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36 他坚实的怀抱,很沉,却也很暖
  136 他坚实的怀抱,很沉,却也很暖

  “我也觉得四哥变化好大。”思唯说,“总觉得好像已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知道他跟黎湘在一起的时候我多吃惊啊,总觉得是两个八竿子都扯不到一起的人。不过现在,又隐隐约约觉得他们俩好像是有什么地方是相似的。”

  “真正八竿子扯不到一块也就不会在一起了。”司萍说,“其他都没什么重要,最重要的就是他们两个人相亲相爱,好好过日子。”

  思唯“嗯哼”了一声,又说:“我就盼着四哥对黎湘好,这会儿见到他对黎湘是真心的,我也就开心啦!”

  “你呀,一门心思的就知道黎湘,可是我看黎湘那孩子——”

  思唯立刻紧张起来,“黎湘怎么了?萍姨你不是也一直觉得黎湘很好吗?”

  “好是好,就是性子太淡了。好像对谁都是笑着的,可是一点也不让人觉得亲热。”司萍说,“你看你对她这样,她不也还是那个样子吗?”

  思唯安静了一会儿,低声说道:“那不怪她,是我曾经对不起她嘛。我知道她以前是什么样子的,所以她现在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觉得她是好的。”

  陆景乔没有再听下去,走到酒柜旁边取了一瓶酒和一只酒杯,转身回到了小楼。

  他踏着寒凉而寂静的夜色回到小楼,在起居室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脚边依旧是散落的衣衫裙裤,他独坐在沙发里,一瓶酒,一盒烟,静默无声地消弭时光。

  时而清醒,时而混沌。

  过去那十年的清冷孤寂便在这精神混乱的片刻趁虚而入,祯祯画面,如电影回放般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他很少思及过去,是因为不愿意想起。

  他用十年孤清将自己磨炼成一个没有冷情冷性,没有弱点的人,却在这半盒烟、一瓶酒的时间里将自己重新拉回过往的那段岁月。

  往事并不如烟,在那样孤冷的漫长岁月里,长夜难眠,也只有烟酒陪伴。

  而如今,他身边有了一个女人,一个因他一时意气而出现在他身侧的女人。

  同样孤清的漫漫长夜,那个女人是不是也曾如他一般,难以成眠?

  陆景乔喝完一整瓶酒,又含着烟独坐许久,才终于起身来回到了卧室。

  卧室大床上,黎湘用一贯的姿态熟睡着——背朝着这边,侧身而卧。

  陆景乔盯着她盖在被子里却依旧单薄的身影看了许久,才缓步上来。

  躺到床上的同时,他伸出手来抱住了黎湘,半个身子几乎压在她身上。

  熟睡中的黎湘几乎瞬间就醒了过来,尽管疲惫,却还是清醒地感知到了什么。

  “四哥?”她低低喊了他一声。

  “吵醒你了?”陆景乔的声音很低,就响起在耳边,随后却是道,“继续睡。”

  黎湘感觉到他坚实的怀抱,很沉,却也很暖。

  可是她身体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僵硬了几分,察觉着他洒在自己颈后的温热呼吸,她纵使再疲惫,终究也是睡不着了。

  而陆景乔在酒意侵袭之下,却渐渐陷入了沉睡之中。

  黎湘身子僵硬地躺了一夜,到天快要亮时才终于有些扛不住,小睡了一会儿,却也睡得并不踏实,模模糊糊间,总还是留有一丝清醒的理智。

  陆景乔在早上六点半的时候准时被生物闹钟叫醒,渐渐清醒过来的时候,一低头就看见了自己怀中抱着的女人。

  陆景乔一醒来,黎湘几乎立刻就跟着醒了过来,可是她并没有睁开眼睛,纤长的睫毛依旧覆着眼睛,仿佛仍旧熟睡着。

  陆景乔盯着她光洁莹润的容颜看了许久,才终于缓缓松开她,起身下床,走进了卫生间。

  黎湘终于睁开眼睛来的时候,半边身体已经处于麻痹的状态。

  窗外隐隐可见灿烂的阳光,她盯着那一片明亮的窗帘看了许久,等到麻痹的身体渐渐恢复,才终于坐起身来。

  转头看时,大床上原本属于她的这一边清晰地留下两个人睡过的印记,而另一边虽然也有些凌乱,枕头却是平整的。

  黎湘有些发怔地盯着那样的印记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下了床。

  极致的疲惫之后几乎一夜没睡,黎湘的脑子也有些昏昏沉沉,陆景乔占着房间里的卫生间,她便去了外面。

  拧开花洒的时候黎湘将水温调得很低,几乎没有暖意的水珠从花洒里喷出,刺激着她的肌肤,也刺激着她有些昏沉的大脑,终于让她一点点地恢复了所有的理智。

  黎湘静静站在水帘底下,心底隐隐叹息了一声,最终才抹了一把脸,关上了花洒。

  她擦着头发回到卧室的时候,陆景乔已经穿戴好,正站在床头将腕表戴在手上。

  黎湘不免多看了一眼,陆景乔也正好转身看她,捕捉到她的视线,忽然说了一句:“你送的那只不在这边,改天再戴。”

  黎湘一怔,片刻过后才又笑了起来,“随你喜欢呀。”

  说完她便擦着头走进了衣帽间,等她吹干头发化了淡妆换了衣服从里面走出来,陆景乔却还坐在沙发里翻着一本杂志。

  “今天不赶时间么?”黎湘忍不住轻笑着问。

  “不赶。”陆景乔看她一眼,说,“吃了早餐再说。”

  “好啊。”

  两个人一起过去主楼那边,早餐刚刚摆上桌,陆正业夫妇也正好下楼,便坐在一起吃了早餐。

  虽然餐桌上有四个人,可是却没什么话说,陆正业一面翻着报纸一面吃着早餐,陆夫人则问了黎湘两句关于公关公司项目进展的话题,跟陆景乔反倒像是没什么说的。

  而陆景乔兀自安静地吃着东西,似乎一点影响也没有。

  吃到中途黎湘忽然接到石碧琪的电话,说是有个问题需要她去客户公司确认一下,她答应下来,挂了电话才对陆景乔说:“我要去客户公司,不跟你一起出门啦!”

  “嗯。”陆景乔淡淡应了一声,随后才道,“晚上南区有一家餐厅开业,邀请我们去试菜,下班在公司等我。”

  这也算是应酬之一,只是他们两个结婚以来,好像还没有像这样两个人单独在外面吃饭的机会,因此黎湘还是怔了怔,随后才回答道:“好啊。”

  陆夫人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一眼,陆正业仍旧低头看着报纸,清清冷冷的氛围,好像丝毫没有“家”的气息。

  吃过早餐黎湘便独自乘车前往客户公司,车子刚驶入市区就陷入了堵车大队之中,黎湘靠坐在后座,只是盯着车窗外的景致出神。

  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闪过的似乎总是昨天晚上发生过的情形——比如陆景乔飞车驶到她撞车的地方,比如他在夜里抱着她沉沉入睡。

  很久之后车子仍在龟速前行,黎湘忍不住摸出手机来,翻到宋衍的名字,给他编辑一条信息,正准备点发送,却又住了手。

  眼下宋衍也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她不过有一些小小的困惑,尚不确定,实在不该去烦他。

  黎湘安静了片刻,将那条信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除,重新看着窗外走起神来。

  这一天的工作忙而不乱,只是到了下班时间仍旧有工作没有搞定,正是项目的紧要关头,加班是难免的。

  黎湘正准备打电话给陆景乔说一声,忽然就听到办公室的前半部隐隐***动起来,再抬起头来时,陆景乔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朝她的位置走来。

  她一时有些怔忡,自从她来这家公司上班以来,虽然两个人时常都会一起上下班,可是都会在楼下的车子里分散汇合,他从来没有上来过。

  周围同事纷纷朝他打招呼,陆景乔点头应过,径直走到她面前,“还不收拾东西?”

  “我……”黎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摊开的文件,“正准备跟你说还要加班。”

  话音落,她身后办公室的门忽然打开来,石碧琪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行啦,今天这班交给我来帮你加,你下班吧。”

  黎湘微微有些愕然,面对着大神一般站在那里的陆景乔,她终究还是笑着站起身来,收拾自己桌上的文件递到了石碧琪手中,“那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