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80 现在他依然对她这么好,她会内疚,会动摇!
  180 现在他依然对她这么好,她会内疚,会动摇!

  陆景乔坐在那里抽烟,黎湘就坐在旁边整理储物格里面的东西,翻出一堆杂七杂八的小物来,又一一整理好放回去。

  整理完储物格,她又下车走到后备箱,竟找了两支红酒出来。

  陆景乔见了,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你这里东西倒齐全。”

  “算是以前储备的物资。”黎湘回答,“晚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来电,人多无聊,倒是勉强可以消磨时间。”

  陆景乔听了,也推门下车,来到后备箱处一看,里面分明还有三四支红酒。

  黎湘大约是看出他心里的想法了,问了一句:“两支够了吧?”

  “你怕被喝穷了?”陆景乔语调冷淡地反问。

  黎湘顿时哑口无言,眼睁睁看着他将另外几支红酒一并装进了一个手提袋里,准备一起拎去学校。

  回去的路比之刚才下来时似乎是要好走了一些,可是陆景乔却还是伸出手来拉住黎湘。

  黎湘一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踩着他走出来的脚印走,精神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似乎摒除了所有杂念。

  偏偏就在她专心致志地走路时,前方忽然传来陆景乔清淡的声音:“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

  黎湘蓦地一顿,脚步一停,前方陆景乔也就停了下来,回转身来看着她。

  他个子原本就高,这会儿又站在高处,黎湘几乎是抬头仰视他,好一会儿才微微笑了起来。

  “对啊。”她说,“跟四哥想要的生活很不一样吧?”

  两个人相对而立,她迎着光线抬头,脸上的神情清晰可见,眸子里仿佛满是祥和与平静。

  陆景乔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目光格外深沉,仿佛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黎湘被他这样看着,目光到底还是闪烁了一下,移开视线往上方的道路看去,缓缓又开口道:“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是我以前没有想到过的,可是却也过得格外开心。现在想了想,原来过日子的模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样的日子里有你真正需要的东西,那就够了。”

  说完,她才终于又看向陆景乔,“现在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也希望四哥早日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

  陆景乔没有回答。

  她微微笑了笑,这才又向前跨出一步,没想到刚刚走出那一步,另一只脚下的泥土却忽然松了松。

  黎湘一怔,还没反应过来,陆景乔已经一把丢开了手里的袋子,伸出手来在她腰上一勾,将她抱进怀中,快步退开两步,却因为脚下湿滑,身体控制不住地就朝地上倒去——

  陆景乔蓦地伸出手来往地上一撑,这才堪堪稳住身体,没有摔得太狼狈,再一看,黎湘先前站过的那块土地已经松开脱落,正顺着小道旁边的山壁跌落下去!

  黎湘整个人都倒在他怀中,回头看时,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虽然此处地势不算太险,可到底也有六七米的高度,摔下去也不会是小事。

  她勉强深吸了口气,这才回过头来看陆景乔,却正对上他晦暗不明的目光。两人呼吸相闻,黎湘垂下视线,低低说了一句:“谢谢四哥。”

  陆景乔仍旧没有说话,一只手托着她站起来之后,才缓缓收回了自己撑在地上的那只手。

  可是手刚刚离地一点点,手腕处忽然就传来一阵剧痛——刚刚太过突然用力地撑向地面,所以拧伤了。

  黎湘见他脸色不对,立刻就察觉到了什么,“四哥怎么了?”

  陆景乔缓缓站起身来,却也只是甩了甩手,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事。”

  黎湘当然知道不可能真的没事,原本好不容易稍微沉淀了的心绪顿时又有些翻滚起来。

  她捡起陆景乔先前丢开的袋子,打开一看破了两瓶红酒,另外四支倒是完好无缺。

  黎湘将袋子拎在自己手里,再没有让陆景乔去拿,另一只手则握住了陆景乔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继续往上走。

  陆景乔没有勉强,就这么又走回了学校。

  到了平地上,黎湘才抽回自己的手,匆匆走向屋子。

  站在屋檐下活动筋骨的思唯一眼就看到了他们,顿时有些不满地开口:“四哥,你怎么让黎湘拎东西啊,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陆景乔没有说话,黎湘匆匆上前,将袋子放在地上,这才说了一句:“四哥受伤了。”

  思唯一听顿时脸色大变,屋子里另外两个人也走了出来询问情况,黎湘则走进房间,不一会儿便找了支云南白药出来。

  “这情况也不好下山找医生了。”她一面将药膏涂在陆景乔的手腕,一面低声道,“四哥忍耐一下,等路况好点就能下山了。”

  陆景乔收回手来,只淡淡说了一句:“没什么大碍。”

  思唯眼见着他们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模式,只觉得似乎是没有什么不妥,毕竟离婚后还可以这样平和地相处也不容易。可是当天下午,思唯便隐隐觉得不对了。

  其实具体有什么问题她也说不上来,只觉得他们俩这一趟来去、陆景乔受伤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却反而古怪了起来——陆景乔始终坐在教室角落的位置安静养神,身上散发出明显的低气压,而黎湘基本就没在教室里出现,卧室厨房两边走,明明没什么事忙,她也不走进教室来。

  快要开饭的时候,思唯终于忍不住跟贺川和沈嘉晨交换了一下意见:“你们……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那两人立刻心照不宣地点头,思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那怎么办?”

  “静观其变。”贺川回答。

  沈嘉晨附和:“同意。”

  思唯翻了个白眼,“也就是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咯?”

  晚餐依旧是摆在教室里的,毕竟地方宽敞一些,电依旧没有来,于是黎湘点了几支蜡烛。

  有蜡烛有红酒,氛围看起来其实还不错,可是用来喝红酒的竟然是瓷碗——这就有些煞风景了。

  思唯喝了一碗就懒得再喝,沈嘉晨对红酒不感兴趣,也只喝了一点点,而贺川则是自觉地将酒腾给了看起来心情不佳的陆景乔。

  黎湘本来也不想喝太多,可是陆景乔又烟又酒,手又受了伤,她不想让他喝太多,于是几乎跟陆景乔对半分完了剩下的酒。

  陆景乔菜没有吃多少,喝完酒就又回到了之前的角落位置,也不知是不是喝多了的缘故,坐在那里闭目养起神来。

  黎湘喝完最后一口酒,教室里已经只有她和陆景乔,她转过头,借着微弱的拉住光线看了一眼几乎隐匿在黑暗里的男人,很快就站起身来走出了教室。

  刚刚走到外面,正好遇见从厨房的方向走过来的思唯。

  “湘湘!”思唯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小声地问黎湘,“你跟我四哥怎么啦?去拿烟回来之后你们两个就怪怪的。”

  黎湘闻言,笑了笑,缓缓走出屋檐,在檐下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思唯在她身后蹲下来,“到底怎么了嘛,你告诉我啊,我帮你想办法!”

  “有办法吗?”好一会儿,黎湘才终于缓缓开口,“除非你能把他带走,让他永远不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思唯蓦地一呆,顿了许久才低低地开口:“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四哥啊?”

  黎湘目光落在头顶晦暗不明的天空中,很久之后,才缓缓开口:“对啊,我就是不想见到他。”

  思唯没有回应,黎湘深吸了口气,才又继续道:“我知道我亏欠了他很多,他用一颗真心对待我,我却只能辜负他。可是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不会后悔,也不会内疚,我依旧可以像以前想的那样,一个人自由自在地生活下去……”

  “很自私对不对?可是我不在乎,既然他已经放了我自由,我也没有在乎的必要。”

  “可是为什么他还要出现?为什么他还是像从前那样对我?我已经欠他够多了,我不想再继续欠他了!从前欠他再多,可是跟爷爷的约定摆在那里,我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可是现在,现在他依然对我这么好,我会内疚,我会动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