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59 陆景乔心里仿佛有一座城,隔绝了所有人
  159 陆景乔心里仿佛有一座城,隔绝了所有人

  “哥……”

  看见不知何时出现的陆景乔时,思唯似乎是受了惊般猛然回过神来,她张口喊了他一声,可是却近乎无声。

  她流泪太多,嗓子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根本发不出声音来。

  陆景乔没有听到她,也没有看她,只是缓步走到了黎湘面前。

  雪花倾覆的眼睫之下,她泛泪成花,眼中却依旧只有一个世界。

  可是此时此刻,那个世界已经摇摇欲坠,正在坍塌。

  她却依旧不曾移开眼,哪怕已经痛哭到极致,她却依旧死死地盯着,仿佛要抓紧最后的时间与机会,再看一眼。

  因为每一眼,都将成为永恒的诀别。

  可是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该有多痛,会有多痛?

  陆景乔脱下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随后拉开了依旧抱着黎湘痛哭求恕的宋衍,用大衣裹住黎湘,遮去她的视线,带着她站了起来。

  眼前骤然一片黑暗,黎湘蓦地挣扎起来,在他怀中手脚并用地踢着他,努力想要从裹着自己的那件大衣上撕出一个缺口来。

  她还没有看够,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为什么不让她看?

  可是没有用。

  那件大衣完全地裹覆着她,铁臂一样的双手钳制着她,她越是挣扎,外面那人却抱得越紧。

  她早已哭得声音破裂,此时此刻连开口祈求的声音都没有,即便明知道祈求也没有用——

  “不要看了。”陆景乔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仿若来自天际,“不能再看了。”

  她微微一僵,竟无法再动。

  与此同时,她一直面向着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轰然倒塌,支离破碎,仿佛一场永无止境的噩梦爆发,再也无法回到原点。

  黎湘身子骤然一软,终究是失去了知觉。

  司机很快将车子驶了过来,陆景乔抱着黎湘进入车内,很快离开了现场。

  思唯站在原地,眼见着陆景乔的车缓缓离开,才骤然回过神来。

  许久未见的陆景乔会出现在这里,会带黎湘走……这是几个意思?

  而宋衍仍旧跪在先前的位置,仿佛代替了黎湘,跪在那片坍圮的废墟前,头紧紧地贴在地上,身子微微颤抖着,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

  下雪的午后天气格外阴沉,黎湘陷在柔软的被窝里,双眸紧闭,脸色苍白。

  陆景乔坐在床边,低头盯着她看了许久,直到楼下响起门铃的声音。

  贺川按吩咐带着医生而来,还以为是陆景乔不舒服,没想到陆景乔却是让医生上楼给陷入昏迷的黎湘做检查。

  贺川一时有些惊疑不定。

  作为陆景乔的助理,他知道陆景乔已经有好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回过这间别墅,而他跟黎湘之间的关系也已经淡到只剩一层名义上的夫妻关系——这几个月来,两人甚至没有一起出现在任何一个公开场合过。

  媒体隔三差五地就炒作一下他和黎湘之间的婚变新闻,几乎成了江城名流圈最常见的新闻。

  而眼下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医生在给黎湘做检查的时候,陆景乔就站在起居室的窗户后面,静静地抽着一支烟,静默无言。

  贺川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陆景乔这人,表面上看着性子淡,事实上是冷,并且是深入骨髓的那种冷。贺川虽然作为他的私人助理,可事实上他对这个老板一点也不了解。这是外间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实,也是他自己从来都没想过的情况。

  初次接触陆景乔的人,常常都会觉得陆景乔这人与人相处态度总是很淡,隐隐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可事实上,贺川跟在他身边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体会到的更是常人无法体会的旁人勿近之感。

  哪怕偶尔他和陆景乔表面看起来会像是朋友的关系,可陆景乔心里真正想什么,贺川却从来未能明确察知。

  这人心里仿佛有一座城,隔绝了所有人,没有人能真正接近他的内心。

  医生很快做完检查走出来,陆景乔这才转过身,只是平静地开口问:“什么情况?”

  “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医生说,“应该只是受刺激过度引起的昏迷,醒过来就好了。”

  陆景乔听了,没有再表态,只是对贺川说:“送医生离开。”

  贺川连忙答应着,正准备带走出去的时候,他却忽然又记起什么,转头看向陆景乔,“对了,慕先生打过电话来约饭局,说是今天在地产拍卖会上拿下了一块地,晚上他在‘四季’请客吃饭庆祝。”

  陆景乔听了,似乎没什么反应,贺川见他似乎没有什么别的吩咐,便领着医生下了楼。

  没想到刚刚下楼,却正好就遇上匆匆进门的思唯,一打照面,思唯认出医生,立刻就开口问了黎湘的情况,问完之后她匆匆就上了楼。

  “哥。”看见站在起居室里的陆景乔,思唯直接就往卧室的方向看去,“我来看黎湘的。”

  陆景乔回头看了她一眼,只是开口说了一句:“你在这里陪着她。”

  思唯一怔,脸色蓦地一变,“那你呢?”

  一边是哥哥,一边是黎湘,两个人这段时间以来的关系如何她当然清楚,今天眼见着陆景乔突然出现带走黎湘,她心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一如此时此刻。

  “我有应酬。”陆景乔回答。

  他走进卧室,思唯跟着他走进去,他走进衣帽间,而思唯则来到床边紧盯着黎湘看了看,也不知道该不该松一口气。

  她忍不住又抬头看向衣帽间的方向,内心混乱无边,终究还是开口问道:“哥,那你……还回来吗?”

  陆景乔很快就已经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看了思唯一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很快走出了卧室。

  思唯并没有固执地要一个答案,因为她并不知道怎样的答案才算是好的。

  她低头看向昏迷的黎湘,想到今天黎湘哭着的模样,控制不住地又一次红了眼眶。

  “湘湘。”她低声喊她,缓缓道,“如果我四哥现在开始重新又对你好,你会不会要?”

  *

  陆景乔走进“四季”兰阁的时候,里面已经很热闹,十多个男男女女正各自玩得兴起,并没有他特别熟的人,见他到来,纷纷向他打招呼。

  作为主人的慕慎希揽着女伴正跟另一个公子哥聊天,见到陆景乔立刻站起身来,“哟,傅西城他们都说没空来,还是你给面子。”

  陆景乔走到沙发里坐下,立刻有侍应送上了红酒,陆景乔伸手接过,淡淡朝慕慎希一举杯,“地段不错,价格也挺好,恭喜。”

  慕慎希嘴角噙着笑,与他喝了一杯,这才笑着回答了一句:“也是运气好啊,没什么对手跟我争那块地——”

  陆景乔只是看着他,眸光略有些冷淡。

  慕慎希很快察觉到什么一般,“有什么问题吗?”

  “上午才进行拍卖,下午就有人去拆房子。”陆景乔眼神清冷平淡,“我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事。”

  “这件事啊。”慕慎希挑挑眉,笑了起来,“我给蒋大美人一个面子而已。她介绍我买到一块心仪的地,又说自己很不喜欢那里的一幢房子。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早晚都是我的地,政府也不可能为这样的小事怎么责难我,我就让她任性一回呗。”

  说完,他才像是恍然大悟什么一般,开口道:“房子与你有关?那你怎么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呢?”

  陆景乔听了,唇角似有冷笑划过,“像你这样的人,做事怎么会不查清楚,不顾后果?”

  慕慎希听得低笑了两声,却没有回避他的视线,只是道:“虽然我的确查到了那房子以前是在你太太名下,可是你好像始终没有什么表示,我自然也就不在乎了,给蒋大美人一个面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