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52 黎湘,我给过你机会了
  152 黎湘,我给过你机会了

  最终黎湘回到家里的时候,空空荡荡的家仍跟她每天回来的时候一样,冷清无声。

  可是陆景乔既然说了今晚要好好谈谈,他一定会回来。

  想到这里,黎湘放下手袋,解开外衣就走进了厨房去给陆景乔煮咖啡,也顺便给自己泡了杯茶解酒。

  她正端着自己的绿茶站在料理台边看着运作的咖啡机时,外面忽然就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黎湘立刻走到门口一看,果然看见了刚刚进门的陆景乔。

  陆景乔也很快看见了她,依旧是云淡风轻的一瞥。

  黎湘笑了笑,“你回来啦?我在给你煮咖啡,马上就好。”

  陆景乔走到客厅沙发里坐下,习惯性地又给自己点了支烟。

  黎湘端着咖啡走出来时他手里的烟刚抽到一半,她将咖啡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随后在他旁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陆景乔看了那杯咖啡一眼,没有伸手拿,反倒靠进了沙发里,只是看着她。

  黎湘一时有些拿不准该怎么开口,正犹豫的时候,他反倒先说了话:“心情不错?”

  黎湘一怔,垂眸微微一笑,“我不是一向都是这个样子吗?”

  陆景乔又看了她一眼,眸色渐深。

  的确一向都是这个样子,结婚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结婚之后是这个样子,现在他要跟她说离婚,她还是这个样子。

  他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才再度开口:“说说你的条件。”

  黎湘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条件是在跟她商量离婚协议,她安静了片刻,很快道:“我没什么条件。”

  “没什么条件是什么条件?”他看着她,“房子、车子、股票、赡养费,你总得给我开个数。”

  这样的情形很少见,他引导着她说话,她反倒成了话少的那个。可是因为他声音格外冷,却反倒比平时话少的时候更压迫人。

  “这些我都不要。”黎湘说,“四哥不用给我什么。”

  “净身出户?”陆景乔缓缓道,“我们陆家还不至于做这样缺德的事。”

  黎湘手中捏着自己的绿茶杯,让热水的温度包裹着自己的手心,这才仿佛舒服了一点,她才又低声开口:“真的不用。婚姻破裂的原因在我,所以这些,四哥通通不用给我。”

  陆景乔手里的香烟燃到尽头,他又点燃一支。这一次他没有再看黎湘,只是看着自己手中打火机的火苗燃了又灭,他说:“一场婚姻,到头来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这可不划算。”

  黎湘手心蓦地一紧。

  她隐隐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看陆景乔,可是他向来深沉淡漠,她怎么可能从他脸上看出什么来?

  她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茶杯,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其实已经够多了。我们结婚的时候,陆家解决了我爸爸公司的大难题,已经够多了,别的都不需要。”

  陆景乔这才又看向她,“所以,只需要走个手续,其他什么都不要?”

  黎湘低声道:“一切从简就好,我不想再给四哥添麻烦。”

  陆景乔嘴角却忽而勾起一丝冷笑,很淡,一闪即过,“看起来你好像早就有了主意。什么时候考虑的这些?”

  “四哥……”先前那种感觉又一次袭来,黎湘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场谈话来得太突然,似乎不太像是陆景乔的风格,而她竟然到这时候才意识到。

  黎湘只觉得自己今晚应该是被酒精影响了思维,以至于一听到他说离婚,她就昏了头,其他一切都忽略了。可此时此刻她却只觉得更加头晕脑胀,脑子里纷繁混乱,什么都想不起来。

  “是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好了吧?”

  陆景乔的声音再度传来,仿若一道寒冰,蓦地劈开她脑子里纷杂的思绪,黎湘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他,终于意识到他是在做什么。

  他在试探她,试探她瞒着他的一切。

  至于离婚,也许只不过是一个试探的切入口——

  黎湘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安静了许久,脑子里却又一次混乱起来。她才又低低喊了他一声“四哥”,可是接下来要说什么,她却全无头绪。

  “如果是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好的结果,那这场婚姻里原本应该有你想要的东西才对。”陆景乔再度缓缓开了口,“可是迄今为止,你什么都没有得到,这就愿意放手了?”

  黎湘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努力想要整理清楚自己的思绪,好跟他的冷静抗衡,可是做不到。最后喝下的那三杯白酒在她身体里发酵一般,她完全找不回自己的冷静。

  “还是你不需要我给的,已经有别人给了你?”陆景乔抬眸看她,“谁?”

  黎湘猛地站起身来,“四哥,对不起,我今天晚上喝了太多酒,我不太清醒……我想先洗个澡,等我清醒清醒我们再谈,好不好?”

  说完她就转身往楼上走去,而陆景乔坐在那里,看着她隐隐有些仓皇的背影,心中所有的猜测终究都一一得到印证。

  从一开始她就只是拿腹中的孩子作为筹码,再以这场婚姻作为跳板,有人应允了她什么条件,给了她想要的东西,所以她才什么都不要……

  在他这里,她什么都不要。

  陆景乔缓缓捻灭手中的香烟,随后站起身来,也往楼上走去。

  卧室的卫生间里水声哗哗,他径直推门而入,黎湘连衣服都没有来得及脱就站在淋浴底下,听见声音回过头来看到他,苍白的脸上,一双乌眸竟罕见地透出惶惶的神色。

  陆景乔上前,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臂。

  “四哥!”她喊了他一声。

  她身上冰凉,花洒里喷出来的水同样冰凉,陆景乔察觉到,却只是将她捏得更紧。

  “我给过你机会了。”陆景乔眼眸沉沉地看着她,“既然你谈不了,那就没什么好再谈的。”

  黎湘还没回过神来,他已经猛地撒开手,转身就离开了卫生间。

  等黎湘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时,陆景乔的身影早就已经不见了。

  她匆匆关上花洒,也不管自己全身湿漉漉的便下了楼,却只听到“砰”的一声门响,陆景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黎湘有些颓然无力地坐到了楼梯上,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她脑子里依旧昏沉,只是不断地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他知道了什么?而他又会做什么?

  她只觉得头痛欲裂,却什么答案也想不出来。

  *

  第二天中午时分,陆景乔的车子缓缓驶回了陆家老宅。

  思唯陪着陆正业夫妇外出了,司萍看见他这个时间回来很是吃惊,“今天公司不忙吗?怎么会突然回来?”

  “回来看看爷爷。”陆景乔淡淡回答了一句,径直便上了楼。

  司萍见他脸色似乎不太好,还想多问什么,陆景乔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楼上。

  二楼,陆老爷子的起居室里,陆老爷子正戴着眼镜坐在窗边看书,听见推门的声音,抬头看见走进来陆景乔,老爷子眉心微微一拧,“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陆景乔在旁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有点事想问爷爷。”

  老爷子到底经事多年,见他的模样,便放下了手里的书,取下眼镜,神情平静地开口:“说吧。”

  “我跟黎湘结婚之前,爷爷跟她达成了什么协议?”陆景乔问。

  陆老爷子平静地站起身来,将书放回书架,这才缓缓开口:“就为了这件事,让你在这个时间跑回来找我?”

  陆景乔目光之中隐隐透出寒凉,“爷爷觉得我不该在意这样的事情?我被您和一个女人联手算计,却最好一辈子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

  陆老爷子缓缓转过身来,依旧平静地看着他,“你在为这样的事情生气?是那个女人算计你算计得怀了孕,算计得嫁进了陆家的大门!这样的事情你都不在乎,你反而来在意我跟她达成了什么协议?我看你脑子真是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