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95 走了就走了吧,没什么好哭的
  095 走了就走了吧,没什么好哭的

  阳光洒在窗户上的时候,黎湘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她身在白色的单人病房,手背上插着输液针,空气里是熟悉的医院的味道。

  司萍正站在床尾,低着头从保温壶里把汤盛出来。

  黎湘静静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喊了一声:“萍姨。”

  司萍一下子抬起头来,见她醒了,眼神里分明闪过一丝沉痛,随后才淡淡笑了笑,“醒了啊,医生也说你该醒了,我刚好把汤盛出来,准备凉一凉给你喝呢。”

  黎湘安安静静地躺着,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虚软得像一团蒸汽。

  “萍姨。”她转头看了看窗外的阳光,才又低低开口,“今天是十八号吗?”

  司萍顿了顿,回答道:“十九号了。你高烧昏睡了两天。”

  黎湘漆黑的眸子里被阳光映出来的那丝光亮,忽然就黯淡了下来,沉沉融入她眸子里无尽的漆黑。

  司萍端着汤碗走到她身边,这才又低声道:“来,先喝汤吧。”

  黎湘缓缓闭上了眼睛,“萍姨,对不起,我不想喝。”

  司萍看着她掩藏在镇静神情下的苍白脸色,心里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又开口道:“黎湘,你们都还年轻,不要太伤心。”

  黎湘脸上倒真是看不出什么伤心,她只是紧闭着眼睛,依旧是平常安静的模样,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病房外,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的思唯猛地收回视线,退到对面的墙上,控制不住地靠着墙缓缓滑坐到地上,将脸埋在膝盖里低低地哭了出来。

  司萍看着黎湘的模样,也不忍心再打扰她,将东西放在床头,转身走出病房,却一眼就看到了病房外的思唯。

  “你这孩子在这里哭什么?”司萍连忙上前将思唯拉了起来,“回头黎湘听到看到,不是又招惹她哭吗?”

  思唯却根本控制不住,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萍姨,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前天晚上在车库里拉着她不让她走,还打了她两个耳光……她不会发烧的……孩子也不会……”

  “好了好了。”司萍连忙拍着她的背低声道,“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你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也没用。孩子才十几周,黎湘自己体质也弱,发高烧这回事谁也预料不到……医生也说了是自然流产,你又何必这么自责?”

  “是我的错……”思唯低低地呜咽起来,“就是我的错……”

  病房里,原本安安静静躺着的黎湘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仿佛是听到了哭声,低低的,细细的,不知道为什么而哭的。

  她睁着眼睛盯着天花看了许久,哭声也仿佛一直萦绕着,始终连绵不绝。

  “不要哭了。”她忽然开口说。

  然而病房里并没有其他人,除了她自己,再没有任何人听到她说的话。

  “不要哭了。”黎湘却又重复了一遍,“走了就走了吧,没什么好哭的。”

  ……

  当天夜里,思唯收拾行李连夜飞往了英国,而宋衍则带了一碗鱼片粥来医院看黎湘。

  黎湘原本昏昏沉沉地睡着,听到动静睁开眼睛,忽然就闻见了熟悉的香味。

  “好香啊。”她似乎一下就清醒了过来,看着站在床尾的宋衍,“是不是牛记的粥?”

  宋衍看着她,有些艰难地扯了扯嘴角,“是啊,要吃吗?”

  “要啊要啊。”黎湘连连回答着,就要坐起身来,宋衍连忙上前扶了她一把。

  “干嘛啊你?”黎湘坐起来,有些嫌弃地拿开他的手,“我又不是快死了,干嘛这么紧张?”

  “呸呸。”宋衍脸色沉了下来,“有你这么胡说八道的吗?”

  黎湘笑着从他手里接过还热着的粥来,只吃了一口便觉得全身都舒畅起来,“嗯,好香啊,他们家的粥最好吃了……这一天我可就指着这口粥了。”

  宋衍坐在旁边看着她一口一口地拨着粥吃,才又开口:“那我每天带一壶来看你。”

  “你这是咒我常驻医院咯?”黎湘偏头看了他一眼,“医生都说我过两天就能出院了,什么每天!”

  宋衍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是我说错话了。”

  接下来的时间宋衍没有再开口,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黎湘将一大碗粥吃到见底。

  吃完最后一口,黎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勺子,“真好吃,还想吃。”

  宋衍拿过她手里的空碗,“哪能再吃,差不多得了。”

  黎湘也不强求,吃饱喝足就靠在枕头上,看着宋衍站在床尾低头整理着空碗和装碗的塑料袋。正看得入神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黎湘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很快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才响起陆景乔的声音:“湘湘。”

  “嗯。”黎湘轻轻应了一声,并没有传达出任何低落的情绪。

  陆景乔一时又没有说话,黎湘便先开了口:“你知道啦?”

  “嗯。”陆景乔应了一声,这才又开口:“我后天就回来。”

  “没关系啊。”黎湘说,“不用急着赶回来,公事重要,我这边这么多人照顾我你还担心啊?”

  陆景乔又顿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好好休息,不要想太多。”

  “嗯。”黎湘回答,“没事,我挺好的。”

  话音刚落,黎湘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遥远的声音:“景乔,你要不要吃哈密瓜?”

  陆景乔没有发出声音。

  “你有事情就去忙吧,不用担心我。”黎湘很快又开口,只是说完这句,她又顿了顿,才低声道,“我等你回来。”

  挂掉电话,宋衍依旧站在床尾看着她,刚才因为怕打扰她通话而停下的动作这才又继续起来,很快将要带走的垃圾装好,放到了墙边。

  刚好听到黎湘和陆景乔通话,他这才开口:“你打算怎么办?”

  黎湘闻言,抬眸看向他,缓缓笑了起来,“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继续当我的陆太太啦!”

  “可是陆家人那边……”

  当初陆家人是因为这个孩子才接受的黎湘,而现在孩子没有了,宋衍很为黎湘目前的处境感到担忧。

  “你担心什么呀?”黎湘笑了起来,“我才嫁给他一个月,陆家用那么大排场娶了个儿媳妇,总不至于一个月就休了我。大不了我再怀一个孩子呗,又不是不能生。”

  宋衍眼色微微一沉,“可是你——”

  “不过又要拜托你啦。”黎湘笑着看向他,“上次那种药,你得再帮我找点,最好再找点什么熏香呀之类的,更有情调一点嘛。”

  “黎湘!”宋衍咬牙低低喊了她一声,顿了顿,才又压着声音开口,“我上次不是给了你六次的量?”

  “都吃完啦!”黎湘坦然地回答。

  宋衍一怔,“你不是跟陆景乔只有一回……”

  话音未落,他好像突然意识到跟黎湘探讨这种问题不太合适,一下子闭上了嘴。

  黎湘倒是坦荡得不行,听见他这句话一下子笑倒在床上,“哎呀,我没告诉你他一夜六次吗?”

  “呸!”宋衍回道,“我也是男人。”

  黎湘顿时笑得肚子都开始疼了起来,连忙稳住,好不容易消停下来却在宋衍的耳根上发现了一抹疑似红色的东西,顿时惊道:“喂,你脸红啊?你是不是男人啊,我都没脸红你脸红什么?”

  宋衍顿时恼怒,“哪个女人像你脸皮这么厚?”

  黎湘再次乐出声来,“是你脸皮薄吧?男人要是都像你这样啊,人类会灭绝的。”

  “黎湘,你说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黎湘连忙摆手,可却依旧止不住地笑,笑够了之后她才又开口:“好啦,你帮我多找一点就是了,反正又不是毒品。”

  宋衍被她取笑过,沉着一张脸懒得理她。

  黎湘连忙朝他招了招手,拍了拍床边,“你过来。”

  宋衍瞪了她一眼,还是依言走过来在床边坐下。

  黎湘忽然就伸出手来抱住了他,将头靠到他肩上。

  宋衍一怔,很快伸出手来扶住了她的背。

  “宋衍。”黎湘忽然轻笑着开口,“幸好有你在啊,跟你在一起我最开心了。”

  宋衍听到这句话,鼻子都差点不争气地酸掉了。好一会儿他才伸出手来拍了拍黎湘的头,“我说过,我会一直都在。”

  黎湘点了点头,缓缓闭上了眼睛。

  感谢始终选择相信的你,感谢治愈系的你,感谢一直都在的你……

  即便失去全世界,只要还有你,人生就不会孤独。

  *

  黎湘出院的那天,司萍和家里的司机来接她。正收拾着东西,陆夫人忽然带着助理走进了病房。

  “妈妈。”看见她,原本坐在沙发里休息的黎湘连忙站起身来喊了一声。

  “坐下坐下。”陆夫人摆了摆手,“我刚好开完会要回公司,经过这里就上来看看。这几天实在是忙,也没有过来看你,你不要多想。”

  黎湘缓缓笑了起来,“妈妈,我明白的。”

  陆夫人点了点头,这才又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养好身体,回家之后一定要好好听话,不要落下病根。”

  黎湘乖乖点头。

  陆夫人工作上的行程看起来排得很满,刚坐下没几分钟助理就提醒她时间差不多,于是她又嘱咐了黎湘几句,便匆匆离开了病房。

  回到车子里,陆夫人不由得又有些头疼起来,闭着眼睛缓缓地揉着太阳穴。

  助理钟曼见状连忙道:“沈总,您才叫她不要想太多呢,自己也不要太伤心了。”

  陆夫人听得叹息了一声,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窗外,“也许是我们陆家福薄,这孩子注定保不住。”

  钟曼顿了顿,缓缓笑了笑,“也许是这孩子的母亲自己福薄呢?”

  陆夫人听了,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

  钟曼连忙垂下眼来,说道:“沈总您不要生气,我也是有话直说。黎湘是什么人,江城谁不知道?她以前的生活混乱成什么样子,说句实话,只怕身体早就不知道成什么样了,这孩子保不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胡说八道!”陆夫人低斥,“你还真有胆子说这样的胡话!”

  钟曼头顿时垂得更低,连连道:“是,是我胡说八道,沈总您不要生气。”

  陆夫人没有说话,靠在座椅里,脸色却已经比先前更难看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