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 192 黎湘并不需要他插手做什么
  192 黎湘并不需要他插手做什么

  陆景乔顺了黎湘的意思,到底也没有开口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可是第二天早上,当他抵达自己办公室之后,就已经知道了黎湘昨天的行踪。

  其实并没有多难。现今社会如此发达的网络,黎湘到底也算是有八卦价值的人,走到哪里难免都会留下一些痕迹。再顺藤摸瓜去酒店一查,便知道了她昨天晚上是跟谁在一起。

  黎仲文,以及一个大着肚子的年轻女人。

  陆景乔看着贺川送过来的监控视频截图,拧了拧眉。

  “黎小姐今天去了黎氏。”贺川说,“应该是有事情要跟黎仲文谈。我收到消息,这半年来黎仲文在股票上亏了很多。”

  陆景乔靠坐在椅背里,低头给自己点了支烟。

  黎仲文的事情,他多多少少也有收到风,黎湘昨天晚上跟他吃饭,今天又去黎氏跟他见面,想来是跟钱脱不了关系。

  可是黎湘却并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他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并不需要他插手做什么。

  可是凭她一己之力,又能做到多少?

  陆景乔沉思许久,终究还是没有任何表态。

  同一时间,黎湘在黎氏黎仲文的办公室里等他散会。

  办公桌背后的位置有一列书架,铺陈了数百本各成系列的书籍,黎湘等得无聊起身走过去翻了翻,果然跟家里书架上的书一样,多数都是崭新的。

  黎仲文从来就不是喜爱看书的人,相比工作阅读,他的爱好更多的应该偏向于出席各类晚宴、努力钻营向上。

  黎湘自懂事之后就想不通一件事——

  喜欢拿笔画画,经常都处在阅读书写中的妈妈,跟这样一个爸爸,从来都不像是一路人。

  而昨天,见到黎仲文跟林雪朵在一起时候的模样之后,黎湘更是觉得仿佛被人生狠狠扇了几个耳光。

  那样的难堪,却并不是为了自己。

  她正靠在黎仲文的办公桌上对着这一家子的书出神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黎仲文走了进来。

  黎湘回头看时,发现他脸色并不太好。

  虽然如此,但是见到黎湘的瞬间,黎仲文的脸色还是和缓了许多。他看着黎湘笑了起来,“湘湘,等很久了?”

  “刚刚来而已。”黎湘起身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这才看向坐回办公桌后的黎仲文,“爸爸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会议有什么不顺利?”

  “还好。”黎仲文回答,“都是一些日常的事情,没什么重要。”

  黎湘便微微笑了起来,“那就说些让爸爸开心的事情吧。爸爸,我考虑过了,等陆氏那千分之五的股份到手,我就卖掉套现,然后用来入股黎氏。虽然目前看来好像持有陆氏的股份更有利,不过我相信爸爸会让黎氏发展得更好,我也愿意全力支持爸爸,到时候黎氏的规模就能扩大一倍不止,我想其他股东应该也不会反对。爸爸打算什么时候召开股东会议,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就行。”

  “好,好。”黎仲文连忙回答,顿了顿,却又开口,“湘湘,在入股之前,你能不能先借一笔钱给爸爸周转?”

  “公司资金链有问题吗?”黎湘微微蹙了蹙眉,“那等我入股之后,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爸爸不需要另外借钱周转啊。”

  黎仲文听了,似有回避地清了清喉咙。

  黎湘似乎看出什么来,缓缓开口:“爸爸是不是有什么难处?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黎仲文沉吟许久,才开口道:“最近爸爸在股票上亏了一笔钱,急需补仓,所以需要现金周转。”

  “是这样啊。”黎湘松了口气,缓缓笑了起来,“那爸爸需要多少?如果是几百万的话,我手头的钱应该够,可以立刻给爸爸。”

  “湘湘,不够。”黎仲文眉头紧拧,“除非你能拿出七千万——”

  “七千万?”黎湘霎时间惊得震了震,“爸爸怎么会——”

  她没有说下去,因为仿佛已经想到了答案。黎仲文在股票上再怎么亏,应该也亏不出七千万这样一个天文数字。

  “湘湘……”

  黎湘震惊片刻之后,很快就镇定下来,缓缓道:“爸爸放心,我知道爸爸肯定有难处才会跟我开口,既然爸爸已经说了,我当然会尽力帮爸爸。”

  黎仲文听了,长长舒了口气之后才又笑了起来,“湘湘,关键时刻还是你能帮上爸爸,爸爸没有生错你这个女儿。”

  黎湘只是微微一笑。

  ……

  三天后,一个阴雨绵绵的下午,黎湘坐在公寓的阳台上赏雨,手边一杯红茶几块曲奇,温暖又香甜的味道。

  客厅里,她的手机被扔在沙发里,因为调了静音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屏幕却反复地亮起又暗下去,暗下去之后又亮起来。

  黎湘丝毫没有察觉,直到慢条斯理地享受完那杯红茶,她才回到客厅,拿起自己的手机一看,三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于黎仲文。

  当天下午的黎氏一片混乱。

  几大股东带着在准备卷包袱逃跑时候被当场捉住的财务部主管直冲进总经理办公室,当场揭穿了公司掌舵人黎仲文亏空公款七千万的事实,总经理办公室内乱作一团,而外面的职员全都人心惶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很快得到消息的宋琳玉和黎汐也赶到现场,面对着众股东咄咄逼人的姿态,宋琳玉除了嚎啕大哭别无他法,而黎仲文则只是不断地打着电话。

  黎汐在旁边冷眼旁观了片刻,终于上前,“够了!我爸爸身为黎氏的创始人,为黎氏立下多少功劳!没错,这次亏空公款是他不对,七千万是多大不了的数,我们难道填不上吗?大家都是黎氏的人,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这样咄咄逼人是要干什么?非要内部斗垮了才甘心是不是?”

  黎汐到底是程家的少夫人,程家的家业摆在那里,在场众人多多少少终究还是会给一点面子。

  “好。”另一大股东周国怀说,“大家同舟共济这么多年,别说谁不给谁机会。三天时间,你们把这笔数填上我们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但丑话说在前头,就算填上了这笔数,黎仲文也没资格再担任黎氏的决策人!如果三天之后这笔数还填不上,那就别怪我们公事公办,报警处理!”

  眼见着产生了解决方案,一群股东这才愤愤不平地离开,只剩下黎家三口还在办公室内。

  黎仲文终于放弃了打电话,转头看向黎汐,“汐汐,这笔钱——”

  “爸爸不会指望我来出这笔钱吧?”黎汐看着他,“我在程家是什么境况爸爸不是不知道,七千万这么大的一笔数,我怎么可能拿得出来?你不是还养了一个好女儿吗?你那个好女儿不是跟你亲近得很吗?眼下出事了,爸爸是不是应该去找她?”

  黎仲文听得额头上青筋都跳了跳,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正在此时,办公室的门却突然又被人推开,众人都转头看去,竟然看见了黎湘。

  黎湘十分平静地走进来,黎仲文却霎时间冲了过去紧紧抓住黎湘的手臂,“湘湘,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爸爸,出什么事了吗?”黎湘不答反问。

  “七千万。”黎仲文说,“你答应给爸爸的七千万,什么时候能拿出来?”

  黎汐和宋琳玉同时看向了黎湘。

  黎湘顿了顿,却缓缓开口道:“抱歉爸爸,这笔钱,我暂时是拿不出来了。”

  “怎么会拿不出来?”黎仲文青筋暴起地怒吼,“你千分之五的陆氏股份呢?”

  “陆老爷子最近很忙,暂时没空处理这件事。”黎湘说,“爸爸等不及了吗?”

  “湘湘。”黎仲文深吸一口气,才又缓缓道,“他没空处理这件事,可是他可以借钱给你,你去找陆老爷子,先借七千万回来——”

  “我听外面的员工在议论,说爸爸亏空了公司七千万,原来是真的?”黎湘依旧平静地看着他,缓缓道,“如果实在填不上这笔钱,爸爸为什么不考虑拿自己的股份去抵这笔债呢?”

  “黎湘!你在说什么!”宋琳玉冲上前来,“拿股份去抵债,你爸爸就一无所有了!”

  “可是我们确实没有能力填上这笔钱啊。”黎湘轻声道,“难道阿姨想看见爸爸去坐牢?”