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28 长得再漂亮,却不会伺候男人,有什么用?
  128 长得再漂亮,却不会伺候男人,有什么用?

  “我?我有什么所谓呢?”黎汐笑了笑,顿了顿却又想起什么一般,“啊,不对,也是跟我有点关系的。毕竟他一死,也就不会再咬着我不放了。”

  黎湘脸色到底还是微微变了变,缓缓看向黎汐,“姐姐,死者为大,你说话还是尊重一些吧。”

  黎汐看着她冷淡下来的眸色,轻笑,“我也不过是说事实而已。”

  话音落,那边陆景乔打发了过来说话的人,转过脸来,黎汐便冲他笑了笑,开口道:“很少见你们出席这样的场合,你们婚后也实在是低调了些,湘湘最近心情不好,你该多带她出来调节调节心情才是。”

  陆景乔听了,转头往黎湘脸上看了一眼,黎湘也很快与他对视一眼,微微一笑,“你看姐姐多关心我,这么久没见都知道我心情不好。反倒是你,每天晚上睡在我旁边,知不知道我心情不好?”

  闻言,黎汐脸色极其不明显地变了变。

  陆景乔拿起酒杯来喝了口红酒,瞥了黎汐一眼,缓缓道:“倒是我疏忽了。”

  “才不是呢。”黎湘微微靠近他的肩膀轻笑低语,“是姐姐太过紧张我了吧。”

  说完黎湘才又看向黎汐,黎汐笑了笑,“是啊,毕竟湘湘是我唯一的妹妹,我当然紧张她。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不会好过,湘湘你不要强撑,有什么不开心要尽管跟自己老公分享才对。”

  “姐姐又知道我没有?”黎湘含笑反问。

  黎汐看看他,又看看陆景乔,两个人坐得很近,加上黎湘又往陆景乔身上靠着,而陆景乔的手臂搁在黎湘坐着的那张椅背上,是接纳和保护的姿态,看起来分外亲密。

  她一时失语,竟忘了要说什么,黎湘却又继续道:“我再不开心都好,总有人是陪着我哄着我的,姐姐不用为我太操心。”

  说完,黎湘微微一抬下巴,往不远处的地方看了一眼,轻笑道:“姐夫心情看起来也不错,姐姐工作那么忙,有时间还是多陪陪姐夫吧。”

  黎汐听了,顺着她的目光回头一看,赫然发现程嘉熙正和一个二线女明星站在一个靠角落的位置说话,言笑晏晏,好不亲热的模样!

  黎汐脸色骤然一僵,回过头来,黎湘却依旧是微微笑着的模样,而陆景乔似乎对她们姐妹之间的交谈没有多大兴趣,已经转头又与旁人打招呼去了。

  黎湘发现她的视线依旧在往陆景乔身上看,才又缓缓开口:“姐姐,疏不间亲,见好就收吧。毕竟这城市里有能力追着你来打的公司,可不止薄易祁那一家。”

  她声音已经微微清冷下来,语调也有些僵硬。黎汐与她对视片刻,勾起一个不明显的冷笑,站起身来走向了程嘉熙所在的方向。

  黎湘没有再看她,又喝了口果汁,将手放进了陆景乔手心,重新往他的方向靠过去,听他与别人聊天。

  陆景乔声色未动,却只是悄无声息地握了握她的手。

  黎湘抬眸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微微一笑,仍旧安安静静的模样。

  不一会儿傅西城也来到了这一桌,而与他同来的竟然是思唯。

  思唯一看见他们,连陆景乔也顾不上,只是跟黎湘打招呼:“湘湘,你们来得好早呀。”

  黎湘看了她和傅西城一眼,还没开口问什么,思唯已经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来,主动说道:“一个人参加婚礼最没意思了,所以我拉了傅西城来陪我。刚好你跟四哥也在,那我就不怕寂寞啦!”

  黎湘听了,淡淡一笑,抬眸与傅西城对视一眼,却意外地发现傅西城看她的眼神不再是从前的厌恶冰冷,而是有些复杂难辨。

  黎湘只当没有瞧见,傅西城不由得又多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

  都知道他跟陆景乔交好,因此很快有人将陆景乔另一侧的位置让给了他,傅西城刚一坐下,就有一个英俊邪气的年轻男人搂着一个水蛇腰的漂亮女人走了过来,颇为随意地跟陆景乔和傅西城打招呼。

  思唯一看见那人就有些厌恶地皱起了眉,下意识地就去找蒋程程会不会出现在这里,随后她才想起,以蒋家如今的身份地位,蒋程程只怕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想到这里思唯不由得松了口气,没想到收回视线的时候,那个叫慕慎希的男人竟然已经在这桌坐了下来,还勾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跟她打招呼:“陆思唯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思唯冷冷淡淡地一笑,慕慎希也不生气,偏了头看向黎湘,“这位一定就是陆太太了?真人果然跟照片上一样漂亮。”

  黎湘第一次见他,起身与他握了握手打招呼。

  思唯全程紧盯着她跟慕慎希握在一起的手,眉头皱得很紧。刚好旁边有送毛巾的侍者经过,思唯立刻喊住他,要了一张毛巾,等到黎湘一坐下,她连忙将毛巾递到了黎湘手边,“湘湘,擦擦手。”

  黎湘看她一眼,接过毛巾乱来说了声“谢谢”。

  慕慎希看着思唯眉头紧锁的模样和黎湘平静冷淡的模样,眼中意趣更浓。

  喜宴很快正式开始,思唯全程都只顾着跟黎湘说话,吃东西的时候也格外照顾黎湘的口味,一副完全以黎湘为中心的模样。相反黎湘只是安安静静地接受,并没有太大反应,似乎还显得有些冷淡,思唯却也是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陆景乔也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幅不太正常的情形,什么话也没说。

  晚宴刚刚进行到一半就有几个两三个公子哥走过来约牌局,刚好主人家也过来招呼,力邀他们赏光多玩一会儿,陆景乔也就很给面子地答应下来。

  于是晚宴过后,一群人转战包间,打牌的打牌,唱歌的唱歌,思唯则陪着黎湘坐在沙发里吃水果聊天。

  说是聊天,黎湘的话却很少,基本都是思唯在说,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务求不会冷场。

  眼见着打牌那边热闹,思唯忽然又想起什么来,爆料一般地跟黎湘说:“我告诉你,傅西城跟我说我四哥每次打牌准数钱,这些人真是……拿我四哥当冤大头了是不是!”

  “为什么?”黎湘倒是不怎么相信陆景乔会是总输钱的主,便问了一句。

  思唯叹息了一声:“还不是因为他在国外待了十年?在那边谁陪他打牌啊?他根本就打不好,不输给这些人才怪!”

  说完她忽然又起了看热闹的心思,拉了黎湘过去观战,“走,看看他输了多少。”

  牌桌那边有好几个观战的男女,倒也热闹,思唯一拉着黎湘走过去,就看见陆景乔抓起一手烂牌,她立刻嫌弃地朝黎湘瘪了瘪嘴,黎湘只是淡淡一笑。

  陆景乔也是格外平静从容,一手烂牌仍是云淡风轻地模样,随手打了一张出去。

  慕慎希坐在他对面,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女人,笑了一声:“上次陆先生是心情不好给我们大家散钱来了,今天看样子是要大杀四方啊。”

  陆景乔没有回答,旁边倒是有人抢着起哄:“没这道理!陆太太都来助阵了,这情场和赌场还有双得意的好事不成?”

  “怎么没有?”慕慎希说,“女人哪,是很神奇的动物,永远能带给男人意想不到的影响。”

  他身边坐着的女伴立刻朝他怀中拱了拱,撒娇调笑,“那我带给你什么影响啊?”

  慕慎希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脸,回答:“那就要看你让我输钱还是赢钱了,要是输钱,那可就——”

  他故意没有说完,那女人顿时在他怀中撒娇得更加厉害,旁边有人笑道:“陈小姐这么漂亮,慕少哪舍得!”

  慕慎希咬着香烟,眼帘淡淡一掀,状似无意地瞥了一眼陆景乔身后的两个女人,语气格外不正经,“这女人吧,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得会伺候男人!只要能在床上把男人伺候舒服了,长得差点有什么关系?要什么我都会给!相反,长得再漂亮,身材再好,却不会伺候男人,有什么用?这样的女人,给你你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