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29 两种女人,你肯定是第二种……
  129 两种女人,你肯定是第二种……

  慕慎希说完这番话,在场众人顿时哗然,有人鼓掌大笑,也有人浅笑不语,还有人瞬间就沉了脸。

  思唯就是现场唯一沉下脸来的一个。

  她从小是大家小姐,交往的人也都是有修养的世家子弟,什么时候听过这种不堪入耳的话,而且还是侮辱女性的!

  她脸色瞬间就变得很难看,很后悔拉黎湘过来听到这种话,偏偏在场好几个女人还笑得格外妩媚得意,思唯越看越火大,忍不住狠狠怒瞪了慕慎希一眼,拉着黎湘扭头就走。

  黎湘神情一如起初,仍旧是淡淡的,并没有什么反应。

  转身之际还听到慕慎希问陆景乔,“陆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哎哎哎,这事陆四少可没有发言权呐!”有人起哄,“谁不知道陆四少娇妻在怀,恩爱美满啊!况且陆少夫人还在这儿呢,你们说这些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慕慎希说,“这话啊,也就那些不会伺候男人的女人听了才会不高兴,你们说是不是?”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之中,陆景乔摸起一张牌来,拿下口中的香烟,将面前的牌一推,“自摸。”

  “喔哟哟!看来慕少说的话是有道理啊!果然是春风得意,手也顺啊!”

  慕慎希看着陆景乔手里那把牌,毫不在意地笑着丢过去筹码。

  思唯坐回沙发里,气得脸都绿了,“这什么人啊!满口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东西!我哥他们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的!”

  黎湘拿了杯鸡尾酒,浅浅抿了一口,淡淡道:“生意场上,当然什么人都有。”

  “呸!”思唯气得狠了,忍不住骂道,“无耻下流的臭流.氓!”

  黎湘听了,缓缓靠坐进沙发里,只是看着思唯淡淡地笑。

  思唯这厢正在骂人,一抬头看见她冲着自己笑,顿时怔了怔,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控制不住,“湘湘,你笑什么啊?”

  “没什么啊。”黎湘移开视线,“只是觉得你这么生气,挺有意思的。”

  “你难道不生气吗?”思唯说,“那人嘴巴多脏啊!臭男人!”

  黎湘目光平和地落向远方,缓缓道:“我啊,还好,不怎么生气。”

  思唯咬了咬唇,随后才又道:“那是你可以不拿他的话当回事,我可不行!我看见那人、听见他的声音就来气!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黎湘摇了摇头,“我想休息一会儿,懒得动了。”

  “那我出去透透气。”思唯实在是觉得这里面待不下去,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黎湘倚在沙发里,一个人慢条斯理地吃了几块水果,忽然就看见牌桌那边传来动静,随后慕慎希往这边走了过来。

  “陆太太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陆小姐没陪你吗?”慕慎希看见黎湘,低笑着问了一声。

  黎湘抬眸看他一眼,缓缓笑道:“我不一个人,慕先生也舍不得从牌桌上抽身啊。”

  慕慎希听了,忽然扬声笑了起来,笑过之后才又深深看了黎湘一眼,“陆太太还真是与众不同,难怪陆先生会这么喜欢。”

  黎湘听了,目光往牌桌那边瞟了瞟,很快又收回了视线,端起酒杯来敬了慕慎希一下,“我是不是与众不同,对慕先生你来说一点也不重要不是吗?祝你好运。”

  慕慎希又看了她一眼,这才径直往门口的方向走去,拉开门之后,消失在了门外。

  思唯正在这层楼的空中花园里散步,一面走一面忍不住踹地上的小石子,依旧腹诽着刚才那个嘴脏的臭男人。

  正腹诽得起劲的时候,她却忽然听到“叮”的一声,抬起头来循声看去,忽然就看见了那个该死的臭男人。

  他正倚在空中花园的入口处,刚刚点燃了一支烟,指间把玩着刚刚熄灭的打火机,似笑非笑地看着思唯,“一个人躲这里干嘛呢?不会是在想我吧?”

  思唯实在是骂不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只是狠狠地瞪着他,如实说:“对不起,我是在骂你!啊,不对,我不该说对不起,因为你该骂!”

  “啧啧啧。”慕慎希叹息了一声,“女人啊,真是没良心的动物……我一心为你,你怎么反倒回过头来骂我?”

  思唯顿时更加生气,“你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一心为我了?你嘴巴那么脏难道不该骂?”

  慕慎希依旧倚在那里,眸子里满是风.流邪肆,“我之所以说那些话,还不是为你抱不平?”

  “少胡说八道!”思唯恨不得能揍他,控制不住地捏起了拳头,“好端端的,我要你为我抱什么不平?”

  “黎湘不是吗?”慕慎希站直了身体,缓缓走进了空中花园。

  思唯原本是要退开的,可是忽然听他提到黎湘,不由得就顿住了脚步,一直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

  慕慎希在她面前站定,他个子很高,饶是她穿了十厘米的高跟鞋,他仍是垂下视线来看她的,嘴角噙着暧昧的浅笑,“如果不是看到你对她那么殷勤,她却对你冷冰冰的样子,我何必说出那样的话来,让你不高兴?”

  “她对我冷冰冰关你什么事!”思唯抬头怒瞪向他,“你说那种恶心的话又关她什么事?”

  慕慎希看着她清澈的眸子,忍不住又啧啧叹息了两声,随后才又开口:“我之所以说那些话,不就是为了帮你报仇,故意说给她听,来刺激她、打击她的么?”

  思唯愣了片刻,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有病?黎湘为什么会被你那种话刺激到?”

  “为什么不会?”慕慎希眼中笑意更浓,“她不就是我话里说的那种女人么?”

  思唯不由得再次怔住,开始回想他刚才说过的话。

  他刚才好像说过两种女人,一种是会伺候男人,但是长得差点的女人,黎湘显然不在这个行列;而另一种——

  思唯脸色赫然一变,“你胡说!”

  “凭什么说我胡说?”慕慎希偏头笑着问她。

  思唯脑子有些混乱,盯着面前这张英俊却邪气的脸看了许久,才又开口:“黎湘不可能跟你有关系,你不可能会知道她什么事,你就是胡说八道!”

  “唔,她的确不可能跟我有什么关系。”慕慎希忽然抬起手来,在思唯下巴上轻轻一勾,“我说过,我对那种长得漂亮,却不会伺候男人的女人没兴趣。”

  思唯被他这个动作刺激得不轻,一把打开他的手,“你放尊重点!”

  慕慎希低低笑了起来,思唯又气又恼,转身就要走,他却又喊住了她,“一个是你的好姐妹,一个是你的哥哥,你真的不想知道他们之间存在的问题么?”

  思唯咬了咬牙,终究还是又一次转过头来看着他,“就算我哥跟黎湘之间有问题,你又怎么可能知道?你躲在别人床底下偷听了?”

  “哪用偷听。”慕慎希重新走到思唯面前,笑容里面色气满满,“我见过多少女人,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哪种女人不会伺候男人,而哪种女人肯定会将男人伺候得舒舒服服——”

  话音未落,他忽然猛地伸出手来勾住思唯的腰,将她纤细的身体贴向自己,低笑着在她耳边暧昧低语:“比如你,肯定是个尤/物——”

  思唯猛地一僵,抬眸盯着面前这个不知所谓的男人看了一会儿,下一刻,她忽然抬起脚来,取下自己脚上的高跟鞋,扬手就朝面前这个男人头上砸去——

  慕慎希眼疾手快,先她动作两秒松开她,而后退开一步,轻松躲过她的攻击,仍是含笑看着她。

  思唯气得身体都在发抖,“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乐意奉陪。”慕慎希缓缓道,声音愈见邪肆,“我愿意每天晚上躺在你身下,任你为所欲为。”

  思唯猛地将自己手里的高跟鞋砸向他,转身就走。

  慕慎希却轻松将那只狠狠砸过来的高跟鞋接在手中,掂量了几下,低笑道:“原来喜欢角色扮演么?那么灰姑娘,我会重新将水晶鞋穿回你脚上的。”

  思唯的背影逃也似的消失在走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