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86 她第一次这样吻他
  086 她第一次这样吻他

  与她苍白的脸色相比,她目光实在太过平静,平静得有些不正常。

  陆景乔沉眸看了她一会儿,随后开口:“等我一会儿,我去打个招呼,然后陪你回去。”

  “不用了。”黎湘连忙拉了他一下,“我自己回去也可以的。”

  陆景乔又看了她一眼,“门口太多记者,我们从露台那边的电梯下去,你可以先出去透透气。”

  黎湘的意见被完全忽略,却是他格外体贴的照顾,她不再多说,只是笑了笑。

  待陆景乔走开,黎湘才站起身来,没有再看厅内任何人,她缓步走出了露台。

  天气冷,露台上并没有人,黎湘就站在观光电梯旁的栏杆处静静地等陆景乔。

  刚刚站了片刻,身后忽然就有脚步声传来,黎湘只以为是陆景乔来了,便转身笑着迎向来人,谁知道却是薄易祁站在她面前。

  黎湘脸上的笑容微微顿了顿,还是喊了一声:“薄师兄。”

  “湘湘。”薄易祁站在离她两步远的位置,“你不舒服?”

  “有一点。”黎湘回答,“所以我准备先走了。”

  薄易祁静静地看着她,其实很想说陪她或是送她,可是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他即便没说,也已经猜到了黎湘的回答。

  两个人面对面地沉默,黎湘似乎有些不适应这样的气氛,刚刚准备移开视线,一抬头却看见陆景乔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看见他,脸上顿时又扬起了笑容。

  薄易祁顺着她的目光回头一看,就看见了那个娶了她的男人缓步走了过来。

  “认识的?”陆景乔看了看薄易祁,问黎湘。

  黎湘走到他身旁,伸出手来挽了他的手臂,这才回答:“这位是我高中和大学的师兄,薄易祁。薄师兄,这是我先生陆景乔。”

  两个男人礼节性地握了手,薄易祁回答:“我知道,早闻陆先生大名。”

  陆景乔收回手来,又看了薄易祁两眼,随后问:“薄先生不是江城人?”

  “是。”薄易祁回答,“我家在香城,早些年因为父母在国外,所以我都住在舅舅倪峰家中。”

  陆景乔闻言点了点头,“原来是倪先生的外甥。”

  薄易祁看看他又看看黎湘,“陆先生这就要走了?”

  “是。”陆景乔回答,“黎湘身体不舒服,准备先陪她回去。”

  薄易祁的目光便落到了黎湘的脸上,顿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是啊,她身体从来就不好,又不会照顾自己,总是大病小病不断……”

  陆景乔听了,淡淡勾了勾唇。

  薄易祁这才意识到什么,回过神来道:“好在现在有陆先生照顾她,我这是做师兄的也觉得安心。两位的婚礼我没有出席,只能在这里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谢谢薄师兄。”黎湘笑着回答了一句,“外面冷,薄师兄快些回去吧。”

  薄易祁又看了看她,点了点头,却并不转身。

  于是陆景乔先开了口:“失陪。”

  说完他便扶着黎湘的腰,转身走进了观光电梯内。

  电梯缓缓降到一楼,走到路边,司机却还没有将车子驶过来,于是两人便站在路边等了片刻。

  陆景乔依旧扶着黎湘的腰,“累了就靠着我休息会儿。”

  “嗯。”黎湘点了点头,果真就靠了过去。

  两个人高度刚刚合适,黎湘靠在他肩头很舒服,一抬眸就能看见他下颚的线条,真是英俊的男人。

  她靠在他肩头看了一会儿,忽然就凑过去,轻轻在他下颚处吻了一下。

  陆景乔低头看了她一眼,逆了光线,黎湘看不清他眸子里藏着的情绪,却还是轻声笑了起来,随后她抬头踮脚,这一次吻上了他的唇。

  黎湘吻得很认真,记忆中,她大约是第一次这样吻他。

  自始至终陆景乔都轻扶着她的腰,直至远处车灯的光线闪过来,他才轻轻在她腰上拍了拍提醒她。

  黎湘抱着他的脖子,犹舍不得放手一般,树懒一般地缠着他。

  “先上车。”陆景乔说。

  “我不。”黎湘埋在他脖子里,似乎是在撒娇,“除非你答应我不生气。”

  陆景乔闻言,似乎低笑了一声:“无端端的我生什么气?”

  黎湘听到这回答,忍不住抬起头来与他对视,片刻之后她笑了起来,指着上面的露台说:“刚刚那个是我初恋男友,我跟他单独待在一起,你不生气啊?”

  “生气又能怎样?”陆景乔仍是低头看她,“能怎么惩罚你?打你,还是骂你?”

  黎湘闻言,有些夸张地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捂住自己的嘴巴,“那我刚才岂不是做多了?真是讨厌!”

  说完她松开陆景乔,转身就钻进了车子里。

  陆景乔看着她弯腰上车的身影,回味着刚才那个突如其来的吻,几乎只是瞬间,便有欲念划过心底。

  可是眼下的情形……陆景乔突然很想抽支烟再上车。

  黎湘坐进车子不见他上来,便凑到车窗旁看向他,却见路灯之下,他面容比之先前似乎要更沉一些。

  “你不上车吗?”黎湘问。

  陆景乔看她一眼,又静立了几秒钟,这才坐进了车里。

  车子刚刚开动,黎湘就又靠上了他的肩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低声道:“你不是说没有生气?”

  “谁告诉你我在生气?”

  “这个样子不是在生气吗?”

  “不是。”

  “哦。”黎湘应了一声,“那好吧,那是我还不怎么了解你的缘故。”

  陆景乔转头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开口:“嗯,彼此。”

  两个人对视片刻,黎湘忽然叹了口气,“刚才那个谁啊……我们之间的故事太俗气了,简直不值一提。”

  “说来听听。”陆景乔竟难得地生出了一丝兴趣。

  黎湘想了想,回答道:“无非就是爱得最好最热烈的时候,他变心了。所有人都说那个女孩没我聪明没我漂亮,可是他就是变心了。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她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神情格外地淡,仿佛真的就是这么简单。

  陆景乔心底的那丝欲念却在听她云淡风轻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烟消云散。

  爱得最好最热烈的时候,怎么会这么简单?

  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忽然伸出手来捧起她的脸低头吻了下去,即便已经欲念全消。

  司机就在前面,黎湘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吻得怔了片刻,等回过神来,便又靠进了他怀中。

  陆景乔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伸出手来揽住了她。

  他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同样中途离场的思唯也刚好到家。三个人在车库相遇,思唯一见到他们,确切地说是一见到黎湘就冷笑了一声:“哟,这么早就回来啦?好歹也是你们婚后首次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怎么不多待一会儿让记者拍照啊?不会是心里有什么事吧?”

  自从再见思唯以来,黎湘每一次面对她都是温柔微笑的模样,这一次却没有。她甚至没有看思唯一眼,只是看向陆景乔,“我有些累,就不去主楼了,你帮我代爷爷说声晚安吧。”

  说完她便转身走向了后方那座独栋小楼,思唯气得冲到陆景乔面前,“她这是什么态度?”

  “你这是什么态度?”陆景乔瞥了妹妹一眼,淡淡道。

  “我怎么了?”思唯反问,“我又没做那些对不起人的事,我理直气壮!”

  陆景乔闻言,伸出手来探了探妹妹的额头。

  “干嘛?”思唯皱着眉,一把拉下他的手,“你才发烧呢!”

  “没烧,脑子怎么这么不清醒?一时一个态度,人格分裂?”陆景乔问。

  “我怎么一时一个态度了?”思唯说,“对你娶的这个女人,我自始至终就一个态度!她就是不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