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097 是不是他那个蒋程程刺激到你了
  097 是不是他那个蒋程程刺激到你了

  夜幕初降,“四季”会所内,宋衍刚刚送走一批客人,正准备转身回到室内,忽然见远处灯光一闪,便又继续站在原地准备迎接客人。

  远处的车子很快驶到近前,宋衍看了一眼车牌,很快又朝驾驶座看了一眼,脸色迅速一沉,转身就往里面走。

  “宋衍!”那一边,薄易祁已经迅速下车,上前来一把拉住了他。

  宋衍一把甩开他,眉目冷淡,“你还来干什么?”

  “湘湘是不是出事了?”薄易祁却再次挡在他面前,根本不给他离开的机会。

  宋衍眼波微微一凝,还没开口,薄易祁已经知道了什么讯息,“那就是真的?”

  “你派了人监视她?”宋衍冷笑。

  “湘湘到底为什么住院?”薄易祁眼里的焦灼已经很明显。

  宋衍静静地与他对视着,许久之后,才再度开口:“你希望听到什么答案?”

  “我希望她好好的!”薄易祁缓缓道,“我希望她从今往后,都能好好的——”

  “可能么?”宋衍鄙夷地笑了笑,“一个心已经死了的人,还可能好好的么?”

  薄易祁神情到底还是黯淡了下去,顿了片刻,终究还是再度问了出口:“湘湘到底为什么住院?”

  宋衍心头激愤忧虑,终于也忍不住爆发出来,“因为流产!你听到了?满意了?”

  薄易祁猛地一僵,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宋衍。

  而与此同时,一个刚刚进门的身影也骤然僵在原地。

  宋衍抬眸瞥了一眼,看见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还背着书包,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听了自己的话会突然僵住。

  然而他却根本顾不上那个女孩,只是看着薄易祁,再度咬牙沉声开口:“她已经没什么好失去了,可是没了这个孩子,她依然连眼泪都没有掉一滴——拜你们这些人所赐,她变成了一个连眼泪都不会掉的女人,一个彻彻底底死了心的女人!”

  薄易祁站在那里,只觉得全身都冰凉了起来。那种悲凉的绝望,几乎超越所有。

  宋衍似乎也有些难以忍受,微微转开脸撑着额头深吸了几口气,再将视线转回来的时候,刚才站在门口的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而薄易祁依旧站在他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宋衍的错觉,他只觉得一瞬间,薄易祁脸上的血色仿佛都消失了。

  很久之后,才又听到薄易祁低哑的声音传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这些人,究竟是哪些人?”

  *

  苏颜是来“四季”找傅西城的。

  那个男人,一声不吭就跑去新加坡出差,居然还是跟蒋程程那个女人一起去的!而回来之后也不晓得回家,就跑来“四季”这种鬼地方应酬,说不定那个蒋程程又在,所以她连晚自习也不上,就为了来这里找人!

  可是苏颜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进门,连傅西城的名字都还没说出口,就听见了那样一个消息——黎湘流产了。

  她不知道那两个男人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那里讨论黎湘的事,可是黎湘流产这件事已经惊得她没心思去想别的了。

  她知道傅西城在“四季”长期都只在梅兰竹菊四个包间,因此很快就在兰阁里找到了傅西城!

  “傅西城!”瞄到傅西城身影的瞬间,苏颜直接撞开包间门,站在门口就连名带姓地喊他。

  一桌子的男男女女顿时全部都看向她,好在傅西城左右都是男人。他原本正偏了头跟旁边一个肚满肠肥的中年男人说话,一抬头看见她,那双好看的眼睛忽然就眯了起来。

  很快傅西城就站起身来,跟桌子上的人说了句“抱歉”便直接走到苏颜面前,拖了她的手就走出了包间。

  “啊啊啊——”苏颜被他捏得直叫唤,“断了断了断了!”

  傅西城没有理会她的嚎嚷,到了走廊才甩开她,沉着一张英俊的脸看着她,“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晚自习?”

  “你管我!”苏颜扬脸与他对峙着,“你能来我就不能来?”

  傅西城面容更沉,盯着她的眼神里隐隐迸出火花来,下一刻,他转头摸出了手机,直接打电话给司机,叫司机上来带苏颜走。

  苏颜气得直跺脚,却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一下子上前抱住他的手臂,“黎湘是不是流产了?什么时候的事?”

  傅西城收回手机的动作一僵,转头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

  “你先别管!”苏颜一听,脸色都变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傅西城抬起手臂来避开她的纠缠,“关你什么事?”

  “我要去看她!”苏颜只是缠着他不放,“你带我去!”

  傅西城眉头顿时皱得更紧,“苏颜,放手!”

  “不放!”

  “你怎么会认识黎湘?你一个高中生,怎么会跟这样的女人有交集?”

  “你不带我去我就不告诉你!”

  傅西城倒像是真的生气了,一把拉开苏颜的手,“我现在就让人送你回学校,让老师好好地看着你,你再敢跑出学校一步我就让他没法在教育界立足,看你还怎么乱跑!”

  苏颜一听,知道他不是说笑,一下子退开两步,狠狠地瞪了他几眼之后,忽然转身就跑。

  “苏颜!”傅西城伸手抓她没抓住,偏偏身后还有一屋子的人等着他去应酬,眼看着苏颜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傅西城忍不住低咒了一声。

  *

  陆家小楼。

  陆景乔沐浴完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黎湘正倚在床头看一本从他书房里拿的书。之前她就看这本书正看到有趣处,眼下时间更多,便重新拿了来看。

  谁知道正看到津津有味的地方,陆景乔却忽然伸出手来拿走了她手里的书。

  “哎——”黎湘抗议,“我正在看。”

  陆景乔直接把书拿到了离床最远的沙发里,“不要看了,伤眼睛,早点休息。”

  “才八点钟呢。”黎湘有些苦恼地皱了眉,“我下午五点才睡醒的。”

  “那就躺着休息。”

  黎湘眼见申诉无望,正准备失望地躺下,床头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她一下子抓起听筒放到了耳边,“喂?”

  “少夫人。”门房那边的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个叫苏颜的小姑娘说来看你。”

  黎湘听得一怔,听筒里却忽然传来了陆景乔的声音:“什么事?”

  黎湘扭头一看,陆景乔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了沙发那边的电话,正微微拧了眉问。黎湘便放下了电话,交给陆景乔决定。

  几分钟过后,那个叫苏颜的小姑娘就出现在了小楼里。

  黎湘刚刚裹了大衣走到门口,就听见外面起居室里那个小姑娘跟陆景乔打招呼:“你就是陆景乔吧?我在傅西城那里看过你们小时候的照片。我叫苏颜。”

  真是很不客气的招呼方式,黎湘想象着陆景乔的反应,忍不住有些想笑。

  “黎湘呢?我是来看她的!”

  黎湘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苏颜原本坐在沙发里,一听见声音立刻看向黎湘,随后几乎从沙发里跳起冲了过来,“黎湘!”

  站在黎湘面前,苏颜将黎湘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通,这才伸出手来紧紧抓住黎湘,“你真的流产了?是不是因为我那天跟你说的话,刺激到你了,所以你才流产的?”

  起居室的落地窗旁,正面对着窗户给傅西城打电话的陆景乔忽然一下子就转过头来看向她们。

  黎湘一抬头便对上他的视线,却只是笑着对苏颜说:“别胡思乱想。”

  “不是吗?”苏颜到底年纪小,情绪有些激动,“可是那天你都还好好的,都是我给你看了那些照片,说了那些话,刺激到你了是不是?”

  “没有。”黎湘捏住苏颜的双臂,竭力想要抚平小姑娘的情绪,“不关你的事。”

  苏颜呼吸有些急促地跟她对视片刻,忽然看了陆景乔一眼,随后抬手指向他,“那……是不是他那个蒋程程刺激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