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174 离婚(二)

  黎湘听了,安静片刻之后,轻笑了一声:“我并不知道四哥会在这里等我,不然我就会给四哥打个电话,告诉四哥我今天会晚归。”

  说完这句,黎湘便找了皮筋挽起头发,准备进卫生间去卸妆洗漱。

  谁知道还没进门,身后突然便有男人强烈的气息逼近,而后,她被他从身后抱住,抵在了墙上。

  黎湘侧过脸,低低喊了一声:“四哥!”

  “你不就是知道我会在这里等你,所以才故意这么晚回来的吗?”陆景乔的声音就在她耳侧响起,清冷平淡,“黎湘,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跟我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黎湘控制不住地缓缓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们之间就是如此,彼此什么都心知肚明。

  他明明一眼就能看出她所玩的把戏,可是他却依旧会生气。

  “四哥既然觉得我是在玩把戏,那又何必这么生气?”黎湘低声道。

  “那是因为我不喜欢你玩的把戏。”陆景乔声沉沉地开口,“黎湘,别再玩下去。”

  黎湘安静片刻,才又低声开口:“我也不喜欢你这么逼我,可是,你会同意吗?”

  陆景乔蓦地翻转了她的身子,沉眸与她相视,“我在逼你?”

  “对,你在逼我。”黎湘微微扬起脸来,缓缓开口,“你逼得我很辛苦,很难受。可是你不是我,你永远也没办法体会我的感觉……你是高高在上的陆氏继承人,你习惯了要什么有什么,可是你从来不会考虑你想要的人或事的感受……”

  “那你的感受是什么?”他声音低冷,竟顺着她的话问了下去。

  黎湘漆黑的眼眸对上他一双本该温凉的琉璃目,声音哑然而坚定:“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陆景乔与她对视良久,终究是缓缓松开了她,转头决然而去。

  ……

  黎湘收拾好自己躺下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闭上眼睛,她一觉就睡到了下午。

  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黎湘还陷在昏昏沉沉的梦境里,很久之后她才听到门铃声,终于缓缓从床上爬了起来。

  打开门一看,外面站着差点打电话报警的思唯。

  一见到黎湘,思唯猛地跨进来捉住她的双臂上下打量了她一通,“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黎湘睡得太沉,脑子还有些迷糊,却还是摇了摇头,“没事啊,睡觉呢。”

  “睡觉?”思唯猛地睁大了眼睛,“你知不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按门铃按得邻居都投诉我了!你只是在睡觉而已吗?”

  黎湘揉着额头又回到了床上,喃喃回答了一句:“是啊。”

  思唯紧接着却说了一句:“那我四哥进医院你知不知道?”

  黎湘身体蓦地一僵,混沌的目光瞬间清明了几分,她看着思唯,“什么?”

  “今天早上我四哥开车上山,车子在山路上打滑,结果撞到了山壁上,我四哥也进医院了——”

  “严重吗?”黎湘问。

  “说是有脑震荡的症状,要留院好几天呢!”思唯匆匆上前来拉她,“快点,我们去医院看四哥。”

  黎湘安静了片刻,却缓缓抽回自己的手来,“我不去。”

  “湘湘!”思唯急得跺脚,“我四哥都出车祸了,他肯定希望你去看他的啊!”

  黎湘却又沉许久,才缓缓开口:“思唯,对不起,你骂我狼心狗肺都行,我不去看他。很快就要结束了,过了这一段,也许一切就都可以结束了。”

  *

  黎湘的预感很准。

  陆景乔初一撞车入院,初七出院,当天下午,贺川就给黎湘送来了一个文件袋。

  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本离婚证。

  黎湘有些回不过神,打开将里面的内容详详细细地看了一遍,才终于敢相信这是一本真的离婚证。

  陆景乔终究还是放她自由了。

  也许是期待太久的缘故,黎湘看着那个本子,心头竟然一丝波澜也无。

  “今天晚上八点,陆氏公关部将会对外公布这个消息。”贺川一面说着,一面又从文件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黎湘,“这是陆先生一次性付给你的赡养费。”

  黎湘接过银行卡,背后还有一张入账单,她看见了一个有些惊人的数额。

  她顿了顿,忽然笑了起来,只是抬头冲贺川说了一句:“谢谢。”

  贺川离开之后,黎湘很快拨通了一个电话,随后便收拾好自己出了门。

  一家古色古香的中式茶楼里,黎湘等来了许久未见的陆老爷子。

  “爷爷,新年好。”见到精神矍铄的老爷子,黎湘站起身来搀扶,随后侍奉老爷子入了座。

  给老爷子斟好茶后,黎湘才又开口:“不知道四哥有没有通知爷爷,我跟他的离婚手续已经办妥了。”

  陆老爷子闻言倒是微微拧了拧眉,似乎是还不知道这件事。

  黎湘笑了起来,“以后应该也没有机会再跟爷爷单独见面了,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再跟爷爷说声谢谢。”

  “不必了。”陆老爷子说,“你没有从我这里拿走什么,就没必要说谢谢。”

  “要说的。”黎湘轻声道,“爷爷给予了我这么大的支持和包容,其他的事,不过是我自己没有福气罢了。”

  说完,黎湘拿过自己的手袋,从里面取出了陆景乔给她的那张银行卡。

  “这是四哥给我的赡养费,不过我不能要,还给他的话又难免多生事端,所以我交还给爷爷。”黎湘将那张卡放到了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淡淡道:“既然是他给你的,那你就收下。好歹也做了一年的夫妻,没道理什么也得不到。”

  “虽然做了一年夫妻,可是我并没有付出过什么。”黎湘说,“当初之所以能跟四哥做夫妻,就是我一场算计的结果。四哥不跟我计较,爷爷不跟我计较,已经足够让我羞愧了,况且我们黎家还拿了那么多好处,这钱我是再不能要了。”

  老爷子听了,抬眸看了她一眼,缓缓将卡收到了自己手边,才又开口:“你是聪明的孩子,我也不用担心你会饿死自己。”

  “嗯。”黎湘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饿不死的。”

  陆老爷子又看了她一眼,说:“我原本准备在你们离婚的时候送给你百分之零点五的陆氏股份,这么看来,你也是不会要了。”

  百分之零点五,这数字听起来渺小,可以陆氏集团的市值来看,却是相当惊人的一个数字。

  黎湘听得忍不住捂唇惊叹了一声,随后才又笑了起来,思量片刻之后,她才缓缓开口:“爷爷留给四哥吧,或是等四哥四哥以后有了孩子之后,送给他的孩子。虽然我知道他们将来得到的肯定不止这么点,可是爷爷可以加在他们原本应得的里面。”

  陆老爷子听了,忽而微微冷笑了一声:“你又知道他们原本会得到更多?”

  黎湘听得笑容微微一顿,却还是又很快回过神来。

  陆氏集团这样庞大的资产帝国,如今有相当数量的大额股份依旧掌握在陆老爷子手里,虽然现在外界统一认可陆氏继承人就是陆景乔,可是究竟是不是,终究还是老爷子一句话的事情。

  然而老爷子对陆景乔有多看重,黎湘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觉得四哥有能力得到更多。”黎湘缓缓道,“我虽然不了解他的过去,可我知道四哥一个人在国外漂泊了十年。他能受得住这样的辛苦,必定能担得起更大的责任。爷爷心里肯定也是相信四哥的。”

  陆老爷子又看她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又坐了一会儿,陆老爷子便起身离开了。

  黎湘送老爷子到门口,才又回到座位上,安安静静地喝完了一盏茶,才终于起身离开。

  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隔壁一处被布帘遮挡,茶香并烟丝袅袅的雅间内,才传来一把清淡的男人声音:“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