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77 她亲手为他洗干净的衣物
  177 她亲手为他洗干净的衣物

  黎湘只觉得心脏仿佛骤然停顿了几秒,直至耳畔再度响起思唯的一声尖叫:“四哥,是你吗?”

  一瞬间几个人仿佛都回过神来,沈嘉晨一面擦着被雨气打湿的脸,一面观察着站在门口的男人。

  思唯匆匆穿鞋下床,跑到了门口。

  到门口才发现原来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陆景乔和贺川。

  狂风席卷暴雨侵袭之下,两个认都是全身湿透的模样。

  陆景乔站在檐下,脸部线条紧绷,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思唯,眼里依稀夹杂着让人恐惧的情绪。

  思唯被他的眼神吓得缩了缩,“四哥,你怎么会来了?”

  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黎湘的声音:“思唯,外面那么大的雨,让他们先进来再说吧。”

  思唯这才又回过神来,连忙将陆景乔拉进了屋,贺川也随后跟了进来。

  小小的屋子住三个女孩子已经显得逼仄,这会儿又多了两个牛高马大的男人,顿时更显拥挤,连光线都仿佛黯淡了许多。

  好在黎湘已经三两下收拾好了钢丝床上的被褥,算是腾出来一个可以坐的地方之后,她这才抬头看向屋子里突然多出来的两个男人。

  离婚之后,黎湘第一次看见陆景乔。

  他就站在屋子里那盏十五瓦的钨丝灯下,屋顶本就低矮,他个子又高,往那里一站便遮去了大部分的光线,面容也几乎隐匿在阴影里。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看不见他脸上神情的时候,往往比能清楚看见他情绪的时候更压迫人。

  正如此时此刻,有他站在那里,屋子里几乎连空气都要凝滞了。

  思唯莫名起了一丝恐慌的感觉,小步地退后开,一直站到黎湘身旁,她才终于开口:“四哥,你们到底干什么来了?”

  下着这样大的雨,这两人却在这样的深夜出现在这里,浑身湿透,腿上都是泥泞。

  陆景乔大约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狼狈,思唯看着他这个样子,虽然觉得有些新鲜,可是更多的却是莫名的恐惧。

  她到底做错什么了?怎么这气势这么吓人?

  贺川站在陆景乔身后,一面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来拧水,一面叹息道:“陆小姐,可算找到你了。我们原本准备今天晚上连夜回江城的,可是你电话一直打不通,陆先生一整天的时间都在试图联系你,可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样的穷乡僻壤,司机只知道在镇上放下你的,到底你在哪儿也一点都不确定,陆先生很担心你,所以我们才连夜赶过来找你……这一路大风大雨的,真是太可怕了,山路危险,不敢让司机开车上来,我们就徒步走上来了。”

  思唯听了,不由得僵了僵。

  原来还真是因她而起?

  她又看了一眼陆景乔的模样,连忙转身去床头拿自己的手机,打开一看,果然是一格信号都没有,更不用说有什么未接来电之类的。

  “四哥,不是我不接你电话,是这里没有信号。”思唯连忙把手机展示给陆景乔看,“我只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打算明天跟你汇合的啊,我不知道你会突然改变计划,更不知道你会来找我啊!”

  思唯一面说着,一面上前拉了拉陆景乔的袖子,却只觉得手一捏,就能跟他身上拧下一片水来。

  “哎呀,你们身上都湿透了,又湿又冷的,要不先把衣服换下来?”思唯连忙道。

  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黎湘这才开口,声音温和平淡:“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烧点热水给你们,又湿又冷的,擦洗一下也好。”

  黎湘说完,便低头从陆景乔身边侧身而过。

  陆景乔目光从她发心掠过,很快收回视线,仍旧是看向思唯。

  思唯只觉得委屈,不想再待在这里承受这样的目光生剐,于是跟着黎湘就要往外走,“湘湘,我帮你。”

  “别别别。”沈嘉晨连忙说,“还是我去帮黎湘吧,你在这儿招呼他们一下。”

  说完沈嘉晨也走了出去,思唯眼睁睁看着自己逃离的机会被掠夺,委屈地撇了撇嘴,小心翼翼地看了陆景乔一眼,这才指了指钢丝床,“四哥,你们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吧。”

  贺川看了一眼那钢丝床,眼神中透出一丝无奈,上前将上面的被褥整理开,露出最下面的钢丝,这才放心地坐了下来,不用担心自己身上的水会打湿被褥。

  “这地方条件太恶劣了。”贺川说,“陆小姐你怎么忍受下来的?”

  “是吧!”思唯立刻认同,“我也想知道那两个女人是怎么忍受下来的呢!”

  话音刚落,她忽然又收到陆景乔一抹寒凉的视线,顿时闭嘴不敢再多说,连忙转移话题:“我先找两条干净的毛巾给你们擦擦啊!”

  她转头走到挂毛巾的绳子面前,取下自己那条毛巾,想了想,又取下了黎湘那条毛巾,“反正也是最后一夜,我的毛巾就给你们用吧……黎湘肯定也不会介意,她的也给你们用。”

  她拿了两条毛巾回到两个男人面前,随手一递,“哥,你用我这条吧。”

  陆景乔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贺川见状,连忙伸手将两条毛巾接过来,看了看之后将黎湘那条递给了陆景乔,“这条毛巾厚一点,吸水效果应该更好,陆先生用这条吧。”

  陆景乔接过来,随手就丢到了一边。

  贺川倒是连忙擦了擦自己的脸和头发,依旧控制不住地叹气:“这天气,真是太可怕了!”

  ……

  另一边的厨房里,黎湘坐在灶头下,正将柴火一支一支地放进灶眼里,听着噼里啪啦的燃烧声音,静静地等着水开。

  沈嘉晨在旁边洗姜,准备用来熬姜汤,一转头看见黎湘盯着灶火出神的模样,不由得笑了一声:“我看思唯被吓得不轻,你好像也被吓坏了?”

  黎湘回过神来,意识到她在说什么之后,轻笑了一声:“我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而已。”

  “离婚之后你就没再见过他?”

  “对啊。”黎湘说,“也没想过会再见他,所以还没想好应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

  “那你所谓心理准备,其实是防备和伪装吧?”沈嘉晨一面切姜一面说,“你在这边待得久了,想要重新捡起面具戴在脸上可不容易。”

  黎湘偏了头看她,“你觉得我有什么要伪装的?”

  “我怎么知道?”沈嘉晨说,“我又不是你。”

  黎湘看了她一眼,“那你信口胡说什么?”

  “没有啊。”沈嘉晨挑了挑眉,“我又没有戴面具,我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而已——”

  黎湘轻笑着哼了一声,不再回应她。

  很快她烧开了水,拿塑料桶和盆子勾兑成温水,又放进了隔壁简陋的洗澡间之后,黎湘这才回到厨房对沈嘉晨说:“你去叫他们过来擦洗吧。”

  “我不去。”沈嘉晨说,“我又不认识他们,再说我还要熬姜汤呢。”

  黎湘又跟她对视片刻,终究是点了点头,无奈认命般的一笑,重新走向小卧室的方向。

  雨势太过猛烈,先前从卧室里走到厨房黎湘身上就几乎湿了一遍,这会儿又湿了一次,匆匆推门走进去的时候,头发也已经半湿了。

  思唯和贺川同时看向她,只有陆景乔正低头看着思唯一格信号也没有的手机,头都没有抬一下。

  黎湘本想拿毛巾擦一下身上的水汽,视线一转却看见自己的毛巾放在陆景乔手边,便没有再动,顿了顿,终于低低地开口:“四哥,贺先生,水烧好了,你们去简单清洗一下吧。”

  “谢谢谢谢。”贺川连忙站起身来,顿了顿,又忍不住往陆景乔和自己身上看了一眼,低声道,“可是我们没有换洗的衣服。”

  黎湘一听,顿时也有些为难起来。她们这里自然不会有男人的衣服,而她和沈嘉晨的衣服,这两个大男人也不可能穿得上。

  她想了又想,目光落到自己的背包上,这才终于想起什么,上前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条薄薄的毛巾被,交给了贺川,“你把它撕成两半,你们俩一人一半先遮一下,你们的衣服先换下来洗了,我尽量用吹风快点给你们吹干。”

  “行,这倒是个办法。”贺川说着,很快就将毛巾被撕成了两半。

  黎湘这才又看向陆景乔,陆景乔依旧没有看她,黎湘收回视线,只是微微一笑,“那赶紧去吧,不然水要凉了。你们脱下衣服放在门外就行。”

  贺川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半条毛巾被递给陆景乔,“陆先生。”

  陆景乔这才站起身来,仍是没有看黎湘,转头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一直到两个人都出去,思唯才忍不住哼了一声:“凶死了,真讨厌!”

  黎湘心里知道陆景乔这么冷漠是因为什么,也不好多说,只是上前拎了自己的包,对思唯说:“来,刚好我这里有帐篷,防潮垫什么的也有,我们去隔壁教室给他们搭个休息的地方。”

  思唯哼哼唧唧地跟着她走到隔壁,黎湘将东西都取出来之后便把现场交给了思唯,自己则又去了洗澡间。

  洗澡间门口果然有一堆湿衣服,黎湘上前清理了一下,却意外地发现从里到外都只有一套衣服,而且是陆景乔的。她伸出手来敲了敲门,问了一句:“贺先生?你的衣服呢?递出来我帮你一起洗了吧。”

  “不用不用!”贺川的声音很快传了出来,“我很快就清洗完了,我自己洗就好!”

  黎湘听了,知道他大约是不好意思,也就没有再多说,反正衣服一件件洗,她先洗陆景乔的就是。

  她先拣了贴身的衣物洗,一条内裤刚洗到一半贺川就从洗澡间里走了出来,身上裹着半条毛巾被。见她蹲在檐下洗衣服,贺川很快也抱着自己的衣服走了过来,自己动手洗了起来。

  黎湘见他动作生疏,也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洗内裤的模样,便说了一句:“要不你放着我来洗吧。”

  “不用不用。”贺川端着盆子就挪到了另一边,“我日子过得糙,怎么都行,你照顾好陆先生就行。”

  黎湘顿了顿,不再多说,默默洗干净手里那条内裤,很快就回到卧室,准备先将这个最重要的小物件吹干,让陆景乔及时穿上。

  “妈妈咪呀——”思唯一进门就看到她的动作,立刻就伸出手来捂住了眼睛,“谁的内裤?”

  黎湘瞥了她一眼,“你四哥的。”

  思唯“啧啧”叹息了两声,说:“你说,这要是在以前,我四哥穿着你亲手洗的,亲手吹得干燥温暖的……裤子,心里该有多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