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0 从今往后,不要再打黎湘的主意
  160 从今往后,不要再打黎湘的主意

  陆景乔听了慕慎希的话,并没有什么表示,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又喝了一杯酒,随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慕慎希看他的样子,笑了起来,“怎么了?你别告诉我你对那块地有兴趣,如果是这样,你不可能不出手。”

  陆景乔靠坐在沙发里,淡淡看了他一眼。

  的确,他若是对那块地有兴趣,一早便已经出手。所以他不仅对那块地没兴趣,对黎湘和宋衍之间的筹划,对蒋程程和慕慎希之间的来往,他同样选择了冷眼旁观。

  因为觉得再无必要,在经历了和爷爷的那次谈话之后,很多事情他都觉得再无必要。

  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是不可取代的,既然决定了放开,那不如就放得彻底一眼。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坐在了这里,和慕慎希进行着一场明明早已洞悉一切的谈话。

  连自己都觉得讽刺,他却偏偏就这么做了。

  慕慎希仍旧是笑着的模样,“还是发生了什么,你后悔了,突然对那块地感兴趣起来?如果是这样,我倒是不介意以拍下的价格转让给你,毕竟那个价格对陆氏而言,九牛一毛而已。”

  “你倒是客气。”陆景乔说。

  慕慎希朝他一举杯,“我这人没别的好处,就是爱给朋友面子而已。”

  陆景乔淡淡道:“你从国外回来,想在江城站稳脚跟,势必需要一个大项目,如今这块地就是你最好的资源,岂能轻易相让?”

  慕慎希耸了耸肩,“你这么说,就是没兴趣了?那你今天来到底是恭贺我,还是只是为了知道拆房子那事是谁的主意?”

  陆景乔没有回答,眸光冷冽地坐在那里安静地抽完了一支烟。

  慕慎希也没有执意追问,彼此都是聪明人,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即可。

  陆景乔抽完烟,又喝了一杯酒,这便站起身来,“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尽兴。”

  慕慎希也不挽留,起身送他离开。

  陆景乔头也不回地离去,却在“四季”门口遇上刚刚下车的蒋程程。

  蒋程程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容光焕发的模样,连看着服务生的时候都是眼带笑意的,风情楚楚,勾人心魄。

  她显然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从里面出来的陆景乔,微微一顿之后,反倒愈发笑容灿烂地迎上前来,“景乔,你这是做什么,我才来,你反倒要走了?”

  陆景乔低头看着她,容颜一如往昔沉静,眼神却微微透出寒气。

  “干什么呀?”蒋程程伸出手来拉着他,偏头看着他笑,“谁惹你生气了?”

  陆景乔缓缓开口:“程程,你的小情人找你可找得快要疯了。”

  蒋程程眼波一顿,下一刻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仍旧是目光盈盈地看着他,“干什么?你吃醋啊?”

  陆景乔缓缓抬起手来,轻抚上她的下巴,目光在她精致的脸上掠过,片刻之后沉声道:“我向来知道你任性,这次的事情既然我一开始就没出手,那便没有怪你的理由。可是从今以后,不要再打黎湘的主意。”

  蒋程程脸上的笑容缓缓僵住。

  陆景乔收回手来,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蒋程程却再度拉住了他,绕到他身前的位置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着他,“从小到大,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从来没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过话。怎么了?我现如今果真是不招你待见了?”

  陆景乔目光沉沉地看她,一点点抽回了自己的手,继续往外走去。

  “你在怪我?”蒋程程却又再度追上前,“我就是不喜欢你那个小妻子,我就是看不惯她,所以略施手段整一整她而已。从小到大我做了那么多事你都包容我,现在你居然为了这么小的事情跟我置气?”

  陆景乔竟头也不回,蒋程程终究忍不住伸出手来拉住他的手臂,“你在乎她?可是你既然在乎她,又一早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为什么不阻止我?”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缓缓笑了起来,“景乔,你该不会是在故意摆脸色给我看吧?”

  陆景乔终于又看了她一眼,可是沉晦的眼波却没有任何波动,连平日里的温和也看不见一分。

  “程程。”他声音清冷地开口,“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

  从今以后,不要再打黎湘的主意。

  蒋程程蓦地一僵,下一刻,手中骤然一空,陆景乔又一次抽回了自己手,坐进自己的车里,头也不转地离开了。

  ……

  兰阁里,送走陆景乔的慕慎希坐在沙发里,一面吞云吐雾,一面想着陆景乔刚才的模样,嘴角控制不住地勾起一丝冷笑。

  旁边偶尔一起玩的公子哥林向恒见他这模样,不由得笑了笑,“你刚才也太给陆景乔面子了,何必呢?”

  “陆家财势雄厚,家大业大,好歹也是江城的龙头,怎么敢不给面子?”慕慎希微微挑了眉,似笑非笑地反问。

  林向恒也是个人精,怎么会看不出他表情里藏着的情绪,便笑了起来,“你也不差啊,当年在江城家道中落,硬是让你从国外拼回了一番事业。我看有朝一日,你定能胜过陆景乔。”

  慕慎希目光幽深,仍旧是笑,“话可不敢这么说,他的本事,我从不敢小觑。只不过他身上……戾气太重。”

  “戾气?”

  慕慎希缓缓仰起脸来,朝天花板吐了口烟,缓缓道:“这样的人,成则是一番霸业,输必定一败涂地。”

  “那依你看,他会成还是输?”

  慕慎希再次笑出声来,“我只知道,陆家不是只有他一个继承人,而且,多得是不省油的灯。”

  话音刚落,蒋程程忽然沉着脸出现在包间里,在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她手中几万块一个的名贵手袋已经被她毫不留情地扔到茶几上,砸得上面的酒瓶酒杯一片混乱。

  慕慎希抬头看她,笑意缓缓加深,“哟,怎么了这是?”

  蒋程程坐下来,拿过他手中的香烟狠抽了几口,这才又端起一只酒杯,一口气将里面的红酒喝了个干净。

  慕慎希偏头看她,“被你心头那唯一一块净土给气着了?”

  蒋程程是真的气到极致,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很久之后,她才缓缓勾起一抹冷笑,眼神愈见凌厉,“男人嘛,贪新鲜而已。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他好歹喜欢我这么多年,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变心么?”

  *

  陆景乔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又飘起了雪,亮着灯光的别墅静静伫立在雪夜里,透着格外温暖的气息。

  他已许久没有回来过这里,几乎都快要忘了之前的某段时间里,每天晚上回来这里看到屋子里亮起的灯光时是什么感觉。

  此时此刻,那种感觉终究是又回来了。

  陆景乔坐在车里,看着房子里的灯光抽完了一支烟,这才下车走了进去。

  屋子里很安静,上了楼依旧没有一点声音。

  陆景乔推开卧室的门,看到昏暗的灯光里,黎湘依旧是他离开时候的模样,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而思唯趴在床边,也已经睡着了。

  陆景乔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思唯一下子惊醒过来,抬起头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黎湘,随后才又看向陆景乔,揉了揉眼睛,“你回来啦?黎湘怎么还不醒啊?”

  “下雪了,去客房里睡。”陆景乔说。

  思唯看了看时间,犹豫片刻之后,点了点头。

  思唯第一次在这边留宿,什么都没有,好在黎湘的东西她都能用,陆景乔又给她找了干净的毛巾和新的牙刷,这才算将她安顿好。

  再度回到卧室的时候,黎湘的呼吸依旧轻而浅,几乎听不到。

  陆景乔在床边坐下,伸出手来缓缓抚上她紧蹙的眉。

  仿佛是感觉到他的动作,黎湘的眉头骤然一松。

  陆景乔动作一顿,下一刻,黎湘竟缓缓睁开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