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78 他的胸膛一片火热,连带着她的脸也烧了起来
  178 他的胸膛一片火热,连带着她的脸也烧了起来

  黎湘将那条内裤摊在自己手上,坦坦然地继续用吹风吹,听到思唯的话,只是说了一句:“这会儿这么特殊的情况摆在这里,你还说这些有的没的。”

  “本来就是嘛。”思唯在她身边坐下来,探身下来看着黎湘的脸,“你觉得我四哥穿上这条裤子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黎湘转头跟她对视了一眼,忽然笑了起来,“我觉得他肯定一点都不想穿,恨不得扔掉。可是他又不得不穿。”

  “噗嗤!”思唯笑出声来,顿了顿,却又安静下来,神色微微认真起来,“我倒是不这么觉得。他来了这么久,都没有正眼看过你一眼,我觉得他心里肯定还有疙瘩,但是呢,这疙瘩肯定很不单纯——”

  她煞有介事地分析着,黎湘抬起手来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别胡说八道。”

  “我知道你不爱听。”思唯嘟哝着,“所以我都没告诉你我是跟着四哥来的,谁知道他竟然又会跑到这里来,这可不能怪我。说不定是你们俩孽缘太深。”

  “陆思唯!”

  “好好好!”思唯连忙举手投降,“我不说了,保证不再在你面前多提他一个字。”

  黎湘垂下眼眸,安安静静地吹着那条内裤,不再说话。

  好不容易吹得差不多干了,她正准备关上电吹风拿去给贺川用,手指刚摸到开关键,电吹风忽然就自己停了,随之而来的是眼前的一片黑暗——

  “啊——”思唯的尖叫声在黑夜里仿佛具有格外的穿透力,“怎么了怎么了!怎么突然黑了!”

  黎湘循着声音又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等她安静下来,才冷静地回答了一句:“停电了。”

  “我的天!”思唯的声音听起来都快要哭了,“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来就是这么个意思!”

  她还在一旁埋怨,黎湘已经摸黑起身,悉悉索索地摸索了一阵之后,屋子里重新亮起微弱的光线来——

  那是一盏充电小台灯,照明强度原本一般,可是在这个夜里简直是灯塔一般的存在。

  黎湘很快又熟练地翻出了两支蜡烛,点燃之后,一支放在屋子里,另一支拿去隔壁搭了帐篷的教室。

  贺川刚好摸黑走到教室门口,见黎湘拿了蜡烛,连忙伸手接过来,随后对黎湘说:“你去浴室那边接一下陆先生?我身上这条毛巾被好像都有点打湿了……”

  黎湘原本是想叫他去的,听到他后面那句顿时就打消了念头。

  原本里里外外的衣服就都已经湿透了,这会儿还停了电,吹风都不能用,一晚上他估计只能裹着这条毛巾被过了,她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再让他去冒毛巾被也被打湿的危险。

  黎湘重新回到卧室,拿了那盏小台灯,又拿了陆景乔的内裤,又看见自己那条毛巾依旧放在钢丝床上,便一起拿在了手上。

  走到洗澡间门口的时候,门依旧关着,黎湘停顿了片刻,才伸出手来又敲响了门。

  没有回应。

  也许是风雨声太大,里面的人没有听到,黎湘于是又用力敲了敲,喊了一声:“四哥?”

  依旧没有回应。

  黎湘静立了片刻,终于决定直接推门。

  将门推开一道口子之后,黎湘便举起手里的小台灯往里面照了照,谁知道这一照,蓦地就照出了一片结实的小腹——

  陆景乔似乎是刚好来到门口准备开门的模样,没想到一下被她的灯光照出了一具无遮无掩的身体。

  虽然并不陌生,然而在这样的境况之下,黎湘的手还是控制不住地抖了抖,手里的台灯都差点脱落。

  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接住她手里的台灯,无意中却连带着她的手一并握住。

  黎湘回过神来,忙将台灯往他手里一塞,抽回自己的手,随后又将另一只手上的毛巾和内裤递给他,“四哥忘了拿毛巾。”

  陆景乔伸手接了过来,黎湘转身便转身背对着门口站在那里等他。

  过了一会儿才又听到他走出来的声音,黎湘转过头去,看见他腰间系着那半条毛巾被走了出来。

  黎湘没有抬头看他,只是伸出手来接过他手里的小台灯,说:“这边条件简陋,没别的地方让四哥和贺先生休息,所以在教室里搭了个小帐篷,四哥将就一下。”

  话音刚落,刚刚踏上外间湿滑地面的陆景乔身子忽然歪了歪,像是要滑到的模样,黎湘见状,连忙上前一步伸出手来要扶他,“四哥小心!”

  谁知道步子刚刚迈出去,她自己脚下却是一滑,眼看着就要往雨帘中倒去,腰上却蓦地多出一只手来,生生将她圈进了怀抱之中。

  这样阴雨绵绵的天气之下,男人的胸膛却依旧是一片火热,瞬间连带着黎湘的脸也烧了起来。

  她本不是这样小家害羞的人,这会儿却几乎难以控制地红了脸。

  “站稳。”陆景乔低沉淡漠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是他今天晚上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黎湘的确是站稳了,很快就从他怀中退开来,手里的小台灯开始专注于照地面,很快引着陆景乔走到了教室门口。

  教室里那顶看起来有些可怜的小帐篷里,贺川正微微躬着身体坐在里面发呆,看见黎湘带着陆景乔走进来,他顿时两腿一缩,正襟危坐起来。

  “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去看看姜汤熬好没有,你们喝了暖暖身体再睡。”

  黎湘说完这么一句,便又举着小台灯转身离开了。

  自始至终,她连陆景乔脸上的表情都没有看清过。

  没过多久她就和沈嘉晨端了姜汤过来,到门口之后沈嘉晨把姜汤往她手里一塞,自己回卧室去了。

  黎湘只有又自己走进去,放下姜汤之后也没有多停留,很快就离开了。

  然而她也没有回卧室,陆景乔的衣服还没有洗完,如果就那么放着,他明天岂不是都要裹着毛巾被离开?

  雨声依旧哗哗,或许是山间空旷的缘故,那些声响似乎比城市里放大了无数倍。

  和陆景乔挤在小帐篷里,贺川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过了好一会儿,陆景乔似乎是忍无可忍了,终于开口说了一句:“你干什么?”

  “咳咳……”贺川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好一会儿才开口,“没穿裤子还真是不习惯……”

  陆景乔听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默默地往帐篷边缘又挪了挪,尽可能地让自己拥有一个独立的空间。

  贺川欲哭无泪。

  你自己有温暖牌穿也就算了,居然还嫌弃我……

  *

  第二天早上,黎湘天刚刚亮就睁开了眼睛,侧耳一听,外面的雨虽然是小了许多,可仍是没有停。

  思唯和沈嘉晨都还睡着,其实昨天晚上那一通折腾起来,黎湘几乎凌晨四点才睡下,到这会儿也不过睡了两个小时,她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

  暴雨过后,山路危险,学校一般都会停课,所以今天应该是不会有孩子来学校了,不过黎湘还是起了床。

  经过教室走去厨房时,黎湘透过窗户往教室里看了一眼,模模糊糊只看见一个人是坐起身来了的,她匆匆一瞥,也看不清是陆景乔还是贺川,却也没有再多看,快步走进了厨房里。

  那两人的衣物鞋袜都挂在厨房里,昨天半夜里,她用柴火给他们烘干了。

  虽然闻起来有一股烟火的味道,不过总好过没衣服穿吧?

  黎湘正将挂着的衣服一件件取下来,厨房门口的光线忽然一黯,她转头,就看见了几乎将整扇厨房门遮去的一个高大身影。

  “四哥。”黎湘低低喊了一声,很快将手里收下来的他的衣物递了过去,“你的衣服都干了。可能会有一点烟火的味道,不过你将就一下吧。”

  陆景乔又在门口立了片刻,这才缓步走了进来。

  被他阻挡的光线顿时洒落了一部分进来,黎湘这才终于看清了他脸上的神情。

  表情很淡,眸子的颜色却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