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57 就这么眼睁睁地失去……
  157 就这么眼睁睁地失去……

  十二月初,江城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整个城市都裹上了一层令人惊叹的白衣。

  放在床头的手机“滴”的一声响之后,被窝里的人动了动,随后伸出一只手来去摸手机。

  可是手才刚刚碰到手机,身旁忽然有一具柔软暖和的身体贴了过来,霸道地占据在他怀中。

  肌肤相贴的温度实在是太过舒服,宋衍心神一时荡漾,便收回了手,放回被窝里,抱住了怀里的人。

  怀中的女人闭着双眼,素面朝天的模样,只让眼尾那颗桃花痣更显风情。

  宋衍忍不住低下头来,深深一吻。

  怀中本是熟睡状的女人蓦地躲了躲,片刻之后,却仍是被他压在了身下。

  她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来,看向了自己身上的男人。

  宋衍垂下视线来看着她,视线久久不动。

  蒋程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眸光微微清冷的模样,“看什么看?”

  “看看是不是在做梦。”宋衍说,“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闻言,她微微抬起头来,张口咬了他的下巴一下,这才悠悠然开口:“我真是不该回来,才一回来,就被你这么折腾——”

  轻飘飘的一句话,霎时间撩拨得宋衍情难自控,低下头来封住了她的唇。

  屋内温度渐渐升高起来,正是情浓的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宋衍微微一顿,蒋程程勾着他的脖子娇声开口:“不要理——”

  他霎时间头脑一热,果真便不欲再理。

  可是下一刻,床头的手机跟着门铃一起响了起来,两道声音混杂,到底是让人没办法再专心,宋衍摸过手机来看了一眼,看到黎湘的名字,立刻就接起了电话。

  “你不在家吗?”黎湘在电话里问。

  宋衍一怔,“你在门口?”

  “你说呢?”

  宋衍伸出手来在脸上抹了一把,随后才道:“你等会儿,我马上来开门。”

  挂掉电话,身下的女人正媚眼如丝地看着他,“谁啊,这么紧张,你新教的女朋友?要不要我躲起来给你们腾位置?”

  “少胡说八道。”宋衍低下头来又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这才披衣起身。

  来到门口,打开门,黎湘穿着一件宽大的羽绒服站在门外,一双腿却依旧纤细笔直,看起来仍旧是纤瘦的模样。她手中拎着一袋子早餐,看见开门的宋衍便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一面往里面走一面埋怨他,“你搞什么鬼啊,昨晚给你打电话没人接,今早发短信也没人回,你要急死我啊——”

  话音未落,黎湘动作蓦地僵住,因为她一低头,就看见了玄关处一双女人的高跟鞋,再一抬头,又看见了不远处放着的一个行李箱。

  她一僵一顿,脑子里已经迅速反应过来什么,转头看向宋衍,“她回来了?”

  宋衍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一个多月以前,他跟蒋程程的关系原本已经趋于稳定,他都开始打算什么时候约黎湘出来一起见面了,蒋程程却忽然因为父亲生病而匆匆飞回美国,并且大有一去不回头的架势——因为她回到美国之后,宋衍几乎没办法再联系到她,偶尔一两次通话,她态度也是冰凉冷淡的。

  宋衍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多月抓心挠肝的痛苦,可是偏偏他手头有事要忙,根本没办法抽开身去找她。

  痛苦到极致的时候,就在昨天晚上,她回来了,就像离开的时候一样突然。

  所有的痛苦都化作狂喜,他甚至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她终于回来了,真好。

  黎湘亲眼见证了这一个多月以来宋衍的痛苦,心中也曾为他感到愤愤,甚至很想劝他放手。可是她不愿意追求的东西,不代表别人也可以轻易放开手,所以黎湘到底是没有说出口来。

  眼见着宋衍此刻满目满足的神情,黎湘心头忍不住微微叹息一声,往屋里看了一眼,“难得她在,我也在,不如就安排我们俩见个面?刚好我还买了早餐呢!”

  “湘湘。”宋衍低声喊她,“她刚回来,我还不知道她这一个多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黎湘一听也就明白了,顿了顿之后,她将手里的袋子交给宋衍,“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你最好跟她好好谈一谈,问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态度,总是这么飘忽不定的,真是一点诚意都没有,耍着人玩么?”

  说这话的时候,黎湘微微提高了声音,到底还是想要让里面的那个女人听到。无论她是有多大的苦衷,多少的纠结,在黎湘看来,她都没有权利用这样的态度对待宋衍。

  宋衍一听就明白了黎湘的意图,连忙拉住她的手,压低了声音喊她:“湘湘……”

  黎湘微微蹙了眉看他一眼,甩开他的手,“我走了。”

  刚刚转身,她却忽然又想起自己本来的目的,这才又转过头来看他,“对了,后天早上的拍卖会,你一定要准时到啊。我那天也是实在抽不出时间,事情就交给你了,你记得一定要准时,以及全程向我播报进度,听到没有?”

  “知道了。”宋衍说,“你最紧张这件事,难道我会不上心吗?”

  黎湘听了,这才点了点头,忍不住又朝里面看了一眼,这才转身走掉了。

  宋衍关上门,将食物袋子放到餐桌上,这才又匆匆回到卧室。

  卧室里,蒋程程裹着被单,正坐在飘窗上抽烟,听见宋衍进来的声音也没有转头。

  卧室里没有开灯,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光线,将她的身影映射成一幅忧伤的画。

  宋衍没来头地心里一紧,走上前伸出手来抱住了她。

  蒋程程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抽着烟看着窗外,直至楼下出现一抹纤细的身影,她才缓缓开了口:“那个就是你最好的朋友吧。”

  宋衍顺着她的视线一看,看见了独自走在雪地里的黎湘,缓缓点了点头。

  “她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宋衍一怔,连忙道:“她不是那个意思——”

  “她说得对,我的确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跟你在一起。”蒋程程呼出一口烟圈,缓缓道,“宋衍,我们分手吧。”

  宋衍猛地一僵,蒋程程已经拉开他的手,从窗台上起身来,径直往床边走去,捡起自己散落一地的衣衫。

  宋衍回过神来,猛地上前,一把拉住了她,将她推到在床上,“你说什么?”

  蒋程程倒在床上,眸光清淡地看着他,“我说,我要跟你分手。”

  宋衍霎时间只觉得寒入骨髓,先前的温存气息已经荡然无存,他紧紧地看着她,几乎是咬牙开口:“你突然飞走,又突然飞回来,就是为了跟我说分手?”

  “对。”蒋程程说,“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跟你说分手。”

  “你撒谎!”宋衍蓦地低吼,“要分手,你大可以打个电话回来告诉我,何必要特地飞回来跟我说分手?反正在这之前,你已经不理我了,不是吗?”

  蒋程程听了,眸光似乎凝住许久,终究还是轻声笑了起来,“是啊,我是舍不得你,你是这十多年来对我最好的一个男人。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宋衍紧紧捏着她的手,“为什么?”

  “宋衍,你知道我家庭有多复杂,你知道我们蒋家没落成什么样子。”她说,“我爸爸眼下还生了病,他住在医院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能找个有钱的男人把自己嫁了——”

  “你说过你不在乎这些的!”宋衍咬牙道。

  “是啊,我是不在乎,管他蒋家怎么样,管我爸的病情或者心愿怎么样,我都不在乎——”蒋程程低低道,“可是宋衍,你不能出事啊,你是这么些年来对我最好的男人,我怎么能让你因为我出事?”

  宋衍一怔,蓦地明白了什么,“你是说,有人用我威胁你——”

  “不要说了!”蒋程程用力推开他,“一段感情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现在这个年代,没什么生死相许了。”

  “宋衍,我们分手,各自安好吧。”

  ……

  同一时间,陆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贺川将一叠照片放到了陆景乔面前,“蒋小姐昨天晚上回到了江城。”

  陆景乔伸手拿起照片,漫不经心地翻了几张。

  照片里,蒋程程和那个叫宋衍的男人在一起,黎湘唯一在乎的一个男人。

  陆景乔随手扔开照片,给自己点了支烟。

  贺川又道:“我们在美国的人查到过去一个月,她在美国跟慕慎希接触频繁,而前几天慕慎希申请到了后天那个地产拍卖会的竞拍资格。而这个叫宋衍的男人名下有一间瑞丰地产,也是拿到了竞拍资格的,我查过,这间公司是从老爷子手中转给他的。”

  陆景乔靠在座椅里,指间烟丝渺渺,目光落在那些照片上,眼神格外淡漠。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关联?”贺川忍不住问,“我怎么都想不通。”

  陆景乔吐出一口烟圈,缓缓道:“没必要知道。”

  “那……我们什么都不做?”贺川疑惑。做足功夫查了这么久,没道理什么都不做才对。

  “对。”陆景乔缓缓道,“什么都不用做。”

  黎湘想要什么,蒋程程想要做什么,通通都与他毫无关系——

  ……

  周一的早上,双目赤红,目泛血丝的宋衍驾车行驶在拥堵的道路上。

  那天蒋程程趁他还在震惊之中离开了他的公寓,而等他回过神来,她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他两天一夜不眠不休,却都找不到她到底去了哪里。

  直觉告诉他,这一次她不会再回来,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他根本就不在乎会受到什么威胁!他只想跟她在一起!

  电话蓦地响起,宋衍猛地回过神来,看见黎湘的名字之后,眼神却迅速地就黯淡了下去。

  “宋衍?”电话接通,黎湘的声音从蓝牙里传出来,“你出发了吗?”

  “出发了。”宋衍回答,“有些堵。”

  “没关系,还有两个多小时呢。”黎湘轻笑着说了一句,“再怎么堵也可以准时到的。你开车慢点!”

  隔着电话,宋衍也能察觉到她语气里的愉悦。也是,她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他原本应该为她高兴才对。

  想到这里,宋衍抹了一把脸,低声道:“放心吧,我知道。”

  “那竞拍结束之后,我过来找你吃饭!”黎湘说,“不过你记得要随时给我发短信啊!”

  “嗯,知道了。”宋衍回答。

  挂掉电话,宋衍看着前方缓慢移动的车辆,目光却控制不住地又一次陷入混沌——

  她到底去了哪里?此时此刻她在做什么?会不会哭?会不会同样在想他?

  他脑子里一片混乱,正在这时,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他恍惚之中瞥了一眼屏幕,却霎时间清醒过来,手忙脚乱地接通了电话:“程程!”

  “宋衍。”蒋程程声音低低的,带着些许的笑意喊他的名字。

  “程程,你在哪儿?”宋衍霎时间目眦欲裂。

  “宋衍。”她仍旧是低低地喊他,“我要走了……”

  “你去哪儿?”宋衍一脚踩下刹车,不顾后方喇叭震天响,只是问,“你去哪儿?”

  “宋衍,你知道飞翔是感觉吗?”她语调有种诡异的平静,“我真的好像体会一下飞翔是什么滋味……可是天台好冷啊,你听,你听见风声了吗?”

  宋衍霎时间全身僵硬,仿若冰封,他竟再也不敢大声说一句话,僵了许久,只是低低地开口:“程程,你在哪儿?”

  “宋衍,我说过,这个年代没什么生死相许了。”她说,“你忘了我,重新找一个好姑娘好好生活,好不好?”

  宋衍全身发冷地坐在那里,僵直了十几秒之后,他忽然猛地解开安全带,随后推门下车,逆着车流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

  黎湘又一次站在了梦园门外。

  她最近来这里来得很勤,因为期盼了多年的那个梦马上就能彻底实现,这样的人生太美好,即便是她以为自己早已心如止水,却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一次一次地来祈祷最美好的那一日早点到来。

  可是她离梦想太近了,别人都说,旁观者清,离得太近的人难免会沾沾自喜洋洋自得,以至于忘记了梦想不仅是用来实现的,也可以是破碎的……

  宋衍没有出现在拍卖会上,这块地,连带着这块地上的所有建筑,都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

  黎湘抬眸望着这座自己望了无数次的小楼,几乎仍是不敢相信的——

  她都离得这么近了,几乎已经是触手可及了,怎么会……怎么会就这么眼睁睁地失去了呢?

  冬日的风寒凉刺骨,吹得人脸上一片僵冷,她全身都是冰凉的,可是嘴角却缓缓扯出了一个笑容。

  一辆黑色的慕尚无声驶来,最终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墙边,不远不近,刚好能够看见她的位置。

  陆景乔坐在车里,沉眸看着那个已经有几个月没有见过的女人。

  无他,只是想来看看,以一个人旁观者的目光,平平静静地看一看,一个人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后,会是什么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