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41 四哥,我好不了怎么办?
  141 四哥,我好不了怎么办?

  陆景乔看着她没说话,黎湘顿了顿,忽然又抬起头来,轻轻在他唇上印了一下。

  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陆景乔却似有感应一般,终于还是伸出手来托住了她的腰。

  黎湘又傻笑了两声,还准备去吻他的时候,陆景乔紧了紧她的腰,制止了她的动作。

  “黎湘,你安静一点。”他声音微微有些冷,隐隐透着一丝紧绷。

  黎湘撇了撇嘴之后,低低回答了一声“哦”,随后便安静地靠在他怀中,不再说话。

  陆景乔再低下头来看她的时候,她仿佛已经睡着了,垂下的眼睑被长长的睫毛覆盖,安静而美好的模样。

  陆景乔低头看了她一会儿,终究是移开视线看向了窗外。

  黎湘的确是又困又累的,前一天晚上她就完全没睡,今天又折腾了一整天,再加上几瓶啤酒在腹中发酵,很快让她陷入了半清醒半迷糊的睡眠当中。

  然而当车子停下,陆景乔抱着她下车的时候,她还是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陆景乔已经抱着她进了屋,正朝楼上走去。

  黎湘缓缓抬起眼来,陆景乔正好也低下头来看她,四目相视之下,她忽然又笑了笑。

  陆景乔很快抱着她回到了卧室,将她放到了大床上。

  她横躺在大床上冲着他笑,陆景乔站在她面前沉沉与她对视片刻,终究还是俯身下来,覆在了她身上。

  黎湘顺从地微微抬起头来,迎上了他落下来的吻。

  她是不清醒的,这种不清醒的状态以前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陆景乔并不知道她在这样的状态下会有什么表现,却还是按照以往一步步地进行着。

  可是当他的手探入她裙内的时候,黎湘的身体还是僵住了。

  他沉眸看她,她也看着他,片刻之后,她缓缓笑了起来,低声喊他:“四哥。”

  陆景乔没有回答,手上略微一动,她身体僵硬地更加厉害。

  他终究是再一次顿住。

  黎湘却反而伸出手来抱住了他,并且仍然是笑着的,“这么久以来,四哥是对我最好的男人。我这个样子,四哥都没有嫌弃我——”

  陆景乔看着她,缓缓抽回了自己的手。

  “如果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四哥会一直不嫌弃,一直对我好吗?”黎湘笑着问。

  陆景乔与她对视着,依然没有开口。

  她继续缓缓开口:“四哥对我好,我真的感激,好感激……我也希望能够倾我所有来回报四哥……四哥想要什么,我都愿意给……可是,我好不了怎么办?”

  “黎湘。”陆景乔忽然低低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笑了笑,目光再次迷离起来,低低地重复:“我好不了……四哥,对不起,我好不了……”

  陆景乔微微眯了眼,看着她逐渐迷离困倦起来的神情,眸色愈发沉晦。

  黎湘却在这样的呢喃之中缓缓闭上了眼睛,渐渐睡了过去。

  这天晚上她睡得很好,两天两夜的休息时间集中在这一夜,加上酒精的催眠作用,她一觉睡到天亮,连梦都没有做一个。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八点钟,身边的陆景乔早就已经不见人影。

  她起身洗漱换衣,下了楼,只有她的司机还在等她。

  “太太。”司机对她说,“陆先生七点半的时候已经出门了。”

  黎湘点了点头,并没有多问什么。

  到达公司的时候自然已经迟到了,而比她更迟的思唯大小姐则干脆一整个早上都没有出现。

  黎湘精神抖擞地工作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被同事拉去隔壁大厦新开幕的公司餐厅吃饭。虽然那是陆氏的员工餐厅,不过因为她们的公司是陆夫人手底下经营的,陆夫人顺便就给了公司员工同样的福利。

  “听说餐厅总厨是特意从广城聘请的,东西可好吃了,再加上又是员工福利,所以定价也非常实惠。”

  同行的同事一边走一边兴致勃勃地聊天,而黎湘落后两步,看着思唯刚刚给自己发过来的两个头痛的表情。她正考虑着要怎么回复的时候,忽然听见前面同事纷纷开口喊人:“陆先生。”

  黎湘蓦地抬起头来,正对上陆景乔深不见底的眼眸。

  他身后除了贺川,跟着三五个高层模样的人,看起来应该是要出去吃饭的,可是气压却莫名有些低沉。

  黎湘在同事们暧昧的眼光中笑着迎上前去,“午餐时间,你们出去吃饭吗?听说今天公司餐厅新营业,怎么不去试试呢?”

  “去新区开会。”陆景乔沉沉看了她一眼,淡淡回道。

  “那午餐吃了吗?”黎湘连忙又问。

  陆景乔没有说话,贺川连忙代为回答:“去新区的交通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们提前出发,到了那边再吃午餐。”

  黎湘听了,便笑着叮嘱他:“忙归忙,不要伤了身体。那我先去餐厅吃饭啦!”

  陆景乔淡淡一阖眼,黎湘这才松开他的手,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陆景乔带着自己身后的几个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司。

  新区的会议有好几家大公司参与,傅西城也带着手下的精英出席,尽管名义上是竞争对手,但他还是跟陆景乔坐在了一起。

  多年老友,傅西城一坐下来就察觉到气场不对,看了陆景乔一眼,再看一眼陆景乔带过来的人,个个都是一脸严肃,便忍不住问:“怎么了?这个政府项目有这么重要吗,瞧你手底下的人一个个紧绷的样子?”

  陆景乔指间夹着香烟正翻阅着会议议程,闻言抬眸看了一眼,很快又一言不发地收回了视线。

  傅西城很快就察觉到问题其实是出在自己身边这人身上,“谁招你了?”

  陆景乔推开手边的文件夹,转头看了他一眼,“这种无聊的破会也要亲自出席,你不烦?”

  傅西城闻言笑了一声:“这是政府项目,无论怎么样,面子总是要给的。不过要是为着这样的小事不高兴,不像你陆景乔的作风。”

  陆景乔抽着烟,没有回答。

  傅西城深知他的秉性,也不再多问,只是说:“晚上一起吃饭,放松放松。”

  一个冗长的会议下来已经是下午五点,离新区最近的会所就是“四季”,傅西城与陆景乔上了同一辆车,吩咐司机前往。

  陆景乔一下午已经抽了小半盒烟,去“四季”的路上依然是烟不离手,傅西城忍不住皱眉,“你这烟抽得好像越来越凶了。”

  陆景乔勾了勾唇角,没有说话。

  到“四季”时客人还很少,刚刚做好工作准备的宋衍亲自出来迎接,眼角和唇角的瘀伤犹在。

  陆景乔冷冷扫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傅西城看他一眼倒是乐了,“宋经理这是怎么了?哪路客人打架殃及池鱼?”

  “小事一桩。”宋衍忙道,“陆先生傅先生里面请。”

  两个人坐进平时经常坐的兰阁,菜式都交给宋衍去安排,傅西城只是格外嘱咐了多开两瓶酒。

  宋衍很快下去安排,陆景乔神情似乎没什么变化,眼眸却似乎更加深冷,松了松领带,走到了露台抽烟。

  傅西城看得出他心头有事,也不烦他问他,宋衍送了酒上来的时候,他便让宋衍安排到露台。

  天气晴好,露台上凉风习习,倒是个好地方,宋衍依言将酒菜都布置到了露台,并且亲自给两个人倒酒。

  陆景乔沉眸抽着烟,唯有在宋衍将酒杯递过来的时候才抬眸看了一眼,这一看,目光忽然就落到了宋衍的手腕上。

  傅西城本就注意着他,见他目光倏然凝住,不由得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便看见了宋衍手腕上露出的一款手表。

  “宋经理的表不错。”傅西城忽然开口道,“好像是本季新款?”

  宋衍神情一僵,原本正在伸手将酒杯摆到傅西城面前,这会儿竟控制不住地将手往回缩了缩。

  再抬起头来时,便只见陆景乔正平静地看着他,眼神格外深邃悠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