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94 陆景乔的房间里会不会有别人?
  094 陆景乔的房间里会不会有别人?

  冷风呼呼地灌进来,偌大的车库里只有她们两个人,司机早不知道避去了哪里,黎湘站在当风口,只觉得那风像刀子一样,刮得人脸上生疼。

  而思唯带着哭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黎湘有些恍惚。

  她说,全世界的人都骂你是破鞋,这样的日子你过得很开心是不是?

  黎湘那颗沉静已久的心,竟忽然间抽了抽。

  原来一直以来,恨她恨到极致的这个人,心里竟然也还是念着她的么?以至于她会关心她的名声,关心她的将来,关心她到底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可是这样一个人,曾经最好的朋友,到现在形同陌路却依旧关心她的人,却为什么不能将最寻常的那样东西赋予她?

  黎湘忍不住笑了笑。

  思唯站在她后面,看着黎湘单薄瘦削的背影,却终于控制不住地掉下泪来。

  她曾经佷怨恨黎湘,恨她背叛了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恨她隐藏本性的欺骗,却更恨她的堕落!

  人生有那么多种选择,为什么她非要选择这样一条不堪的路?更可恨的是,为什么在有机会能够摆脱那样不堪的名声的时候,她还不珍惜?

  思唯不想承认,可是却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终究还是希望黎湘能够好好地过日子,既然选择了跟她的四哥在一起,她就希望她可以从今往后一直幸福下去!

  哪怕黎湘曾经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哪怕她口口声声说着恨黎湘,可是终究控制不住——

  所有的强撑终究还是分崩离析,思唯忍不住哭出声来,“黎湘,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过日子?”

  黎湘静静地站着,思唯的哭声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遥远而模糊。

  “没什么重要。”黎湘淡淡地开了口,神情几乎没有波动,“那些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我不会高兴,也没什么好不高兴的。反正——”

  反正,最重要的那些人都已经这样认为,这世上的其他人,更是没什么重要了。

  她没有将剩下的话说出口,思唯却已经被她的回答激怒了。

  她停止了哭泣,大步上前,一把将黎湘拉得转过身来,抬手就甩了黎湘一个巴掌!

  黎湘被她打得偏了头,目光落在思唯脸上,却依旧是冷漠而沉静的。

  思唯脸上布满泪痕,近乎愤怒地看着她,“这就是你所得意的吗?你纵然背叛了全世界,那些人却依旧关心着你,而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将他们的关心踩在脚底!黎湘,这就是你要的吗?”

  “关心?”黎湘微微勾了勾唇角,“谁稀罕?”

  思唯被她轻描淡写的语气激怒到极致,控制不住地再次抬起手来一巴掌挥在黎湘脸上!

  “思唯!”

  “思唯!”

  与此同时,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地传来,却是听到动静匆匆而来的陆夫人和司萍。

  思唯已经激动得再次哭了出来,还想扬起手来再打黎湘,陆夫人连忙上前拉住了她,而司萍则匆匆走到黎湘身边察看黎湘的情形。

  出乎意料的是,思唯的情绪激动到这种地步,黎湘却依旧是冷静淡漠的模样,平静地回答着司萍:“萍姨,我没事。”

  “你这是在干什么?”陆夫人看着思唯,”一家人有话好好说,你动什么手?这像话吗?”

  “对!我知道我可笑,全世界再没有比我可笑的人!”思唯擦了一下眼泪,再度看向黎湘,“黎湘,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再理你的事情我就不是陆思唯!”

  思唯说完转身就忘屋子里跑去,陆夫人看着她离开,这才又来到黎湘面前,”黎湘,你有没有事?”

  黎湘轻轻摇了摇头,缓缓道:“妈妈,您放心,我没事。”

  陆夫人见她的模样的确不像是有事的样子,这才说:“思唯任性惯了,有些时候的确是不懂事,你不要跟她计较,我回头会说她的。”

  “没事的妈妈。”黎湘回答,”我先回去休息了。”

  陆夫人点了点头,这才看向司萍,“你陪黎湘回去休息。”

  司萍点了点头,这才陪着黎湘回到小楼里。

  “你跟思唯到底怎么回事?”司萍到底忍不住问,“吃完饭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吵起来,还动了手?”

  “萍姨,没事的。”黎湘脱掉大衣,“我跟思唯从小就认识,有些事情只是我跟她之间的事,没什么大不了。萍姨你不用担心我,时间也不早了,我洗个澡就睡了。”

  眼看着黎湘走近浴室,司萍又在卧室里走动了一通,检查了一下窗户,又拉好窗帘,最后还看了看床上的被单,这才放下心来。

  浴室里水声哗哗,司萍走过去敲了敲浴室门,听到黎湘的声音之后才开口:“黎湘,那你洗完澡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啊。”

  “知道了萍姨。”黎湘平静无波的声音传出来,“您也早点休息。”

  司萍这才离开小楼,回到主楼里,发现陆夫人正坐在沙发里叹息。司萍连忙问:“思唯怎么样了?”

  “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呢,问她什么都不说。”陆夫人面容微沉地回答,“你说她们俩之间到底是为什么?”

  司萍也叹息了一声:“小女孩之间的那些事,谁能说得清?指不定因为一件什么小事就会闹起来。”

  陆夫人又问:“黎湘怎么样?”

  “黎湘倒是没什么,挺平静的,洗了澡就准备睡觉了。”

  陆夫人揉了揉额头,站起身来,“那就先让她们各自冷静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

  夜里十一点多,黎湘从昏昏沉沉的梦中惊醒,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响。她有些艰难地伸出手来,拿过床头的手机一看,看到了陆景乔的名字。

  好一会儿她才接起电话,轻轻“喂”了一声。

  “已经睡着了?”陆景乔的声音传来,带着夜的低沉与缓慢。

  “嗯。”黎湘轻轻应了一声,却只觉得整个人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问了一句,“你飞机到啦?”

  “刚到酒店。”陆景乔回答,“所以打个电话跟你说一声。”

  黎湘窝在被窝里,脑海里却忽然莫名浮现出今天在苏颜那里看到的那些照片。她忽然想,陆景乔在酒店房间里给她打电话,那此时此刻,房间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别人呢?如果有,会是在干什么呢?

  黎湘就这么浮想联翩起来,以至于失了神,连陆景乔说了什么都没听到。

  “黎湘?”

  陆景乔在电话那头喊她,她才突然回过神来,“嗯,你说什么?”

  陆景乔顿了顿,才又开口:“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啊。”黎湘回答,“只不过我刚刚睡醒,脑子有些不清醒。”

  “那你睡吧。”陆景乔说,“我只是给你报个平安。”

  黎湘无声地笑了笑,“那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

  “晚安。”

  “晚安。”

  说完这句,黎湘便将手机丢到了一边,将自己完全地裹进被窝里却依旧感觉有些冷。她忍不住紧了紧领口的被子,这才重新陷入了沉睡之中。

  她很少做梦,可是这天晚上,她梦了两次。和陆景乔通话之前她在做梦,和陆景乔通话之后,她竟然又跌入了先前的梦境之中。

  她看见大学时候的薄易祁站在她面前,低着头,眼眶隐隐泛红着对她说:“湘湘,对不起。”

  黎湘笑,“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是我们吵架在先,你有了新的女朋友没什么不对,所以,你不用说对不起。”

  她看见曾经还是好姐妹的思唯站在她面前,满目愤怒与绝望,“黎湘,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为什么你要这样骗我?”

  黎湘看着激动落泪的思唯,却只是笑,“连你都不相信我。”

  “你叫我怎么相信你?”思唯哭着说,“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她看见曾经最亲切和睦的同学朋友三三两两地站在她面前,对着她指手划脚,”就是她,黎湘,原来是个私生女,果然是基因决定物种,不要脸,跟好多男人都有关系,连自己好朋友喜欢的男人也不放过!”

  她看见爸爸黎仲文站在她面前,无奈拧眉,“湘湘,你正常谈恋爱爸爸不会干涉你,可是你不能这么乱来!我们黎家到底也算有头有脸,丢不起这个人!”

  ……

  她曾经以为自己拥有全世界,可是那个夏天,全世界都背离她而去。

  再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也再没有什么可失去。

  她所剩下的,不过是自己而已。

  ……

  第二天早上,陆家的餐桌上,黎湘和思唯都没有出现。

  陆老爷子和陆正业鲜少过问这些小事,陆夫人和司萍心中有数也没有点名,只是在正常的早餐结束后,陆夫人才对司萍说:“让她们多睡一会儿吧,昨天两个人闹成那样,估计都不怎么高兴。”

  司萍点了点头。

  早上十点,思唯终于起床,红肿着一双眼睛走下楼来,司萍一见她的样子就皱起了眉,“有什么好闹的,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

  思唯听了,冷笑一声回答道:“放心吧萍姨,我再也不会给自己找罪受了。我今天晚上就回英国,眼不见为净!”

  司萍听了也是无奈,只能先把早餐给她端出来,说:“你先吃早餐。黎湘也还没起呢,我给她送点吃的过去。”

  思唯听了,脸色骤然冷了下来。

  司萍端着早餐走进小楼,来到黎湘卧室前时,却见卧室的门依旧紧锁着。

  她尝试着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动静,司萍便开口喊了几声:“黎湘?起来了,该吃早餐了。”

  依旧没有动静。

  司萍站了片刻,忽然有些急了起来,连连敲门,不停地喊黎湘的名字,也听不到一丝回应。

  她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去找到了卧室的钥匙,匆匆打开门一看,黎湘脸色发白地躺在床上,额头上一层冷汗,竟是昏睡的模样!

  “黎湘!”司萍霎时间脸色大变,伸出手来抚上黎湘的额头,却顷刻间被她额头的温度惊得抖了抖!

  顾不得许多,司萍拿起床头的电话就打回了主楼,“赶紧安排车子,再叫个人到小楼这边来,黎湘发高烧了!”

  那一头,接到电话的阿姨也顷刻间惊得脸色一变,连连道:“好的,我这就安排,这就过来!”

  餐桌上,思唯缓缓抬起头来,看着慌乱的阿姨,“怎么了?”

  “黎湘发高烧了!”阿姨急匆匆地回答,“要马上去医院。”

  思唯手中的调羹猛地捏紧,“那……那会怎么样?”

  “她现在怀着孕啊!孕妇发高烧很危险的!”

  思唯闻言,脸上霎时间血色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