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68 陆景乔说,黎湘,我也坚持
  168 陆景乔说,黎湘,我也坚持

  这一天,黎湘窝在酒店房间里,抱着电脑查了一天的信息。

  到了晚上八点过她才从那些五花八门的网页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显示八点半,手机上有思唯给她发的两条消息,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信息。

  黎湘微微松了口气,这才察觉到腹中饥饿,于是翻开酒店的餐单给自己点了晚餐,让他们送到房间。

  看了一天电脑实在疲惫,她吃过晚餐就累得不行,简单洗漱了一番就躺到了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刚亮,黎湘就被电话的铃声吵醒,她一个激灵醒过来,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黎小姐是吗?”电话一接通,那边立刻传来一个非常热情活力的声音,“您好,我是昨天跟你联系过的业务员小张啊,根据你的要求我已经帮你筛选出好几套房子,黎小姐准备好我们就可以出发去看房子了。”

  “哦。”黎湘还有些迷糊,却还是很快回答,“麻烦你等一会儿,我准备好了过来找你。”

  一个小时后,黎湘就在附近一家地产中介找到了小张。

  小张约二十岁左右,一见了黎湘就特别热情地喊“黎姐”,等喊完他才觉得黎湘眼熟,又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猛地开口:“咦,你你你……你是黎湘?”

  黎湘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顺手拿了些宣传单看着,说:“我是来租房子的。”

  小张立刻见风使舵,“是这样的黎姐,我昨天好像有些听错了你的要求,不如你再重新说一遍要求,我再重新帮你筛选筛选?”

  黎湘一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也是,在外人眼里,她还是陆家的少夫人,怎么也不至于沦落到要来中介找一套月租三千以下的房子。

  “没有错。”黎湘很快回答道,“就按照你找出来的那几套房子去看就好。”

  小张一脸不可思议,一副“你确定?”的表情。

  黎湘瞥了他一眼,“不做我这笔生意?那我找别家。”

  “别别别!”小张连忙道,一面拿了车钥匙一面拿了房屋钥匙,匆匆带着黎湘出了门。

  黎湘对将要租下的房子的要求不高,一个人住,一室一厅即可,只要交通便利、月租在三千块以下即可,其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要求。

  小张很快带着她看了两套房子,都是在比较老的小区,但地理位置还算不错,黎湘也并没有多少意见,只等着看完他推荐的几套房子随便挑一套就行。

  第三套房子所在的位置稍微有些偏,但是小区是前几年才建的,并且是大型的园林式小区,前面的部分是公寓楼,后面则是成片的独立花园洋房。

  小张推荐给黎湘的房子是开放式的一室一厅,户型方正,一扇大大的窗户正好对着后面那成片的小洋楼。

  黎湘站在那扇窗户面前,目光落在那一幢幢的小洋楼上,忽然就凝住不动了。

  小张见状立刻见缝插针地开口道:“后面这一片小洋楼也有出租的,陆太太你要是喜欢的,我也可以带你去看看。都是坐北朝南的户型,有私家花园有大露台,住着绝对比这间屋子舒服得多。这间屋子户型虽然方正,可是窗户是朝北的,居住舒适度肯定会有一定影响……”

  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黎湘却始终没有回应他一个字。

  “陆太太?”小张忍不住喊了她一声。

  黎湘这才回过神来一般,小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觉得好像看见她眼眶红了红,可是黎湘很快避开他的视线,重新看向身后这间屋子,说:“这里挺好的,我就定这间吧。”

  “啊?”小张心有不甘,“你明明很喜欢小洋楼嘛,何必要委屈自己呢?”

  “准备合同吧。”黎湘说,“我暂时先租半年。”

  小张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唉,那好吧。”

  黎湘之所以要租房子,其实只是暂时用来过渡,无论如何,要在目前的城市里安稳度日,总归还是要有自己的房子。她手里的赔偿款虽然足够买一间大房子,可是终究还要为自己的余生打算,因此黎湘只打算买一套两居室。在买房交房之前,就暂且住在这个地方了。

  出租屋里基本的家具电器都有,签好合同之后当天就可以入住。

  黎湘当天下午就从酒店退了房,然后买了些生活用品和清洁用品,给小房子来了次彻彻底底的大扫除。

  傍晚时分,当她筋疲力尽地倒在床上时,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内心却忽然涌起一阵满足感。

  如果是在从前,这些事情她绝对不会自己做,所有的一切应该都会交给宋衍去搞定吧?可是现在,没了妈妈的房子,也少了宋衍,才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将自己照顾得很好,不需要倚靠别人。

  这明明是好事,可是黎湘躺在那里,却还是控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因为那种满足的感觉越强烈,就有另一种情绪在心底不断地弥漫扩张,最终竟生生地将那阵满足感完全地盖过,只剩了无边无际的孤清。

  诚然,这世上有那么多人,那么多种热闹,可若非自己想要的,又与自己有多大关系?

  黎湘这一躺躺了两个多小时,似乎还小寐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时已经是八点过。忙活了一个下午的她饥肠辘辘,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没吃晚饭。

  黎湘这才又起身来,裹了厚厚的棉服,遮去大半张脸准备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点吃的回来。

  刚刚出了公寓楼,忽然有两个小孩子打闹着跑过来,撞到黎湘身上,两个孩子倒是被教得很好,连忙站好了一起向黎湘道歉。

  黎湘看得心头都暖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来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轻笑道:“没关系,你们继续玩去吧。”

  两个小孩子便嬉笑着跑开了,黎湘看着他们跑远,这才走上小区干道,没想到刚走出两步,她脚步就硬生生地顿住了。

  前方道路左侧停着一辆车,她再熟悉不过的车型和号牌,只象征着一个人的身份。

  而此时此刻,那个人就坐在驾驶座里,天气这样冷,他却将车窗完全地放了下来,夹着香烟的手放在外面,脸却是隐匿在黑暗中的。

  黎湘看不见他的脸,却几乎可以想象他此时此刻是以一种怎样的眼神在看着自己。

  她可不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黎湘这么想着,脚步也不由自主地重新迈开来,低了头匆匆往前走。

  经过那扇车窗的时候,她的头埋得更低,几乎是目不斜视看着自己脚下的路,匆匆而去。

  陆景乔靠在座椅里,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匆匆远去的背影,目光沉沉,一动不动。

  黎湘走到小区门口的超市里买了一堆东西,随后走到外面的长椅上坐下,就着一盒牛奶吃掉了一块面包之后,她这才认命般地叹息一声,拎着剩下的东西起身往回走。

  再一次走到那辆车旁时,那辆车里已经没有了人。

  黎湘在车旁站了片刻,忍不住狐疑地抬头往自己所住的楼层看了一眼,最终还是走进公寓,进了电梯,按下了自己所住的楼层键。

  电梯到达十五楼,她刚刚从里面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房门口站着的一个黑色身影。

  他难得没有在抽烟,修长挺拔的身影笔直地站在她门前,听见电梯的声音转过头来,便正好对上黎湘的视线。

  黎湘并不太看得清他眸中藏着的情绪,却还是缓缓走上前来。

  她并不意外他会对她的行踪这样了如指掌,像他这样的人,想知道什么消息不行?更何况她又没有刻意躲藏。

  “四哥。”走到房门口时,黎湘才语调平淡地喊了他一声。可是除了这一声,她再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陆景乔眼神之中并无波动,只是看着她,“不请我进去坐坐?”

  黎湘不欲与他虚与委蛇,于是便直接开口道:“四哥有看到我放下的离婚协议书吗?”

  他却毫不意外她这样的反应一般,依旧是素日沉静的模样,淡淡开口:“黎湘,你知道我的答案。”

  黎湘不由自主地呼了口气。

  她当然知道他的答案,可是——那又怎样?

  “四哥,我坚持。”黎湘缓缓开了口,“你知道,离婚这种事,只要一方想离,总归是离得掉的。大不了走法律程序,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总有一次是可以的。”

  他那样一个人站在那里,身高气场本就已经逼人,眸中染了寒意看过来时气势便更为慑人。

  可是黎湘是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她想要的东西不会再有机会得到,她最亲密最在乎的人也已经不复在身边,既然再无所求,自然也就无所畏惧。她再无后顾之忧,终于可以无所顾忌地去追求最适合自己的人生。

  无论如何,那样的人生里,都不该有陆景乔。

  她安静地与他对视着,几乎做好了迎接他接下来的狠话的准备,可却不料他眸中寒意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地又恢复了平静从容的模样。

  “黎湘,我也坚持。”他说。

  这样云淡风气的几个字,却几乎定住了黎湘的心神。她看着他,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坚持,他也坚持,两个不同的方向,彼此拉锯一般的坚持,出路会在哪里?

  黎湘想想那情形都觉得可笑,顿了许久,才终于又开口:“四哥,没意义的。”

  “黎湘。”陆景乔随后缓缓道,“我说过可以给你时间,暂时不会逼你。你也不要再试图从我这里得到别的答案,同样没意义。”

  黎湘克制不住地再度一顿。

  从前陆景乔沉默冷淡,寡言少语,她从来不知原来他也可以这样针锋相对,步步逼人。

  她到底是不愿在继续这样焦灼的状态,只想着尽力摆脱,因此态度终究是冷淡下来,“那就凭四哥高兴好了。”

  说完,她取出钥匙打开门,随后迅速闪身进入屋中,“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

  回到家里黎湘便自顾自地洗漱睡觉了,也不管门外的陆景乔离开与否,或者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第二天早上,雪后初霁,天气极好。

  黎湘一觉醒来便接到快递员的电话,是她前天交付的物件给送了过来。

  她收拾了一通打开门,快递员刚好搬着其中一个箱子来到门口,而昨夜被她关在门口的那人自然早就不见了踪影。

  黎湘整理自己那几个大箱子又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下午正在外面采购简易衣柜的时候忽然接到石碧琪的电话,说是她之前负责的一个客户指定要跟她谈,因此石碧琪约她晚上跟客户一起吃饭。

  黎湘不好推辞,只能答应下来。

  买好简易衣柜回到家里又免不了一通整理,整理完时间也差不多,黎湘便换了衣服出门。

  客户并不是什么大客户,可是却异常挑剔,之前黎湘就已经在他身上下了很大工夫,这天晚上依旧费劲,一顿饭吃到十点钟才终于拿下了合同。

  送走客户之后,石碧琪很是长吁短叹:“这人这么费劲,我真不知道你之前是怎么忍得下来他的。”

  “都是一样的工作嘛。没有他,可能有个更费劲的呢?”黎湘笑着回答。

  石碧琪说:“我就说你适合做公关这一行吧,可惜你已经辞职了。等你什么时候当够了少奶奶,觉得无聊的时候,别忘了再回来。”

  “不了。”黎湘笑着说,“就算再做也会换一家公司做,应该不会再回碧蓝了。”

  “为什么?”石碧琪问。

  黎湘耸耸肩,笑笑,“免得尴尬咯。”

  石碧琪并没有多想,只以为她是说来来去去的问题,便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好尴尬的。”

  黎湘也不再多说什么。

  等她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一路平安顺利地回到家门口,开门的瞬间,黎湘脑子里忽然莫名闪过一个什么念头,只是还来不及捕捉就已经过去了。

  然而接下来,她的钥匙捅进锁眼之后,却怎么都拧不动了。

  于是先前那个一闪而过的念头再度回到脑海之中,黎湘身体忍不住僵了僵,仿佛是为了印证她的想法,下一刻,屋子里忽然传来什么动静,随后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陆景乔穿着衬衣西裤站在门里看她,神态自然得仿佛是在他们之前住着的别墅里,“怎么这么晚?”

  黎湘看着他,实在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景乔见她站着不动,便伸出手来将她拉进了屋。

  屋子里暖气很足,黎湘被暖气一袭,这才回过神来,看向陆景乔,“你怎么进来的?”

  话音刚落,她就想起自己的钥匙,转头看了一眼大门,立刻反应过来,“你找人换了我的锁?”

  “有问题吗?”陆景乔在沙发里坐下来,反问了一句。

  黎湘又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茶几上竟然还摆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和几份文件,他这分明是大摇大摆地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了,没、问、题、吗?

  黎湘脸上的表情僵了僵,随后才缓缓开口:“四哥这样不太合适吧?”

  陆景乔目光落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闻言视线都没有抬一下,只是语调沉静地开口:“你昨晚说的,凭我高兴就好。”

  黎湘竟被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从来就不是擅长说重话的人,尤其是这样的情况下,她和陆景乔的关系不尴不尬,到最后怎么发展无非都是看两个人的坚持而已。她虽然不完全了解陆景乔,可是大概还是知道他的秉性,有些话说也是白说。

  黎湘索性不再言语,默默地走进了卫生间。

  凭他高兴的结果就是这天晚上,陆景乔在这间小公寓里留宿。

  公寓里的床不像别墅里足足两米宽的大床,两个人躺上去中间还可以留出一个人的空隙,公寓里的这张床只有1.5米,黎湘被迫让了半张床出来之后,便可以清晰地察觉到来自于另一个人的体温。

  他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可单单是那阵体温,已经足以让黎湘彻夜不眠。

  第二天是周末,黎湘天不亮就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原本安静熟睡着的陆景乔却忽然伸出手来抱住了她,声音沉沉地开口:“我今天休息,陪你出去走走……想去什么地方?”

  黎湘身子一僵,听完他说的话之后,心头却控制不住地低低叹息了一声。

  她再怎么不想要都好,身后抱着她这个人,终究是一片真心。

  “哪里都不想去。”顿了片刻,她终于是缓缓回答道。

  “那去兰博山庄。”陆景乔说,“爬山赏雪或是泡温泉都好。”

  黎湘侧身躺在那里,没有回答。

  不一会儿陆景乔就起身来,走进逼仄的卫生间开始进行洗漱。

  黎湘听到水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就立刻就床上坐了起来,随后迅速开始换衣服。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她已经收拾好自己,随后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卫生间里,陆景乔隐隐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再关掉花洒打开门走出来的时候,小小的屋子里已经再没有黎湘的踪影。

  ……

  黎湘出门的时候才八点过,刚一出门她就给思唯打了电话,结果思唯却到将近十二点的时间才出现在她面前,还一个劲埋怨她约得太早。

  黎湘在等她的时候已经喝了三杯拿铁,看着她还有些没睡醒的样子,张口就说了一句:“思唯,你能不能陪我住一段时间?”

  思唯果然瞬间就清醒了一些,疑惑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陪你住一段时间?之前陪你的时候,你不是也叫我回家了吗?”

  “对啊,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黎湘回答,“我自己租了个一居室,可是你知道,自己一个人住难免孤单。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一起住一段时间。”

  思唯先是一怔,随后才反应过来什么,“等等,你是说你搬出来住了?怎么回事?那我四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