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92 陆景乔鬼迷心窍一样地喜欢蒋程程
  092 陆景乔鬼迷心窍一样地喜欢蒋程程

  思唯刚刚问完,忽然就听见旁边一间包厢的门打开来,再转头一看,居然是傅西城从里面走了出来。

  “程程——”傅西城大概是出来找蒋程程的,喊了她之后才看见思唯,不由得一怔,“思唯,你怎么也在这里?”

  思唯看见他,心头到底是微微松了口气,“原来是你们在一起吃饭啊?那我哥也在吗?”

  “他不在。”蒋程程唇角弯弯地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思唯心里的那口气不由得更加顺畅,回答道:“哦哦,那我不打扰你们了,你们慢用吧。”

  她转身欲走,蒋程程却伸出手来拉住了她,笑道:“你急什么?程程姐这么多年没见你,难得遇到,还不能一起吃顿饭啊?”

  思唯听了,忍不住看了傅西城一眼,傅西城耸了耸肩,一副有何不可的意思。

  思唯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好,那好吧。”

  走进包间才发现里面还有另外两男一女,其中一个男的思唯倒是认识,是城西宁家的宁致远,另一个穿白衬衣的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眸,英气逼人的俊脸,抬眸看向思唯时微微眯了眯眼,邪气风.流。思唯与他对视一眼,很快有些反感地移开了视线,她不认识这个人,倒是他怀中揽着的女人有些眼熟,好像是个小明星。

  “宁致远你应该认识。”傅西城给她介绍,手转向她不认识的那个男人,“慕慎希,江倩小姐。”

  思唯对这些人都没有什么兴趣,淡淡点了点头当打过招呼,找了个离那个慕慎希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很快转头看向蒋程程,“程程姐,你坐啊。”

  蒋程程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一抬头看见慕慎希颇是玩味的眼神,便揽着思唯对慕慎希说:“慕总,你海外发家,应该是不认识我这个妹妹,陆家的小公主,陆思唯。”

  慕慎希咬着烟头笑了起来,“好名字。”

  虽然是夸奖,可思唯却只觉得浑身不舒服,懒得理其他人,只是看向蒋程程,“程程姐,那你见过我哥了吗?”

  “见过啊。”蒋程程将手中的香烟摁在烟灰缸里,笑着回答,“他结婚那天晚上,跟我一起坐了一会儿。”

  思唯听了,脸色蓦地一凝,忍不住看向傅西城,仿佛是求证。傅西城倒也坦然,一个眼神就肯定了,思唯脸色控制不住地有些难看起来。

  陆景乔结婚那天晚上直到婚礼结婚她都没有见过蒋程程,可见她应该是后面来的,可那天该算是他跟黎湘的洞房花烛夜,他居然还跑去跟蒋程程坐了一会儿?

  思唯忍不住捏起放在自己腿上的餐巾用力撕了撕——真是气人!气死人!

  蒋程程看她一眼,很快又笑了起来,“不过你哥应该挺疼老婆的,我特地赶回来祝福他呢,他却赶着回去陪老婆,最后把我一个人丢在了廊吧,真是过分。”

  思唯听了,心思很快转动起来,回答道:“是啊,程程姐你特地回来,他的确是不该这样子。可是黎湘怀孕了嘛,他不知道多紧张她呢,一天到晚就知道黎湘黎湘……你知道吗,我那天就是不小心把黎湘留在外面,让她打车回家,我哥知道之后居然骂了我一顿!从小到大他都没跟我说过那么重的话,我真是讨厌死他了!”

  蒋程程听得有片刻恍惚,却依旧是笑着的模样,“他这么疼老婆,是好事。”

  思唯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只是回答了一声:“嗯。”

  两个人之间一时安静下来,蒋程程重新给自己点了支烟,思唯过了一会儿才又转移了话题,“程程姐,这些年你在国外过得怎么样啊?”

  蒋程程看着她,反问道:“你觉得呢?”

  “你看起来都没有变化,跟以前一样那么漂亮。”思唯说,“一定很幸福对不对?”

  蒋程程便笑出声来,“说实话,没有在江城的时候幸福。”

  思唯脸色控制不住地再次僵了僵。

  蒋程程其人,在江城的上流圈子里只怕无人不知,然而,却并不是因为什么好事。

  蒋家曾经也是江城颇有影响力的家族,商政联姻的名门望族,让很多人仰望。可是后来,人们再提起蒋家,就只剩了叹息。一是因为蒋家后来的没落,二是因为蒋家出了个蒋程程。

  上流社会的圈子里,没有一个家族会不在乎面子和名声,而一个叛逆放纵到极致的蒋程程,便足以败光蒋家的面子。

  对于当年的蒋程程是什么模样,那时候只有十来岁的思唯也只是听说一些皮毛,可是就是这些皮毛也足以让人震惊——

  明明是名门望族的千金小姐,过的却是小太妹的生活,抽烟喝酒、逃学打架、早恋早孕、换男友如换衣服……这些字眼即便是到了今天依旧让人觉得心惊,更不用说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候。

  而那个时候,陆景乔在蒋程程的生活里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思唯其实并不是很清楚,却总是能够记得浓妆艳抹的蒋程程经常来找陆景乔,两个人会躲在陆景乔的房间里说话,至于还有没有做别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而有一次她回到家里,刚好看见蒋程程埋在陆景乔怀里哭,而她的哥哥对蒋程程永远是温柔怜惜的。

  陆景乔很喜欢蒋程程,这是当年人尽皆知的事实。哪怕蒋程程这样不知自爱,跟无数个男人有关系,他依旧鬼迷了心窍一样地喜欢她。

  后来,在蒋程程依旧肆无忌惮地挥霍着蒋家的名声和脸面时,蒋家也因为别的事情被牵连一步步走向没落,最终选择了举家迁徙至加拿大。

  而蒋程程离开后一年,大学毕业的陆景乔选择去了美国。

  然后,就是现在,陆景乔回国,遇到了黎湘,两人火速有了瓜葛然后结婚,而蒋程程在他结婚那天也回到了江城。

  因为自己也一直在英国求学,思唯其实并不知道陆景乔在美国的那些年究竟是怎么过的,可是他跟蒋程程一前一后地出国,美国离加拿大又那么近,现如今两个人又一前一后地回国……

  思唯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蒋程程,声名狼藉的蒋程程;黎湘,同样声名狼藉的黎湘……

  为什么她到此时此刻才突然察觉到,这两个人竟然这么像?

  离开“四季”的时候,思唯点名要傅西城送她,傅西城自然要送,跟蒋程程又说了几句话才带着思唯上车。

  思唯上车之后便忍不住回头去看,却见蒋程程倚在“四季”门口花台的栏杆上,又给自己点了支烟,徐徐吐出烟圈的模样,真是风情万种地勾人。

  一直到傅西城的车转过一个弯思唯才收回视线,安静了片刻,她终于忍不住开口:“蒋程程跟我哥到底什么关系?”

  傅西城闻言,似乎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笑了起来,“这问题你是不是该去问你哥?”

  “废话!从他那里我问得出来,我干嘛还来问你?”

  傅西城就笑了一声:“那你凭什么觉得从我这里能问出来?”

  “你跟他关系不是最好?”思唯觉得自己手里如果有刀,这会儿肯定已经横在了傅西城喉咙上。

  “那可不见得。”傅西城一面驾车一面回答,“至少他为什么非要跟黎湘那样女人纠缠不清,我就不知道。”

  思唯蓦地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什么来,一字一句地重复:“黎湘那样的女人?黎湘那样的女人怎么了?”

  傅西城闻言又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已经跟黎湘闹翻了吗?居然还会帮她说话?”

  “我没有帮她说话!”思唯恼怒,“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男人,明明自己受不住诱惑,还要怪女人不洁身自好!”

  傅西城听得笑了一声:“你哥倒是不嫌。”

  “傅西城!你自己还不是跟蒋程程交好,还一起吃饭呢,你不也没嫌啊?”

  傅西城听了,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我跟蒋程程交好到底是在一个度里,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摆在那里,我清楚地知道我跟她只会是朋友,不会有男女关系。可是你哥……”

  思唯蓦地紧张起来,“他怎么样?”

  傅西城耸了耸肩,“你觉得呢?”

  思唯心头一紧,想起黎湘和蒋程程身上的相似点,不由得更加混乱起来。

  *

  思唯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没想到司萍却还在厨房里包馄饨,见她回来便顺嘴问了一句:“要不要吃馄饨,要吃我就多包一点。”

  “好啊。”思唯晚上根本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倒真是有点饿,“为什么这么晚包馄饨啊?难道您知道我晚上没吃饱?”

  司萍白了她一眼,“我管你才怪!是你嫂子肚子饿,你哥刚才打电话来问有没有吃的,刚好有材料,我就给他们包点馄饨。”

  思唯听了,心头真是一肚子气,转身气鼓鼓地坐在旁边。

  “你到底怎么回事?”司萍看了她一眼,“怎么说已经是一家人了,我看黎湘人挺好的,你也不用这么针对她。”

  “我针对她?我这是针对她啊?”思唯又恼又烦,一下子站起身来走出厨房,没想到却刚好看见陆景乔带黎湘走进了餐厅。思唯一顿,拉开椅子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自从上次两个人在酒会上不欢而散黎湘就没怎么再跟思唯说话,这会儿也是如此,只有陆景乔问了一句:“怎么还没睡?”

  “你们不也没睡?”思唯没好气地回答。

  陆景乔目光隐隐一沉,黎湘在桌子底下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冲他笑了笑。

  厨房里,司萍很快端着煮好的馄饨走了出来,分别放到三人面前,“来来来,都给我吃光啊。”

  黎湘倒真是饿了,尝了一口,笑着看向司萍,“萍姨手艺真好。”

  “你愿意吃东西我就是最高兴的,要吃凤凰我也得想办法给你弄来不是?”司萍回答。

  黎湘忍不住笑出声来,陆景乔这才又开口:“萍姨,后天我去新加坡出差,黎湘就交给你照顾了。”

  “放心吧。”司萍回答,“饿不着你媳妇和孩子。”

  黎湘听了,忍不住又笑着跟陆景乔对视了一眼,陆景乔抬起手来拨了拨她的头发,“好好吃东西。”

  思唯坐在对面的位置,将两个人看了又看,心里各种念头纷繁杂乱地闪过。

  黎湘坐在那里安静地吃东西,素面朝天的样子又干净又漂亮,思唯盯着她看了很久,不由得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黎湘这个样子跟蒋程程根本一点都不像,陆景乔却依旧对她这么好。

  所以,不是因为蒋程程,一定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