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70 如果那个孩子还在,会长得像他还是像黎湘
  170 如果那个孩子还在,会长得像他还是像黎湘

  两个人都放下了筷子,只是面对面坐着沉默。

  陆景乔摸出烟盒来,给自己点了支烟,慢条斯理地抽了一口,这才缓缓开口:“嫌屋子小,那就换一间大点的。”

  黎湘低笑出声来:“我自己选择的屋子,我怎么会嫌弃?”

  “那你是嫌弃我?”陆景乔抬眸看向她,“那你说出来,看看有没有改正的余地。”

  黎湘跟他对视着,看着他毫不在意而又笃定的眼神,怎么会不知道说什么都是白说?

  这世上有一种人,打定了主意便不会轻易改变,比如她,比如陆景乔……

  偏偏两个各自有主意的人纠缠在一起,彼此都心知肚明,却彼此都不愿意退让,这情形,真是无解。

  黎湘没有再说话,推开碗站起身来,“我不吃了。”

  陆景乔也不拦她,等到抽完了一支烟,他才又拿起筷子,夹了一点番茄炒蛋放进口中,倒是勉强能入口。

  于是他就着那盘番茄炒蛋,勉强吃掉了一碗饭。

  黎湘坐在沙发里,依旧看也不看他,眼看着陆景乔朝这边走过来,她正想不那么明显地避开,忽然听到自己放在厨房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迅速一起身,从陆景乔身边绕过,走进厨房拿起了手机。

  屏幕上的来电人名字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黎湘顿了顿,还是接起了电话:“庭初?”

  陆景乔站在外面,听着黎湘喊出这个名字,眉心骤然一拧。

  下一刻,黎湘已经迅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目光发直,脸色凝重的模样,她一面听电话,一面跑到门口换鞋穿外套,“很严重吗?”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黎湘只说了一句:“我马上就来。”

  说话间她已经穿好了鞋,胡乱披了外套就准备出门的时候,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拉住了她,“去哪儿?”

  黎湘回过头来看他,脸上的血色都已经淡了几分,只是回答:“医院。”

  陆景乔没有再多问,拿过自己挂在墙上的大衣,陪她一起出了门。

  时间还早,正是晚高峰的时候,路上堵得一塌糊涂,黎湘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坚定地看着前方的道路,仿佛能将面前的那些车都看穿,这条路就能畅通一点。

  陆景乔一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过来握住了她。

  她的手冰凉。

  陆景乔将车内的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一些,握住黎湘的那只手却再也没有松开。

  她的手却还是一直冰凉着,到了医院门口,她迅速抽回自己的手,推开车门就往医院里奔去。

  在重症监护室外,黎湘看见了霍庭初。

  他高大的身影靠墙而立,微微低着头,是黎湘前所未见的模样。

  黎湘快步走过来,没有跟他说话,直接透过病房外的深色玻璃看向了病房里面。

  里面还有一层玻璃,隔了两层玻璃,病房里的情形已经变得很模糊,可是黎湘还是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里面病床上的靖希。

  他小小的身子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小小的脸上被氧气罩扣着,手上插着输液管,周围是各种复杂的检测仪器……

  黎湘只看一眼就已经呆住了,好一会儿,她才终于转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霍庭初,“怎么会这样?”

  霍庭初缓缓抬起头来,眼中布满红血丝,下巴上都是青色的胡茬,疲惫而又颓然的模样。

  “重症肺炎。”霍庭初说,“情况很不稳定。”

  他声音很低,似乎是平静的,可是黎湘却一下子就听出了那平静底下隐藏的东西。

  那是同样能将她击垮的一样东西——恐惧。

  “什么时候的事?”她问,“多久了?怎么会严重成这个样子?”

  “快一周了。”霍庭初回答,“本来不想惊动你,可是今天下午情况突然恶化,好不容易才稍稍稳定了一些。我不知道结果回怎么样,可是他肯定会想要见你。在生病之前,他就一直嚷嚷着想见你了。”

  黎湘喉咙里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那种仿佛有什么东西注定要失去,而自己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感觉又回来了,她霎时间被冲击得红了眼眶,目光却仍旧是清晰坚定的,“让我进去看看他。”

  霍庭初很快叫了医生过来,随后让人带黎湘去换了无菌服,走进了病房里。

  陆景乔终于来到病房外的时候,黎湘已经站在了霍靖希的病床前。

  陆景乔与霍庭初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很快就转头看向了病房里的情形。

  黎湘站在病床旁边,正弯下腰来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人儿。

  上次见面还那样活泼地缠着她的孩子,此时此刻却只能这样无力地躺在病床上,脸色青灰,呼吸急促而沉重。

  “靖希。”黎湘低低喊他的名字。

  仿佛从前她还陪在他身边的时候,每天早晨叫他起床都很容易,只需要轻轻喊一声他的名字,那孩子立刻就会睁开眼睛来看着她嘻嘻地笑,赖着她谈天说地。

  可是现在,他没有动静,他沉浸在无边的病痛折磨之中,可能再也听不见她喊他。

  “靖希,湘湘姐姐来看你了。”她低低地开口,“你记不记得以前湘湘姐姐曾经答应过你要带你去游乐场玩?你快点好起来,湘湘姐姐就陪你去,好不好?”

  ……

  从重症监护病房里出来,黎湘摘掉帽子除了口罩,连无菌服也不脱,直接就朝电梯的方向走去。

  陆景乔转身随她而去,霍庭初看了一眼,缓缓收回视线,再度看向了病房里的儿子,神情有些恍惚。

  陆景乔没有赶上黎湘搭乘的那一部电梯,等他从另一部电梯下楼,出了住院部的时候,却见黎湘独自坐在门口右侧的阶梯上,一动不动。

  陆景乔缓步走过去,黎湘抱膝坐在那里,神情有些发直地看着面前的小花园。

  陆景乔在她身后站了片刻,终究还是走下来,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老天爷不公平。”黎湘神情飘忽,忽然低低地开口,“孩子是无辜的,为什么要让他们受这样的折磨?”

  陆景乔心头莫名一滞,竟忽然想到从黎湘腹中流掉的那个孩子。

  这么久以来,他其实很少想起那个孩子,仿佛只是一场微不足道的意外,无论是他的到来还是离去,几乎都已经被人遗忘,包括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曾记在心里。

  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忽然想,如果那个孩子还在,现在应该已经有两个月大了吧?会是什么模样?长得像他还是像黎湘?

  他一时怔忡,黎湘却忽然低下了头,将脸埋进自己的臂弯里。

  陆景乔蓦地回过神来,转头看向黎湘。

  她没有发出声音,身体却仿佛在颤抖,他知道她是在哭。

  她真的是倔强,倔强到连眼泪都不愿意让人看到,若非触及心底最深处的脆弱,应该是绝不会让自己流泪的。

  陆景乔伸出手来扶住她的头,低头在她鬓角轻轻一吻,而后才将黎湘拥进了怀中。

  黎湘起初不肯,挣了两下,终究还在埋进他肩颈之中,发出低低的哭声。

  “不会有事的。”陆景乔清楚地感觉着从自己领口渗入的湿意,温暖的,冰凉的,两种感觉交织,像极了人的心情。他再度低下头来亲吻她的耳廓,低声道:“湘湘,会好起来的。”

  黎湘却在他的安慰声中逐渐哭得难以自持起来。

  来来回回的医护人员和病患家属都看着他们,一个穿着无菌服的女人,看不清脸,只是哭得伤心,

  这样的情形也许每天都在医院里上演,所有人都已经见惯不惊,可是如非亲身经历,又怎么会真正懂得哭泣人的痛。

  黎湘悲伤和绝望也仿佛只有自己能懂。

  她已经失去那么多,那么多……

  可不可以不要再带走靖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