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75 既然是她想要的,那他就成全她
  175 既然是她想要的,那他就成全她

  离开茶楼,黎湘看了看时间,刚好是下午四点。

  贺川说过,陆景乔晚上八点就会对外公布他们离婚的消息,到时候想必又是一番狂风骤雨。换句话说,眼下她可能只剩下四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了。

  黎湘打开手机记事簿看了一眼,随后便步行至附近的一间商场,准备采购一些东西。

  节后第一天,过年的氛围依旧浓厚,商场里来来往往的顾客也不少。

  黎湘穿梭在人群中,按着记事簿上记录的东西一一采购,很快就装满了一辆购物车。

  正准备离开商场的时候又经过一家家居专卖店,黎湘看见一款据说很好用的颈枕,便走进去拿了个样品在手中把玩,正准备转头找个营业员问一问时,视线一晃,却仿佛看见外面的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黎湘微微一怔,几乎下意识地就往那个方向走去,却在走到门口的时候被突然响起的警报器叫得回过神来。

  她手里还拿着那个颈枕,就这么想从店里走出去,警报器自然是会响的。

  很快就又两个营业员来到了这边,其中一个倒是很快就认出黎湘来,微笑着跟她打了招呼:“陆太太,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抱歉,好像看见一个朋友,所以一时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东西,对不起。”黎湘低声道。

  “没关系。”营业员连忙说,“陆太太想看这款颈枕,我给您介绍一下功能吧。”

  黎湘站在那里,却又忍不住往刚才人影闪动的方向看了一眼,放眼看去,却都是陌生人。

  她只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

  也是,宋衍那个一根筋,说了不会再出现在她面前,又怎么可能还会回来?

  许久之后,她嘴角才缓缓勾起一丝笑意,自嘲一般。

  原来人生在世,终究还是会害怕孤独的。

  ……

  黎湘从外面回到,回到自己的小屋时,却意外地发现思唯来了,正坐在沙发里,手里正拿着她今天才到手的那本离婚证。

  “湘湘!”思唯一看见她,一下子就跳起身来,举着手里的那个本子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啊。”黎湘将自己买来的东西放在门边,随后笑着看向她,“你是不是该恭喜我?”

  思唯张嘴结舌,怔了很久,才终于又说出话来:“我四哥同意了?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同意呢?”

  “我都没有出面,事情就已经办好了,当然是他同意的啦。”黎湘说,“所以从今往后,你就不用再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啦。”

  思唯盯着黎湘看了又看,却实在是没办法从黎湘脸上找到一丝哀伤的情绪,她安静许久之后,终于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跟我四哥离了婚,你真的就这么高兴啊。”

  黎湘整理着自己刚刚买来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听见思唯这么问,顿了顿才回答:“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而已,问心无愧就好。”

  思唯闷闷地坐在旁边,目光落到黎湘买来的那些东西上,这才缓缓回过神来,“你买的这些都是什么啊?帐篷、睡袋、冲锋衣……你要去爬山吗?”

  黎湘扑哧一声笑出来,“不是啊,我要出去旅游。”

  思唯一怔,“去哪儿旅游?”

  “一路向西。”

  ……

  离开黎湘的小屋,思唯迅速给陆景乔打了电话,谁知道打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思唯急得直跺脚,索性坐上车,直奔陆氏集团。

  刚到陆氏集团楼下,却正好就看见贺川在送一个人上车,思唯只怕是陆景乔,连忙多看了几眼,这一看却有些愣住——

  那人正背对着她坐上车,看身形明显不是陆景乔,怎么反而有点像……宋衍?

  思唯的车迅速驶上前去,前方那辆车却已经缓缓驶离了。

  “喂!”思唯迅速下车,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越开越远。

  贺川依旧站在原地,看见她,微笑着打了招呼:“陆小姐。”

  思唯这才看向他,“刚刚那人是谁?”

  贺川回答:“一个客户。”

  “客户?”思唯怀疑地蹙了蹙眉,“什么名字?是不是宋衍?”

  贺川回答得很快,“不是。”

  思唯听了,又转头朝那辆车消失的方向看了看,忍不住嘀咕:“真的很像啊……”

  “陆小姐过来有什么事吗?”贺川问。

  思唯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连忙看向他,“我哥在不在公司?为什么我打他的手机他都不接?”

  贺川听了,只是微笑回答道:“陆先生刚刚在跟客户开会,所以才没有接听陆小姐的电话吧。”

  “就是刚刚走的那个人吗?”思唯有些恼火,“那他现在有时间了吧?我找他去。”

  说完,她也不等贺川回答,转身就走进了大厦里。

  推门走进陆景乔办公室的时候,陆景乔正站在落地窗前对着窗外的景致抽烟,哪里有半点忙碌的样子?

  思唯直接就走到了他面前,“你为什么要跟黎湘离婚?”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眸色清淡,“这不是她想要的吗?”

  “可是你说过你不会放手的!”思唯忍不住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衣袖,“你说过你会让黎湘幸福的!”

  “既然她不要,那我也只能成全她了。”陆景乔抬起自己的手,摆脱思唯的束缚,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后。

  思唯无言以对,看着他坐下来开始翻阅文件,终于还是忍不住又开口说了一句:“黎湘说她要出去旅游,一个人,今天晚上就出发,往西部去。”

  陆景乔并没有抬头,片刻之后才淡淡开口:“那就让她去好了。”

  思唯走到他面前,猛地一拍桌子,重重地强调:“她、一、个、人!”

  “她那么有主见的人,需要你担心?”陆景乔终于又抬眸看了她一眼,“没别的事就出去。”

  思唯气得够呛,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待她离开,陆景乔才缓缓从文件中抬头,调转了椅子方向,仍旧是看着窗外,耳畔响起的,却是先前先前那道男人的声音——

  “陆先生,湘湘的性子我再清楚不过,她是倔强,有自己的坚持和信念,可是她也并不是真的那么刚强。你相信我,我也是想要湘湘幸福而已……”

  ……

  当晚八点钟,陆氏公关集团对外公布了陆景乔和黎湘离婚的消息,顷刻之间,各方八卦群情汹涌,占据了舆/论的半壁江山。

  一时间各种猜测、谣言纷沓而至,两个当事人也成为记者争相想要追访的对象。

  然而,在这一片天翻地覆的浪潮之中,黎湘却已经悄无声息地驾车出了江城。

  她虽然有一个确定的目的地,却并没有固定的时间和路线,一切一切仅凭自己的心情。

  黎湘第一站选在了江城两百公里以外的一个城市,做了一晚上的休整之后,第二天再整装待发。

  接下来的日子,她整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停经许多个大城小县,在春意正好的时候,抵达了西部山边的某县城。

  黎湘在县城里进行了最后一番采购,随后才又驾车继续行驶,渐渐地驶离国道,又驶离了省道,最终驶上了沙石尘土铺就的乡村小道。

  原本就是高原山区,道路崎岖不平,又是砂石道路,她那辆可怜的小高尔夫经历了无数颠簸,最终在无路可走的时候,停在了一小片空地上。

  空地再往上就是羊肠小道,黎湘下了车,开始徒步往上。

  路不长,也不是很难走,大约五六分钟后,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已经有些显得破败的小房子,一眼望去大概可以看出有三四个房间,其中一间稍微大一些,有大面积的窗户,可是好几个窗户都是破了洞的,从哪些破了洞的窗户里,隐隐有读书的声音传出来。

  黎湘走上前,在屋檐下的小阶梯上坐了下来,正准备长长地舒口气,身后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随后响起一把熟悉的女声:“你好?请问你找谁?”

  黎湘回过头去,看着身后那个穿牛仔裤白衬衣的女孩,轻笑了起来,“我找你啊,沈嘉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