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19 死的是谁,原本与他毫无关系,他却莫名感到躁郁
  119 死的是谁,原本与他毫无关系,他却莫名感到躁郁

  宋衍说出“对不起”的那一刻,黎湘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曾经她发现薄易祁在帮她打理母亲故居的时候,她收回钥匙赶走了薄易祁,仍旧将事情交给宋衍去办。虽然没有明确提及,可是宋衍是知道她的心思的,他知道这件事情要是再交给薄易祁,她一定会生气,所以他不会也不该这么做。

  可是现在,他对她说对不起。

  黎湘目光僵凝地与他对视片刻,终究是一把丢开了他的手。

  “湘湘……”宋衍自己也是脸色苍白,却仍止不住地担心黎湘,再加上薄易祁很可能出事,他心乱如麻,只是低喃,“湘湘,我也不想的,可是他执意,他执意要为你做这些事,我没有办法拒绝,因为他——”

  没有等他说完,黎湘就缓缓摇起头来。

  她不想听到他的解释,一个字都不想,因为他解释得越多,越代表事情的真实性。

  薄易祁死了,在她的房子里,被活活地烧死了……

  这个事实残忍而荒谬,黎湘却只觉得可笑,但偏偏,她笑不出来。

  她没有哭,也没有笑,只是眼神放空地四处看,渐渐地,仿佛连唇上的颜色都开始淡去。

  宋衍看着她的样子,终究是不敢再往下说。

  有警察走到他身边,低声问道:“这位先生也是知情人吗?那麻烦你配合一下我们的调查。”

  过了很久,宋衍才僵硬地点了点头。

  警察又转头看向黎湘,见她脸色实在不好,又不由得看了陆景乔一眼,这才开了口:“陆太太……”

  黎湘根本就没有听见,她脑子里一片混乱,无数道声音在脑内交杂响起,她一句也听不清,只觉得头痛欲裂。

  陆景乔面容冷凝,起身走过来,将茫然无措的黎湘揽进怀中,随后才看向警察,沉声道:“要配合调查可以,等你们彻底弄清楚死者身份再来找我太太。”

  “陆先生,我们循例也要先问一问陆太太——”

  “问什么?”陆景乔一个眼神瞥过去,情绪淡极,气势却格外凌厉,“死者身份尚未彻底明确,我太太又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等你们调查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来告诉我们真相就可以了。”

  警察还想说什么,宋衍突然开了口:“让她走吧,让她回去休息……她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房子的所有事情都是我在打理,我知道薄易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陆景乔目光沉沉地看他一眼,很快带着黎湘离开了这里。

  黎湘始终安静着,并没有任何的痛苦情绪表现在脸上,可是眼神却持续地放空着,一直到回到别墅,陆景乔带她下车,她才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陆景乔站在车旁看着她,她又怔忡了片刻,才忽然笑了笑,伸出手来放进他的手心,跟着他下了车。

  “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黎湘说,“从早上起我就头痛,中午那会儿差点睡得醒不过来,看来我还要再睡一觉。”

  陆景乔听了,只是回答:“睡吧。”

  黎湘应了一声,回到房间之后很快就换了睡衣,不一会儿就安安静静地躺到了床上,闭眼睡去。

  陆景乔在楼下喝了杯水,再走上来时,黎湘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苍白的脸被枕头和被子遮去大半。

  陆景乔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伸出手来准备将被子拉开一些让她好透气,手已经伸到被子边缘,却忽然看见黎湘紧蹙的眉。

  她应该是睡着了,如果没有睡着,她不会让自己露出这样的表情。

  陆景乔的手在被子边缘停了片刻,终究是没有动,片刻之后,他转而拿起她放在床头的手机,设置了静音之后便离开了卧室。

  夜里十点,陆景乔从书房回到卧室的时候,黎湘依旧沉沉睡着,整个人在被子里陷得更深,一张脸已经完全被遮住。

  陆景乔到底还是走上前去,将遮在她脸上的被子拉开了一些。

  而黎湘仍旧浑然无知。

  陆景乔转头拿了床头的烟盒,正准备去阳台,黎湘手机的屏幕却忽然亮了起来,上面显示:宋衍来电。

  陆景乔瞥了一眼,随后拿起手机走到了阳台,点燃一支烟之后才接起了电话:“什么事?”

  电话那头明显安静了几秒钟,才传来宋衍低沉喑哑的声音:“陆先生,湘湘……她还好吗?”

  “在休息。”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句。

  宋衍低低应了一声,又安静片刻,才开口:“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湘湘说这个结果,正好电话是您接的,能不能拜托你转达给湘湘……刚刚,确切的结果出来了……是薄易祁。”

  陆景乔抽着烟,不自觉地拧了拧眉。

  电话那头,宋衍安静许久,似乎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陆景乔丢开手机,靠坐在椅子里,目光沉凝地望着前方的花园夜色。

  死的是什么人跟他有什么关系?无论是普通人、陌生人,抑或是那个眼睛里有着跟她同样光芒的男人,对他而言通通没什么影响,可是此时此刻,他却莫名觉得躁郁。

  这样的心情有些可笑。

  这十年时间,他独自一人走过来,早已波澜不兴宠辱不惊,如今却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莫名其妙的死而躁郁起来。

  陆景乔撑着额头看着远方,很久之后,忽而淡淡勾了勾唇角。

  ……

  黎湘沉沉一觉,从前一天的下午四点,睡到了第二天凌晨六点。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没有完全亮,她陷在被窝里,身边并没有陆景乔的身影。

  她安静地又躺了一会儿,让所有思绪回到脑海,这才坐起身来。

  穿了鞋下床,正准备去卫生间的时候,她却忽然看到了躺在沙发里的陆景乔。

  他连衣服都没有换,仿佛只是工作到累的时候随意往那里一躺,身上搭着的也只是他自己的西装外套。明明旁边就是床,他却莫名躺在这局促的沙发里。

  黎湘站在那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到底还是走进了衣帽间,从柜子里找出一床薄毯,走出来盖在他身上。

  薄毯轻若无物,陆景乔却还是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凝眸看向她。

  黎湘有些内疚,“弄醒你啦?你怎么不去床上睡,睡这里啊?”

  陆景乔没有立刻起身,手枕在脑后看着她,“睡得好吗?”

  黎湘笑了笑,回答:“挺好的呀。你想不想吃早餐,我去给你做啊。”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只是回答:“好。”

  黎湘便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卫生间里简单收拾了一下,便下了楼。

  陆景乔又躺了一会儿,这才起身来,也走进了卫生间。

  下楼的时候黎湘刚好从厨房端出早餐,其实她会做的东西真不多,熬了一些白粥,煮了几颗鸡蛋,再加上每天定时送来的新鲜牛奶,陆景乔应该从没吃过这么简陋的早餐。

  可是两个人还是安安静静面对面地吃完了早餐,收拾碗筷的时候,黎湘对他说:“最近好像忙过头了,有些累,我想跟公司请几天假,休息几天。”

  “好。”陆景乔回答。

  黎湘眼中闪过狡黠的光,“那你帮我打电话请假,免得我上司为难我。”

  陆景乔看她一眼,仍旧是回答:“好。”

  黎湘顿时舒了一口气,转身捧着碗碟走进了厨房。

  陆景乔今早难得不赶时间,一直在家里待到十点过才出门,而黎湘在他出门前和出门后都是一个样子——电视调在电影频道,有电影的时候她就看电影,放广告的时候她就起身走到外面的庭院里,玩玩花鸟虫鱼,舒展筋骨之后又重新坐回电视机前面。

  这样轻轻松松地就将时间打发到了下午,只是电视看得多也会疲惫,就在黎湘抱着抱枕陷在沙发里昏昏欲睡的时候,屋子里忽然响起了门铃声。

  黎湘一下子清醒过来,有些恍惚地转头看向门口。

  门铃声再度响起,她这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却仍旧坐了许久,才缓缓起身走到了门口。

  可视门铃里,有一对中年男女站在门外,女人哭红双眼,男人也同样满目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