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08 晨起的混沌与尴尬
  108 晨起的混沌与尴尬

  思唯从小其实是不爱哭的。

  她是陆家唯一的女儿,又是最小的孩子,从小就是被所有人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几乎从没有受过什么委屈,哭鼻子的次数自然也是少之又少。而岁月变迁,陆景乔似乎早已不记得小丫头原来还是会哭的。

  早些年的时候,兄妹俩感情很好,而陆景乔离家十年之后,兄妹俩早已不复当初亲厚,陆景乔听着她在电话那头哭,只是语调清淡地问了一句:“怎么了?”

  思唯却没有回答,只是在电话那头呜呜地哭着。

  陆景乔倒是没有催她,也没有挂断电话,只是冷静地听着她在电话那头哭。

  “思唯……”电话那头却蓦地传来一个男人有些模糊的声音,“你别这样……”

  “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思唯连说了两句,呼吸蓦然急促起来,好像是跑到了一旁,却仍旧是哭着的,又喊了他一声,“哥……”

  陆景乔依旧平静,只是应了一声:“嗯。”

  “哥,你要对黎湘好一点……”思唯哭着说,“你一定要对她好啊……”

  陆景乔听了,一时没有回答。

  贺川调查回来的结果说,黎湘曾经抢了思唯喜欢的男孩,导致两个曾经最好的朋友决裂。而此前陆景乔虽很少在家,却也时常从司萍那里听说思唯对黎湘的种种意见。

  可是此时,思唯在电话里哭着对他说,要他对黎湘好一点。

  陆景乔掸了掸手中的香烟,缓缓道:“哭成这样干什么?”

  “我做了很愚蠢的事情,我犯了很愚蠢的错误。”思唯却渐渐哭得难以自持起来,“哥,黎湘不会原谅我了……她永远都不会原谅我了……”

  隐隐约约的,陆景乔似乎知道了思唯在说什么。

  人与人之间,交好或交恶,总归都是有理由的。志趣相投、性格相容的时候便是好朋友,而渐行渐远甚至决裂的原因也很简单,矛盾凸显、利益冲突、赌气……又或者,误会。

  而能让思唯哭着打电话来说自己做错了事,原因很明显。

  陆景乔安静了片刻,脑海中浮现的却是黎湘前一天晚上跟他谈论“善良”时候的模样。

  她说,在能够善良的前提下,还是尽量善良一点吧。

  思唯在电话那头哭得很伤心,陆景乔捻灭了手中的香烟,揉了揉额头,这才开口:“她会原谅你的。”

  “她不会的……”思唯哭着说,“她已经给过我机会了,是我没有珍惜……她不会再原谅我了……”

  思唯哭着哭着,电话忽然就挂断了,陆景乔看了一眼屏幕,随后将手机丢到了旁边。

  回到卧室的时候,黎湘半张脸陷在柔软的枕头里,已经完完全全地睡熟了。

  陆景乔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有他在的时候,她很少能这样放松地睡觉,大多数时候都是有些紧绷的状态,没有这样毫无防备的时候。

  此前他并不知道她从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此时此刻却似乎已经知道了个大概。

  她总是笑着,眉目间的情绪却极淡,根本没有真正的喜怒哀乐。

  没有喜怒哀乐的人生体验,他再清楚不过。

  陆景乔忽然就觉得这个小女人跟自己有些像,可是却又并不完全像。

  历经背叛,她有自己坚守的信念和底线,却仍旧有些单纯痴傻地向往着“善良”。

  而他,永远不会。

  ……

  早上,黎湘的闹钟响第一声的时候,她立刻就醒了过来,同时醒过来的还有一晚上都没怎么睡着的陆景乔。

  察觉到他的动静,黎湘有些不好意思,连忙关掉闹钟看向他,“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

  陆景乔刚睁开眼就已经是眸色沉沉的模样,“今天不是周末?”

  “是啊。”黎湘掀开被子下床,“可是特殊时期,要打仗啊。”

  说完她就匆匆忙忙地走进了卫生间,陆景乔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卫生间里,这才坐起身来,拿了烟盒,习惯性地给自己点了支烟。

  一支烟的时间,从前足以让他从晨起的混沌中清醒冷静下来,如今却似乎越来越不够了。

  他缓缓闭了眼睛坐在那里,脑海中却依旧有一抹身影,伴随着卫生间里的水流声,撩人心绪,挥之不去。

  陆景乔掀开被子下了床,准备去楼下的卫生间。

  正在这时,房间里的卫生间水流声消失,黎湘拉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见站在床边的陆景乔,黎湘微微有些惊讶,“还早呢,你也不睡了——”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黎湘却忽然就卡住了。

  陆景乔只穿了贴身衣物站在那里,有些情形很明显,她第一眼没注意,看到之后心跳都停顿了片刻。

  从前几乎都是陆景乔比她早起,所以黎湘还没有面临过这种有些尴尬的情形。

  陆景乔看着她骤然变化的神情,凝了目光,平静地捞起旁边的睡袍缓缓裹在身上,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卫生间里。

  黎湘心头微微一松,转头去看时,卫生间的门已经关了起来。

  静立了片刻,黎湘很快走进衣帽间,迅速地给自己化了妆,随后换了衣服走出来,才走到依旧紧闭的卫生间敲了敲门,轻声说:“我去上班啦,晚上见。”

  陆景乔似乎淡淡应了一声,黎湘尽量忽略了自己心底的那丝内疚,很快离开了家。

  *

  这一天黎湘依旧忙得没边,虽然在传媒上她已经尽可能将慈善晚宴上的事件压了下去,可是到底不是小事,知道的人也不在少数,给卓家造成的影响也不言而喻,因此她还要想办法挽回卓家的声誉,同时也是挽回碧蓝公司的声誉。

  黎湘制定方案、查资料、写通告一直忙到晚上才算告一段落,看了看时间还早,她不想太早回家,想起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宋衍,干脆打电话给他约吃饭。

  结果宋衍今天刚好在上班,黎湘便说:“那我过来找你吧。”

  “你过来?”宋衍淡笑了一声,“你老公在这儿呢,你方便过来吗?”

  黎湘一听,顿时什么心思都没有,“他也在啊?那算了,我不来了,我回家。”

  陆景乔的确在四季,被傅西城拉过来的交际应酬的。他回国没多久,各方面认识的人也不多,傅西城总是致力于帮他开拓社交圈子。

  牌桌上,傅西城坐在陆景乔的对面,慕慎希和宁致远分别坐在陆景乔左右手边,三个人都带了女伴观战,只有陆景乔是一个人,手中烟雾缭绕,手下放炮不断。

  眼见着陆景乔抽屉里的筹码第二次输得精光,而他又一次眉头也不皱地开出支票,慕慎希微微眯了眯眼,笑了起来,“陆先生今天晚上是来做财神的。”

  宁致远也笑了起来,“情场得意赌场失意,陆先生家里放着一位那么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能不输钱吗?”

  陆景乔没有回答,随手又丢出去一张牌。

  “糊了。”慕慎希又一次推倒面前的牌,又是一把清一色,引得身旁的女伴直欢呼。

  傅西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看了陆景乔一眼,“你没事吧?这种牌也能打出来?”

  陆景乔抽了口烟,反问道:“还有规定什么牌是不能打的?”

  慕慎希笑出声来,搂过身旁的女人亲了一口,这才看向陆景乔,“我瞧陆先生这手气还真不像是情场得意,倒像是欲求不满,找发泄来了!”

  话音刚落,身后蓦地响起一把微微带沙哑的性感女声:“谁欲求不满啊?”

  众人皆抬头看去,只见一袭红裙的蒋程程从门外翩然而入,眼波飘渺,唇角含笑,仿佛瞬间照亮了整间屋子,生生地将屋子里的其他女人都比了下去。

  慕慎希微微扬了扬下巴,回答:“你老相好。”

  蒋程程看了陆景乔一眼,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随后才打了慕慎希一下,“少胡说八道,别人现在可是有老婆的人。”

  “有老婆还欲求不满……”慕慎希咬了烟头笑得满目邪气,“这事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