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21 薄易祁,我原谅你了
  121 薄易祁,我原谅你了

  黎湘又一次梦见了薄易祁。

  梦里是刚上大学时候的模样,他为了陪她逃课逃得太过分,害得她也被他的辅导员请去谈话。黎湘气他带给自己这样窘迫的经历,决定三天不理他。

  可哪里是说不理就能不理的?这个人缠起人来,真是让人毫无办法。

  因为怕黎湘真的生气,所以他不敢再逃课陪她上课,但是其余时间,依旧像个橡皮糖一样地黏着她。

  早上她一走出宿舍就能看见他,到教学楼短短十分钟的路程他也要一路陪伴;中午黎湘跟室友去食堂吃饭,他却早早地就买好了饭菜占好座位等她;下午她去图书馆自习,这个人恰巧没课,于是也陪在她身边,她看着书,他看着她。

  “湘湘。”安静不了一会儿他就开始毛躁起来,总是趁机偷偷摸她的手,或者在她的耳朵旁边吹风,打扰她看书。

  “薄易祁!”黎湘被他缠得受不了了,低低喊他,“在图书馆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他面无表情地跟她对视了一会儿,忽然又“噗”地笑了起来,“终于肯理我了?既然已经理了,不许再反悔!”

  黎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无赖!”

  “嗯,我就是无赖。”他脸皮厚起来简直惊人,用自己的脑袋去蹭她,“只要湘湘别生气,别不理我,我再怎么无赖都行——”

  她到底还是忍不住破功笑起来,原本决定三天不理的人,这才半天就被他缠得缴械投降了。

  “湘湘,等你二十岁那天,我们就去登记结婚,好不好?”他如愿以偿重新握住她的手,毫不掩饰地问道。

  对面坐着的同学全都齐刷刷地抬起头来看他们,黎湘窘得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下去,火速收拾好自己的书起身就往图书馆外走去。

  “湘湘!湘湘!”他一路追着走出来,最终将她堵在了图书馆外墙的一个角落。

  黎湘又羞又窘,忍不住拿手去掐他,却因为狂跳的心而早已失了力气,掐在他身上也不痛不痒。

  “你怎么张嘴就胡说呢?”她涨红了脸问他。

  薄易祁低头看着她,只是笑,“谁说我是胡说?”

  “怎么不是胡说?”黎湘羞恼,“你好端端的……说什么结婚?”

  “因为我就是这么想的啊。”他坦荡而诚挚地回答,“我早就想好了,只要时间一到,我就娶你。”

  她瞬间心跳更快,全身也更加无力,咬牙回答了一句:“谁答应要嫁给你了?”

  “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薄易祁低笑,“你不早早地把我绑住,就不怕我有一天跟别人跑了?”

  “你跑啊!”黎湘看着他,“跑得越远越好,我才不稀罕呢!”

  说完她就推开他准备走,薄易祁却再度从身后追上来,抱住她低低地笑,“就算我跑到天涯海角,也还是黎湘的人。只要黎湘还要我,就算是去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回来。”

  她转过脸来看向他,“那如果我不要你了呢?”

  他低低叹息了一声:“那一定是我做了天大的错事……如果是那样,湘湘要怎么才能原谅我?”

  “不会原谅你的。”她抬起手来拉住他的衣领,“所以你要记得,千万不要犯错。”

  他蓦地笑出声来,连连点头,“我保证,我发誓,这辈子绝对不会做对不起黎湘的事。因为,如果她不要我了,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

  黎湘熟睡中的身体猛地抽了一下,随后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黎湘伸出手来按亮床头的灯,入目是已然熟悉的别墅卧室,房间里却只有她一个人。

  黎湘抓起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

  她掀开被子下床,裹了件睡袍走到楼下,才发现陆景乔正坐在沙发里和贺川谈事情,两个男人也不知道抽了多少烟,一室的烟味,面前还有好几份摊开的文件。

  听见脚步声,他抬头看了一眼,目光淡淡掠过黎湘很快就又收了回来,对贺川说:“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

  贺川也看见了黎湘,立刻就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又跟黎湘打了个招呼,这才离开了。

  黎湘笑着走下楼来,“今天怎么在家里谈公事啊,很少见哦?”

  陆景乔靠坐在沙发里,长腿交叠,衬衫衣袖微微挽起,领口也放开了两颗扣子,格外慵懒闲适的模样看着黎湘,“你今天睡得挺早。”

  “是啊。”黎湘一面回答着一面走进厨房拿了瓶水,见到他那边烟雾缭绕的一片,便也给他拿了一瓶,走过去递给他,这才道,“可能是前段时间累着了,这两天可真好睡。”

  陆景乔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放到面前的茶几上,这才又问:“没吃晚饭?”

  黎湘一面喝着水,一面有些心虚地笑了起来,“好像没有哦,不过幸好肚子不饿。”

  话音刚落,门铃忽然响了起来,黎湘转头看了一眼,一面嘀咕贺川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一面起身走过去开门,谁知道来的人却是司萍和在陆家厨房里工作的一个阿姨。

  “萍姨,你们怎么会这个点过来?”黎湘微微有些诧异。

  司萍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里的陆景乔,说:“景乔说你不舒服没吃晚饭,叫阿姨给你带点吃的过来,我不放心就一起过来看看。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黎湘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顿晚饭而已,还让你们两位跑一趟,真是太麻烦了。”

  “麻烦什么呀。”司萍拉着她的手往客厅里走,“你老公疼惜你还不好啊?”

  黎湘听了,抬眸看向陆景乔,陆景乔沉沉的目光同样落在她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司萍一走到沙发旁边就皱起了眉头,“怎么这么大的烟味?你这是抽了多少烟?明知道黎湘不舒服,还让她闻这么不健康的味道!”

  说完司萍就自顾自地走到窗边打开了落地窗,让外面的空气流进来,冲淡室内的烟味。

  做完这些她才又回到沙发旁,只是拉着黎湘的手问:“到底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啊萍姨。”黎湘倒是没料到她会这么关心,回答道,“只是有些累,所以早早地睡下了而已。”

  “累?怎么个累法?”司萍又道,“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

  陆景乔听到这句,又看了黎湘一眼,黎湘与他目光相视才猛地反应过来什么,怔忡片刻之后,她轻笑出声来,“萍姨,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怎么知道?去医院检查过了?”司萍却仍旧不死心的样子。

  黎湘微微垂眸一笑,“萍姨,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

  司萍听了,似乎这才终于信了,叹息了一声之后才又安慰道:“没关系,反正你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黎湘听了,没有回答,只是轻轻一笑。

  陆景乔瞥了一眼她有些恍惚的模样,并没有说什么。

  没过多久就有两碗鸡丝面从厨房里端了出来,黎湘没什么胃口,却还是端起碗乖乖吃了起来,陆景乔则先送了司萍她们离开。

  再回到屋内的时候黎湘端着的那碗面也没有缩多少,她却依旧端着碗默默地吃着,几乎是论根挑。

  陆景乔在旁边坐下来,只是看着她吃面的模样。

  黎湘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向他,“你不吃吗?”

  陆景乔并没有回答,却缓缓道:“我要去日本出差几天,你要是想出去走走,可以跟我一起去。”

  黎湘安静了片刻,放下手里的碗来,“我不想去,行吗?”

  陆景乔眉心几不可察地一拧,细看仍是冷淡从容的模样,“我以为你拿假是想散散心。”

  “不用。”黎湘又笑了笑,“只要让我在家里安安静静地待几天就好,懒得出门。”

  “随你。”陆景乔语调平静地回答了一句,随后便站起身来,往楼上走去。

  黎湘安静地又坐了一会儿,盯着那两碗面发了会儿呆,这才站起身来,将两碗都没怎么动过的面端回了厨房。

  第二天,陆景乔果然便出发去了日本,只留下黎湘一个人在家里。

  黎湘的确是没什么多余的事做,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睡觉,睡醒了就吃点东西,看看电影看看书,侍弄一下庭院里的花花草草,日子过得格外清闲幽静。

  假期的最后一天,黎湘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屋子里一如往日地安静,调成静音的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都是宋衍在早上的时候打来的。

  黎湘盯着电话上的日期看了一会儿,没有回拨,只是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她洗了个澡,吹干头发,精心化了个妆,又挑了一件黑色的裙子,这才出了门。

  路过花店,她下车来买了束百合,随后才又继续往目的地出发。

  车子最终在墓园门口停了下来,黎湘捧着花走进墓园,并没有询问任何人,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

  最终,当她在一个面前摆满鲜花的墓碑上看见薄易祁的照片时,她停下了脚步。

  薄易祁的父母没有把他带回香城,而是让他留在了江城,留在了这个他短暂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城市。

  墓碑上那张小小的照片里,他温柔微笑,满目柔情,是她曾经最熟悉的模样。

  岁月好像过了很久,可是看到那张照片,黎湘才恍然惊觉,原来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久。

  这张照片,还是她陪他一起在学校门口的摄影室里拍的。

  那时候他弄丢了钱包,身份证驾驶证学生证通通都要补办,所以去拍了这张照片。谁知道拍照的时候他突发奇想,竟然想拉她一起拍个双人的证件照。

  双人证件照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黎湘当然不肯,拼命逃开,只是躲在远处看着他笑。

  他整了整衣领,说:“没关系,那我拍帅一点,回头把你身份证上的那张丑照p上来,到时候你别哭。”

  黎湘身份证照片没有拍好,简直是大痛,忍不住鼓起脸来朝他瞪眼睛,他却笑得愈发温柔,“咔嚓”一声,英俊的笑容定格。

  一切的一切,都恍若昨日。

  可是偏偏,昨日已逝。

  黎湘在墓碑前站了很久,才缓缓弯腰,将自己的手中的百合花束放了下来。

  随后,她在墓碑前蹲了下来,跟照片里的人安静地对视许久之后,缓缓抬起手来抚上了他的脸。

  “薄易祁。”她低低喊着他的名字,缓缓道,“我原谅你了。”

  没有大悲大痛,只有这么一句,我原谅你了。

  过去种种,如烟而逝。

  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