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173 离婚(一)

  傍晚时分,霍靖希又一次醒了过来,精神已经比之前好了许多,不仅认出了黎湘,还跟黎湘说了好几句话。虽然声音听起来依旧虚弱,可到底是好转的迹象。

  黎湘答应每天都来看他,还答应要送礼物给他,因此等他又睡着之后,黎湘就离开了医院,去了附近的商场。

  她在商场里一直待到结束营业,走出商场看见一家电影院正在热映的影片中有一部动画片,于是又买票去看了一场电影。

  电影散场已经是凌晨,可是黎湘没想到自己从电影院里走出来的时候竟然还会遇到相识的人。

  和沈嘉晨在拥挤的电梯里四目相视时,两个人起初都是一怔,随后才又相视一笑。

  “一个人?”黎湘问她。

  沈嘉晨微笑点了点头,“你也一个人?”

  黎湘点头笑笑,从拥挤的电梯里走出去,沈嘉晨才又问:“思唯呢?她怎么没陪你?”

  “她出国了,不在国内。”黎湘回答。

  沈嘉晨说:“那你也不用这么晚一个人跑出来看电影吧?”

  “你也不是这么晚一个人吗?”黎湘反问。

  “我刚好经过啊。”沈嘉晨说,“看见这部动画片口碑不错,所以打算看了之后讲给小孩子听。”

  “这倒真是巧了。”黎湘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打算讲给小孩子听的。”

  沈嘉晨听了,不由得往她手中拎着的玩具袋子看了一眼,随后微微有些讶异地说道:“你已经有小孩了吗?”

  “不是,朋友的孩子。”黎湘说,“他生病了,所以我来看了讲给他听。”

  沈嘉晨笑着说:“你倒是有心。”

  黎湘是开车出来的,而沈嘉晨自己一个人还打算去打车,于是黎湘便开车送她。

  深夜的道路格外通畅,两个人坐在车里聊着一些过去将来的话题,不一会儿车子就到达了沈嘉晨住的附近。

  那是一片老旧的街区,街道窄小而复杂,黎湘一不留神就走错了路,随后又只能掉头改道。

  “老街区就是这样。”沈嘉晨有些不好意思,“真是麻烦你了。”

  黎湘倒是不在意,在沈嘉晨的指挥下,最后终于将车子停在了一个看起来很老旧的小区门口。

  小区大门在一个巷子里,里里外外连一个路灯都没有。

  黎湘微微怔了怔。

  她隐约记得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沈嘉晨家里条件很不错,上次重遇的时候沈嘉晨自己也说过自己家里曾经有钱,不过是家道中落而已,黎湘没想到她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看起来很破旧是不是?”沈嘉晨微微一笑,“会不会吓到你?”

  黎湘听了,也只是笑了笑,“不至于。不过你一个女孩子,住在这样的旧式小区安全吗?”

  “我倒是没觉得不安全。”沈嘉晨说,“偷东西抢人的也不会来这个地方了,对不对?”

  “还是小心些好。”黎湘说。

  “有些事情可能是注定的。”沈嘉晨偏头一笑,“既然家里落魄了,那就只能住差的地方咯,住得了这种地方,自然也就要承担得起风险,对不对?”

  说完,沈嘉晨才推门下车,随后朝黎湘挥了挥手,“拜拜,改天有空再联系。”

  黎湘一直开着车头大灯照着她进入小区,这才将车子掉头,驶向回家的路。

  一个人的车厢里空荡寂寥,黎湘脑子里却总是闪过沈嘉晨一路上说的那些话——

  其实沈嘉晨原本是温柔的个性,可是论起洒脱随性起来,黎湘觉得自己真是比她差了一大截。

  可是有一句话沈嘉晨说得真对——有些事情可能是注定的。

  既然已经选择了某条路,就应该义无反顾地走下去,而不是畏畏缩缩,瞻前顾后。

  ……

  黎湘回到自己的小屋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刚一打开门,里面的灯光便流泻出来,她抬眼一看,就看见了坐在沙发里的陆景乔。

  他一身白衣西裤坐在那里,其实只是脱了大衣外套和领带而已,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烟头堆叠,看起来他应该是等了她很久。

  黎湘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视线,“四哥还没回去休息?”

  “去哪儿了?”陆景乔目光投过来,声音淡淡地问。

  黎湘脱掉大衣挂在墙上,也不看他,只是轻轻回了一句:“医院啊。”

  “是吗?”陆景乔身体后倾,靠进沙发里,“我也去过医院。”

  言下之意,他并没有在医院看到她。

  黎湘顿了顿,才又开口:“是吗?不过我后来离开医院,去逛街看电影了。”

  “手机呢?”陆景乔又问。

  黎湘换鞋的动作微微顿住,随后才缓缓站直了身体,开口道:“因为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关掉了。”

  陆景乔眼波未动,纵使情绪不曾外露,身上散发出的气息也隐隐有些迫人。

  黎湘放下自己的手袋,没有等他再开口问,便主动开了口:“四哥,你知道吗?霍庭初今天告诉我,他和他老婆准备要离婚了。”

  陆景乔眸色隐隐一沉。

  黎湘靠着餐厅的墙站着,微微低着头,呼出一口气来,“所以……我想了蛮多东西。”

  “黎湘。”陆景乔忽然声音寒洌地开了口,“别说幼稚的话。”

  黎湘笑了起来,“可那就是我的心情。”

  两个人一站一坐,霎时间仿佛有一张无形的网张开来,张力十足,一触即发。

  黎湘缓缓又开了口:“其实当初,是他跟他老婆开始之后,我们的关系才断了的。只不过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没有一起出现在公开场合,所以所有人都觉得是我跟他断了之后,他才跟他老婆开始的。可是不是的,我其实是被人挤走的。”

  “其实霍庭初真的很好,温和成熟又有魅力,他知道我想要什么,他也愿意为了靖希而接受我,我曾经真的那就是一辈子。可是中途发生了意外,我也没有办法。他到底也是个男人,也有正常的欲/望,那位傅小姐又天真娇憨,他一时把持不住也是正常。他得对傅小姐负责任,那我这个没有什么立场的人,自然只能退出了。”

  “所以后来,我才选择了你。”黎湘缓缓道,“可是即便如此,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霍庭初才是最适合我的那个人。因为我们彼此知道对方的需求,我们可以相敬如宾,他会无条件地包容我,我也会最大限度地尊重他。对我而言,这就是人生最好的状态,他就是我最好的避风港湾。”

  “中途出了意外,他走到了另一条路上,这谁也没得怨。”她声音很轻,却又隐约带着宽慰的叹息,“可是现在,他走回来了。失而复得,这不就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之一吗?”

  陆景乔始掀起眼来看她,“你觉得说这些东西有用?”

  “有用没用的,反正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我就这么跟四哥说了。”黎湘说,“四哥,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很累的,为什么不换一个彼此都轻松的生活方式呢?”

  “说完了?”陆景乔问。

  黎湘只是笑笑,“四哥懂我的意思就行。”

  “那我就再告诉你一次。”陆景乔缓缓开口,“别跟我说这些无聊幼稚的东西,即使你觉得有用。”

  说完,他站起身来,拿了自己的大衣就走向门口,推门走出去之后,砰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屋子里,黎湘依旧靠墙站着,好一会儿才缓缓抬起头看了看天花。

  没用么?好像……也是有点用的吧?

  ……

  事实上,黎湘这天晚上跟陆景乔说的这番话,确实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她肯定是气着他了,因为接下来好些天,陆景乔都没有再出现。

  而那些天的时间,黎湘几乎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霍靖希的病情稳定下来之后,接下来几天都在平稳好转之中,渐渐地终于又有了从前的模样。

  到了小家伙终于可以出院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从前活蹦乱跳的模样。

  霍庭初身为上司公司主席,虽然他愿意将大多数时间花在孩子身上,到底还是有必须要处理的事务,尤其是因为孩子的病情耽搁这么多天之后事务更是冗杂,因此照顾霍靖希的任务多半就落在了黎湘身上。

  经过这一段时间之后,霍靖希愈发爱黏着黎湘,黎湘不得不去哪儿都将他带在身边。

  思唯从德国回来,对黎湘身边多了这么个小不点感到十分不满,“你有了这条小尾巴之后,我这个好朋友都只能靠边站啦!那你只需要他陪,也不需要我陪啦!”

  “之前是你陪着我,你去德国之后就是他一直陪着我啊。”黎湘忍不住笑,“你跟个小孩子吃什么醋?”

  “对啊。”霍靖希偏了头看着思唯,眨巴着乌黑的眼眸学黎湘的话,“你跟个小孩子吃什么醋?”

  思唯忍不住朝他做了个鬼脸,霍靖希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说:“幼稚。”

  思唯顿时气绝,而黎湘则忍不住笑出声来。

  趁着小孩子不留神的时候,思唯才又拉了黎湘偷偷八卦,“那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跟我四哥怎么样啦?”

  怎么样?反正从那天晚上之后,黎湘全副身心都投在医院,偶尔回到家里会发现他来过的痕迹,然而却始终没见到他的人。

  倒是霍靖希出院之后见过他两次。

  一次是黎湘带霍靖希回到自己的小屋,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坐在沙发里看动画片的时候,陆景乔忽然推门进来,见到他们两个人,坐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另一次则是在小区门口,黎湘带着霍靖希在门口的超市买东西,刚刚买好东西走进小区,刚好就遇见陆景乔的车子驶进来。他坐在车里跟他们打了个照面,连车都没下,又直接掉头走了。

  总归,还是被她气着了吧?

  思唯见黎湘不回答,便忍不住又道:“那……后天就是除夕了,怎么说你也还是我们陆家的人,总要跟四哥一起回来过节吧?”

  黎湘听得笑了起来,“那如果我不是你们陆家的人了,我们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好?”

  “当然会啦!”思唯连忙说,随后却又控制不住地蹙了眉看着黎湘,“你真要四哥离婚?”

  黎湘点了点头,随后笑道:“所以我应该不会回去吃年夜饭了。反正爷爷也好,爸爸妈妈也好,应该都是不会高兴见到我的。不回去,我自己也自在。”

  思唯就此低落下来,扁着嘴不说话。

  “怎么啦?”黎湘看她,“不是说好我们之间不会受影响的吗?”

  思唯喝了口饮料,低声道:“我就是突然……觉得四哥好可怜。”

  黎湘很快转开了视线,缓缓道:“他以后会很好的。”

  *

  到了年三十那天,霍靖希依然是黏在黎湘身边的,十足的小尾巴,甩都甩不掉。

  霍庭初已经放了假,特意要来接他回家准备过年,霍靖希却依旧不愿意跟黎湘分开。

  霍庭初无奈,这才问黎湘:“你今天晚上是怎么安排的?”

  他知道黎湘想跟陆景乔离婚的事情,可是也看得出陆景乔不会轻易放手,因此对目前两人之间的状态,他并不是很清楚。

  “没什么安排啊。”黎湘想了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不如你邀请我一起过年吧。”

  霍庭初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缓缓道:“合适吗?”

  黎湘微微偏了头轻笑,“我觉得没什么不合适。”

  于是就此达成协议。

  黎湘从前也在霍庭初家里过过除夕,因此旧事重演,彼此都驾轻就熟地相处,没有半分的尴尬。

  到了后半夜,霍靖希睡着了,电视里的春节联欢晚会也唱响了“难忘今宵”,霍庭初安顿好霍靖希之后才又下楼来看黎湘,“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客房里休息?”

  黎湘看了看时间,说:“应该还是回去比较好吧?”

  霍庭初只是说:“你自己心里有主意。”

  黎湘放下手里的零食袋子,拍拍手站起身来,笑道:“那麻烦你送我回去好了,反正早晚都是要面对的。”

  霍庭初依言,将黎湘送回了她租住的小屋。

  车子驶到楼下,黎湘又在车里坐了许久,就是盯着自己住的那层楼上,卫生间里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

  霍庭初没有催她,任由她安静地坐着。

  就这么一坐就坐了半小时,黎湘这才推开车门下车,微笑着跟他说了拜拜之后,转身上了楼。

  推开小屋的门,一室烟味。

  黎湘缓缓进屋,看见了坐在沙发里的陆景乔。

  上一次他们单独相处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她晚归,而他坐在沙发里等他。

  这一夜像是复制,却又更像是结局。

  黎湘缓缓走进门来,脱掉高跟鞋,脱掉大衣,摘掉耳环,这才缓缓开口:“四哥今天不是应该在家里过年的么?”

  陆景乔坐在那里,却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淡淡开口:“如果不来,怎么会知道你跟你最梦寐以求的男人在一起会有多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