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85 被打断的亲密
  185 被打断的亲密

  回到学校之后,黎湘首先烧水给阿西洗了个澡,随后才又给陆景乔烧了水,让他也洗澡。

  等到陆景乔洗了澡出来,黎湘已经哄得阿西睡着了,正抱着阿西换下来的脏衣服准备清洗。

  见到陆景乔也洗干净走出来,黎湘便对他说:“你换下来的衣服给我,我一起给你洗了。”

  “不要洗了。”陆景乔瞥了一眼她受伤的手,拿过她手里的衣物放到一边,随后拉着黎湘的手就往山下走去。

  “去哪儿?”黎湘迟疑,“阿西还在屋子里睡觉呢。”

  “车里有药箱,去清理你的伤口。”陆景乔说。

  黎湘便不再说什么。

  依旧是之前他们走过的那段路,他仍旧是一路握着她,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道路不再泥泞,他也不再如上次那般用力,反而很温柔,而她跟在他身后,看着他一路牵着自己往下的背影,心态也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

  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之后,黎湘心里仍是控制不住地叹息。

  正常的道路状况下,两个人很快就走到了停车的空地,陆景乔打开车子的后备箱,黎湘一看到里面的东西,顿时有些傻眼。

  之前她从江城出发的时候,采购了帐篷、防潮垫、冲锋衣、睡袋、颈枕等等路上一切可能用得上的东西,当时思唯还惊叹她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可是如今却是她看着陆景乔的后备箱惊叹了。

  除了她买的那些东西他后备箱全有并且都是升级款之外,她还在他后备箱里看见了他刚才说的药箱,另外还有锅具、简易炉灶、各式各样的方便食品……

  陆景乔取出药箱的时候,黎湘就忍不住对着这些东西瞪大了眼睛。

  陆景乔很快从药箱中取出了消毒酒精和棉签,示意黎湘将手伸过来,随后他便为黎湘做起了消毒的工作。

  酒精渗入伤口,黎湘痛得身体都控制不住地缩了缩。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只是沉声道:“忍一下。”

  黎湘点了点头,眼睛里却已经隐隐有了湿意。

  陆景乔又看了她一眼,尽管明知道不关他动作的事,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放轻了动作。

  正在这时,他裤子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黎湘看了他一眼,“你手机在响。”

  陆景乔依旧专心致志地清理着她的伤口,只淡淡回了一句:“不要紧。”

  手机响过那一阵之后很快安静下来,陆景乔也很快替黎湘处理好了伤口。

  尽管已经不如之前那么疼,黎湘还是忍不住将手拿到面前,轻轻吹了两下。

  “还很疼?”陆景乔一面收拾药箱,一面看她。

  黎湘摇了摇头,随后抬起头来看他,“看不出来你处理伤口还蛮熟练的。”

  陆景乔收拾好药箱放回原处,淡淡回了一句:“我以前经常受伤,都是自己处理的。”

  经常受伤?黎湘听到这几个字,目光落到他脸上,不由得微微凝住。

  陆景乔回转头来对上她的视线,安静片刻之后,忽然就低下头来,又一次低头封住了黎湘的唇。

  瞬间又陷入这种亲密无比的姿态,黎湘有片刻的恍惚,还没回过神来,陆景乔已经将她圈进了怀中,深吻下来。

  偏偏就在这时,他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黎湘蓦然被那阵音乐惊得回神,连忙动作轻微地挣开他,只是转过脸说:“你手机又响了,可能是有急事。”

  陆景乔脸色控制不住地沉了沉,这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之后,接起来走到旁边去说起了电话。

  黎湘无意偷听他说什么,只是低头站在车后,有意无意地翻动着后备箱里的东西。

  陆景乔讲了好几分钟才结束了通话,回到车旁时,黎湘坐在打开的后备箱上,已经拆开了一袋饼干拿在手里吃。见他回来,她脸色也有片刻的不自然,只是很快恢复如常,朝他扬了扬手里的饼干,“刚才都忘了问你,你车里怎么准备这么多东西啊?”

  陆景乔双手撑在她身旁,低下头来,缓缓道:“本来想叫你陪我去登山的。”

  黎湘微微一怔,“登什么山?”

  “附近不是有座牛背山?”陆景乔说,“听说山顶风景好极了,有没有去看过?”

  牛背山这个地方黎湘倒是听当地人说起过,离这边大约一百公里,听说风景的确很壮丽,不过暂时还没有开发出来,偶尔也有会驴友踏足,但是人不多。

  听他问自己有没有去过,黎湘缓缓摇了摇头,随后却又意识到什么,看着他,“本来?”

  “对。”陆景乔说,“现在不行了。”

  听到这句话,黎湘心里先是空了空,随后却控制不住松了口气,看着他,“江城有急事需要你回去处理,对不对?”

  陆景乔只是拧了拧眉,已经算是回答。

  黎湘迅速从后备箱上起身来,说:“那你赶紧回去吧,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陆景乔看了看手上的腕表,这个时间赶到直升机降落的地方,再回到省城乘飞机回江城,的确是绰绰有余的。可是这绰绰有余,真是让人高兴不起来。

  黎湘吃着饼干,站在旁边,看起来倒是格外轻松的模样。

  陆景乔看了她一眼,忽然问:“你们的学校什么时候放暑假?”

  一句话将黎湘问得怔了怔,“你问这个干什么?”

  “全国的小学都会放寒暑假,别告诉我你们例外。”陆景乔说,“现在已经是六月了,应该离放暑假很近了是不是?”

  黎湘想了想,说:“也不是。因为山里因为自然情况缺课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会延长一些课时,可能要七月中旬才会放假吧……”

  眼下正是六月中旬,七月中旬,还有足足一个月。

  陆景乔低头看着日历,似乎很快考虑定了什么东西,随后对黎湘说:“到时候我来接你回江城。中间这一段时间可能会比较忙,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黎湘心头滋味略复杂,回答了一句:“我并没有需要你过来探望的需求啊……”

  陆景乔伸出手来扣住她的后脑,低低说了一句:“可是我有。”

  黎湘的脸色很平静,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只有她知道,她的面部表层之下,有温度正在缓缓上升——

  *

  陆景乔这一遭来得突然,去得更匆匆,几乎是连半天的时间都没有待到,却差点经历了一轮生死。

  黎湘回想起这小半天的情形,总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因为这场梦之后,她对陆景乔的心态似乎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样的变化足以让她去珍视陆景乔这个人,并且尝试着说服自己接受他,可是她却并不确定,产生这样的变化之后,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那种对未来的清晰畅想,她以前是经历过的——

  跟薄易祁在一起的时候,她所想象的他们的未来像是一幅幅画,通通都印在脑海里;

  跟霍庭初在一起的时候,她所想象的未来虽然已经失了色彩,却也是清晰而确定的;

  可是到了陆景乔这里,她没办法想象出任何未来的画面。

  也许是对他还不确定,也许是对他身边环境的不确定,又或者是她对自己的不确定……

  前路茫茫,似无出路。

  在这样有些忐忑,有些迷茫,又有些想念的日子里,黎湘等来了七月中旬——孩子们期末测试的日子,同时也是陆景乔第三次出现在这个小山村的日子。

  这天沈嘉晨有事去了镇上,而黎湘代为监考孩子们的期末测验。孩子们在下面奋笔疾书,她就坐在讲台上面看一本书。

  正看得意兴阑珊的时候,忽然像是听到了脚步声,随后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外面平地上的陆景乔。

  依旧是一身休闲装扮,简单利落,跟她原始记忆中的那个陆景乔相去甚远。

  山里阳光正好,明亮的光线仿佛给他身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圈,暖融融,像是梦里出现的人物。

  黎湘撑着脸看着这样子的他,忽然就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