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07 照片上那小姑娘,此时就躺在他身后
  107 照片上那小姑娘,此时就躺在他身后

  “这张照片是在李翁嫁女儿的那天晚上拍的。”贺川继续说,“当年这场婚礼很轰动,全城媒体都很关注。这张合照当时登上了一家杂志,有评论说黎湘当天晚上艳冠群芳,甚至比新娘都漂亮。”

  陆景乔这才注意到一群女孩子中还有一个穿着红色礼群的女人,妆容精致明艳,应该就是当天晚上的新娘。原本也是漂亮的女人,在这张照片里确实被黎湘抢去了所有的风头。

  “后来这张照片渐渐流传开来,就有杂志评选江城十大最美名媛,黎湘登顶。”

  “可是就在她江城第一美人的名头出来没多久,忽然就有杂志大面积地报道了她私生女的身份,指责她母亲是小三,同时也将大学里的那些传言都登了出来。那时候关于她的负面报道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再后来江城人人都知道黎湘是个放荡不堪的私生女。”

  贺川耸了耸肩,似乎叹息了一声,才又继续说:“我查到当时给杂志放消息的人,是黎家大小姐黎汐。”

  陆景乔翻到最后一张照片,是黎湘和霍庭初的挽手合照。时间也不是很久,黎湘却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波浪长发,眸光迷离,红唇炽热,美得令人窒息。

  “有时候女人还真是……很可怕的动物。”贺川说,“那之后,黎湘在大众眼中似乎越来越美,可是名声也越来越脏。再后来她忽然跟霍庭初走到了一起,交往大概一年之后和平分手。”

  陆景乔听完看完,缓缓靠进椅背,评价道:“了无新意。”

  贺川顿了顿,才又道:“这里面毕竟牵涉到很多私人感情的瓜葛,不是当事人自己,旁边人不可能很清楚地知道其中的究竟,所以太具体的东西查不到。”

  “所以就拿这些东西来敷衍?”陆景乔淡淡地问。

  “不是。”贺川忙道,“只是时间有些紧,有些东西还查不到,比如当年传黎湘劈腿的那个叫安瑾修的男人这些年一直在国外,还没有找到他,所以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还不得而知。”

  很明显,当初黎湘身上发生的所有变化都是从这个劈腿事件开始的,因为这件事,她和男友分手,和思唯闹翻,才又引出了后面的江城第一美和声名狼藉的身世经历,所以贺川也希望能早点找到这个人,查个究竟。

  陆景乔听了,却似乎依旧没有满意。

  贺川想了想,才又开口:“其实现在也有两个疑点。一是当年全校的人都在论坛上骂黎湘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个帖子为黎湘说话,说劈腿的根本不是黎湘,而是薄易祁,只不过当时的风向完全一边倒,这个帖子一出来就被骂得狗血淋头,最后被湮没。二就是最近的事情,薄易祁来到江城创了一家叫奇林的公司,现在专门在对付黎汐所领导的那间程氏公司,完全不计成本,不计回报,近乎疯狂地抢夺黎汐公司的客户资源,倒像是有点报复的意味。如果将这两件事联合起来看,事实的真相很有可能就是另一回事。”

  陆景乔抬起眼来看他,“这是结论?”

  “尚不能确定。”贺川不由得又是一噎,随后才回答道,“不过我会继续调查的。”

  陆景乔收回视线不再说话,贺川便知道自己办事不力,也不再多说什么,很快站起身来离开了办公室。

  *

  晚上陆景乔有应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可是别墅里却是一片漆黑,黎湘不在家。

  这种情况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毕竟黎湘嫁给他之后,长期都是乖巧安静地待在家中,无论他什么时间回家总能见到她。

  陆景乔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才拿了手机打电话给黎湘。

  电话通了,却没有人接。

  陆景乔静静地等到电话自己挂断,没有再打。

  他上楼洗了个澡,黎湘依旧没有回来,重新下楼准备再给黎湘打电话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客厅沙发里已经躺了个人。

  黎湘衣服没有解开,鞋子没有脱,直接就躺在了沙发里。

  陆景乔就站在楼梯口静静地看着她,片刻之后黎湘睁开眼睛来,看到他,有些艰难地哼哼了两声,随后才开口:“对不起啊,我回来晚了……”

  她说话间,只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依旧闭得紧紧的,最后勉强坐起身来的时候才终于睁开两只眼睛,秋水一样的美目一睁一眨间,隐隐有种俏皮的动人。

  陆景乔安静了片刻,才开口:“为了昨晚的事?”

  “是啊。”黎湘揉着自己的脸回答,“要尽量先把这件事压下来,不要让事件持续发酵,然后再接着做其他善后工作,所以我今天跑了好多家报社和杂志社……”

  陆景乔眸色略略一沉,“我还以为睡了一觉之后你真的会清醒一点。”

  黎湘一听就明白了他的话里的意思,笑了笑之后才缓缓道:“我没有为任何人背锅,该承担责任的人一起承担了责任。只不过从资源优化的角度看,大家都觉得这件事由我来善后会比较轻松,既然可以解决这件事,又可以让其他人都欠我一份人情,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划算的地方。对不对?”

  “你心里既然已经有了答案,我说对不对并没有什么重要。”陆景乔平静地说,“上楼洗澡睡觉。”

  黎湘坐在那里没有动,好一会儿才又开口:“如果我说我不想洗澡,你会不会不让我上/床?”

  说完这句,没等陆景乔回答,她自己却又吃吃地笑了起来,“那我还是乖乖去洗澡好了……”

  她有些艰难地站起身来,走到楼梯口旁的时候身体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偏了偏。

  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将她揽进了怀中稳住她的身体。

  两人身体紧密贴合,黎湘原本酸软无力的身体忽然就微微僵了僵,随后她看向他,轻轻笑了笑。

  陆景乔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开口:“要我抱你上去?”

  “还没那么柔弱。”黎湘轻笑着回了一句,随后不动声色地拉下他揽在自己腰间的手,搭着扶手上了楼。

  陆景乔没有回头看她,径直走进了厨房,给自己先前的那杯水里加了两个冰块,这才又放到了唇边。

  黎湘很久没这么累过,匆匆洗了个澡就回到了床上,正准备调个闹钟睡觉,手机却忽然提示收到新邮件。她顺手打开一看,却是母校百年校庆的邀请函。

  黎湘盯着那封邀请函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

  她忽然就想到了今天奔走于各家报社和杂志社时候的情形,去的每一家公司态度都格外友善,在她提出诉求的时候配合度也都很高。

  如果她是黎湘,这种情形不可能会出现。而现在,她是陆景乔的妻子,所以在每一家公司都受到礼遇,所以收到了母校校庆的邀请函。

  人生际遇,原来真的可以这么奇妙。

  想到这里,黎湘忽然控制不住地看向门口,却刚好看见陆景乔从外面回到卧室。

  四目相对,她安静片刻之后,终究只是微微一笑,“我先睡啦,晚安。”

  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黎湘迅速丢开手机,拿被子盖住自己,转过身沉沉睡去。

  陆景乔看着她习惯性地只占据床的一角,心头的意兴阑珊忽然就无边地扩大开来。他没有上/床,而是拿了烟盒走到了阳台上。

  刚刚坐下点了一支烟,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陆景乔看也不看地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消失已久的思唯的声音:“哥……”

  不知道为什么,陆景乔忽然就想起了今天看见的那些照片,照片上那个十岁的小姑娘,此时此刻就躺在他身后的卧室里,却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

  “哥。”思唯的声音听起来很低,“对不起啊。”

  自从知道黎湘的孩子保不住,她第一时间就飞去了英国,这么久以来,是她第一次跟陆景乔或者黎湘联系。

  “好好的说什么对不起?”陆景乔说。

  思唯安静片刻,再喊他的时候,忽然就已经带了哭腔,“哥,黎湘……她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