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09 想要你今晚陪我,你陪么?
  109 想要你今晚陪我,你陪么?

  陆景乔懒得理会慕慎希这些话,将手边的牌一推,转头看了蒋程程一眼,“来帮我打会儿,我出去透透气。”

  蒋程程拿起慕慎希手边放着的那张支票看了看,笑出声来,“你们打这么大,我哪敢上场啊!”

  “赢了算你的,输了算我的。”陆景乔说完这句,站起身来,夹着烟往露台走去。

  外面夜空晴朗,空气清新凉爽,陆景乔倚在围栏上,目光落在下面的小花园,却不知怎么忽然又想到了黎湘。

  上次在这里见到她和她那个叫薄易祁的初恋情人时,是什么情形?

  他微微眯了眼凝神细想着,身后却忽然传来高跟鞋的脚步声,随后,那脚步声在他身后停下,女人柔若无骨的手缓缓缠上他的腰,而后整个人都贴到了他背上。

  “怎么了?”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心情不好啊?”

  陆景乔低头看了一眼她缠在自己腰上的手,没有动。

  “真是物是人非啊。”蒋程程松开他来,走到他旁边的位置,“你现在对我可冷漠多了。”

  陆景乔看了一眼她身上单薄的裙子,“冷吗?”

  “冷啊。”蒋程程看了一眼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却说:“你抱抱我就暖和了。”

  陆景乔看她一眼,她就笑着朝他伸出手来,陆景乔收回视线,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她身上。

  蒋程程蓦地叹息了一声,又安静了片刻,才问:“怎么啦?是不是你的小妻子给你气受了?要不我来安慰安慰你?”

  她笑得暧昧,同时伸出手来拨了拨他微微松开的领带,低声道:“我的酒店房间里藏了一瓶好酒,你想喝的话,随时上来啊……”

  “好。”陆景乔淡淡道,“有时间上来试试。”

  蒋程程闻言,眸色明显一沉,蓦地丢开了他的领带,伸手拿过了他指间的香烟,放到自己口中抽了起来。

  一直到抽完那支烟,她才又开口:“真讨厌,我要是早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才不回来找你呢!”

  陆景乔没有回答,只是接过她手中的烟头,捻灭了放进垃圾桶里。

  “我可能是老了。”蒋程程看着他的动作,缓缓开口,“我常常想起我们小时候……你那时候对我那么好,我为什么就不知道珍惜呢?”

  陆景乔淡淡笑了一声,声音却依旧低沉:“还想得起小时候的事,不算老。”

  蒋程程看着他,目光忽然就变得有些哀凉起来,“这么说来,小时候的事,你已经不记得了?”

  陆景乔还没回答,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黎湘的名字闪烁在屏幕上。

  蒋程程也一眼看见了那个名字,却并没有避开,反而更加认真地注视着他,仿佛等着想要听他跟自己的老婆说什么。

  陆景乔没有看她,接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却没有人回答,陆景乔静静等待了几秒,又喊了一声:“湘湘?”

  依旧没有人回答。

  陆景乔微微拧了眉,正准备挂断,电话那头忽然传来黎湘一声短促的尖叫:“啊——”

  “湘湘?”他迅速又喊了一声,却依旧没有回应。

  陆景乔取下电话,挂断,在蒋程程好奇的目光中很快回拨了过去。

  这一次电话那头倒是很快传来了黎湘应答的声音:“喂?”

  陆景乔顿了片刻,缓缓道:“在干什么?”

  “在家里试着自己做饭呢。”黎湘说,“不过好像不太成功。”

  这么说,拨通他的电话可能只是无意的。陆景乔安静了片刻,缓缓应了一声:“嗯。”

  黎湘见他好像没有别的话要说,这才问道:“那你在干嘛呢?应酬吗?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会晚一点。”陆景乔回答,“你自己早点睡。”

  “嗯。”黎湘应了一声,说,“那你也不要喝太多酒,早点回来,拜拜。”

  蒋程程安安静静地站在旁边,看见陆景乔挂掉电话,安静片刻之后,她忽然笑了起来,“之前思唯跟我说,你对你的小妻子很好,很紧张她,我还以为是思唯故意说给我听的呢,原来是真的。”

  她顿了顿,才又看向陆景乔,“所以,你现在是真的喜欢上别人,不喜欢我了,对吗?”

  “程程,你喝多了。”陆景乔说。

  蒋程程又安静了一会儿,笑出声来,看着陆景乔缓缓道:“那是因为我被你伤了心啊……景乔,我这么伤心,你都不肯安慰我么?”

  她微微伏在栏杆上,柔情款款地看着他,然而陆景乔的目光却依旧如夜色般平静寒凉,“想要什么,我送给你。”

  “想要你今晚陪我,你陪么?”蒋程程微微偏了头看着他,笑得有些辛酸,不等他开口,她便又回答了自己的问题,“看吧,你又不肯……”

  话音刚落,傅西城适时出现在了露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随后目光沉沉地看向陆景乔,“你们俩偷偷在这儿聊什么聊得这么起劲?”

  蒋程程看着他噗嗤一笑,“聊负心汉呢。”

  “负心汉?”傅西城看了她一眼,“你的字典里可能出现这个词么?”

  蒋程程一下子就挽了陆景乔的手臂,撒娇道:“景乔,他欺负我!”

  “我可欺负不了你,能欺负你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傅西城走过来,给自己点了支烟,随后递给陆景乔一支,同时深深看了陆景乔一眼。

  陆景乔接过烟来,刚刚点燃,却就被蒋程程夺了过去,放进了她自己的口中。蒋程程抽了一口烟,仍旧看着陆景乔,嘴里却是回答着傅西城的问题:“怎么没有?现在他最能欺负我,我这颗心啊,真是被他伤得透透的了……”

  说完,她也不等两人回答,转身款款回到了室内。

  傅西城这才又看向陆景乔,眼眸有些暗沉,“她这是真的冲你回来的?你可清醒着点,别给自己找事。蒋家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都知道,跟吸血鬼似的逮谁吸谁,要是让他们知道蒋程程跟你有什么瓜葛,那不得一窝蜂地冲上来吸你?”

  说完他忽然又想到黎湘,忍不住狠狠吸了口烟,骂道:“你他妈这什么毛病!净招惹这种女人!”

  “至少我不禽兽。”陆景乔慢悠悠地回答,“连未成年的小姑娘都招惹。”

  傅西城一怔,忍不住又骂了一句:“扯淡!老子才没招惹她!”

  *

  那之后一连几天,陆景乔和黎湘都各自早出晚归,几乎就没有同步的时候,更不用说正常的夫妻生活。

  黎湘对此并没有什么不适应,却不知道陆景乔是不是因为她对***的回避也对她失去了兴趣。

  如果是这样,那么对黎湘而言无疑是轻松的,可是她既然要与他做这一年的夫妻,又不能满足他,难免心存内疚,每每面对他的时候都觉得不能释怀。

  安然无恙地又度过一周之后,黎湘手上的慈善晚宴善后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只是一直约不到卓建明见面,没办法当面向他致歉以及传达他们为了善后所做的工作。

  正头疼的时候,却忽然得到消息说卓建明每周末都会去高尔夫球会打球,黎湘仿佛看见了机会,一查却发现那个高尔夫球会是会员制,普通人根本进不去。

  没办法,在跟陆景乔早晚交错了很多天之后,黎湘终于在周五的晚上做足了准备等他回来。

  她提前吃了一颗药,又在卧室里点了特制熏香。

  一颗药加上熏香,对她的影响不过是让她身体稍稍热了一些,其余似乎都是一切正常。

  如果陆景乔有需要,那她尽力配合,如果他没有兴致,那她就安心等药力过去再睡觉,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陆景乔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走进卧室的时候才发现黎湘还没有睡,房间里灯光朦胧,空气里有隐隐约约的陌生香味,而她坐在床头,安安静静地看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