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7 这并不是一顿饭、两颗药就可以结束的游戏
  167 这并不是一顿饭、两颗药就可以结束的游戏

  这是一次跟之前所有亲热都不同的体验。

  黎湘感觉得到自己虚软漂浮的身体和意志,却也可以清晰地感知到他。

  她前所未有地感觉到难以承受的热量在体内汇聚,而他所有的动作都成了疏散的渠道。

  于是她几乎控制不住地缠着他,本想找回自己,谁知道却更加失魂迷离。

  她这样的反应,陆景乔比她有更深刻的体验——

  她从来没有这样迎合过他,即便是从前那些靠药物的夜里,她的身体也没有这样乖巧柔顺过。

  可是陆景乔心里却并没有丝毫的喜悦,即便身体经过数度愉悦巅峰,到最后,他眼眸依旧幽深不见底,甚至愈发暗沉。

  终于结束一切的时候,黎湘更是完全找不回自己,光裸的手臂依旧缠绕在他肩头,便已经控制不住地沉沉睡去。

  陆景乔简单清理了彼此,抱着她依旧微微发热的身体躺下来,垂眸便看见她紧闭双眸下的嫣红容颜。

  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安然地躺在他怀中,其中自然有他的原因,可是到后来却更多的是因为她。

  像今天的这样的情形,只有在意外的状况下才会出现。

  这原本是一场极致美好和谐的意外,可是享受了这场美好的意外的人,却又一次地彻夜未眠。

  第二天早晨,天刚刚亮,陆景乔怀中安睡着的人身体忽然一个痉.挛,随后猛地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陆景乔原本就没有睡着,怀中人一动,他自然也就睁开了眼睛,很快就对上了黎湘的视线。

  她微微蹙着眉,脸色有些苍白,向来澄澈的眼眸此时也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黎湘是觉得难受的,不仅口干舌燥,全身酸软无力,连心跳也是不正常的快,像极了她第一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吃光了宋衍给的六片药之后的情形。

  她有些恍惚无措,一伸手却就碰到了陆景乔的身体,连忙缩回来,才又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是在他怀中的。

  “要什么?”陆景乔低头看着她,微微拧眉问道。

  黎湘觉得有些辛苦,一时间也顾不上许多,只是低声说了句:“喝水。”

  陆景乔这才松开她,起身走到外面拿了瓶水,拧开来,才又回到床边将黎湘扶起来喂她喝。

  微微有些凉的水一点点灌入口中,纾解了干燥的唇舌的同时,仿佛也让她那颗异常跳动的心脏缓缓平息了下来。

  喝掉几乎半瓶水之后,黎湘躺回到床上,微微舒了口气。

  忽略掉心脏带给她的不适感,黎湘的头脑才渐渐清晰起来,连带着身体上的酸痛也清晰起来——

  她似乎隐隐记得昨天晚上的情形,虽然不是全部,可到底还是知道自己承受了些什么。

  似乎与她想象之中一点都不一样,黎湘清楚地知道这种不同来自于什么——昨天她吃掉的那两颗药丸。

  那是她自己去情趣店里胡乱买的,自然跟宋衍给她找来的那些不一样,宋衍给她的那些说是对身体并没有任何伤害的,所以效力自然也就不怎么明显。而这一次这两颗,效力倒似乎是很明显了,可是副作用也是相当明显的。

  黎湘半张脸陷在枕头里,身体依旧处于疲惫的状态。

  “以后不要再胡乱吃药。”陆景乔低沉平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昨天那种,碰都别再碰。”

  黎湘安静地躺了好一会儿,身上才恢复了一点力气,随后才强撑着坐起身来,看向站在床边的男人,缓缓一笑,“我没关系的,只要四哥喜欢就好。”

  陆景乔看着她,眼眸赫然就暗沉了几分。

  随后,他缓缓弯下腰来,手撑在床上,几乎与她面容相贴,才一字一句地开口:“黎湘,我不喜欢。很不喜欢。”

  黎湘微微将身子往后倾了一些,与他拉开一些距离,随后才看清楚他的模样。

  他脸色和眼眸一样暗沉,是真的不高兴的模样。

  她抿了抿唇,终于还是笑了起来:“好,既然四哥不喜欢,那我以后都不碰了。”

  她笑起来的模样真是温柔美好,像极了昨天晚上给他准备晚餐的时候,可是这份美好出现在此时此刻的他们之间,却实实在在有些古怪。

  陆景乔本来以为她还有什么话要说,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并没有,只是低声催促他赶紧洗漱上班,不要耽误了时间。

  陆景乔冲凉洗漱完毕,换了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黎湘已经又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仿佛是又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系着袖口,目光沉沉落在她安然入睡的脸上,许久之后,终究是没有惊动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下了楼,他的司机已经将车子开出来等着他,而黎湘的司机暂时没有工作,正顺便干着园丁的活,拿了把剪子修剪着庭院里一株腊梅。

  陆景乔忽然就喊了他过来,沉声吩咐:“太太今天去哪里你都要跟着,就算她不让你跟也要跟着。”

  司机一怔,也不敢多问,只是连连点头。

  陆景乔这才上车前往公司,一路上始终是眸色沉沉的模样,跟车外阴霾的天色有得一拼。

  黎湘是真的又睡着了,并且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时分,睁开眼睛时,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又下起了雪。

  她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这才走进卫生间洗漱化妆。收拾好自己之后,她下楼叫司机给自己找了几个大箱子,随后就开始收拾衣帽间里的衣服。

  这种事也是不收拾不知道,简单收拾了一下便塞满了几个箱子,好在东西也都装得差不多了,黎湘这才又下楼喊了司机上来帮自己将这几个大箱子搬下楼,随后又叫了个同城快递过来收件。

  司机心里牢记着陆景乔的吩咐,见黎湘这样古怪的行动,自然也就上了心,虽然嘴上没问,但却处理得格外仔细。

  快递很快就来了,黎湘填好快递单交给对方,趁着快递员打包的时候,她上楼走进了书房。

  打开电脑之后,她很快打开自己的邮箱,将邮箱里的一份文件打印了出来。

  薄薄的一页纸,简简单单的几项条款,那是她给陆景乔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一式三份。

  他们没有孩子,而她也主动放弃了财产分配和索要赡养费的权利,因此并不需要太复杂的协议。

  黎湘取过一支笔,很快在三张纸上签好自己的名字,随后走进起居室,将这三张纸放在了当眼处。

  其实早在之前陆景乔就给过她答案了,他说过,无论她说什么,他的答案都是一样。

  既然如此,黎湘想,那不如省点力气,什么都不要再说,只用行动来表明就好。

  她放下协议书,又在卧室和起居室里转了一圈,确定自己没有落下什么之后,这才下了楼。

  楼下的快递员已经将东西打包得差不多,黎湘看着他将一箱箱的东西扛上车,付了钱之后又叮嘱了一句什么,这才走回来对司机说:“送我去一下国金中心吧。”

  司机连忙答应着,很快将车驶了出来,载着黎湘一路往国金中心而去。

  到了商场门口,黎湘下车,却只是对司机说:“行了,我今天不用车了,你可以休息了。”

  司机一听,顿时有些怔忡,看见黎湘转身往商场里而去,他想起陆景乔的吩咐,顿时连车都顾不上,推门下车就朝黎湘去的方向跟去。

  时间还早,商场里人流并不多,可是司机一跟进去,偌大的商场四通八达,黎湘的身影却早就不知走进了哪条通道。

  *

  这一天,陆景乔的工作展开并不顺利,早晨的股东会议上有股东对他这段时间的代管理方针提出质疑,下午的部门会议上手底下的人又出现好几个纰漏,陆景乔会都没开完便直接起身离去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还早,可是黎湘不在。

  不仅是黎湘不在,她所有的东西,衣衫鞋袜、珠宝首饰通通都不在了,所留下的只有楼上起居室那薄薄的三页纸。

  陆景乔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坐在沙发里一字一句地看完那份离婚协议书,淡漠一勾嘴角之后,直接将那几张纸撕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