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56 对她而言,最简单而美好的人生
  156 对她而言,最简单而美好的人生

  思唯离开那家餐厅之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荡了许久,终究还是又一次来到了医院。

  黎湘在公司门口晕倒入院,其实她第一时间就已经得到消息去医院看过,只不过那时候黎湘还没有醒。

  思唯心中到底还是有气的,不仅气陆景乔,也是气黎湘。

  她跟黎湘从小就是好朋友,黎湘经历过的所有难过她都知道,可是她偏偏在黎湘最需要她的时候选择了不相信黎湘,背弃黎湘而去。

  思唯几乎可以想象黎湘那段时间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所以格外内疚,所以格外希望黎湘可以过得好。

  她希望陆景乔可以好好对待黎湘,希望黎湘能够好好珍惜陆景乔对她的好,只有两个人都在这段婚姻中用心,才有幸福的可能。

  可是他们两个人却都没有这么做,思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到底还是放不下黎湘。

  她到医院的时候时间并不晚,可是私立医院的私家病房楼层还是很安静,思唯出了电梯,正准备往黎湘的病房走去,却忽然就听到拐角处传来两个护士说话的声音——

  “你去给那位陆太太量完体温了?”

  “量完了。一走进那间病房我就觉得尴尬,哪有住私家病房的病人身边一个家属都没有的,跟她面面相觑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两天都没人来看她?”

  “有过一两个吧,不过好像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至少她老公没来过,公婆没来过,连娘家人都没有来过一个。幸好还有护工每天照顾她起居饮食,不然啊,我看连个送饭的人都没有。”

  “啧啧,豪门媳妇不好当啊,失宠之后就是这个待遇?”

  “不过你别说,我看她样子还挺自在的呢,一点也没有弃妇的感觉啊。”

  “别人好歹曾经是风靡万千男人的交际花,又做过豪门太太,情商高着呢,就算有什么寂寥落魄,也不可能让你瞧见啊。”

  “这倒也是,说起来他们这些人真是比演员还辛苦,时时刻刻都要戴着面具做人……”

  两把声音渐行渐远,直至模糊不清,思唯才终于缓缓朝黎湘的病房走去。

  来到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隐隐可以看见病房里的情形。

  黎湘独自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正撑着下巴安安静静地看着一本书,面容宁静平和,的确丝毫没有寂寥落魄的感觉。

  思唯站在门口盯着她看了很久,黎湘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丝毫变化,根本不像是那两个护士说的戴着面具做人。

  思唯回想起来,只觉得重遇之后的黎湘好像一直就是这个样子的。在她还误会着黎湘的时候,黎湘微笑,温柔而平和;在她对黎湘出言不逊之后,黎湘依旧微笑,眼神却已经淡漠;而如今她幡然醒悟,想回到黎湘好朋友的位置时,黎湘仍旧是微笑的,眼神却始终平淡,并无波澜。

  黎湘其实一直都没有掩藏自己的情绪,可是她情绪实在是太淡了,淡到几乎让人无法察觉。

  究竟是怎样的心态底下,一个人才会始终保持这样淡漠无波的情绪?

  思唯其实很想推门进去问个清楚,可是里面的黎湘,安然沉静如一幅画,思唯只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出现,都是破坏这幅画的。

  她安静地在门口站了许久,终究是转身离开了。

  *

  黎湘原本就不是什么大病,住了两天医院便已经休养得通体舒畅,出院之后第一时间就回到了公司。

  她回到公司上班,在公司挂了个职位,却请假两个多月的思唯也回到了公司。

  只是这次回来思唯话少了许多,两个人的办公桌仍然是靠在一起的,但思唯不再像以前一样有空就拉着她说话,甚至也不再问她和陆景乔之间的事情。然而好多时候黎湘无意间转头,却总能对上思唯盯着自己发呆的视线。

  在公司同事眼里,她们是格外反常的两个人——

  沸沸扬扬的婚变传闻在身的黎湘每天一如既往地从容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反而是身为小姑子的思唯一副心事满怀,每天都郁郁寡欢的模样。

  几天过后,两个人一起去客户公司开会,然而等了许久才等来对方秘书抱歉地告知因为负责人赶不回来所以会议要改期,黎湘和思唯自然只能无功而返。

  刚好差不多中午时间,两个人便随意找了家餐厅一起吃午饭。

  刚刚在卡座坐下来,黎湘正低头看着菜单,忽然听见思唯“咦”了一声,她抬起头来,顺着思唯的视线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牛仔裤白衬衣的女人正从门口走来,长发束成马尾,巴掌大的脸,肌肤雪白,眼眸乌黑,美丽恬静的模样隐隐透着熟悉感。

  她目不斜视,径直从黎湘和思唯坐着的那桌走过,却在两人身后的那个卡座停下脚步,入了座。

  “好面熟啊。”思唯微微蹙了眉看着黎湘,“你觉得呢?”

  “是吧。”黎湘不以为意地应了一声,已经又低下头去翻菜单。

  思唯却忍不住凝神细想起来,片刻之后一拍脑袋,“沈嘉晨!我们高一的同班同学!不过高一下学期她好像转学了……”

  黎湘略一回想,似乎是想起来了,点了点头,“好像是。”

  思唯见她兴趣并不大,一时便也低了头,默默地翻着菜单。

  两个人这边一安静,后面那桌谈话的声音便隐隐约约传了过来——

  “林小姐,我是代沈嘉宁来见你的,你不用再等了,他不会来的。”很明显,这是沈嘉晨的声音。

  “你是谁?凭什么代他来见我?”另一把女声响起,有些慵懒,带着些许清冷。

  黎湘手上翻页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头来,凝神细听。

  思唯抬起头来,看见她的模样,不由得一怔,也认真地去听背后的谈话。

  “你不用管我是谁。”沈嘉晨说,“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沈嘉宁身上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你还是趁早离开,不要再纠缠他。”

  另一人笑了一声,带着轻蔑和不屑。

  “林小姐不信?”沈嘉晨翻出什么东西来,递到她面前,“这里是沈嘉宁的银行存款、信用卡消费记录、工资记录,林小姐是聪明人,应该一眼就看得出来他身家到底有多少。即便是将他榨干了,对林小姐来说也只够塞牙缝的,他既然满足不了林小姐,林小姐又何必在他身上浪费工夫和时间?”

  这句话一出来,那边安静了许久,片刻之后,有人站起身来,起身就往外面走。

  黎湘微微清冷的目光缓缓对上那个女人的视线,不由得更冷。

  那女人脸色原本就不好看,这会儿见了黎湘更是满目晦涩,扭头就快步离开了这家餐厅。

  思唯隐隐只觉得那女人面熟,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曾经见过那个女人一面,她立刻就看向黎湘,“那个不是……宋衍的那朵白莲花吗?”

  上次也是在一家餐厅,她故意缠着黎湘的时候,结果刚好也是在一家餐厅遇到这个女人,思唯还记得那个时候黎湘的情绪就有所波动,并且在卫生间里对这个女人放了狠话——

  而今天又是这样,只是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黎湘的神情就已经有了变化。

  想到这里,思唯不由得深深看了黎湘一眼。

  下一刻,黎湘却已经抬起头来,看向身后那个卡座里起身的沈嘉晨,竟然主动打起了招呼:“沈嘉晨?”

  沈嘉晨蓦地一怔,又仔细看了两人一眼,似乎这才认出她们来,“黎湘?陆思唯?”

  黎湘微微点头一笑,思唯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僵,“嗨,嘉晨。”

  “好久不见。”沈嘉晨微微一笑,“你们俩还是这么好。”

  黎湘闻言也笑了一声,只是看向她,“难得遇到,不如一起吃饭?”

  沈嘉晨顿了片刻,点了点头,随后在黎湘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思唯很明显地察觉到黎湘的意图,抬眸静静地观察着那两个人。

  果然,寒暄不过几句之后,黎湘的话题就转到了那个林雪朵身上——

  “不好意思,刚才不经意间听到了你跟那位林小姐的谈话。”黎湘说,“我恰好也认识她。”

  沈嘉晨一怔,随后笑了,“原来你也认识她。”

  黎湘点了点头,“我有个朋友曾经被她伤得很深,你这里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纯粹就是冲着钱。”沈嘉晨说,“她缠着我哥。我们沈家以前的确有过钱,可是早就已经落魄了,我哥手底下有个小公司,她大概是以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就缠了上来。我哥也是被她缠得受不了了,我来替他摊牌的。”

  思唯想到她刚才的举动,笑了笑,“你这牌摊得也够彻底的,你哥的身家都摆出来让她看了。”

  “没办法啊。”沈嘉晨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最简单直接的方法就是这样,我也不想跟她多费口舌。”

  说完她才又看向黎湘,“你那个朋友怎么样?”

  黎湘喝了口水,缓缓笑了起来,“她既然是缺钱,应该是不会再去纠缠我朋友了。连下一个金主都还没找到,哪有心思去撩拨别的男人呢?”

  三个人聊着一些看似与己无关的事情吃完了饭,又交换了联络方式才相互告别。

  这天她们是自己开车出来的,回去的路上黎湘开着车,思唯在心底憋了许久的情绪终于再也掩藏不住,她转头看向黎湘,“湘湘,我以为你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了,原来还不是。”

  黎湘专心地看着前面的道路,顿了片刻之后缓缓答道:“宋衍是我朋友。”

  “你连我四哥都不在乎,却这么在乎这么一个朋友?”思唯说,“我不懂……我不懂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黎湘问。

  思唯看着她,黎湘缓缓开口:“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思唯还没回过神来,黎湘缓缓调转了车头方向,没几分钟就上了高架,道路很通畅,二十分钟之后,她们就已经在南湖附近的一片老式小区停了下来,面前就是一幢老式花园小洋楼,门口的小木牌上有着两个古韵字体——梦园。

  思唯一下子就记起了什么,“这是……你妈妈留下的那间屋子?”

  黎湘缓缓点了点头。

  思唯转头看向她,“你拿回来了?”

  黎湘淡淡摇了摇头,“之前算是拿回来了,可是这一片要进行规划改造,拿了赔偿款之后,目前已经不属于我了。”

  “那怎么办?”思唯一怔,脸上表情也僵住了。

  从小她就知道,黎湘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拿回梦园,将妈妈留给她最珍贵的东西保存下来。

  “所以,等这块地进行拍卖的时候,我要将这块地买下来,这样才能重新拿回梦园。”

  思唯微微有些惊住,“那得要多少钱?”

  “这笔钱,爷爷答应帮我出。”黎湘在思唯更加震惊的眼神之中缓缓道,“原本应该是作为我生下陆家子孙的报酬的,不过我没有那个福气,可是爷爷并没有收回这个承诺。我心里很感激爷爷,所以爷爷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包括等时间一到,就跟你四哥解除婚姻关系。”

  思唯赫然僵在原地,好一会儿她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黎湘,“为什么?你想买下这块地,我四哥也可以给你买啊,为什么你要听爷爷的安排?”

  “因为那才是我向往的生活状态啊。”黎湘靠在车上,缓缓道,“从一开始,我想要的就只有梦园。”

  思唯看着她,仍旧是不明所以的状态。

  “当初,最初的时候我还不是这么想的。”黎湘对上她的视线,微微一笑,“因为那个时候,我身边还有很多人,有美丽大方的姐姐,有你,还有薄易祁。我有亲人,有朋友,有爱人,再拿回妈妈的房子,人生就可以完美了。”

  思唯心痛蓦地一痛。

  “可是后来这一切都没有了,我起初不敢相信,后来却渐渐发现,原来就算曾经的美梦破碎,人生还是可以重新来过的。因为人总会在合适的时候产生合适的愿望。”黎湘顿了顿,眼神之中透出美好的希望来,“而我如今的愿望,就是可以回到这栋房子里平平静静地生活。这是我记忆之中最美好的地方,余生能在这里度过,足够了。”

  思唯呆了呆,缓缓道:“那其他的呢?只要能拿回这幢房子,其他你什么都不要了?”

  “也不是。”黎湘缓缓笑道,“曾经想过等房子拿回来之后,就去国外接受人工授精手术,可以生两个孩子陪我一起住,那样就很美满了。可是原来怀孩子可以很幸福,也可以很难过……那个孩子流掉之后,我改变主意了。条件许可的情况下,我会选择领养两个孩子,这样也可以很美满,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思唯猛地摇起头来,“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生活?难道你不需要爱人不需要朋友,一辈子就这么过了吗?”

  “我有宋衍啊。”黎湘笑着回答,“有知心好友,有两个孩子,这两段感情就已经足够了,跟其他人只要保持平淡如水的关系就好。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对我而言,这就是最简单而美好的人生,有什么不可以呢?”

  思唯觉得很难过,她很想哭,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而哭。

  “所以,你问我在乎什么,目前的阶段,我在乎的就只有梦园,还有宋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