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91 陆先生竟然觉得委屈
  191 陆先生竟然觉得委屈

  听到林雪朵这句话,黎仲文表情一变,看向黎湘。

  黎湘却仍旧是微笑若水的模样,“林小姐为什么这么说?”

  “你手里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么多财产。”林雪朵声音轻柔,语气却十分笃定,“我有朋友在陆氏集团法律部工作,我曾经找他打听过,你跟陆景乔离婚之后,陆氏集团的股权没有发生任何变动,而陆景乔名下的物业产权也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动。换句话说,陆景乔顶多只给了你一些现金或是股票债券,可是这些东西加起来能有多少钱?你怎么可能买得起整个黎氏?所以你在说谎,你只是在骗文哥!”

  黎仲文显然没想到林雪朵竟然会知道这些,一时间又震惊又担忧,只是看向黎湘。

  黎湘依旧优雅端庄地坐着,“看不出来林小姐对我的状况还真是关心,连这些事情都想方设法打听得到?”

  林雪朵伸出手来挽住黎仲文的手臂,说:“我只不过是一时好奇而已,可是你为什么要说谎?”

  “你凭什么说我在说谎?”黎湘抬眸看向她,轻蔑地笑了一声,“就凭你那个不知所谓的朋友不知真假的几句话,你就以为掌握了我的一切?爸爸,听说男孩多半像母亲,我开始为弟弟的将来担心了。”

  “你不要转移话题。”林雪朵说,“除非你有证据能证明你真有这么多钱。”

  “那我还真是没证据。”黎湘毫不回避地与她对视着,“就像当初我答应会让爸爸拿到两亿的彩礼,也不过是空口说说罢了,不也同样没证据吗?爸爸那时候都相信我,难道现在不信了?”

  黎仲文拧着眉,缓缓道:“湘湘,爸爸当然相信你。那你告诉爸爸,你手里的资产到底是什么形式?”

  竟是这样迫不及待?黎湘看着黎仲文略显焦急的眼神,终于缓缓开了口:“千分之五的陆氏集团股份,买得起黎氏,绰绰有余了吧?”

  黎仲文听到那个数字的时候,眼神分明亮了亮。

  “你果然是在说谎。”林雪朵说,“我刚才已经说过陆氏的股权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动!”

  “对啊。”黎湘笑着回答,“如果我要说谎,为什么不换一个说法,反而上赶着往你挖出来的坑里跳?”

  林雪朵顿时语塞,转头看向黎仲文。黎仲文这才又开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黎湘这才缓缓开口:“陆爷爷许诺给我的,只不过当初我离开江城太急,没有来得及跟老爷子商量这方面的问题。既然现在爸爸有需要,我去问老爷子讨回来呗。不过爸爸如果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我不愁吃不愁穿的,也懒得去跟老爷子打交道。”

  “湘湘,你一直都是爸爸的好女儿,爸爸当然相信你。”黎仲文说,“你跟爸爸说这样的话,是在置什么气?”

  黎湘听得轻笑了起来,“对啊,我就是在置气呢,我怕以后有了弟弟,爸爸就不看重我这个女儿了。吃吃醋也不行吗?”

  “你呀!”黎仲文终于也笑了起来,“大了两岁,反而调皮起来了。”

  父女俩一时间言笑晏晏,唯有林雪朵看着黎湘,眼神渐渐变得不自在起来。

  她不知道黎湘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可是退一万步想,就算黎湘真的拿出钱来入股黎氏,那又怎么样?只要黎仲文一天还在黎氏,她跟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能像黎湘所说的那样什么都得不到。毕竟一个是女儿,一个是枕边人,影响力孰轻孰重,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一顿饭吃到最后,黎仲文趁着林雪朵去洗手间的时候,终究又向黎湘开了口:“湘湘,这件事情你尽快办好,行不行?”

  眼见着他这样迫切的模样,黎湘缓缓笑道:“具体情况,我明天去公司跟爸爸再商议吧。”

  黎仲文听了,点点头道:“也好。”

  ……

  送走黎仲文和林雪朵之后,黎湘一个人在马路上走了很久。

  路过一家花店的时候,看见店门口摆着的黄色菊花,她忽然想起自己很久没有去探望过妈妈了。

  可是今天时间太晚了,要去也只能改天。

  她在花店门口站了一会儿,花店的老板娘很快走了出来,笑着问她:“美女,想买什么花?今天的香水百合和香槟玫瑰都很漂亮。”

  黎湘听了,静静站立片刻,走进去挑了一束百合。

  回去的路上路过这个城市的中心点,重点打造的大型广场上,巨大的长方形屏幕上滚动播放着这个城市各种动人风情。

  黎湘坐在车上盯着那巨幅屏幕,一直到看不见才收回视线。

  在那些画卷里,这个城市美如画,可是她真的是……一点都不喜欢这里。

  这话要是被宋衍听到,他肯定会嘲笑她矫情。

  可是有些话,她除了说给宋衍听,还能说给谁听?

  黎湘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捧着自己买来的花回到公寓,刚刚出了电梯,却意外看见自己屋门口站了个修长的身影,正倚着墙,低头看着手里的声音。

  听见电梯的声音,他抬起头来,漫不经心地一瞥,目光落到她手里的那束百合花上,隐隐一沉。

  黎湘走上前去,“你怎么在这里啊?”

  陆景乔瞥了她一眼,说:“因为进不去。”

  她一愣,忽然就控制不住地笑了笑。

  她竟然从陆先生平静的语调中读出了委屈,这可真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件。

  “你给我打电话啊。”黎湘一面开门一面说。

  “你觉得我没打过?”他声音听起来凉飕飕的。

  黎湘一怔,进屋之后放下手里的花就翻出手机来看了看,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调了静音。”

  陆景乔的目光落在那束花上,“晚上跟谁吃的饭?”

  黎湘顿了顿,微笑道:“无关紧要的人。”

  说完她就往厨房走去,原本是要找一个瓶子出来插花的,谁知道进了厨房她却忽然又产生了别的主意,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看了陆景乔一眼,“我晚上没有吃饱,想煮面吃。你要不要?”

  陆景乔坐在沙发里盯着那束花,闻言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随便。”

  黎湘便笑着回到厨房烧水煮面,陆景乔静静地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听见厨房里许久没有动静,这才起身走到了厨房门口。

  黎湘站在炉火前,炉上的锅子蒸汽腾腾,里面白色的面条已经翻滚得不成样子。

  “黎湘?”陆景乔声音沉沉地喊了她一声。

  黎湘这才回过神来,目光落到锅子里,顿时“哎呀”了一声,连忙伸出手来关掉火,再将筷子伸进锅里一搅拌,才发现面条都已经糊掉了。

  她忽然就有些泄气,放下筷子,说:“算了,不吃了。”

  锅子里依旧热气腾腾,她懒得处理,转身就准备走出厨房,却被陆景乔伸手拉住。

  “放那里吧,明天再处理。”黎湘说。

  陆景乔却显然不是为这个,他仍旧拉着她,“怎么了?”

  黎湘安静地站在他面前,眉眼低垂,很久也没有说出话来。

  “不想告诉我?”陆景乔问。

  她又安静了片刻,忽然抬起头来看向他,随后踮起脚尖,伸出手来抱住他的脖子,贴进了他怀中。

  “谢谢你在这里陪我。”黎湘埋在他颈窝里,又安静许久,才低声道,“可是……能不能不要问?”

  哪怕她很想说,很想肆无忌惮地倾诉一番,可是终究还是做不到。

  那些无法触碰的伤口,说出来就会让对方一起难过的情绪,何必要多一个人承受?

  这世上曾经有过一个宋衍就已经够了,她不想再继续蔓延这样的脆弱。

  陆景乔静默着,终究是没有再说话。

  黎湘一直安安静静地抱着他,仿佛也再没有别的需求,只需要一个这样子的怀抱可以暂时倚靠一下,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