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42 陆景乔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温和包容,与人为善
  142 陆景乔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温和包容,与人为善

  宋衍不傻,傅西城提到他的表的瞬间他就想起了黎湘买的另一只表,那一刻,他心里又是责怪自己大意,又是祈求陆景乔不要看到他手上这只表。

  可是当他抬起头对上陆景乔视线的时候,宋衍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完了。

  在此前知道了他跟黎湘是好友关系之后,每每面对着陆景乔,宋衍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压迫感。明明这个男人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动作,他偏偏就是会浑身不自在地难受。

  而此时此刻,这种感觉更甚。

  陆景乔肯定看见了他手上这只表,并且心里可能已经有了某种怀疑。

  宋衍瞬间只想剁了自己的手远远地扔掉,可是眼下的情形,他却只能硬着头皮开口:“是,上次逛街偶然见到,觉得喜欢,便买了下来。”

  傅西城闻言淡淡一笑,“眼光不错。”

  “谢傅先生称赞。”宋衍站起身来,又看了陆景乔一眼,这才缓缓道,“二位慢用,有什么需要招呼一声就行。”

  “去吧。”傅西城说了一句。

  陆景乔倚在沙发座椅里,已经收回了落在宋衍身上的视线,只是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宋衍点了点头,匆匆转身而去。

  傅西城这才笑着看向陆景乔,“你盯着他那只表干什么?有问题还是有兴趣?”

  “没什么。”陆景乔淡淡开口,“只是那个品牌的亚洲代理权在陆氏旗下的公司,所以多看了两眼。”

  傅西城只觉得他声音已经又清冷了几分,却并不多问,只是端起酒杯来,“先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喝酒吧。”

  宋衍走出兰阁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背上仿佛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他推门走进一个没有人的小包间,解开西装外套,坐在沙发里静静沉思起来。

  从昨天晚上黎湘所说的情形来看,陆景乔已经是真正地接受黎湘了,无论是出于爱情或是其他什么原因,他肯定是打心里认同了黎湘作为他妻子的身份,所以才会主动提出生孩子这样的事情。

  而眼下,他作为黎湘关系最要好的异性朋友,偏偏手上还戴着跟黎湘送给陆景乔的同款手表,作为一个男人,只怕没办法不想太多。

  而如果是这样,黎湘将会面对什么?

  宋衍心思乱得不行,摸出手机来就打给了黎湘。

  黎湘不知道在干什么,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宋衍一直听着“嘟”声自己断掉,倒是缓缓地冷静了下来。

  如果陆景乔因为这只手表跟黎湘之间生出嫌隙,只怕还是黎湘求之不得的情况吧?

  世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黎湘,此时此刻黎湘心里怎么想,他再清楚不过。

  从几年前那几乎被全世界抛弃的境遇中一路走来,黎湘此生所求已经变得再简单不过。她没有心力,也不会再让自己重新去投入任何一段新的感情,哪怕是亲情、友情她都可以放弃,更何况……爱情?

  那对她而言,只怕是此生都不会再去触碰的***。

  所以面对陆景乔的时候,她应该是很困扰的吧?不能接受,因为早已心如死灰;也没办法拒绝,因为她还要依照跟陆老爷子之间的约定,做够一年的陆太太。

  而如果能让陆景乔主动退让远离,是不是最好的方法?

  宋衍有些出神地坐在那里想着,一颗原本忐忑不定的心竟缓缓地放了下来。

  如果不会有别的麻烦,那这样的状况也没什么不好吧?

  如果不会有别的麻烦——宋衍心头正祈祷一般地反复念着这句话,手机忽然猛地响起,惊得他瞬间回神。

  他几乎看也没看地接起电话,本以为是黎湘,谁知道那一头却传来总经理的声音:“宋衍,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宋衍猛地一僵,又将手机拿开看了一眼,心头猛地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而在抵达总经理办公室之后,这阵预感成了真。

  太快了,这结果到来得速度简直让他猝不及防,他真是还没想到这样的后果,它就已经来了。

  宋衍坐在总经理办公桌的对面,手里捏着总经理给他的一个厚信封——那是补给他的工资。

  他脑子里一片混沌,从接过这个信封的时候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炸开了,爆炸的瞬间他想到太多太多——散尽家财的父母、过两天就要参加高考的妹妹、毫不犹豫地拿出全副身家来帮他的黎湘……

  而他却在这样的情形下丢了工作——屋漏偏逢连夜雨么?

  宋衍有些想笑,努力了许久,终究还是挤出了一丝苦笑。

  经理陈康算是一直提携照顾他的前辈,见他这样的模样,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你说说你,这两年什么样的客人没招待过?怎么就得罪了那样的人物呢?虽然是拿着开错酒这样的小事来当借口,可是上面发了话,我有心想保你也保不住啊。”

  “我明白。”宋衍回过神来,低低应了一声,随后又笑了笑,“这两年多谢您的照顾,我也就不给您多添麻烦了。”

  陈康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什么,你还年轻,外面大把有前途的工作等着你去做,不要太忧心。”

  宋衍扯了扯嘴角。

  如果是从前,他的确不必忧心。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关口?

  很快他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私人物品,在一众同事震惊诧异的追问中离开了“四季”。

  离开的时候,兰阁里依旧酒香弥漫。

  *

  黎湘晚上跟同事聚餐,一直到回家查看手机时才看见宋衍的未接来电,于是立刻给他回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来,宋衍喊了她一声,黎湘却只听到背景里的广播声音。

  “你在机场?”黎湘诧异地问,“今晚没上班吗?跑机场去干嘛?”

  宋衍轻笑了一声,说:“想回家看看。”

  “这么突然?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黎湘说。

  “这不是跟你说了么?”宋衍说,“过两天不就是高考了么?我担心小妹有心理负担,也准备回去陪她参加完高考。”

  黎湘却瞬间就起了疑心。

  昨天晚上他们才见过面,如果他要回家这么几天,那么势必要提前拿假,那么昨天晚上他不可能不说。

  “宋衍。”黎湘很认真地喊了他一声,“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宋衍安静了许久,才又开口:“湘湘,今天你老公看见了我手上戴着的手表,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对你怎么样,总之你心里要有个数。”

  黎湘瞬间安静了下来,片刻之后,她才又缓缓开了口:“所以你被炒了是不是?”

  宋衍只是笑了一声。

  黎湘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对不起宋衍,是我太大意了,我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层——”

  “湘湘,你跟我之间不用说对不起。”

  黎湘按着额头坐在沙发里,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了,我要上飞机了,到家了再跟你联络。”宋衍说到这里,顿了顿,却忽然又补充了一句,“湘湘,不要为了我去求他什么。”

  好一会儿,黎湘才笑着回答了一句:“我又不傻。”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陆景乔真的是因为她的原因而出手对付宋衍,那么她越是为宋衍说话,只怕越会得到反效果。黎湘没想过要干这样的事,可是也正是因为没法这样做,她心里更是觉得难受。

  “那我就放心了,剩下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黎湘挂掉电话,平躺进沙发里,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有些怔忡。

  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陆景乔的狠绝,或许是因为那只手表,又或许手表只是一个导火线——

  可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似乎都是在告诉她,陆景乔其实真的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温和包容,与人为善。

  而他独独给予她的包容与爱护,又是因何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