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55 你这是故意气我呢,还是气你那个小妻子呢?
  155 你这是故意气我呢,还是气你那个小妻子呢?

  包间里原本十分热闹的氛围已经彻底僵冷下来,除了陆景乔,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思唯身上。

  傅西城本来打算拉住思唯,思唯一抬手避开他之后,径直走到凌潇潇身旁,上下打量起她来。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真没亲眼见过当小三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思唯目光落在凌潇潇脸上,嘴角缓缓勾起笑意来,“今天我就要好好看看,小三的脸到底是怎么长的!”

  凌潇潇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与思唯对视着,眼神都仿佛在颤抖,全身的书卷气都化作了楚楚可怜。

  思唯依旧只是冷笑着,“凌小姐,你躺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想过他是有老婆的?好歹你也是个公众人物,这张脸没穿没烂的,好端端的你怎么就不要了呢?”

  她话音落,身后蓦地有人低笑出声,随后那人竟还拍了几下手,给她鼓励一般。

  思唯不回头也猜得到那人是谁,她心头厌恶,看着凌潇潇的眼神不由得就更冷了几分。

  “陆思唯。”陆景乔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这个妹妹,眸光清冷似寒冰,“你像什么话?”

  思唯一下子就转头看向了他,“我不像话怎么了?你像人吗?你以为我只会骂这个女人,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跟黎湘之间的问题你们自己去解决,解决不了你就要找小三啊?你老婆还躺在医院里呢,你搂着小三寻欢作乐,这就叫像话啊?你这像的又是什么话!”

  陆景乔坐在那里没有动,可是脸部的线条已经绷得很紧,眼眸更是深不可测,他看着她,思唯只觉得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冻了起来。

  可是她没有退缩,她依旧用全身的力量支撑着自己跟他对视,直至傅西城见势不妙,一下子走过来拉开了她,径直将她拉出了包间。

  “放开!”思唯出了包间才回过神,用力挣开他,“我还没骂够呢,你拉我出来干什么?”

  “你这丫头还真是涨胆子了啊,居然敢跟你四哥那么说话。”傅西城看着她,倒真是关心的模样,“真惹火了你四哥我看你怎么收场!”

  “那又怎么样啊?为了那个女人他还要对我这个妹妹动手是不是?他想怎么做?像设计大哥那样,也把我的腿、我的命拿走吗——”

  她话音未落,身后忽然猛地伸出来一只带着烟草味道的手捂住了她的唇,而后,她听到慕慎希低沉邪气的声音,“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思唯猛地一僵,随后手脚并用地推开他,拼命在自己唇上擦了擦,接连呸呸了几声之后,恶狠狠地瞪了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的男人一眼。

  慕慎希倒是不在乎的样子,倚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傅西城暂时顾不得这两人之间的瓜葛,只是压低了声音对思唯说:“别胡言乱语了!那黎湘有什么了不起,值得你为了她跟你四哥翻脸!”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思唯扬起脸来连声质问他,“你们这些男人全都是一丘之貉,没有一个好东西!”

  身后蓦地传来慕慎希一声低笑,思唯回头又瞪了他一眼,慕慎希却似笑非笑地缓缓开了口:“真是强词夺理的女人啊,男女之间的事,什么时候变成一个人的事了?怎么在你看来,两个人感情出了问题,就一定是男人的责任?”

  “你有什么资格说话!”思唯一看见他就火大,“最没有资格说话的人就是你!”

  慕慎希听了,嘴角笑容却扩大开来,随后他抬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却刚好就是刚才用来捂住思唯的那只手。

  思唯瞬间只觉得全身发冷,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也不顾自己约了同学吃饭,转身就离开了这家餐厅。

  经过思唯这一番捣乱,包间里的氛围已经非常僵,好在在座的都是人精,再加上凌潇潇作为陆景乔女伴的身份摆在那里,很快有人重新打开了话题,仍旧是让凌潇潇继续讲片场的趣事。

  凌潇潇转头看了陆景乔一眼,却见他并没有看自己,只是清冷淡漠地跟旁边的人喝酒说话,她心头不免失落,却还是很快收拾心情,重新将笑容挂上唇角,继续先前的话题。

  谁知道话题刚刚起了个头,包间的门却突然又一次被人推开,凌潇潇几乎条件反射一般地抬头去看,走进来的却并不是之前那位陆小姐,而是另一个女人。

  一个穿着红裙,艳光四射的女人。

  她推门而入,眼睛里光华流转,眼尾一颗桃花痣风.流入骨,目光扫过在场众人,只是风情万种地笑,“这么热闹也不叫上我,你们这群人也算是有良心了。”

  慕慎希看了她一眼,笑了起来,“蒋大美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还以为你不稀罕搭理我们了呢!”

  “是你们不稀罕搭理我吧?”蒋程程缓步走上前来,径直走向陆景乔所在的方向,眼睛却将桌上的人都扫了一遍,随后笑道,“个个都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我果然是上了年纪,都不受人待见了。”

  她在陆景乔身边停住脚步,原本坐在陆景乔身边那人很快自动自觉地挪了座位,将原本的位置让给了蒋程程。

  蒋程程毫不客气地坐下来,这才转头看向陆景乔,“景乔,是不是?”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这么久不见,去哪儿了?”

  “也没多久啊。”蒋程程接过服务生送上来的热毛巾,一面擦手一面看向他另一边坐着的凌潇潇,似笑非笑的模样格外风情万种,“我不过就是离开了江城一小段时间,你身边都又有另一个人了,真是过分——”

  一桌子的男人除了傅西城都露出看好戏的神情来,凌潇潇隐约看出什么,正准备主动跟蒋程程打招呼,却见蒋程程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格外倨傲的神情。

  凌潇潇不由得一僵,蒋程程却已经抬起头来就勾住了陆景乔的脖子,仰起脸来与他对视着,缓缓道:“一个接一个都是嫩得掐得出水的小姑娘,我这个半老徐娘怎么斗得过她们啊?你就成心气我吧!”

  这样一个女人,虽然已经年过三十,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明明是温柔娇嗔的模样,却分明又带着冷艳,一举手一投足却都是十足的风情和韵味,气场与风头分明已经完全将在场一众二十出头的年轻女郎彻底地压了下去。

  在场有几个跟蒋程程不熟的男人眼神分明都变了变,只有慕慎希咬着烟看得兴致盎然,而傅西城则微微拧了眉,视线投在一边。

  陆景乔却依旧是淡淡的模样,缓缓拉下她缠在自己脖子后的手,只说了两个字:“别闹。”

  他随意平淡,说出的偏偏是充满宠溺意味的字眼,旁边的凌潇潇脸色都凝了凝。

  “偏要闹。”蒋程程依旧微微扬着下巴,整个人仍是倾向他怀中的,“我都这把年纪了还不闹,以后就更没机会闹了。”

  话音落,她的目光再次落在凌潇潇身上,随后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般,“哎哟”一声笑了起来,“是我不得体了,瞧把你这位小女伴给吓得——”

  凌潇潇脸色的确不太好看,却仍旧强撑着,听到蒋程程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立刻笑了笑,“蒋小姐说笑了。”

  “说笑?”蒋程程笑了起来,“我从不说笑,尤其是对女人。”

  凌潇潇脸色又差了几分。

  “你是凌小姐吧?”蒋程程又仔细打量了她片刻,才又看向陆景乔,“这都不是你喜欢的款啊,讨厌,你就胡闹吧你!你这是故意气我呢,还是气你那个小妻子呢?”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既没有温柔亲昵,也没有任何责怪之意。

  蒋程程便又俏生生地笑了起来,说:“既然都不是你喜欢的款,那你就随便玩玩吧,我也懒得出手了。我的精力啊,还是留着去对付更强劲的对手吧。”

  此话一出,大多数人内心都是有些哗然的,可是蒋程程却仍旧像是没事人一般,没有再纠缠陆景乔,举起筷子自顾自地吃起东西来。

  陆景乔看着她愉快地吃着东西的模样,眸色沉沉,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