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81 你的所求,我也能够给你
  081 你的所求,我也能够给你

  黎湘并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感谢陆景乔。

  她冲他而来,哪怕怀孕之前的一切都可以用巧合来解释,可是怀孕之后,她的目标似乎就直指结婚。

  陆景乔不可能不知道。

  而他同意了跟她结婚,不问缘由,不问合理与否。

  无论他这样做究竟有无目的,黎湘终究是感谢的,由衷感谢。

  接下来一周的时间黎湘都在陆景乔的酒店房间里的休养,每天医生都会从医院过来替她做检查,房间管家则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的一日三餐,连餐后水果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黎湘有好几年没过这么健康的日子,因此在那一周的时间里,她整个人气色都瞬间好了起来,站在体重秤上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见以前的基础体重突然增加了两公斤。

  休养的日子里,她和陆景乔的婚礼依旧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好在陆氏集团的经营范围很广,酒店、公关业务都是江城数一数二,因此尽管时间紧迫,陆氏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还是让事情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而关于聘礼和陪嫁也不需要黎湘操心,陆正业夫妇和黎仲文在她根本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见面谈妥了一切,而从黎仲文的反应来看,他对双方商讨的结果十分满意。

  因此黎湘所需要做的事情很少,婚纱和礼服已经试过,现如今只需要做挑婚鞋和首饰这类每个女人都不会嫌累的工作。

  婚礼进入倒计时的时候,黎湘才回到黎家。

  相对于忙里忙外的陆家来说,黎家这边显得很冷清,婚礼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了陆家去操持打理,黎家只负责通知自家的亲朋好友,因此黎仲文夫妇还是该忙什么忙什么,婚礼的事情一点都不用担心。

  黎湘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她上楼洗了澡换了身衣服,再下楼时家里阿姨却突然从外面捧着一个礼物盒走了进来。

  “什么东西?”黎湘看见便顺便问了一句。

  阿姨连忙说:“刚刚有人给二小姐你送来的礼物。”

  “礼物?”黎湘微微有些诧异,“什么人?”

  “一个年轻男人。”阿姨回答,“高高瘦瘦,不过好像是花店的。”

  黎湘没有再继续问,而是坐在沙发里拆开礼盒,里面是一捧野兽派出品的百合花束和一个富有迪拜特色的沙画瓶。

  黎湘拿起那个沙画瓶来看了看,用彩色沙子构成的图画很简单,沙漠、骆驼、落日余晖。

  黎湘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上大学时候最想去的地方,那时候好像依稀和谁说过,很希望能去沙漠走一遭,骑着骆驼向着落日,拍一幅大大的照片挂在自己房间的墙上。

  而记忆中那人说,要拍两张,一张拍她和半个落日,另一张拍他和另外半个落日,最终拼成一幅画,占满整面墙。

  而她那个时候说:“我的房间干嘛要挂你的照片?”

  “没有啊。”那人却格外厚颜无耻,“我在说我的房间啊。你居然想将我的房间据为己有?那好吧,我大方一点,连我这个人一起送给你——”

  而如今,沙画瓶里有沙漠,有骆驼,有落日余晖,却没有了人。

  黎湘收回思绪,将东西放回盒子里重新盖上,也不吩咐阿姨怎么处理,起身就离开了家。

  因为怕她出行不方便,陆景乔在她身体恢复之后就安排了一个司机给她,黎湘坐进车里便叫司机送自己去南湖旧宅。

  来到那座宅子面前,却发现里面已经有人在打理屋子。

  前面院子里一人高的杂草已经基本清理了干净,而小楼的大门开着,里面正有工人将废弃损坏的家具一件件往外搬。

  宋衍动作很快,这才刚刚过了初十,居然就已经让人来做事了。

  黎湘没有下车,就坐在车里看了一会儿。

  没过多久,几个工人又拣了一些废弃的东西出来堆到院子里的杂物上,黎湘却忽然看见什么,连忙推门下了车。

  杂物最上面是一幅画框,里面是一幅水彩画,画工并不见高明,只是简单地画了一朵向日葵,而此时此刻裱画的玻璃上沾了一层红色油漆,看起来似乎是已经毁了。

  黎湘却一下子把画框反过来,拆开画框,小心翼翼地从里面取出了那幅画。

  谢天谢地的是那幅画并没有沾到任何油漆,虽然画纸已经残旧,不过却依旧完好无损,左下角的位置还有黎湘母亲亲手题下的名字:丁梦。

  黎湘捧着那幅画站在那里看了许久,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墙上那幅向日葵呢?”

  “那幅画沾了油漆,我刚刚拿出去了。”有一个工人的声音回答。

  紧接着就听见有脚步匆匆往门口而来,黎湘抬起头来,便对上了那张曾经无比熟悉,却又已经变得陌生的容颜。

  薄易祁刚刚走出门口,颀长的身躯便蓦然顿住。

  好一会儿,他才张口喊了一声:“湘湘。”

  黎湘看着他,微微笑了起来,“薄师兄,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薄易祁原本因为看见她而明亮了几分的眼眸又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骤然黯沉下来,“湘湘,不要这么叫我。”

  黎湘却没有理会他这句话,转而在院子里走动了几步,四处看了一圈之后,她轻笑了一声:“我还以为宋衍速度这么快呢,原来他将事情交托给你了。这个家伙,真是不知所谓。”

  “没有不知所谓。”薄易祁看着黎湘,缓缓开口道:“湘湘,这是你最在乎的地方,我希望能亲手把这里恢复到你记忆中的模样。”

  “不敢劳烦薄师兄。”黎湘却忽地开口,“这样的事情交给宋衍做就好。他不愿意做的话,我另外找人来做,薄师兄,你走吧。”

  “湘湘……”薄易祁看着她站在冬日阳光下的身影,一瞬间仿佛被光晕模糊了视线,“就算你不肯原谅我,我也希望能为你做一点事。”

  黎湘弯起了唇角,“为什么你还要说这样的话?我们之间没有原谅这一说,薄师兄,你并没有欠我什么。”

  “我欠了!”薄易祁看着她,声音喑哑却又坚定,“湘湘,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

  “没有。”不待他说完,黎湘便又开了口打断他,“薄师兄,你真的没有任何亏欠。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不爱没有罪,你没有瞒我什么,你向我坦白了一切,我们之间没有亏欠。”

  “湘湘!”

  薄易祁还想说什么,黎湘却忽然越过他,径直走进了屋子里。

  她站在门口敲了敲木门,成功吸引了屋内十来个工人的注意,黎湘这才开口:“抱歉,谢谢各位来帮我整理这座房子,只是这房子我已经另外有了打算,不准备整理了。工钱我会照付,各位可以离开了。”

  那几个工人听了,有些面面相觑,似乎不知如何是好。

  “湘湘!”薄易祁转身而来,一把从后面捉住了黎湘的手腕,声音低沉沉地开口,“如果我愿意用我余生去弥补我曾经犯下的错,你可不可以给我这个机会?”

  黎湘没有回答,缓缓抽回了自己的手,依旧只是看着屋子里的工人,“抱歉,请你们离开吧。”

  工人们到底还是回过神来,纷纷放下手里的工作,从两个人的身边一一走了出去。

  黎湘依旧没有管薄易祁,拉过大门来准备上锁。

  可就在她低头锁门的时候,薄易祁却忽然再一次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

  他个子高,黎湘的身体几乎被他抵在门上。

  “湘湘。”他喊她的名字,每一声都是异常沉痛,“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要求什么,可是……如果你的所求我也能够给你,能不能把这个机会给我?湘湘,可不可以给我?”

  黎湘尝试着掰开他的手,可是他抱得太紧,她再怎么掰都是纹丝不动。

  “湘湘。”他的脸低埋在她的肩上,呢喃着低声重复,“可不可以……把这个机会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