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72 湘湘,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172 湘湘,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黎湘只觉得唇上一重,睁开眼睛还什么都没有看清,唇齿间便有淡薄酒气席卷而来,男人温热的呼吸与她交缠在一起,是男女之间最亲密的姿态。

  她几乎下意识地就察觉到了是谁。

  等到视线恢复清明,黎湘第一时间看到的却是站在旁边的霍庭初——

  他近乎凝滞的目光与她对上,神情复杂难辨。

  唇上蓦地又是一痛,竟是陆景乔咬了她一口,黎湘蹙眉,回过神来,连忙用力推开了面前的男人。

  他吻得太狠,她连呼吸都被他一并掠夺,这会儿呼吸微喘地与他相视,眸子倒依旧是沉静的。

  陆景乔与她对视片刻,却再度低下头来,又在她唇上印了一下,这才开口:“我们回家。”

  黎湘迅速站起身来避开他,这才发觉自己身上还有霍庭初的衣服,将衣服递给霍庭初之后,她这才转身看向重症监护室,同时回答陆景乔的问题:“我说了我要留在医院守着靖希。”

  “你已经累得睡着了。”陆景乔陈述事实。

  黎湘抚了抚额头,深吸了一口气,“打了个瞌睡而已。”

  今天白天靖希又醒了一会儿,她守在他旁边说了没几句话,旁边的各项仪器指标突然又发生了变化,黎湘顷刻间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好不容易情况又稳定下来,她守在病床边看着靖希,再也不敢将视线移开一秒。

  小儿重症肺炎原本就是十分可怕的疾病,加上靖希的情形又这么差,短短一个白天就耗费了她几倍的精力,所以才导致刚刚忍不住就睡着了。

  但这并不是她离开医院的理由。

  “我去卫生间洗把脸。”黎湘没有看陆景乔,转身就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陆景乔没有拦她,只是在她先前坐着的长椅里坐了下来。

  霍庭初穿回外套,才又开口:“陆先生,很抱歉,是我打扰了你和黎湘的正常生活。”

  陆景乔缓缓抬起眼来,与他对视着,眸色沉晦,波澜不兴,“霍先生不必客气。她既然是我太太,我自然会全力支持她。”

  霍庭初听了,没有再说什么。

  黎湘从卫生间回到病房外的时候,两个男人一站一立,各自沉默,气氛冷硬。

  黎湘走上前来,站在两人中间看着陆景乔开口:“四哥喝了酒,早些回去休息吧。”

  “没关系。”陆景乔声音沉沉,语调却是漫不经心的,“你既然要留下,我自然要看着你,总不好麻烦霍先生反过来照顾你。”

  黎湘明显听出了他言语间的某种意味,在这样的情形下,却只觉得无言以对。

  反正在这场拉锯战中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占上风,还不如省点口水。

  她回到椅子上坐下,与陆景乔隔了一个空位,继续沉默守候。

  一晚上留守在医院的主治医生过来了好几次,到了第二天早上,黎湘才终于听到他微微平和下来的声音:“一晚上都没有什么变化,目前看来应该是稳定下来了,我们会继续重点观察,霍先生放心吧。”

  霍庭初眉宇间紧绷的神色骤然一松,竟是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的模样。

  毕竟心力交瘁这么些天,突然听到这样的好消息,是会让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黎湘却迅速起身,隔着玻璃看着躺在病床里孩子,控制不住地微微笑了笑。

  陆景乔站在她身旁的位置,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霍庭初回过神来,便首先看向了黎湘,“湘湘,你也辛苦了这么久,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不用。”黎湘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在这里陪着靖希,我等他醒过来——”

  霍庭初视线落在陆景乔身上,终究还是又道:“别这样,你也会劝我不要熬坏了自己的身体。听话,你跟陆先生回去,等靖希醒了我通知你。”

  黎湘闻言,安静片刻,终究是没有再坚持。

  ……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黎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陆景乔坐在沙发里,听着卫生间里水声哗哗,靠着香烟分散注意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黎湘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头发还半湿着。

  陆景乔目光落到她身上,眼波沉沉。

  黎湘看了眼时间,随后才又看向他,“四哥是不是该去公司了?”

  陆景乔将手里的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平静地开口:“我不赶时间。”

  黎湘听了,与他对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往床边走去。

  “头发还湿着,先不要睡。”陆景乔微微拧眉说了一句。

  “没关系。”黎湘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困了,懒得再吹。”

  说完,她便拉开被子一头躺在了床上。

  黎湘的确是困倦到极致,也不管陆景乔要怎样,她一躺下就神智就有些迷糊起来,听着陆景乔似乎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却又走了出来,来到了床边。

  她原本依旧神思昏昏,可是下一刻,陆景乔却忽然拉起了她的长发,而后有吹风机的声音响起。

  黎湘蓦地一僵,顷刻之间所有的理智都回到脑海之中,再也没有丝毫困倦的感觉。

  陆景乔在给她吹头发……

  她僵硬地背对着他躺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却就是没办法再安然地闭上眼睛。

  陆景乔就在她身侧的位置,他坐着她躺着,他自然看得见黎湘睁着眼睛躺在那里,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给她吹着头发。

  她的头发又长又浓密,用了很长的时间才终于吹干,陆景乔将她的头发拨顺,这才开口:“睡吧。”

  说完他便拿了吹风机回到了卫生间,随后有水声响起,他也熬了一整夜,肯定也是要洗个澡的。

  可是黎湘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却再也睡不着了。

  陆景乔只是洗了个快速澡,从卫生间出来,他走到房门口打开门,司机看起来已经在外面等了好一会儿,见到他连忙将准备好的衣服递给他。

  陆景乔换了衣服才又走到床边,黎湘原本睁着眼睛,听到他接近的脚步声便迅速闭上了眼睛,而后察觉到他在自己唇角印下一个吻。

  其实只是寻常温度,落在她的唇角,却隐隐有些发烫。

  黎湘长长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却仍旧没有睁开眼睛。

  陆景乔很快就起身离开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黎湘才又缓缓睁开眼睛,有些发怔地盯着窗户看了一会儿,随后她才起身又走进了卫生间。

  从卫生间的窗户才能看到这幢楼前的情形,她看见司机和陆景乔一前一后地出了公寓。

  从这样高的楼层看下去,依旧可以看得见他修长挺拔的身形,高大得仿佛可以撑起整片天空。

  黎湘一直看着他坐进车里,而后车子缓缓驶离,她目光却依旧久久停留在车子消失的方向,无法收回。

  下午,黎湘虽然没有接到霍庭初的电话,可是还是又赶往了医院。

  没想到刚刚走到住院部门前,却忽然就与正从里面出来的一个女人迎面相遇。

  红着眼眶的傅晚晴正低头从里面匆匆走出来,没想到不经意间一抬头却看见了黎湘,她脚步顿时僵住,站在那里看着黎湘,目光里的憎恶几乎是控制不住地迸射出来。

  黎湘怎么会不知道她素来对自己有敌意,更何况眼下的情形——

  她想起霍庭初这两天的状态,心里隐隐叹息了一声,却还是主动招呼傅晚晴:“霍太太,靖希怎么样了?”

  “你问我?”傅晚晴看着她,忽然冷笑了一声,“不是你的功劳吗?不是你来了靖希才好起来的吗?现在你反过来问我靖希怎么样?黎湘,你是在讽刺我吗?”

  “我本事还没有大到那种地步,霍太太别误会。”黎湘淡淡回了一句。

  “误会?”傅晚晴眼眶瞬间更红了一些,“靖希生病这么严重的事情,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么久以来他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反而你却早就已经过来照顾靖希了。黎湘,陆太太,你还敢说你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吗?你都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了,却还是可以迷得别的男人晕头转向……陆太太,你本事大得很呢!”

  这些年来,这样的话黎湘已经听过太多,因此她其实格外平静,可是顾念着里面的人是霍庭初,她还是开口说了一句:“不管霍太太怎么想,我始终希望你跟霍庭初可以好好的。”

  “你少猫哭耗子!”傅晚晴说,“你不就是觉得我从你手里抢走了他吗?你不就是想证明自己的魅力,所以又要将他抢回来吗?现在你目的达到了,我跟他就要离婚了,你满意了?”

  黎湘目光微微凝住,傅晚晴又看了她一眼,终究是没办法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与黎湘擦身而过,径直离开了。

  黎湘上楼之后,霍庭初仍是守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只是微微低了头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

  黎湘走上前,在他面前站定。

  霍庭初抬起头来看到她,这才开口:“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靖希睡着了,情况已经稳定了很多。”

  黎湘听了,点了点头,随后在他身边坐下来,轻笑着说了一句:“我在下面遇见你太太了。”

  霍庭初听了,转头看着黎湘,“她肯定跟你说难听的话了。”

  “还好,不算刺耳。”黎湘仍旧是微微一笑,“怎么会闹到要离婚的地步?”

  “在没办法全身心投入的情况下,这样的情形也许是不可避免的。”霍庭初淡淡应了一句。

  黎湘安静了片刻,缓缓道:“如果实在是不开心,这样的结果也许倒算是解脱。只希望你不要给她造成阴影就好。”

  霍庭初闻言,忽然转头看向她,“那我有没有给你造成过阴影?”

  黎湘听得笑了起来,与他对视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说实话是有的,虽然我没有立场怪你什么,不过我确实有失望过。毕竟我曾经以为,你会是我最终的港湾。”

  霍庭初目光赫然沉凝片刻,顿了一会儿,才缓缓道:“湘湘,其实我看得出来,陆景乔是真心对你的。”

  “你娶你太太的时候,难道不是真心的吗?”黎湘却笑着反问。

  霍庭初哑然失笑,又顿了顿,才道:“你在回避问题,你以前不会这样。湘湘,你是在害怕什么吗?”

  在害怕什么吗?

  黎湘听到这个问题,笑过之后,忽然安静了下来,又沉默片刻,她才缓缓开口:“对啊,我是挺害怕的。你以前就告诉过我他是个可怕的人,我现在觉得,他真的挺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