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03 如果他真的要睡你,机会有很多
  103 如果他真的要睡你,机会有很多

  压抑自己?听到这几个字,黎湘心头忽然有一丝微妙的感觉划过,控制不住地挑了挑眉。

  而苏凡情绪犹自激动,“不是因为你,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他怎么会想到要把我调走?”

  黎湘微微偏了头看着她,“那如果没有我,苏小姐觉得你跟他现在会是什么关系呢?”

  “他是喜欢我的!”苏凡眼眶蓦地更红,“他会跟我在一起的!”

  黎湘收起口红放进手袋,又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这才缓缓道:“如果男人想要跟你在一起,那他一定会义无反顾。如果没有,那可能是你自己想太多。”

  “不是!”苏凡激动得身体都开始颤抖,“如果他不喜欢我,那天晚上怎么会……他差点要了我!”

  黎湘听在耳中,心念到底微微一动。

  那天晚上,会不会就是此前她拒绝陆景乔的某个晚上?

  犹记得第二天她来公司找他,这位苏小姐耳根子的那抹红透出的娇怯,以及看着她时候眼神的复杂纠结,到后来才逐渐变了味……想来那个时候,就是初始?

  黎湘原本是以为陆景乔跟她之间必定有什么的,没想到这会儿却突然得知,不过是“差点”而已。

  差点?黎湘看着苏凡,心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轻笑道:“苏小姐,你跟他朝夕相对,陪他上班下班加班,如果他真的要睡你,机会应该有很多。可是如果这么多的机会他都不要,说明那天晚上不过是一场意外。如果你因此就认定他喜欢你,心中有你,那未免也太天真了。”

  “他是喜欢我的!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没有更进一步!”苏凡脸色更白,却依然给自己找着理由。

  面对着这样一个固执地自我安慰的女人,黎湘眼神到底还是微微冷了下来,“保护你?所以他现在是为了保护你,才要将你调走?那这个保护还真是够彻底的,从此都眼不见为净了呢。”

  苏凡猛地一僵,这一回,却似乎再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辩驳。

  “女人的确是喜欢想太多的动物。”黎湘缓缓道,“可是却永远只会去想自己愿意想的方面。抽点时间好好认清楚现实,往自己不愿意面对的方面多想一想,世界会开阔很多。”

  黎湘说完,又朝她笑了笑,随后转身就离开了洗手间。

  回到陆景乔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简洁正焦灼地坐在位子上,见她过来立刻站起身来,同时忍不住朝黎湘身后看了看,似乎想知道黎湘到底有没有和苏凡发生一些什么。

  黎湘冲她笑了笑,随后才开口:“苏小姐刚刚跟我说陆先生要她调职,是做错什么事了这么严重?”

  简洁听了连忙回答:“是昨天晚上那个会议的记录,陆先生刚才想要用,谁知道她根本没做好,后半程会议更是连记录都没有做……所以陆先生很生气。”

  黎湘听了,有些无奈地微笑着耸了耸肩。

  这可就真的怪不到她头上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陆景乔身边待得长久?

  她推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陆景乔难得没有在忙,竟然只是靠坐在椅背上抽烟,见她进来便捻灭了烟头,“看起来面试很顺利?”

  “我从来没担心过会有问题啊。”黎湘走上前来,笑着说,“不过听说你刚刚责骂了自己的秘书小姐一通,所以,你不会没有心情和胃口吃我这顿饭了吧?”

  她嘴上这么说,却还是走过去衣架旁取了他的西装外套拿在手里,陆景乔也很快站起身来,由得黎湘帮他把衣服穿上,这才问了一句:“去哪儿吃?”

  “你说了算。”黎湘轻笑着回道。

  最终吃饭的地方定在附近的一家西餐厅,黎湘挽着陆景乔的手臂走进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

  “……已经谈得七七八八的客户怎么会突然就改变主意,这个月第几次了?接连丢了五六个合同,你是干什么吃的?”

  餐厅环境本就优雅安静,再加上中午用餐的人并不是很多,因此那把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很清晰地传进了黎湘耳中。

  她转头一看,便看见了坐在靠窗一个座位的黎汐和被她骂得低头不语的女助理。

  黎汐喝水的间隙不经意间一转头,也看见了陆景乔和黎湘,不由得一怔,随即才笑着站起身来打招呼,“湘湘,陆先生,这么巧,你们也来这边吃饭?”

  黎湘转头看向陆景乔,“这么难得遇上姐姐,不如一起吃吧?”

  陆景乔伸出手来扶了她的腰,“好。”

  黎汐见状,很快就打发走了自己那个助理,招呼陆景乔和黎湘坐了下来。

  黎湘看了一眼她面前几乎没怎么动的食物,便笑着问了一句:“姐姐好像没什么胃口。”

  “别提了。”黎汐伸出手来揉了揉额头,叹息着说道,“手底下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一个能办事的。”

  自从黎汐嫁入程家,便进入了程氏旗下的公司工作,黎湘曾在宋琳玉有意无意间的提及中知道黎汐工作做得很出色,程家上上下下都对这个儿媳满意放心极了。

  “又不是什么大事。”黎湘淡笑着说了一句,“没必要连自己吃饭的胃口都败掉。”

  黎汐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也笑了笑,“姐姐没有你命好啊,有个这么疼你的老公,连午饭都要约着一起吃,这么甜蜜幸福,可真是要羡慕死别人了。”

  “哪有。”黎湘转头看了陆景乔一眼,“姐姐你不知道,今天这顿饭是我欠他的,还得我来买单呢!”

  陆景乔看她一眼,缓缓道:“可不是我求来的。”

  “我知恩图报,行了吧?”黎湘看他一眼,微微娇嗔着说道。

  黎汐看在眼里,也只是微微一笑,端起面前的水杯来喝水。

  吃过午饭自然还是陆景乔买单,离开的时候黎湘邀陆景乔散步回公司,因此两人跟黎汐道别之后便离开了餐厅。

  黎汐独自一人下到地下停车场,看到等候在车里的助理,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

  “程太太……”助理见她脸色不佳,说话更是小心翼翼,“刚刚得到的消息,宋先生那边也不会和我们签约了……”

  话音未落,“啪”的一声,黎汐已经重重甩了一个耳光过来,“都是废物!”

  助理被打得红了眼眶,捂着脸,低头不语。

  “不会有这么多巧合,不可能短短一个月内失去这么多张合约。”黎汐目光冷凝,“肯定有人在针对我们公司,必须要查出来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搞鬼!”

  “是。”助理低低回答了一声。

  车子缓缓驶出停车场,上了马路,黎汐只觉得满腔积郁,忍不住放下车窗透气时,却忽然又看见了黎湘和陆景乔。

  两个人走在马路旁的行人道上,挽手并肩而行,黎湘不时转头看着陆景乔微笑轻语,十足恩爱夫妻的模样。

  黎汐缓缓升起车窗来,没有再看。

  一旁的助理小心翼翼地偷偷看了她一眼,却只觉得她神情似乎更加阴郁,霎时间更是一个字都不敢再多说。

  三天后,黎汐从手下人打听回来的消息中终于得知了自己究竟是在被什么人针对。

  “这些放弃跟我们签约的公司最终都跟一家叫做奇林的公司签了约,这是一家刚刚成立的新公司,老板姓薄,叫薄易祁,是聚丰地产倪峰的外甥,香城人,据说薄家在香城也是很有权势的家族,可是跟我们程氏从来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更没有积怨的可能。可是现在这家公司几乎是以亏本自杀的方式来抢我们公司的生意,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翻看了一下手下人调查回来的资料,黎汐微微拧了拧眉。

  姓薄,香城人,这两点好像似曾相识,她一时却想不起来。

  “薄易祁,薄易祁……”黎汐呢喃着这个名字,突然之间,脑子里却电光火石地闪过什么,终究还是想起来了。

  薄易祁,黎湘大学时候交往的那个男生,据说家世人才都是一流,最终结果却是黎湘被甩了。

  而现在,这个男人为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