑,随后也走到沙发里坐了下来,意犹未尽地说:“真是一出好戏啊。”

  陆景乔抽完最后一口烟,“这就是我刚下飞机你就叫我过来吃饭的目的?”

  “有什么不对吗?”傅西城说,“还有半个月就要跟你结婚的女人,昨天跟一个男人单独约会,今天跟另一个男人搂搂抱抱。这么精彩的画面,我要是不让你亲眼看看,岂不是太可惜了?”

  “精彩?”陆景乔低笑了一声,缓缓道,“我倒觉得……乏善可陈。”

  “那你还想怎么样?”傅西城问,“是不是还非得亲眼看到她跟别的男人滚到床上你才会相信她不是个安分的女人?不说别的,明面上我们看得见的就已经有你堂弟陆绍谦,霍庭初,以及刚刚表演真人秀的这位……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度量居然这么大?”

  陆景乔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你知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靠!”傅西城忍不住骂了一声,“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孩子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你要,想给你生孩子的女人可以可以绕江城一圈,怎么就非那个女人不可了?找个干干净净的女人有什么不好?”

  “并没有什么不好。”陆景乔说,“只是有些时候,生活中可以出现一点意外。”

  “意外?”傅西城冷笑一声,“我不觉得会有什么意外,像她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我敢保证不出几分钟她就会过来,然后向你各种解释刚才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有意思吗?”

  陆景乔忽然偏头看向他,“要不赌一把?”

  傅西城一愣,“赌什么?”

  “我赌她不会过来。”

  *

  兰阁包间里依旧热闹非凡,黎湘重新进去之后便再度成为了众人关注的对象,黎湘却只是在人堆里寻找着宋衍。

  片刻之后她就看见了在角落牌桌子上的宋衍,可是宋衍对上她的眼神之后居然避开了!

  黎湘瞥了他一眼,坐在沙发里重新跟几个人聊起天来。

  薄易祁没有再出现,黎湘一面跟众人聊天,一面时不时瞥一眼宋衍。

  宋衍到底还是被她看得不自在起来,离开牌桌想去洗手间,谁知道上面两个洗手间都有人,他便下了楼。

  黎湘随后就站起身来,跟着他下了楼。

  所有人都在楼上玩,楼下很安静,宋衍刚一出洗手间,直接就被黎湘堵在了门口。

  他一怔,“你怎么也下来了?”

  黎湘抱着手臂,微微偏了头微笑看着他,“你说我为什么下来?”

  宋衍再次避开她的眼神,走到洗手台前洗手,黎湘却依旧从镜子里看着他。宋衍慢条斯理地洗完了手,终于还是忍不住,抬头看向镜子里的人,“湘湘,我是为你好——”

  “你是在出/卖我。”黎湘看着他,“宋衍,你不可以这样。”

  宋衍猛地丢开擦手的毛巾,转过身来拉住黎湘的手臂,“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你跟陆景乔结婚不会有幸福的!如果可以有机会回头,为什么不让自己过上正常的日子?”

  黎湘看着他,许久之后缓缓摇了摇头,“我认识的宋衍不是这样子的,别让我对你失望。”

  “你根本就没有放下过薄易祁!”宋衍走到她面前,“如果你放下过他,你现在的日子不会是这个样子!黎湘,别再自欺欺人了!现在他后悔了,他回来找你了,你可以放过自己了!”

  黎湘凝眸看着他,片刻之后忽然笑了起来,“你后悔了是不是?”

  宋衍一怔,似乎没反应过来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是不是又见了林雪朵两次,你又对她心动了,所以想要回头,却要拉我一起作陪?”

  “黎湘!”宋衍听她这么一说,气得眼睛里都有了血丝。

  黎湘却依旧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你想回头,可以啊,从今往后我们不再是朋友。”

  “黎湘!我说了我是为你好!你不要把我们俩的事情拉到一起说!”

  黎湘听了,眸光在他脸上转了个圈,突然又轻笑起来。

  宋衍登时就为自己的口不择言后悔了。

  “原来我们俩的事情不能拉到一起说,可当初我们不就是这么成为朋友的吗?”黎湘看着他,“现在是怎么样?要跟我划清界限了?好啊,我成全你。”

  她说完这句就转了身,宋衍一把拉住她的手,“湘湘!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黎湘站着没有动,也没有回头。

  “好,是我错。”宋衍终究还是开了口,“是我一时想偏了。湘湘,以后都不会了。”

  黎湘安静地站着,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宋衍,这一次我原谅你。如果有下一次,我不会再给你机会。”

  *

  一群人的聚会到十点过才散,黎湘陪宋衍去前台签单,谁知道却被工作人员告知他们的单已经被竹阁的人签了。

  黎湘一听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宋衍却犹纳闷,问道:“竹阁里是谁?”

  话音刚落,忽然有一行人从后面走了出来,陆景乔和傅西城走在最前面,黎湘一转头就看见了他们,很快微笑着迎上前去。

  傅西城一看见她就转开视线走到了一边,黎湘便走到陆景乔身边,轻轻挽了他的手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神色与平常无异,“几个钟头前。”

  “我都不知道你今天回来。”黎湘轻声说,“不然还可以去接你飞机呢。”

  陆景乔却只是问:“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休息?”

  “这就准备回去了啊。”黎湘扬起脸来看着他轻笑,“刚好就遇上你了。”

  陆景乔看着她的模样,这才伸出手来牵了她,“那走吧。”

  黎湘没有再跟宋衍打招呼,一面跟着陆景乔往外走,一面问:“你帮我们包间签的单啊?本来说好aa的,这下我那些大学校友又要把我往天上再捧一层了……”

  宋衍背对着他们站在前台,一直到那一行人纷纷离开才转过身。

  他在那里静立了片刻,忽然转身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各自包间玩,酒吧里人并不多,宋衍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独坐一张桌子的薄易祁。

  宋衍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来,这才开口:“湘湘已经走了。”

  薄易祁听了,喝完杯中的红酒才垂下眼笑了一声,“我并没有指望她会等我。”

  “她跟你说了什么?”宋衍问。

  薄易祁抬手又叫了一杯酒,一直到那杯酒上来,他盯着杯中红色的液体看了很久,才轻笑一声开了口:“她说,她没有怪过我……没有怪过我……为什么不怪我?做错事的人是我,她为什么不怪我?”

  宋衍听了,恍惚间,似是明白了什么。

  他想起黎湘的模样,又看向面前的这个男人,终究再一次火了起来,忍不住咬牙道:“你现在知道后悔,想要回头,当初又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薄易祁安静许久,才低低笑道:“一个很无耻的答案。因为那时候太年轻,太经不住诱惑,也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

  “那你现在知道了?”宋衍声音清冷地开口,“只可惜已经晚了。”

  薄易祁抬眸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以为她是因为放不下你才这样折磨自己。”宋衍缓缓道,“可是到今天我才知道,湘湘的心早就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

  *

  黎湘坐进陆景乔的车子,自然而然地跟陆景乔回他的酒店套房。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陆景乔不提及刚才看到的那一幕,黎湘也不解释什么,只是靠着他的肩膀闭目养神。

  回到房间,黎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刚才在乌烟瘴气的房间里待了那么久,她只觉得自己一身都是烟酒的味道,因此洗了很久。

  陆景乔用外面的卫生间清洗完毕,回到卧室的时候里面依旧水声哗哗。

  他看了看时间,微微皱了皱眉,随后走进了卫生间。

  黎湘在淋浴间里,陆景乔走上前敲了敲磨砂玻璃门。

  没有回应,陆景乔直接拉开了那道门。

  花洒下,原本有些发怔地站着的黎湘蓦地回过神来,看到他,脸上先是闪过一丝茫然,随后才微微笑了起来,“怎么了?”

  她并不遮掩什么,陆景乔却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说:“你洗太久了。”

  “知道了。”黎湘立刻伸出手来关掉花洒,“这就出来。”

  陆景乔转身就走了出去。

  黎湘吹干头发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陆景乔却已经不在卧室。

  她走到门口看了一眼,见他正坐在沙发里,正撑着额头拧眉看着一份文件。

  黎湘轻轻敲了敲房门,陆景乔抬起头来,只见她依旧穿了他的衬衣当睡袍,两条纤细的腿,白得有些耀眼。

  “还不准备睡么?”黎湘问。

  陆景乔很快就重新将视线投回了文件上,头也不抬地回答:“你先睡,我还有文件要看。”

  “那好吧。”黎湘回答,“你也不要太晚。”

  她回到卧室,将门虚掩起来,陆景乔坐在那里,看见里面的灯光暗下来,手中的文件却许久没有翻过一页。

  他可以忽略掉很多问题,比如无聊的校友聚会,抑或是旧时光里的小儿女情怀,却无法忽略自己身体的渴望。

  偏偏里面那个女人却碰不得。

  陆景乔按了按额头,起身给自己倒了杯酒。

  醇酒入腹,却与他的愿望背道而驰,反倒让什么东西渐渐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