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20 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原谅他?
  120 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原谅他?

  黎湘站在可视门铃前,看着视频画面里的那一对男女,身体悄无声息地僵硬起来。

  一个早上,她没有碰手机,没有看新闻,只想安安静静地地度过这一整天,却没有想到会有人来这里找她。

  门铃声依旧在继续,黎湘终究还是走到门口,轻轻打开了大门。

  门外,两个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身上,女人瞬间转头又埋进男人怀中哭了起来,男人似乎也被引得红了眼眶,到底还是尽力克制着,只是看着黎湘,缓缓开口:“湘湘,好久不见。”

  黎湘看着他们,很久之后,才终于回应了一声:“伯父,伯母。”

  阔别数年的薄氏夫妇,薄易祁的父母双亲,让她曾经体会到无数家庭温暖的伯父与伯母。

  薄玉林听到这个称呼,尽管双目含泪,却还是缓缓微笑了起来。随后,他轻轻拍了拍妻子于慧的肩膀,低声道:“湘湘喊你呢,不要哭了。”

  于慧似乎也竭力想要控制,她努力克制住哭声,却在抬头看到黎湘的那一刻又一次控制不住,蓦地上前一步,拥住黎湘,抱着她哭出声来,“湘湘,你原谅易祁,好不好?”

  薄玉林听到这句,也蓦地转开头,拿手去按住眼睛。

  ……

  黎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二老请进屋的,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大脑仿佛又恢复了昨天的状态,有很多东西充斥其中,很胀,很疼。

  但是她仍然没有忘记给两人倒水,她站在厨房里,盯着水壶上缓缓上升的水温,听见坐在客厅里的薄玉林仍旧一直在低低地劝着妻子。

  还有什么事能让夫妻二人伤心成这样?

  再没有什么好问,也再没有什么好说。

  黎湘眼睛也不眨地盯着水烧开,随后她将热水倒满两个杯子,这才端着杯子走出了厨房。

  于慧似乎已经平静了很多,双目虽依旧红肿含泪,可是看向黎湘的时候,她在试图微笑。

  相对而言,薄玉林就更为平静得多,他起身接过黎湘端过来的水,放到了面前的茶几上,随后才看向黎湘,“湘湘,好几年没见,我跟你伯母……知道你嫁了人,而且还嫁得很好,所以我们来看看你。”

  黎湘坐在两个人的对面,依旧是平静的容颜,目光却是低垂的,“让伯父伯母特地来看我,是我不好意思才对。”

  “你不要这么说。”于慧一张口,却几乎又要忍不住哭出来,薄玉林连忙伸出手来拍了拍她的背,她这才又克制了一些,低声道,“湘湘,你是个好孩子,是易祁没有福气,是我们薄家没有福气。”

  黎湘缓缓抬起头来看向他们,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正在这时,门铃忽然又响了起来,黎湘又怔忡片刻,这才站起身来又一次走向门口。

  这一次,她在可视门铃里看到了宋衍。

  门一打开,宋衍几乎立刻就冲了进来,一把抓住她的双臂,“你有没有事?给你打了那么多个电话怎么不接?”

  黎湘看着他,缓缓道:“没事啊,我没留意电话。”

  宋衍仔细地盯着她看了许久,似乎才松下一口气,可是却又忽然听到屋子里有说话的声音,他脸色骤然一变,径直走向屋内。

  一眼看到沙发上坐着的薄氏夫妇,宋衍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几乎是一把将黎湘护在自己身后,看向那边的两个人,“薄先生薄太太,薄易祁的死不关湘湘的事,你们不要怪她,你们不能怪她!”

  薄氏夫妇双双抬头看向他,于慧一转头,眼泪又掉了下来,薄玉林沉默片刻,缓缓点了点头,“我们知道。我们不是来怪湘湘的,我们只是来看看她,跟她说说话。”

  宋衍听了,仿佛不太敢相信,转头看了黎湘一眼。

  黎湘站在他身后,整个人都处于僵直的状态之中,他低低喊了一声“湘湘”,她才抬起头来,看见他脸上紧张的神情之后,她微微笑了笑,“你也坐啊。”

  宋衍惊疑不定地坐下来,心头似乎依旧没有放心,看看黎湘,又看看薄氏夫妇。

  “你就是宋衍吧?”薄玉林说,“易祁说起过你,说你是湘湘现在最好的朋友,你什么事都为湘湘着想,是个很好的孩子。”

  宋衍脸色微微一凝,忍不住又看了黎湘一眼。

  这样的情形其实有些诡异而尴尬,他完全不知道如何在这样的氛围之中自处,黎湘整个人却依旧是平静的模样,只是除了眼神有些恍惚。

  安静了片刻之后,于慧站起身来,走到黎湘身边,伸出手来拉起黎湘的手,轻声道:“湘湘,我跟你伯父之所以来,除了是来看看你,还希望能够替易祁……完成他生前的愿望……”

  宋衍闻言,身体微微僵了僵。

  他先前去到公安局,知道了事件的调查结果,也知道了薄氏夫妇前来找黎湘,他立刻就有些吓着了,唯恐薄氏夫妇是来找黎湘的麻烦,因为黎湘的电话打不通,他直接就赶了过来。

  可是没想到薄氏夫妇面对黎湘时,竟然这样平和,甚至还表现出心疼黎湘的模样。

  他心中到底是有悲伤的情绪积聚起来,为了那个他原本很讨厌,最终却还是帮着赎罪的男人。

  他欠了黎湘的,所以想要尽量补偿给黎湘。而如今,他在尽力做出补偿的过程中意外亡故,算不算是最大的补偿?

  是的,一场意外,然而,又不仅仅是意外。

  于慧紧紧握着黎湘的手,低低地诉说:“湘湘,我跟你伯父都知道,是易祁做了错事,是他对不起你……可是这么几年,那孩子……那孩子一天都没有快乐过……他一直想着你,却又不敢回来找你……”

  黎湘的手被她攥在手心,她的手冰凉,黎湘的手同样冰凉。

  “去年,那孩子在美国经历了一场车祸,很危险,可是庆幸并没有出事……也是因为这场车祸,他才终于有了回来找你的勇气……我跟他爸爸都很高兴,如果你肯原谅他,你们能变回从前的模样,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可是太迟了……那个傻孩子,他下定决心得太迟了……因为他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准备要结婚了……他想要争取的,而事实上,他的确争取了,对不对?”

  黎湘双目放空地坐着,杂乱无章的脑海中,忽然有一道声音无比清明起来——

  那是薄易祁的声音,他对她说:“如果你的所求我也能够给你,能不能把这个机会给我?”

  于慧转头抹掉眼角掉落的泪,安静了片刻,才又继续道:“可是你没有给他机会……湘湘,你没有错,是他对不起你,是他回来得太晚,你没有错……”

  “可是老天爷还是不肯放过他,老天爷还是要惩罚他……”于慧的眼泪忽然控制不住地就掉落下来,“湘湘,前段时间,易祁被查出,脑子里有恶性肿瘤……”

  黎湘的手不可控制地抽了抽,却依旧被于慧紧紧抓住。

  “他不肯接受治疗,跑回来找你……不,不是找你,是回来挽救他曾经犯下的错……”

  黎湘忽然艰难地转头,看向了宋衍。

  宋衍悲伤而沉默,察觉到黎湘的视线,抬起头来与她对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

  的确,他知道,从薄易祁再度找上他开始,他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所以才会心软,所以才明知道她不愿意接受的情况下,也依旧选择了帮薄易祁。

  他告诉了薄易祁黎湘这些年发生的一切,给他机会去弥补,也将黎湘最重要的那间房子的钥匙重新交给了他。薄易祁说,他要亲自动手,将黎湘最看重的那幢房子一一重新装饰出来。

  可是……没有人想到他会突然在那里晕倒,意外引发的火灾,也无人能救。油漆、涂料,通通都是易燃物,通通都放在他身边……

  “也许是老天爷都不肯给他赎罪弥补的机会……”于慧已经控制不住地泪如雨下,“可是湘湘,你能不能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之后,原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