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118 不可能是他

  黎湘猛地抬起头来看向自己面前的两个人,那一瞬间仿佛周围所有的哗然和嘈杂都离她远去,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无意识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面前那个警察的嘴巴张开,似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黎湘却什么都听不见。她脑子里嗡嗡的,开始低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寻找起来。

  可是到底要找什么,她茫然无绪,直至在一堆文件底下发现了自己的手机。

  黎湘猛地抓起手机,脑子里仍是一片空白,却只是下意识地解锁、拨号,随后听着电话里那漫长的“嘟”声。

  一声又一声……黎湘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手也开始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可正在这时,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她再熟悉不过的那把声音:“湘湘?”

  黎湘蓦地深吸了口气,捏紧了手机,“宋衍。”

  宋衍听她声音奇怪,连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是不是陆景乔他……”

  黎湘的大脑却又重新被嗡嗡声占据,宋衍在电话那头问什么她也听不到,面前的警察似乎也一直在跟她说话,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看向面前的警察。

  “黎小姐,请你尽快跟我们走一趟,火灾是在你的房子里发生的,死者也是在那里丧生的,请你一定要配合我们的调查。”

  电话里,宋衍也已经听到警察的话,他似乎惊住了,猛然喊了一声:“湘湘!谁出事了?”

  “没事。”黎湘终于从那阵惊魂未定中回过神来,只是回答宋衍,“宋衍,我没事,你没事就好,我先挂了。”

  黎湘挂掉电话,转身拿了手袋,这才看向那两个警察,“警察先生,走吧。”

  周围一大群同事围观着,两个警察刚刚带着黎湘走到门口,却正好遇见陆夫人带着秘书钟曼走进公司。

  “妈妈。”见到陆夫人,黎湘低低喊了一声。

  陆夫人看着眼前的情形,蓦地拧了眉,“什么事?”

  于是其中较年轻的那个小警察又将事情解释了一遍,陆夫人听得脸色愈发难看,待到听完,脸色有些不善地看了黎湘一眼,这才转头看向自己的秘书,“打电话去陆氏法律部,叫他们派一名律师陪少夫人过去。”

  吩咐完这句,陆夫人又面色沉沉地看了黎湘一眼,越过她径直走进了办公室里。

  黎湘心头也控制不住地叹息了一声。

  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可是如果她不是陆家的儿媳妇,那这事怎么也扯不到陆家头上。偏偏现在,摊上她这么个儿媳妇,真是糟心……

  黎湘平静地跟着那两个警察上了车,直到上了车,她才突然问了一句:“火烧得很大吗?我的房子怎么样了?”

  两个警察似乎都没有想到她一开口竟然先问房子,仿佛死了个人在房子里倒不是什么大事。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回答道:“我们的同事还在调查中,等到了局里应该就知道了。”

  黎湘听了,便不再多问,一路都安安静静的。

  到了公安局,两个警察将她带进一间大办公室,里面一派忙碌的景象。其中一人对黎湘说:“你稍等,我们很快会安排同事给你做个笔录。”

  黎湘点了点头,在门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她看着几个警察忙碌的身影,想了一会儿,又给宋衍打了个电话:“宋衍,你去房子那里看看,看看烧成什么样子,如果可以尽量拍几张照片给我。”

  “湘湘!”宋衍的声音听起来急切极了,“到底是谁出事了?”

  “我不知道。”黎湘回答,“也许是流浪汉什么的?”

  宋衍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名年轻的女警从走廊上匆匆走进来,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兴奋,“我看见陆景乔了!他来我们这里干什么呀?”

  办公室里的人同时都抬头看向她,随后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黎湘,那位女警顺着目光也看到黎湘,顿时就领悟了什么,连忙拍着自己的嘴巴走开了。

  黎湘没想到陆景乔这么快就会来,赶紧挂掉了宋衍的电话。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陆景乔就在陆氏法律顾问和贺川的陪同下出现在了办公室里。

  这男人性子虽然沉敛,可到底是世家子弟出身,加之身材高大挺拔,西装笔挺,通身的矜贵气质,气势还是相当压人。

  黎湘看着他面容沉静地从外面走进来,一颗原本有些惶惶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一些,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笑了笑。

  陆景乔见她只是安静坐着等待,并没有受到什么为难,这才看了自己带来的那两人一眼。

  贺川和律师心领神会,连忙过去打听案件的具体情况。

  黎湘本想站起来跟他说话的,谁知道一用力才发现自己脚有些软,她索性便不站了,只是坐在那里朝他伸出手来。

  陆景乔沉沉看了她一眼,这才伸出手来握住她,同样坐到了长椅上。

  “对不起啊。”黎湘实在是觉得很抱歉,“又给你添麻烦了。”

  “不过走一趟而已。”陆景乔淡淡道。

  黎湘便又笑了起来,“你不生气就最好啦。”

  不一会儿贺川就走了过来,低声道:“打听了一下,说是火并不大,但是在场有易燃物质,虽然是小范围的火灾但是烧到了人身上,死者身份还在确定中——”

  话音未落,门口忽然又有警察匆匆而入,手中拿着一份文件,边走边说:“烧焦的身份证复原结果出来了,身份证上名字叫薄易祁,香城人,应该是本市地产大亨倪峰的外甥……”

  正扬着脸跟陆景乔说话的黎湘,原本是笑着的,可是当“薄易祁”三个字传入耳朵时,她脸上的笑容清晰可见,一点点地凝固了起来。

  贺川脸色也是猛然一变,看向陆景乔时,只见他眸色赫然一沉。

  而黎湘脸上好不容易恢复了几分的血色急速退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陆景乔清晰地看着她的脸变得一丝血色也无,眼神也开始放空。

  她转过头,目光茫然四顾,似乎是在寻找刚才说话的人,可是办公室里每个人都穿着制服,每张脸仿佛都长得一样,她找不到,她不知道刚才说话的人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说的是真是假——

  “湘湘!”陆景乔忽然声音沉沉地喊了她一声。

  可是黎湘根本就没有听到,她依旧寻找着,急切而茫然地寻找着,想要找到刚才那个人,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其中一个警察在这时候拿了资料走到黎湘面前,问道:“陆太太,请问你认识薄易祁吗?”

  黎湘抬起头,与他对视了片刻,却是缓缓摇了摇头。

  “不认识?”那个警察问。

  黎湘依旧在摇头,却是过了许久,才发出声音:“不是他……不会是他,不可能是他……”

  她蓦地又转开脸,眼睛又开始四下寻找,甚至还想站起身来去找。

  陆景乔蓦地握紧了她的手,眼眸沉晦冷凝,“湘湘。”

  黎湘仍旧没有听到,下一刻,她却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外快步跨入。

  “宋衍!”黎湘猛地提高声音喊了一声,用力挣开了陆景乔拉着她的那只手,步伐凌乱地走向宋衍。

  宋衍一路狂奔上楼,此刻喘息未平,先是扫了一眼办公室内的状况,与陆景乔对视一眼,才又匆忙看向已经走到他面前的黎湘,“湘湘……”

  “宋衍。”黎湘的声音却又低了下来,她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有些想笑,“你知道吗,他们说死的人是薄易祁……可是怎么可能是薄易祁呢?我明明已经把他赶走了,我明明说过不要他再出现在我的房子里的!”

  宋衍整个人似乎是震了震,艰难抬起头来看向黎湘身后的人,有人朝他点了点头,似乎是在确认死的人的确是薄易祁这一点。

  他脸上的血色同样霎时间消失无踪,而黎湘抬头看着他,还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宋衍,你答应过我不会再出/卖我。”黎湘又说,“所以,不可能是他对不对?一定不是他,对不对?”

  宋衍张了张嘴,却在很久之后才发出声音:“湘湘,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