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2 如果一时放不下,我给你时间
  162 如果一时放不下,我给你时间

  黎湘没有想过陆景乔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她却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所以,她恍惚了。

  “四哥……”

  眼泪依旧打着旋的往下落,她靠在他怀中却无法动弹,好像还有很多话想说,一时之间却一句话都想不起来。

  陆景乔微微低下头来,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黎湘,你懂我的意思。”

  过了很久,黎湘才终于终于找回自己失落的理智。

  “不是……”她喃喃着开口,“不是,四哥,我不是要跟四哥说这些——”

  “不管你要说什么。”陆景乔忽然扶起她的脸来,对上她的视线,眼眸深处沉晦无波,“这就是我的答案。”

  黎湘霎时间顿住,想要说的话似乎再也找不到说出口的机会。

  陆景乔是什么人,她怎么会不清楚?无论她要说什么,他都已经将答案摆了出来,这一次甚至不同上次,这一次,他这样直截了当,她连缓冲回避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黎湘不明白,她不明白他的态度为什么又会发生这样的改变。

  明明在此之前,他已经知道了她和陆老爷子之间的约定,并且选择了尊重那个约定,为什么现在,他又改变了主意?

  “四哥。”她眼中的泪水仍旧没有散去,却还是努力微笑了一下,“四哥的好意,我心里感激。可是无论四哥是因为什么,不值得……我不值得。”

  她缓缓摇着头,说着否定自己的话,却也是拒绝的话。

  陆景乔的眼眸缓缓沉了下来。

  两个人相对沉默着,直至一阵单调而重复的手机铃声却忽然惊破了室内的宁静。

  陆景乔竟什么反应都没有,一直到黎湘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提醒他:“你手机在响。”

  他目光却依旧只是停留在她脸上,竟依旧不去管手机。

  黎湘转开脸,准备去帮他将手机拿过来的时候,陆景乔却忽然伸出手来捉住了她的手腕,重新将她转向自己。

  “黎湘。”他语调清淡地开口,“我说了,过去的事情我不计较。其他事,你愿意放下就放下,如果一时放不下,我也不逼你,我给你时间。”

  黎湘微微一怔,他又看了她一眼,这才缓缓松开她的手,走过去拿起自己依旧响个不停的手机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贺川的声音:“陆先生,股东例会二十分钟以后就要开始了,你还没有到……”

  “知道了。”陆景乔回答着,却又补充了一句,“叫他们不用等我。”

  贺川一顿,声音蓦地微微紧张起来,“可是今天的会议,陆总也会回来参加。”

  陆景乔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回答:“就这样。”

  贺川还想说什么,陆景乔已经直接掐掉了电话。

  安静片刻,他这才又看向黎湘,“也许你需要时间静一静,不过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还是叫思唯回来陪你吧。”

  说完他便又拨了思唯的电话,谁知道电话接通,铃声却是从大门口传来的!

  陆景乔眼色微微一沉,走过去打开大门,早该已经离开的思唯果然还站在外头,正扬着手里的手机有些尴尬地冲他笑。

  眼下这样的情形,她自然是不放心也不甘心走的,所以便偷偷留了下来听壁脚。谁知道隔着大门根本听不清那两人说话的声音,结果反倒被手机铃声暴露了自己。

  陆景乔没有说什么,只是说:“我要去公司开会,你好好陪着她。”

  思唯立刻比了个“ok”的手势,闪身进屋。

  黎湘已经走到客厅沙发里坐了下来,情绪也基本都已经平复,可她坐在那里,目光却只是低垂着看着前面的茶几。

  思唯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黎湘转头跟她对视一眼,眼角余光看到陆景乔,却又飞快地转开了视线。

  陆景乔知道她在回避,回避这样一个让她措手不及的他。

  他在旁边站了片刻,终究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上了楼。

  再下来的时候他已经换了西装,没有跟黎湘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了思唯两句,这便离开了家。

  他离开后,黎湘依旧只是坐在沙发里,目光有些发直地看着电视。

  “湘湘,不要看电视了。”思唯拉了拉黎湘的手,“我们出去看电影吧,看完电影逛街买东西,然后吃饭……通通刷我哥的卡,想想就开心死了!好不好?”

  黎湘缓缓回过神来,转头与她对视一眼,微微笑了笑,却没有回答。

  思唯:“诶?”

  “思唯,你不用担心我。”黎湘低声道,“只是失去一幢房子而已,还不至于会摧垮我。”

  思唯怔了片刻之后,神情却黯淡了下来。

  她想起昨天黎湘哭起来的模样,一颗心霎时间心痛如绞——

  怎么可能只是一幢房子而已?

  就像黎湘在那幢房子前说的那些话一样,她曾经拥有爱情、友情、亲情,只要再拿回那幢房子,那人生对她而言就是完美的。

  那个时候,那幢房子是锦上添花。

  可是后来,她失去了薄易祁,失去了她这个好友,也失去了亲切的姐姐。

  她最初的梦想,终究只剩了那幢房子。

  所以,那怎么可能只是一幢房子而已?

  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思唯忽然就控制不住地难过起来,她强忍了许久,终究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来抱住黎湘,一下子哭了出来:“湘湘,对不起……”

  黎湘微微一僵。

  “对不起……”思唯边哭边说,“我一直都没有正式跟你说过,我知道当初的事,是我误会了你,是我不相信你,是我背叛了我们的友情……湘湘,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我知道我也有份把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可我一直都不敢跟你说对不起……湘湘,你能不能原谅我?你能不能……让我重新回到原来的位子上?”

  黎湘缓缓抬起手来,轻轻抚上她的脸,为她擦去脸上的眼泪。

  “湘湘,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做最好的朋友,好不好……”

  黎湘顿了许久,微微一笑之后,眼泪终究还是滑落了下来。她轻轻摸了摸思唯的头,无声应答。

  思唯却再度抱紧了她,两个人像年少时相互拥抱着为同一件事大笑一样,如今终于可以再为同一件事而一起哭。

  青春不可复,所以才会更加珍惜和感激还可以再回来的友谊。

  曾经失去彼此那么久,可是原来,你一直都在。

  *

  陆景乔早上的股东例会迟了半小时,而下午则提前了一个小时离开公司。

  这对于一向以工作狂形象为员工熟知的他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情形,一时间总裁办里猜测纷纭,秘书们纷纷都找贺川八卦,贺川却也只是一头雾水。

  陆景乔回到别墅的时候,家里很安静,他几乎要以为两个女人不在家,却又看到了思唯的手袋放在沙发里。

  他走上楼,楼上依旧是安静无声的。直至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他才看见两个女人。

  主卧宽大的床上,两个人安安静静地一起躺着,黎湘背对着这边仿佛是睡着了的模样,而思唯则平躺着,正睁着眼睛兴奋地玩着自己的手指。

  察觉到动静,思唯猛地一偏头,看见站在门口的陆景乔,立刻兴奋地起身来,光着脚冲到门口,一下子扑进了陆景乔怀中,将他紧紧抱住。

  自陆景乔出国后,兄妹俩之间再也没有这样亲密的情况出现过。

  陆景乔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的黎湘,微微拧了眉退出房间。

  “哥,我好开心啊!”思唯抱着他兴奋地诉说,“我跟湘湘和好了!我们又可以像小时候那样一起逛街吃饭、谈天说笑、在一张床上睡觉!”

  陆景乔眉头似乎拧得更紧了一些。

  “她现在是最需要人陪伴的时候啦。”思唯自顾自地说,“所以我决定搬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湘湘也答应啦!而且她还说我们俩要住一个房间!”

  陆景乔闻言,太阳穴不由得突突跳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