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5 陆景乔亲她,不似亲吻,反而更像抚慰
  165 陆景乔亲她,不似亲吻,反而更像抚慰

  黎湘被他困在怀中,先是飞快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勉强勾出一个笑容,随后很快又低下了头,低声开口:“四哥,我下去拿酒就好。”

  只是片刻的工夫,她语气已经失掉了平静,低落中透着无比的失落。

  陆景乔看着她没有动,黎湘不欲这样与他僵持,伸出手来推了他一下,陆景乔不但不动,反而顺手握住了她。

  黎湘整理两下没有挣脱,终于还是安静了,顿了片刻之后,她抬头看向陆景乔,缓缓开口:“根本就没有要自杀的女人,对不对?宋衍是被人戏弄了,对不对?”

  她眼神澄澈,透着显而易见的悲伤,一触仿佛就要碎掉。

  陆景乔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

  黎湘却已经从他的反应之中确定了答案。

  “我早就应该想到的。”她低声说,“宋衍这个笨蛋,一陷入爱情就整个人都糊涂了……他这次喜欢的这个女人方方面面都透着不正常,是我这个朋友当得不好,是我没有帮他把好关,才让他这样被人戏弄……连带着妈妈的房子也没了……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说到最后两句,她反倒笑了起来,自嘲苦涩的笑意从唇角蔓延至双眸,渐渐地凝聚成水光,星星点点都是悲伤。

  陆景乔看在眼里,终究再难克制,蓦地低下头来封住了黎湘的唇。

  唇舌相接,她僵硬而被动,明明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却仿佛尝得到她口中的苦涩。

  这原本便不是亲吻,反而更像是抚慰,陆景乔在重重一吻之后便缓缓松开了黎湘,手指无意识地抚上她的脸颊,只是缓缓沉声道:“不关你的事,你没有任何错,不必自责。”

  黎湘安静地垂眸,片刻之后,却再度勾了勾唇角,“不管怎么样,总归没有出人命就是好的……四哥想喝什么酒?我去拿。”

  她抬起头来看他,陆景乔一时没有回过神,黎湘已经推开他,转身匆匆下了楼。

  不一会儿她便拎着两支红酒三个酒杯重新走上了楼梯,冲陆景乔微微一笑,“这两瓶好不好?”

  陆景乔竟完全不知该如何应答。

  这天晚上,陆景乔面前那杯红酒从头放到最后,而黎湘和思唯反倒不断地给彼此添酒,兴致高昂,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喝掉了两支红酒。

  最后一滴酒也从酒瓶里滴落出来时,思唯眯着眼睛朝酒瓶里看了看,打着酒嗝,“哎呀,这么快就没酒了,再下去拿!”

  说完她就起身来准备要去拿酒,谁知道刚刚站起来,脚下却突然搬了一下,整个人重新跌回沙发里,忽然就不动了!

  黎湘坐在旁边看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就笑出声来。

  思唯酒量还是跟几年前一样差,而反观她,几年前跟思唯酒量一样差,到如今已经练就了千杯不醉。

  可是千杯不醉又有什么好?越喝越清醒,越清醒心里就越空,难过的事情就越清晰。

  黎湘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目光落到陆景乔那杯始终没有动过的酒上,忍不住伸出手去拿了起来,随后看他一眼,“四哥都不喝的吗?浪费。”

  陆景乔指间夹着香烟,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黎湘避开他的目光,仰头将那杯酒喝了个干净。

  放下酒杯,她按了按眼睛,随后才又拿开手笑了起来,“真是好酒……以后怕是没机会喝到了……”

  话音落,她伸出手来拿起酒瓶,仔细地阅读起上面的文字来。

  陆景乔捻灭手中的香烟,很快伸出手来扣住了她的手腕,黎湘一僵,手中的酒瓶“啪”的一声摔到地上,破裂开来。

  “怎么了怎么了?”原本摊在沙发里的思唯一下子被惊醒,揉着眼睛坐起身来,醉眼迷离地看着眼前的情形。

  那两人原本对峙着,分明是有话要说的模样,可是思唯突然惊醒,黎湘猛地抽回自己的手来,只是低声道:“四哥,思唯醉了,我先照顾她休息。”

  陆景乔缓缓收回自己的手来,脸色并不好看。

  “湘湘……”思唯却在此时伸出手来抱住了黎湘的脖子,嘟哝着开口,“我们要一起睡哦……”

  “好。”黎湘轻笑着回答她,“一起睡。”

  思唯嘻嘻笑了两声,将黎湘抱得更紧了一些。

  陆景乔拧了眉,蓦地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竟是懒得再看的模样。

  是夜,思唯如愿以偿地睡到了黎湘身边,酒醉酣眠。

  而黎湘在沙发里坐了一夜,彻夜未眠。

  同样,不得不睡在客卧里的陆景乔同样也是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上,思唯迟迟未醒,黎湘早早梳洗完也依旧待在卧室里没有下楼。

  不一会儿,卧室门口却突然响起了叩门的声音,黎湘听那叩门声怎么也不像是陆景乔的风格,正犹疑着准备去开门的时候,门外的人已经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黎湘微微吃了一惊,“萍姨?”

  司萍径直走进来,应了她一声之后,直奔大床而去。

  不消片刻,思唯就在自己的惊叫声中被拧醒了——

  “萍姨!”她头晕脑胀,委屈地揉着自己的耳朵,“你干什么呀?痛死我了——”

  “你呀!”司萍伸出手来戳着她的脑袋,“你看看你像什么话?赖在你哥和黎湘的家里不说,居然还大大咧咧地睡在他们两人的床上,有你这样的小姑子吗?”

  “什么呀!”思唯连忙伸出手来护着自己的头,“黎湘心情不好嘛,我是为了安慰黎湘啊!湘湘,你说是不是?”

  黎湘大概看出了司萍的来意,便开口道:“是啊萍姨,是我留思唯住下来的。”

  “你也是个糊涂的!”司萍转头看向她,跟责备思唯的时候一个口气,“你们俩搬出老宅也就算了,这会儿把她也拐出来算怎么回事?老爷子怎么想?你们爸爸妈妈怎么想?老爷子和你爸爸的身体都不怎么样,你们一个个的都不陪在身边,是要气死他们啊?”

  黎湘哑口无言。

  “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啊!”思唯下了床,“又不是相隔千山万水,我随时都可以回去的嘛!”

  “什么随时?”司萍说,“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明知道你爷爷最不喜欢餐桌上冷冷清清,昨天晚上就发了一通脾气了,你们这些做小辈的都不在家,还不是得我来承受?”

  司萍搬出老爷子来,这尊大佛实在是太有分量,黎湘听见思唯仍然在跟司萍辩驳,便忍不住开了口:“思唯,没关系的,你看我已经没事了对不对?你还是回去多陪陪爷爷吧。待会儿我陪你一起回去看看爷爷。”

  司萍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对思唯说:“你看看黎湘多懂事,哪像你!再说,她都开了口,你就别赖死不走了!打扰黎湘跟你哥的二人世界算怎么回事?”

  思唯“哼”了一声,蹙着眉走进了卫生间。

  司萍陪着黎湘下楼的时候,陆景乔已经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简单的咖啡配三明治,是他一贯的早餐风格。

  司萍将黎湘也安顿在餐桌旁,笑着说:“家里的厨师做了蟹粉小笼,我带了些来给你们,应该蒸好了,等着啊。”

  “谢谢萍姨。”黎湘说。

  司萍很快走进了厨房,黎湘这才看着陆景乔开了口:“四哥昨天在客房睡得好吗?”

  “不怎么样。”陆景乔喝了口咖啡,回答道。

  黎湘便微微笑了笑,“是我不好,留思唯在这里陪我,害得四哥不得安睡。四哥放心吧,我待会儿就陪思唯回家里去。”

  陆景乔放下手里的咖啡杯,看着她缓缓道:“黎湘,你对我不必这么小心翼翼。现在不是以前了。”

  现在不是以前了。

  这短短几个字,其中包含着的意味却格外深长。

  黎湘安静了片刻,抬起头来却只对上陆景乔深邃无波的眼眸。

  她顿了好一会儿才又开口:“现在的确不是以前了,四哥放心,我也明白的。”

  陆景乔听到这句,心里却莫名一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