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14 大白天的,别想折腾我
  114 大白天的,别想折腾我

  黎湘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得意之色,脑子里忍不住开始去回想这个学妹从前的模样,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无论她怎么想,脑子里闪过的总是她和薄易祁在一起时候的样子,那样娇艳欲滴,妩媚动人,就跟她此时此刻的样子一样,陌生得可怕。

  可是还有谁,陌生得过薄易祁?那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都变得那样陌生,更何况是眼前这个只认识了一年的学妹?

  黎湘缓缓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微微侧身越过她,继续往楼下走去。

  周末的教学楼人很少,黎湘一个人慢慢地往外面走着,整个世界都空无一物,她仿佛连自己身在哪里都不知道,只是茫然地走着,直至脚踝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教学楼前的阶梯平缓,走过无数次的地方,她却生生地崴了脚。

  黎湘终于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隐隐泛红的脚踝,蹲了下来。

  她始终低着头,失神地看着逐渐红肿起来的地方,直至眼前缓缓出现了一双她再熟悉不过的鞋子,才又一次拉回了她的心神。

  她仍旧没有抬头,却听到了薄易祁低沉喑哑的声音:“湘湘……你没事吧?”

  那件事的三天后,薄易祁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问的第一句话就是,湘湘,你没事吧?

  黎湘没有回答,也没有抬头看他。

  薄易祁站在她面前,视线低垂,原本准备了满腔的话要跟她说,可是她不回答,他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偏在这时,黎湘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而后,她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学妹的声音,却已经跟刚才的语气截然不同——

  “薄师兄。”她的声音听起来温柔而委屈,“你是来找我的吗?”

  全世界沉默,黎湘再听不到一点声音,只闻到令人窒息的空气。

  片刻之后,她缓缓站起身来,依旧没有看薄易祁,强忍着脚踝的剧痛,平静地抬脚走开。

  就在她刚要与薄易祁擦肩而过的时候,薄易祁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

  他不发一言,只是紧紧地握着她,手中的温度仿佛要将她融化。

  黎湘背对着他,仍旧不曾回头。

  “薄师兄!”那个师妹的声音却再度响起,这一次委屈更甚,“黎湘学姐既然扭了脚,那你要好好照顾她啊……”

  薄易祁握着黎湘的手蓦地再度紧了紧。

  可是黎湘不回头,她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什么话都不敢说。

  他只是站在她身后的位置,目光殷殷地看着她,只盼着她能够回头,哪怕看他一眼都好,让他知道他该怎么开口,该不该求她原谅。

  可是黎湘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她仍旧背对着他,却伸出手来,拨开了他紧握着她的那只手。

  薄易祁全身僵硬地看着她一点点拨开他的手,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没有追上去,也没有再喊她。

  他积聚了三天的勇气,都在她拨开他手的瞬间分崩瓦解,再无一丝残留。

  他知道她不会原谅他,而他,也不值得她原谅。

  黎湘独自一人缓缓走在曾经最熟悉的校园路上,渐渐地,曾经拥有的整个世界仿佛都远远地离开了……

  ……

  陆景乔跟老爷子说完话,回到小楼卧室的时候,黎湘正陷在沉沉的梦境之中,躺在床上睡得毫无知觉。

  可是她的模样却是跟从前不同的。从前她睡着的时候样子总是平和的,一如平日淡到极致的眉目,而今天,她蹙了眉,尽管并没有睁开眼睛,也依稀可见哀凉。

  陆景乔缓缓在床边坐了下来,只是沉眸看着她此时此刻的模样。

  今日听到的那场讲话颇有意思,那个男人站在台上说,她是这世界上最干净纯洁的姑娘,她值得起这世上最好的幸福。

  可是这个姑娘,现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模样,偏偏还跟他这样的人纠缠在了一起。

  那个男人该是沉痛后悔的吧?可是那又有什么用?这世上永无回头路可走,其实,还不如一往无前。

  他坐在那里静静地看了黎湘一会儿,正准备起身去阳台抽支烟的时候,床上的黎湘却毫无征兆地缓缓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视,他眸子深如寒潭,而她眼中却是一片茫茫。

  片刻之后,黎湘似乎是从梦中的混沌中彻底清醒了过来,她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缓缓笑了起来,“你跟爷爷聊完天啦?”

  那笑容妩媚乖巧,甚至依稀染了眼眸,可是谁知道她眸子深处,到底藏着怎样的情绪?

  陆景乔看了她片刻,忽然低下头来,封住了黎湘的唇。

  黎湘很安静,乖巧地应承着,一直到他的身体微微前倾时,她才突然后仰,逃离他的唇,却仍是笑着看着他,俏皮狡黠,“大白天的,别想折腾我。”

  陆景乔看着她嫣红的唇,心底竟隐隐生出意犹未尽的滋味,可是她的视线却再没有对上他,只是低头下床穿鞋。

  黎湘避开陆景乔,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却蓦地一怔。她只以为自己小睡了片刻,没想到此时此刻,外面已经逐渐日落西山。

  “怎么都这么晚了啊?”她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有些懊恼地笑着,“我还以为自己只睡了几十分钟呢。”

  陆景乔倚在床头点燃了一支烟,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才淡淡回答了一句:“梦做得太多,总是会分不清日月黄昏。”

  黎湘安静了片刻,才微微偏了头看向他,“原来陆先生还是个诗人呢,真是失敬失敬啊!”

  陆景乔沉沉看了她一眼,黎湘便笑着躲进了卫生间。

  她在卫生间里简单清洗了一下就走了出来,陆景乔刚好抽完一支烟,黎湘便问:“晚饭是在家里吃吗?”

  陆景乔专注地捻灭着手中的烟头,缓缓道:“你想在哪里吃?”

  黎湘想了想,深吸了口气道:“好久没去过‘四季’了,突然挺想吃那里的雪莲鸡汤。”

  陆景乔随即便站起身来,只说了一句:“走吧。”

  黎湘微微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随意地顺从她的意思。可是转念一想,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又怎么会在一顿吃的问题上跟她闹什么相反意见?

  想到这里,黎湘忍不住就笑出声来,“好啊,我换衣服。”

  两个人换了衣服便出了门,直奔“四季”。

  刚一下车黎湘就看见了宋衍,他似乎是刚刚送走一批客人,却不知道在想什么,正站在门口出神。直至旁边人提醒,宋衍才一下子回过神来,一抬头看见陆景乔带着黎湘走过来,神情不由得微微一凝,随后才连忙走上前来,“陆先生,陆太太,欢迎光临。今天是过来二人世界吗?”

  陆景乔只淡淡应了一声,黎湘站在他身旁,偷偷地冲宋衍眨巴着眼睛笑。

  宋衍只看了她一眼,便飞快地收回了视线。

  今天薄易祁在百年校庆的礼台上说出那番话,早就在曾经的同学校友间炸开了锅,宋衍当然也不会不知道,可是次可此刻看黎湘的模样,倒像是没事人一般。宋衍一时也看不出她心头的真实想法,又生怕在陆景乔面前露了陷,只能尽量不去看黎湘。

  宋衍领着两人走向一间精致的小包,谁知道刚刚走到门口,陆景乔忽然就遇到生意场上认识的人。那人一见到他立刻热络地要请他喝酒,陆景乔便让黎湘先去包间点菜休息,自己则去应酬片刻就来。

  黎湘看着他随那人离开,这才随着宋衍走进了那间小包。

  宋衍立刻就关上了门看向黎湘,“你……今天回学校了?”

  “回了啊。”黎湘自己拿过菜单,慢条斯理地翻了起来。

  “那你——”

  “都是一些程式化的活动。”不等宋衍说完黎湘便开了口,语调淡到极致,“没意思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