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05 如果我说是,会不会吓坏你
  105 如果我说是,会不会吓坏你

  黎湘听完那句话,忽然安静了下来。

  电话里,薄易祁也安静了许久,才又喊了一声:“湘湘。”

  黎湘这才回过神来,一抬头就对上黎汐有些焦灼的面容。

  像这样的神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黎汐身上?即便黎汐也会有这样的情绪,可是也绝不该在她黎湘的面前露出来。

  因为黎汐是公主,是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的名正言顺的公主,而她黎湘,不过是一个私生女,只配一辈子活在见不得光的地底下,仰视黎汐这个公主。

  可是现在,公主走下神坛,与她站在了同一个阶梯,甚至可能还要比她低一个阶梯。因为黎汐看着她的眼神,哪怕不甘,却依旧是请求。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电话那头的男人,他说,她曾对你做过什么,都要一一还给你。

  黎湘有些想笑,因为一个“还”字。

  有什么可还的呢?这世上有些东西,是没得还的。

  可是她到底也没有笑出来,在黎汐焦灼目光的注视之下,黎湘缓缓开了口,却只是问:“那么薄师兄,你有时间跟我姐姐见一面吗?”

  “湘湘,没这么容易。”薄易祁低声道,“她曾经做过的事,没这么容易抵消。”

  黎湘终于笑了出来,“薄师兄,何必这样为难我姐姐呢?”

  “湘湘。”薄易祁缓缓道,“我曾经对你做过的事,也会一一还给你。”

  黎湘听完这句,淡淡一笑,却没有再回答,只是将手机递还给了黎汐。

  黎汐一把接过手机来放在耳边,“喂?”

  电弧那头却忽然传来“嘟”的一声,挂断了。

  黎汐蓦地抬起头来看向黎湘,“挂了,他说什么?”

  “抱歉姐姐。”黎湘朝她笑了笑,“我好像帮不上什么忙。”

  黎汐目光微微一凝,随后冷冷勾了勾唇角,“你要是帮不上忙,今天这个电话也不会打通。只是看你想不想帮而已,你既然不愿意尽力而为,那我也勉强不了你。”

  “姐姐。”黎湘轻笑着叹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呢?”

  黎汐与她对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无能为力?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让湘湘你无能为力的事情?你本事有多大,全世界都知道,不是吗?”

  “可我多想回到二十岁以前啊。”黎湘淡笑着回答,“原本我就没什么本事,全世界的人也都不会知道我……这样多好,对不对?”

  她说完这句,黎汐神情一僵,黎湘却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便离开了咖啡厅。

  黎湘回到了慈善晚宴会场,可是没想到刚刚出了电梯,传到耳边就是一场混乱的嘈杂,绝对不会是慈善晚宴现场应该有的动静。而眼前的走廊上,保安、宾客、工作人员,异常地忙碌混乱。

  黎湘脚步一顿,匆匆提裙上前,叫住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询问出了什么事。

  “有个女疯子来捣乱,她没有邀请卡,我们拒绝她进入,她却忽然趁我们不注意就冲了进去,拿刀划伤了几个客人……”

  黎湘听了,一颗心迅速一沉。

  在场宾客全都是非富即贵,几个人被划伤绝对不是小事,而这个责任,恐怕碧蓝是得扛下来了。

  她正怔忡,里面没有受伤的宾客已经在逐渐离场,不一会儿黎湘就看见了陆景乔。

  他是跟傅西城一起走出来的,一路走傅西城一面在陆景乔耳边说着什么,陆景乔很快看到了黎湘,傅西城随着他的目光看过来,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很快先走了。

  陆景乔这才走到黎湘面前,见黎湘脸色不好,便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黎湘肩上,“先回家。”

  “不行啊。”黎湘看着他,“出了这么大的事,公司要负责任的,我得留下来看看有什么需要。”

  陆景乔听了,微微拧了拧眉,随后揽着黎湘,逆着人潮的方向回到了会场内。

  原本衣香鬓影宾客满堂的会场,此时此刻人们纷纷散去,显得有些狼藉。而主人家卓建明面容铁青地坐在最前面的一张桌子旁边,石碧琪正弯腰跟他说着什么,卓建明忽然猛地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这件事我们早就提前打过招呼,你们还出了这样的纰漏,这就是你们的责任!我一定会亲自向你们沈总问责!”

  说完,卓建明也转身就离开了会场。

  石碧琪脸色隐隐有些发白,一转头看见黎湘,立刻大步走了过来,“我不是交代过你千万不要放那个女人进来吗?你到底是什么做事的?”

  黎湘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提醒她自己的工作时间原本就只到晚宴开场而已,至于后面的工作,其实已经跟她没有关系。

  “碧琪。”陆景乔忽然沉声喊了她一声。

  石碧琪蓦地抬头看向他,“你不用说话!她是你老婆也没用,做错了事情我一样会骂,我早就告诉过她的,要是现在觉得不能接受,马上就可以走人!”

  黎湘连忙握住陆景乔的手,抬眸冲他一笑,随后才又看向石碧琪,“这件事是我们工作不严谨造成的,的确是我们的责任。”

  “我们?”石碧琪气势凌厉地看着黎湘,“你打算找谁来替你背这个锅?”

  黎湘平静地与她对视着,对于石碧琪明显要她扛下这件事责任的态度并没有任何激烈的情绪。她知道石碧琪是普通出身,靠着自己的打拼一步步走到今天,而眼下这件事的责任太大,公司哪怕再高职位的职员也扛不起,石碧琪也不例外,所以她要找一个人背锅很正常。

  “我知道这个责任没有人背得起。”黎湘缓缓道,“但是我必须声明,这件事是我们整体工作交接不完善的责任,我忘了提醒你应该在晚宴开始之后找个人接替我的工作,我也有责任,但并不是我一个人的错。如果你非要我来扛这个责任,好,我扛就是了。”

  石碧琪脸色微微变了变,呼吸急促地看了黎湘一眼,随后又看了陆景乔一眼,转身就离开了会场。

  黎湘又安静地站了一会儿,随后才转身面向着陆景乔,抬起头来看向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头如果要你帮忙,你不要拒绝我啊。”

  陆景乔看着她,缓缓道:“你刚才说了那些话,我以为你不打算背这个锅。”

  “我有责任啊,所以并不算是背锅吧?”黎湘回答,“只是一个小疏漏而已,谁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为了这个要折损一群人,有些不划算。”

  陆景乔听了,忽然淡淡勾了勾唇,“职场的游戏规则不是这样的。”

  “可是我们生活在人的社会里啊。”黎湘回答着,眼神忽然就有些迷离起来,“在能够善良的前提下,还是尽量善良一点吧。”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黎湘说完这句,却仿佛怔忡了片刻,随后才又笑了起来,“我都有些吓糊涂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看来需要回去好好睡一觉再来考虑这件事。”

  陆景乔伸出手来揽住了她的腰,声音低沉地开口:“记住,有时候善良是最无用的东西。”

  黎湘听得有些寒凉的语气说得一怔,忍不住看向他的眼睛,陆景乔却已经转开头去,拉了她的手往外走。

  上了车,黎湘靠进陆景乔怀中,安静了一路,眼看着快要到家才终于开口问他:“那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做错事情的人,就该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负责。”陆景乔缓缓道,“你手中既然有掌握生杀大权的机会,就没必要对什么人手软留情。”

  黎湘听了再度怔住,又安静片刻,眼看着车子停下来,才缓缓开口:“可是……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也没有谁是非死不可的情况下,也非要把人往死里逼吗?比如明明所有人有机会一起生存,难道也非要鱼死网破不可?”

  陆景乔听了,安静了片刻,手指缓缓抚上黎湘的下巴,沉声道:“如果我说是,会不会吓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