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80 四哥对我好,我心里都知道
  080 四哥对我好,我心里都知道

  医院。

  病床上,黎湘面无血色地躺在那里,好不容易从他衬衣上拉下来的那只手依旧紧紧地攥成拳。

  陆景乔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心里莫名有些燥郁,转身走出了病房。

  没想到刚走上走廊就看见了一路寻找而来的傅西城,一看见他,傅西城立刻大步走了过来。

  “怎么样了?”傅西城走到病房门口一面问他一面往病房里看去,没想到却看见黎湘昏睡的模样,他不由得微微一僵,随后转过头来看陆景乔,“孩子没了?”

  陆景乔没有回答,只是问:“有烟没有?”

  两个人一路走出住院大楼,来到花园里的长椅坐下,陆景乔才点燃了拿在手里的烟,微微拧了眉看着前方的夜灯,神情有些飘渺。

  傅西城也点燃了一支烟,安静地抽掉半支之后才开口:“没了就没了吧,一个多月的孕期算什么?再说了,她究竟是怎么怀的孕都还说不清,这孩子没了对你而言是解脱。”

  陆景乔却依旧只是看着前方的夜灯,没有说话。

  傅西城又看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居然为此感到难过?又不是什么纯情小处男,随便睡了个女人还真睡出感情来了,连她肚子里那个莫名其妙的孩子都疼惜起来了?”

  好一会儿才听陆景乔开口:“你最近躁得很,你家里那个小姑娘给你气受了?”

  傅西城脸色倏地一变,“陆景乔,你少他妈胡说,那是我——”

  陆景乔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嘴角却勾起了一丝薄笑,“谁?妹妹?女儿?你倒是说出口。”

  傅西城看到他嘴角的笑容,深吸一口气之后按捺住了自己,“少他妈扯!”

  眼见他安静下来,陆景乔没有再继续激他,平静地抽烟手里那支烟,随后就站起身来。

  “你去哪儿?”傅西城看他,“现在那孩子没了你打算怎么办?”

  陆景乔只淡淡回了一句:“谁告诉你孩子没了?”

  傅西城:“……”

  陆景乔再回到病房,却看见苏凡正站在走廊上张望,手中拎着笔记本电脑和一些文件。

  一看见他,苏凡连忙迎了上来,“陆先生,黎小姐没事吧?”

  “没事。”陆景乔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带了什么文件过来?”

  苏凡原本有些怔忡,听到他问话才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将袋子里拎着的东西取出来,“你之前说过要在这两天看完的美国公司的文件,还有今天凌晨你要跟欧洲那边开会,我不知道会议要不要取消,所以带了电脑过来。”

  “嗯。”陆景乔回答,“东西放下你可以下班了。”

  苏凡“哦”了一声,轻手轻脚地将东西放进了病房里。

  走过黎湘病床的时候,苏凡还是偷偷看了病床上躺着的人好几眼,放下东西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苏凡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陆先生,黎小姐是晕过去了?”

  “嗯。”陆景乔应了一声,“吓晕了。”

  *

  黎湘并没有晕过去太久,到凌晨时分,她忽然就无声无息地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入目是光线昏暗的房间,鼻端是并不明显但是也不好闻的消毒水味道。黎湘有些僵硬地循着光线来的方向转头一看,便看见了陆景乔坐在落地灯旁的沙发里的身影。

  他坐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看着膝头的一份文件,微微泛黄的灯光将他的侧影映成一幅画,温柔而安静的画风。

  黎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有什么念头后知后觉地钻入脑海——孩子!

  她蓦地抬手抚上自己的小腹,这一下被子摩擦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陆景乔,他转头看了过来。

  黎湘躺着那里,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很安静。

  她无法感知任何事,失去或拥有,疼痛或喜悦。

  陆景乔起身走了过来。

  黎湘这才缓缓看向他,却已经完全恢复了从前的平静,再没有晕过去之前不断说话的絮絮。

  “孩子是不是没有了?”她低声问,没有半点情绪起伏。

  陆景乔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你刚才不是很害怕孩子没有?”

  黎湘目光落到他脸上,竟一丝波澜也没有,她很快又收回了视线,缓缓说道:“如果说失去的终究要失去,那应该是命吧。我认了。”

  “怪命?”陆景乔听了,缓缓道,“黎湘,你知不知道你生活习惯有多差?”

  “不要再说了。”黎湘微微翻过身子,“反正已经没了。”

  说完,她缓缓闭上眼睛,让自己半张脸陷入了枕头里。

  陆景乔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抬起手来按下了床头的呼叫器。

  里面很快传来护士的声音:“陆先生,请问什么事?”

  “病人醒了。”陆景乔沉声道,“叫医生过来。”

  大约只过了两分钟,留守在医院的医生就匆匆而来。黎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医生有些诧异地看了陆景乔一眼,陆景乔也不说话。

  医生为难了片刻,终究还是喊了一声:“黎小姐?”

  “没有不舒服。”黎湘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声音淡淡的,“什么感觉都没有,不用再问了。”

  医生听了,这才微微一笑看向陆景乔,“陆先生,那应该没有大碍了。只是黎小姐体弱,生活作息又不规律,头三个月是最不稳定的时候,为了胎儿的安全,接下来这一周最好还是卧床观察,还有一定要保证规律的作息。”

  黎湘脑子里原本嗡嗡的,可是医生这番话却奇迹般地传进了她耳中,她在心底咀嚼良久,忽然一下子睁开眼睛来。

  医生跟陆景乔打了招呼便又已经出去了,黎湘转头看向他的时候,陆景乔也刚好回转头来。

  四目相视,他面容沉沉,什么表情都没有。黎湘安静地与他对视片刻后,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

  “你居然吓唬我,真是太可恶了!”

  她语调娇嗔,倒像是刚才那些冷漠与平静通通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在他面前依旧是那个娇俏可人的黎湘。

  陆景乔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终究只是淡淡扯了扯嘴角。

  *

  出院之后,黎湘住进了陆景乔的酒店套房,倒不是陆景乔提出的,而是她自己提出的。

  “我家里没有人好照顾我。”黎湘说,“住在你这里,好歹有管家提醒我一日三餐定时定量,这样对孩子也好。”

  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出院的车里,陆景乔安静地看着自己手里的文件,并么有发表什么意见。

  黎湘自动自觉地就靠向了他的肩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好一会儿陆景乔才终于大发善心地瞥了她一眼,黎湘立刻就笑了起来,见他又收回视线,她便轻轻拉了他的袖口,“不要生我气啦,我保证以后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孩子。”

  陆景乔手中的文件刚好翻过一页,顿了片刻,他却又翻了回去,重新从底部开始看。

  黎湘倒也不气馁他不理自己,靠在他肩头陪他看了会儿文件,却忽然又想起什么来,忍不住又往他脸上看了几眼,却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陆景乔终究还是放下了手里的文件,转头看着她。

  黎湘脸上似有红晕,好一会儿才低低地开口:“只不过,医生也提醒了那件事情暂时不可以做,你就迁就迁就我,多忍一段时间好不好?”

  陆景乔听了,只是似是而非地回答了一句:“倒的确是我不够迁就你。”

  “那倒也不是。”黎湘小声地回答道。

  见陆景乔看向她,她才又笑了起来,眼眸温柔淡然,“其实我知道你不会生气的,你要是生气,也不会在医院里陪着我等我醒来。四哥对我好,我心里都知道,不管怎么样,我很感谢四哥。”

  陆景乔闻言看向她,“怎样都感谢?”

  黎湘认真地点了点头,笑道:“嗯,怎样都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