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96 这个意外没了,他将来照样会有自己的孩子
  096 这个意外没了,他将来照样会有自己的孩子

  黎湘被司萍接回陆家,一下车司萍就要陪黎湘回小楼去休息,黎湘却想先去见见陆老爷子。

  司萍听了,叹息一声,点头道:“这倒也是,老爷子年纪大了,不方便去医院看你,你却还记着要跟他老人家交代一声,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黎湘笑笑,只是说:“应该的。”

  “那你去吧,我先去小楼里给你收拾一下。”

  黎湘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主楼,上楼走到了老爷子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老爷子的声音很快传了出来,黎湘这才推门而入。

  颇有中式古韵的大套间内,老爷子正闭目坐在起居室落地窗旁的圈椅里,手边是一杯清茶,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咿咿呀呀的戏曲。

  “爷爷。”黎湘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反手关上了门。

  老爷子这才睁开眼睛来,看了她一眼,随后调低了电视机的音量,缓缓道:“我也猜到你会来找我。”

  黎湘依旧站在门边的位置,闻言只是轻轻说了一句:“爷爷,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陆老爷子回答,“我失去一个未曾谋面的曾孙,你失去得更多。”

  黎湘听了,心头隐隐一震。她之所以来见老爷子,目的很明显,而老爷子的话也明显意有所指,话里话外的意思,对她而言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果然,下一刻老爷子便又继续说道:“之前我跟你签署的那份赠与协议,约定在一年后,你生下孩子,同时跟景乔解除婚姻关系的前提下,我会将你想要的那块地赠与你。现在孩子既然已经没有了,这份赠与协议自然也要作废。”

  黎湘安安静静地听完,唇角弯了弯,似乎是在意料之中。

  “不过孩子没了是意外,谁也不想。”陆老爷子说,“你既然已经嫁进陆家,也没有这么快就离婚的道理。你目的既然那么单纯,就不要多生波折了。孩子没了就没了,没必要再强求,一年后,我照样可以将答应你的条件兑现。”

  黎湘听得心念微动,好一会儿才开口:“谢谢爷爷。”

  “先不要急着多谢。”陆老爷子说,“先确定你听明白了我的话。”

  黎湘将他刚才说的话回想了一遍,很快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孩子没了就没了,没必要再强求。

  她之前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才被陆家勉强接纳,陆家想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名正言顺的孩子。而如果这个孩子一开始就没有,那其实才是最好的情形。

  而眼下,似乎就是这样的情形。

  没了孩子固然令人惋惜,可是既然已经没了,就没必要再多生事端。毫无疑问陆景乔以后还是会有孩子,可是最好的情况就是,那孩子能有个家世优渥、端庄大气的母亲,这才是陆家的子孙最名正言顺的出身。

  黎湘转瞬即想通了这一点,几乎毫不犹豫地就点了头,“爷爷,我都听您的。”

  *

  离开老爷子的房间,黎湘只觉得全身乏力,背上都仿佛起了一层虚汗,一颗狂跳的心却又昭示着一股失而复得的庆幸感。

  她在主楼的后大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休息得差不多了,才终于走出主楼。

  通往后面三座小楼的道路两旁是精心打理的花圃,平日里几乎见不到人,然而这一次,黎湘却意外看见了坐在轮椅里的陆景霄。

  陆景霄独居另外一幢小楼,大约是因为不方便的缘故,平时里也很少出现,黎湘嫁进来一个多月也不过见了他两次,每次见面也不过只打一声招呼,话也没有多说过一句。

  此时此刻,陆景霄正坐在一片花圃旁,竟像是在赏花的模样。

  黎湘走过去,陆景霄转头看向她,她这才喊了一声:“大哥。”

  陆景霄看着她,向来有些阴郁的脸上此刻竟是柔和的神情,“听说你住院了?”

  黎湘倒不意他会跟自己说话,顿了顿之后才淡笑着回答:“是啊,自己不小心遭了点罪。”

  “没必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陆景霄却忽然又说,“你再小心都好,在这个家里,总归也是危险的。”

  黎湘听得一怔,盯着陆景霄看了两眼,却见他忽然笑了起来,笑容格外古怪。

  “湘湘。”他忽然像认识许久的人一样喊她的名字,“你不觉得这个家里冷冰冰的,就像……死人墓一样么?”

  他语气森森,同时抬起手来指向前方的几幢小楼,黎湘不由自主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安静了片刻,她淡淡一笑,“大哥真会说笑话。”

  陆景霄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又笑了,“有没有人劝过你不要嫁给他?”

  黎湘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当然有,而且不止一个。

  陆景霄却仿佛已经从她的笑容之中得到了答案,低声说:“你没有听劝,是做了错误的决定。”

  “也许吧。”黎湘觉得这样的对话有些古怪,不准备再继续下去,因而又道,“不打扰大哥赏花了。”

  她抬脚欲走,陆景霄却忽然又喊住了她,“湘湘,能不能推我一把?”

  黎湘低头,看见他卡在石板缝隙的轮子,到底还是伸出手来,抚上了他的轮椅。

  陆景霄却在此时抬起手来,一下子覆住她的手背,声音沉沉地说:“湘湘,你知道你枕边睡着的那个人,有多可怕吗?”

  黎湘一怔,下一刻猛地抽回自己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却见陆景霄突然看着她的背后笑了起来。

  黎湘蓦地回头,便看见陆景乔正从主楼里走出来的身影。

  午后的阳光慵懒而散漫,却将他步出主楼的身影拉得格外修长。看着他缓缓走近的身影,黎湘脑海里却忽然闪过陆景霄刚才的那句话——

  你知道你枕边睡着的那个人,有多可怕吗?

  可是这个男人,又会有多可怕呢?

  她静立在那里,一直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才终于微微笑了起来,“你回来了。”

  陆景乔低头看着她,几日不见,明明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她却依旧好像是之前的模样,精致动人的眉目,平静浅淡的微笑,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才刚出院,为什么在这里吹风?”陆景乔开口,声音一如既往沉静无波。

  黎湘抬起手来,佯装挡太阳一般,笑着回答道:“正要回去呢。”

  陆景乔握了她的手,只不过略略瞥了旁边的陆景霄一眼,便带着黎湘走向了两人所住的那幢小楼。

  跟在他的身后,黎湘看着他挺拔修长的背影,目光从起初的些许迷茫,到底还是渐渐变得柔和起来。

  这个男人有多可怕,对她而言,又有什么重要呢?

  走进小楼,陆景乔松开她的手,正准备抬手扶住她的腰时,黎湘却忽然从旁边伸出手来抱住他,低低喊了一声:“四哥。”

  陆景乔抬起的手在空中顿住片刻,缓缓落到了她的背心。

  “对不起。”黎湘低声说。

  他这个时间回到家里,说明乘坐的是一大早的飞机,对他这样的人而言,大早上的起床去赶飞机,实在是没有必要的。

  黎湘真的觉得很抱歉。

  陆景乔安静了片刻,才低声问:“疼不疼?”

  黎湘埋在他怀中,静默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

  是真的不疼,她什么感觉都没有呢,该走的就已经走了,甚至连一丝挽留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好一会儿,她才又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冲他轻轻笑了笑,“不用太难过的,对不对?反正该来的早晚还是会来,没办法强求。”

  反正这孩子对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个意外,意外出现,意外消失,终究只是寻常。

  而将来,不需要太久的将来,他照样会有自己的孩子,一个,两个,三个……

  而这一个意外,很快就会从他的记忆之中消弭,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