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1 你的对不起留给过去,从今以后是我心甘情愿
  161 你的对不起留给过去,从今以后是我心甘情愿

  房间里光线黯淡,可是离得这样近,陆景乔还是清楚地看见她缓缓睁开的眼眸。

  大约是下午哭得太过的缘故,她眼睛还有些肿,而那双向来澄澈的眸子,此时此刻却是满目迷离。

  她看着他,却又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视线落在他脸上,眼神却一丝波动也没有。

  陆景乔的手还放在她眉心,随后缓缓上移,抚上她的发,轻轻摩挲着。

  他没有出声,她也很安静,片刻之后,却又缓缓闭上了眼睛。

  陆景乔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终究是没有再动,缓缓收回了手。

  黎湘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睡着了。

  陆景乔没有离开房间,也没有睡到床上,而是在沙发里坐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思唯就跑过来敲门,陆景乔上前打开门,思唯看见他身上没换的衣服和眼里的红血丝,不由得有些惊诧,“哥,你一夜没睡啊?湘湘醒了吗?”

  陆景乔没有回答她,而是侧身让她自己看。

  思唯一眼看到床上仿佛姿态都没有变过的黎湘,不由得蹙了蹙眉,轻声道:“怎么也该醒了吧?”

  话音刚落,她忽然又回答了自己的问题:“她肯定要醒了,我先去叫司机买点早餐回来啊,黎湘睡了这么久,肯定很饿了。我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我叫司机去买。”

  说完她又看了黎湘一眼,这才转身下了楼。

  陆景乔回到房间简单冲了个凉,换了衣服下楼时,司机已经买了早餐回来。

  广德轩的鲜虾烧卖,云膳楼的笋尖小笼包,还有香滑软稠的白粥,典型的中式早餐,而思唯大小姐正挽起袖子亲自在厨房里装盘。

  见到陆景乔下来打开咖啡机,思唯忍不住想跟他商量:“哥,要不要上去叫醒黎湘啊?东西趁热才好吃嘛。”

  “不用。”陆景乔淡淡道,“她要睡就让她睡。”

  兄妹俩难得共同坐在餐桌旁,思唯心不在焉地吃着白粥,而陆景乔则空腹喝着咖啡,微微拧着眉翻今天的报纸。

  思唯喝一口粥就要含着勺子半天,好不容易喝了两三口,她终于看向陆景乔,“哥,你现在对湘湘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这句话,陆景乔翻报纸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淡淡应了一句:“你不用管。”

  思唯一听到他的语气就来气,一下子扔下手里的勺子,顿了顿之后,她说:“不管就不管。本来我还以为你是愿意回头,愿意从今往后都好好对黎湘,还打算把她的心事都告诉你。既然你不是这么想的,那算啦!”

  陆景乔缓缓抬起头来看向她,兄妹俩四目相视,谁都没有避让,许久之后,终究是陆景乔开了口:“你知道什么?”

  听到这里,思唯心头忽然涌起一阵难以自持的惊喜,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我就知道。”她小声地嘟囔,“你要不是真心对黎湘,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待在家里陪她。”

  陆景乔没有回答,只是沉眸看着她。

  “好啦好啦。”思唯知道他还在等自己的答案,“那我告诉你就是啦,你知道她的心事之后,想要走近她的心总归是要容易一些的——”

  话音未落,楼梯上却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两个人动作都是一顿,随后同时抬头看去。

  黎湘穿着居家服和拖鞋,正缓缓从楼上走下来,长发垂落,衬得脸仿佛小了一圈,面容虽有些苍白,可是神色却是出乎意料的平和。

  “湘湘!”思唯站起身来,失声喊道。

  黎湘目光和他们两个人对上,缓缓笑了笑,“早。”

  思唯有些惊诧地跟陆景乔对视了一眼,随后才连忙走上前来,挽住黎湘的手臂,“我以为你还会多睡一会儿呢。”

  她一面说一面仔细观察着黎湘的模样,却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只能挽着黎湘走到餐桌旁,说:“你看,我叫司机买了你喜欢吃的烧卖和小笼包,你多吃一点啊!”

  “好。”黎湘回答着,在陆景乔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看了一眼他面前仅有的一杯咖啡,便拿了空碗拨了一碗粥放到他面前,轻声道,“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早餐必须要吃的呀。”

  陆景乔看着她,她又冲他笑了笑,倒仿佛仍旧是从前的时候。

  他顿了片刻,终究是拿起了勺子。

  黎湘这才低下头来吃着自己面前的东西,十分平静的模样。

  思唯有满腹的话想要说,可是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黎湘的状态,实在跟她想象中差太多了。

  陆景乔跟思唯各怀心思,倒只有黎湘是在认真吃早餐的,等她吃饱放下碗筷,另两人早已等待许久。

  黎湘起身来收拾碗筷,思唯连忙伸出手来要帮她,黎湘却突然握住她的手,抬起头来看着她,“思唯。”

  思唯受宠若惊,“湘湘,怎么了?”

  “我有话想跟四哥说。”黎湘说,“你先走好不好?”

  思唯一怔,看了陆景乔一眼,陆景乔却只是看着黎湘,思唯这才又将视线转回黎湘脸上,盯着黎湘看了许久,尽管百般纠结,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哦,好吧。”

  等到思唯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陆景乔才终于开口:“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两个人依旧坐在餐桌旁,黎湘轻轻捏着自己的手,抬头看向他,“四哥,昨天谢谢你。”

  陆景乔显然没想到她一口会说这句话,一时竟想不到该如何回答。

  黎湘轻轻笑了笑,继续道:“要不是你把我带走,我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陆景乔安静片刻,喊了她一声:“黎湘——”

  “四哥都知道了,是不是?”黎湘再度看向他,“关于那幢房子,关于那块地,还有我跟爷爷之间的约定。”

  陆景乔眸色明显沉了沉。

  黎湘继续道:“四哥是聪明人,还有很多事情,四哥应该都知道了。可是我还是想要从头到尾,仔细地跟四哥交代一声。”

  她吸了口,才又重新起头一般,缓缓叙述起来。

  “从最开始,我撞上四哥的车那次,就是我故意为之。宋衍在‘四季’工作,他知道四哥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走,帮我算好了时间。”

  “兰博山庄那次,也是宋衍无意中听到四哥会和朋友去那里聚会,刚好我姐夫的圈子也在那边聚会,所以也是我故意去偶遇四哥的。”

  “我们之间,几乎每一次的相遇都是我刻意为之。拍卖晚会那天,我明知道自己去了一定会被捉弄,会出丑,可是我还是去了,就是想博一把四哥会出手帮我。”

  “那天晚上,也是我在安全套上做了手脚,所以我才会怀孕,所以我才会有借口成为四哥身边的人,并且刻意利用肚子里的孩子,达到自己的目的——”

  “黎湘。”陆景乔声音清冷地喊了她一声,“住口。”

  黎湘顿了顿,又笑了笑,“四哥让我说吧,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

  “这些事,我不用你数给我听。”陆景乔看着她冷冷道。

  黎湘抿了抿唇,缓缓点了点头,之后才又道:“那说回我自己吧。原来不安善心的人,真的是不会有好报的,就像那个孩子,即便来了他也会走……就像我机关算尽,最后还是拿不回妈妈的房子……”

  她是在笑着,可是眼底却终究有了情绪波动。

  陆景乔看着她眼眶一点点地红了起来,眼眸之中渐渐水光淋漓,他心头竟莫名一宽。

  她会哭,终究是比笑着好。

  “从一开始就是我做错了事情,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我活该。”有眼泪从眼眶中滑落,黎湘一下子伸手抹去,才又开口,“四哥,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自私,所以将你拖下水……对不起……”

  她竭力强忍,可是终究还是忍不了,眼泪一颗一颗地往下掉,她匆忙转过头,仿佛是想要找一个可以藏起眼泪的地方,可是下一刻,却忽然被人紧紧拥入了怀中。

  “黎湘。”陆景乔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很平静,“你的对不起留给过去。从今以后,是我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