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16 尽管滋味并不怎么样,对她而言却已经是极致
  116 尽管滋味并不怎么样,对她而言却已经是极致

  黎湘是没有想到他会在那里的,甚至刚才的那段时间,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是跟陆景乔一起来的,她还有一些事情是瞒着他的。

  而眼下,还瞒得下去吗?

  她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在转角位置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可是黎湘隐隐有一种感觉,从这个男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场,她就能够感知,他肯定是听到了,也知道了什么。

  黎湘缓缓深吸了口气,这才走上前去,笑着挽了陆景乔的手臂,“这么快就应酬完啦?”

  “打个招呼而已。”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句,随后才转头看向她,“你倒是更忙一些。”

  黎湘心跳微微一顿,脸上却仍旧是笑着的,只是说:“我就是想吃雪莲炖鸡而已。”

  陆景乔听了,只是平静地看了她一眼,随后便带着她回到了小包间内。

  两人独处,一时却无话可说,等到陆景乔一支烟抽完,宋衍刚好亲自端着一锅雪莲炖鸡来到了包间里。

  “陆先生,陆太太。”他神色平静地喊了一声,随后道,“陆太太吩咐的雪莲炖鸡,刚好有一位客人取消了预订,所以多出来一份。两位请慢用。”

  黎湘安静地没有出声,只是看着陆景乔。陆景乔抬眸看向宋衍,目光似乎在宋衍胸口的名牌上停留了片刻。

  黎湘于是立刻就站起身来,走到了宋衍身边,微笑着对陆景乔说:“一直都没有机会给你介绍,这是我大学校友宋衍,是我很好的朋友。”

  宋衍微微有些惊诧,但还是很快回过神来,看了黎湘一眼之后,便向陆景乔伸出手来,“陆先生,你好。”

  陆景乔靠着椅背没有动,只是缓缓道:“结婚的时候好像没见到你这个朋友。”

  “他来了的啊。”黎湘很流畅地说了谎,“只不过那天客人那么多,你没有留意到也是正常嘛。”

  宋衍并没有多少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你们难得过来吃东西,慢用,我先去给你们打点一下别的菜。”

  黎湘点了点头,宋衍深深与她对视一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刚刚离开包间,他就惊觉自己背上隐隐出了一层冷汗——

  其实陆景乔已经算得上是“四季”的常客,进出这么多次,宋衍这样的经理级人物他到底还算认得。

  从一开始,宋衍和黎湘就是打算隐瞒彼此之间的关系的,因为像陆景乔那样的人物,一旦知道他和黎湘之间的关系,很容易就会联想到其他,譬如黎湘一开始在前往“四季”的路上撞上陆景乔的车,又譬如她在这个地方跟陆景乔的偶遇。

  这些都是可以设计的,而且也的的确确是设计的,要是被陆景乔知道……

  可是他现在,很有已经察觉的可能。

  虽然黎湘向来聪明,可是此时此刻,宋衍还是控制不住地为她忧心。

  他在这个地方工作,总能见到上流社会各种圈子里的人,而从他所见所闻来看,陆景乔这个人,深不可测。

  宋衍心情忐忑地离开,包间里顿时就只剩了黎湘和陆景乔两个人,她盛了碗汤放到陆景乔面前,陆景乔却只是看着,没有动。

  他是情绪十分内敛的男人,周身气场并不轻易外露,可是此时此刻,黎湘隐隐察觉到周遭气压仿佛都低了起来,。

  她抬头看向陆景乔,却见他微微低下头,又熟练地为自己点了支烟,黎湘便忍不住开了口:“吃饭了,别抽烟了。”

  陆景乔缓缓吐出一口烟圈,这才看向她,“你不是想吃雪莲炖鸡?多吃点。”

  他语调平缓,分明什么情绪都听不出来,黎湘心头却还是隐隐升起不安的感觉。

  一顿饭下来,陆景乔几乎没怎么动筷子,黎湘虽然食不知味,却还是喝下了两碗汤。

  离开的时候仍然是宋衍亲自送他们,黎湘若无其事地挽着陆景乔的手臂笑,宋衍偷偷向她打了个眼色,黎湘当然知道他的意思。

  上了车,周遭气压依旧低沉,待车子行驶出去一段,黎湘的手便轻轻探进了陆景乔的手中,用非常轻柔的力道抠着他的掌心。

  那种微痒的感觉仿佛能透过肌肤表层,逐渐地渗入内心,掀起莫名的涟漪。

  陆景乔这才低头看她一眼,黎湘轻轻咬了咬唇,眸中带着小心翼翼地看他,“怎么啦?你生气啊?”

  陆景乔没有答话,她忽然又轻笑出声来,靠进他怀中,“还是你在吃醋?就因为我有个异性好友吗?”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嘴角忽而勾起一丝极淡的笑容,缓缓道:“你这个异性好友的确影响到我的心情。”

  黎湘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会回答,安静了片刻之后,她才又重新靠进他怀中,“你怎么这样?不过是一个好朋友而已,这样的干醋也吃,陆先生未免也太不大气了。”

  陆景乔伸出手来,缓缓勾起她的下巴,声音沉沉地开口:“不止,我还睚眦必报。”

  黎湘心头隐隐一跳,而后仍旧勾起笑容,“你才不是。”

  陆景乔看她一眼,没有再回答。

  回到别墅,陆景乔去了卫生间沐浴,黎湘则有些发怔地坐在房间里,脑子里满满都是陆景乔刚才的话。

  他心思太深沉,虽然一直以来她也未必是真心待他,可是到底一起生活了几个月的时间,然而黎湘却依旧一点也没有摸到他的性子。他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代表着什么情绪,黎湘一无所知。

  正如今天,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是不是真的在生气,黎湘依旧摸不着一点脉门。

  她坐在床边思来想去许久,目光不由得落到了梳妆台上,又失神片刻,她起身走过去,打开左手边的抽屉,从里面取出药丸来,迅速吃掉了两颗。

  缓了片刻,黎湘才又走进衣帽间,换了短到腿根的睡裙,又喷了点香水,这才转身走向了浴室。

  陆景乔是带着红酒进来的,黎湘猜测他应该是在泡澡,推门进去之后,果然在落地窗边的按摩浴缸里看到了他,旁边还放着酒杯和平板电脑。泡的时间久了,他大约是有些疲倦,正闭目养神。

  黎湘缓缓走上前去,在他身后的地面上跪坐下来,伸出手来按上他硬实的肩膀,低笑道:“泡了这么久,需要做个推油按摩吗?”

  陆景乔缓缓睁开眼来,却并没有回头看她,也没有回答。

  黎湘便缓缓低下头来,轻轻吻上他的脖子,低声喃喃:“可是我好像忘了带油了,这可怎么办好呢?”

  陆景乔身上的肌肉似乎更紧绷了一些,黎湘轻柔而缓慢地吻着他的脖子、肩膀和耳廓,前所未有地主动。

  他在浴缸里,而她在浴缸边沿的地板上,比他的位置高,努力去吻他的时候,只能尽力俯低身子,最后半个身体几乎都吊在了他身上。

  “四哥……”黎湘忍不住低低喊了他一声,“我要掉下去了……”

  陆景乔终于抬起手来,握住她的胳臂轻轻一拉,直接就将她也拉进了浴缸,融入他早已火热的怀中。

  ……

  两粒药的效果,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离,似乎在一个刚好的范围内,没有三粒药让她感觉轻松,却给她留下了结束之后跟他说话的精神和力气。

  依旧温暖舒适的热水中,黎湘原本是靠坐在陆景乔怀中的,待她从那阵虚软的无力之中缓过来时,她便转身面对面地投入他怀中,勾住了他的脖子。

  餍足之后的男人闭着眼睛,直至她柔软的身体再度贴上来,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四哥……”黎湘低低地喊他,祈求一般,“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事实上,陆景乔情绪不佳是她能察觉到的,可是具体原因是什么,黎湘无法揣测。可是无论是什么,她只希望能最大限度地解除危机,无论他是对她,还是对宋衍,抑或是对别的什么事。

  陆景乔垂下眼来看她,“就为这个?”

  黎湘并不多说什么,只是埋进他的颈窝里轻笑,“嗯,就为了四哥能不生气,我做什么都行的。”

  陆景乔却没有回答。

  “四哥……”黎湘却仿佛固执地要从他那里得到一个回答,“答应我好不好?你答应我嘛……”

  说不清是为什么,哪怕只是随口一句,黎湘也觉得只要是从他口中说出来,便会作数。

  无论他今天察觉到了什么,只要他答应她不生气,也许便不会有什么后果。

  这是黎湘的感觉,也是她的祈求。

  陆景乔拿起旁边的烟盒,又取出一支烟来,侧过头点燃了,这才又转回视线来看向黎湘。

  她在他怀中仰着一张鹅蛋小脸,因为方才那场情事抑或是周遭的热水而泛起自然粉嫩的颜色,不施粉黛,却美得淋漓尽致。她看他的眼神透着乖巧与妩媚,却终究还是少了什么东西,让他心头莫名有些空。

  可是起初积聚在心头的那股情绪终究还是缓缓散开了一些,尽管她一如既往地生疏僵硬,并且揣着这样强烈的目的性。

  这样的感觉让陆景乔自己也感到陌生。缓缓吐出一口烟圈,他只觉得自己的要求似乎也越来越低了。

  而黎湘靠在他的心口,仍旧固执地想要求得一个答案。

  也罢,得了好处,终究还是要付出一些。尽管这好处滋味并不怎么样,对她而言,到底已经是到了极致。

  “四哥,你答应我啦,不要生气了……”她似乎是有些急了,扬起脸来,忽然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巴,撒娇哀求。

  柔软的舌尖划过下巴的感觉……

  陆景乔身上似有什么部位又紧了紧,而后,他伸出手来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的唇舌离开。

  而黎湘犹不放弃,一把又抱住了他的肩膀,“不生气了是不是?”

  陆景乔脑子里仿佛有一根神经紧绷着,揉了揉眉心之后,到底还是淡淡应了一声:“嗯。”

  黎湘呆滞了两秒钟,才骤然一松,复又靠进他怀中,一颗心缓缓地落回到原处。

  第二天一早,陆景乔刚离开家,黎湘就接到了宋衍打来的电话。

  “没事吧?”宋衍在电话里关切地问她,“他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黎湘微微叹息了一声,缓缓道:“好像有。”

  “那怎么办?”宋衍登时就紧张起来,“他会不会对你怎么样?”

  黎湘便轻轻地笑了起来,“他还能对我怎么样啊?总不至于打我……况且他答应了我,不生气。”

  “答应你不生气?”宋衍疑惑,“这是几个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黎湘轻笑道,“不过总觉得,应该没事了。就算他察觉到是你跟我联合起来算计了他,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了。”

  宋衍安静片刻,缓缓道:“你真是乐观。”

  黎湘也安静了片刻,才缓缓道:“不知道为什么啊,反正我挺相信的。”

  *

  【小剧场】

  后来,当黎湘明里暗里都表现出不喜欢烟味时,作为追求者的陆先生为表诚意便做出了戒烟的决定。

  黎湘对此表示并不看好,陆先生怒而下定决心证明自己。

  某日黎湘从外面返回自己住着的小公寓,发现正有家具公司的人在楼底搬搬抬抬,一张跟她公寓里一模一样的沙发正被人搬上车。

  “有钱人就是任性。”有人在嘟囔,“不小心烫个洞就要换张沙发,这都第三次了吧……”

  黎湘回到家,陆先生果然在这里,正坐在她那张一如既往簇新的沙发里看新闻,空气里还漂浮着格外清新的花果香味。

  “刚在楼下看到人换沙发。”黎湘状似无意地提及,“跟我这张一模一样,只是烫个洞就要换个新的,这个月都换了三次了……”

  陆先生:咳咳。

  “你说那个抽烟的人应该是个新手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笨,一个月能烫坏三张沙发!”

  陆先生:咳咳。

  黎湘转头眨巴着眼睛看他,“你喉咙不舒服吗?”

  陆先生: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